《无效口供》 第三章 超甜糖果

电脑上显示着唐果的照片,林东辉手抵下巴端详着。从刘畅电脑里一同拷贝的还有那些不堪入目的小黄文。这事李队不知道,不然又要挨批了。想得入神了,有人来了跟前也没察觉,林东辉急忙关页面接咖啡。李队又是意味深长的模样。
林东辉掩笑,“李队,怎么能让你给我倒咖啡呢。”“关心下属,应该的。”李队依旧盯着他。林东辉抿着咖啡挑挑眉。李队拍拍他肩膀便走了。
林东辉拿出手机上网搜了搜,发现一条有意思的新闻:(概能中文)【超甜唐果,憾失九冠】新闻的发布日期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

一个多月前,晨光小区一个平常午后。
社区里两退休老头惯常节目,下棋。姓唐的老头名叫将军,此时正被将军;后手执黑的老赵名德胜,现在也快得胜。这一步棋很是严厉,唐将军陷入长考,对面的赵德胜也没闲着,手里的棋子盘核桃似的,那手势和北古城那些个太子公孙一样地道。
“我说老赵,你能不能消停一会,让我好好想想。”唐将军一反平日稳重。赵德胜为了得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下棋玩套路那叫兵不厌诈,街边文娱玩心理战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棋艺上唐将军没什么好说的,是心理一直不占据优势。
却说赵德胜家中四男丁,唐将军只有一个独生女。唐将军倒不是重男轻女的人,只是眼巴巴瞅着赵德胜抱上了孙子,还又一个带把的,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这棋越下越浮躁。
还真是被赵德胜拿捏到了,每每棋入中局,赵德胜东拉西扯有一句没一句,还让他那穿开裆裤的孙子,不时晃悠着那带把的东西。唐将军东想西想,想起几年前女儿明明有说过要往家里带男友,后来不知怎么的就没了下文,女儿自打那之后也变了人似的。
“不下了!不下了!”唐老头把攥着的棋子扣在棋盘上,侧过身双手环抱着。赵德胜愣仔细地看唐老头,抱起孙子说:“怎么,着急回家带孩子呢。那今天就这样吧。我家二媳妇肚里那个也快出生了。以后没这么闲的时光咯。还真是羡慕你老唐头的退休生活呢。”
唐将军登的站起来走了,上楼回了家就在女儿房外稍身杵着。当时唐果正在网上直播,借着象棋比赛和水友解说互动,听得门外动机,一时意尽下播了。唐将军蹑回客厅,假装若无其事。坐着他就望,女儿没出房,他心里想着事,眼便四处落着,唐果其实挺让他骄傲的,客厅上的奖杯指定比赵德胜那孙子的玩具全。他的唐果忽然地出现,勾搂住他的脖子,唐果大大的眼睛依旧这般看着自己,和儿时并无差异。唐果道:“爸,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了。”唐将军还恍惚着,唐果绕到父亲身后,冲母亲使眼色。
唐母道:“老唐你眼圈怎么红红的。”
唐果道:“爸您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我能有什么心事。”“那您怎么一脸不开心的样子。”
“开心,那也得有喜事,精神才爽。”
“爸,您又来了。”唐果真是烦恼死了,那心事渴望述说却难述说,每被问及,不是烦躁就是心虚,像得了甲亢,如何若无其事,泰然处之。惯常的这种念叨或应该出自母亲之口呀。若真是妈妈念的话,她倒是有应对的法子。可面对着父亲,她既做不到隐瞒更做不得欺瞒。唯有拖下去,等心儿不疼,再去勇敢面对。
唐妈妈端着水果行来,唐果侧身避了,假意回应手机来电,“爸,妈,我还有事,马上回来。”说完急急忙下了楼。
方才万里本无云,然而巾帼怒,天空也要暗下几分。唐果抵了抵眼镜,远远就看见赵德胜在那溜孙子,玉齿咬绛唇心自忖思:“好你个臭老头,不是能耐么?本姑奶奶今就练练你。”
赵德胜扒开孙子的开裆裤,嘘嘘喃喃,眼落在那一道细小微弱的水流上,如一个园丁期盼花果盛茂。鼻涕虫一样的物件就这么有乐趣呢?忽有唐之大将杀到,蔽日遮天,手执帅旗,登高呼万军振奋——呀呀呀呀——“赵叔叔,我今天是来向你请教的。我前些日子被一个网友用铁滑车惊艳到了。我让我爸给我上上课,他说今天状态不好,让我到楼下找赵叔叔学习学习。”
“哦,哦,”赵德胜以为老眼昏花,眼前分明是个女娃子,“铁滑车。哦这个我知道。”铁滑车?啥玩意?赵德胜其实不知道,但他知道唐将军的女儿貌似是个棋手,不愿落了面子。在他心里一直自我感觉良好,觉得自己再年轻几岁或许也能混个棋手当当。女娃娃既然自己找上门来,那可就别怪……“还请赵叔叔手下留情呢。”唐果笑的很甜。赵德胜边摆棋边道:“会的会的。”

第一盘,困毙;
第二盘,困毙;
第三盘,困毙。

连续三盘被困毙,赵德胜连孙子口里吃的是草还是糖都顾不及了,愣是不敢抬头看唐果。唐果又祭杀招,“呀,赵叔,您大可不必这般让着我。虽说我只是个小小的特大,可自古就有女子不如男的歪理。取巧了取巧了。”
“你是说特……特大?”赵德胜擦擦冷汗。唐果纤手叉腰看天说时,“呀,天不早了,赵叔再见,我这还要准备职业联赛呢。”
赵德胜想通了,也许短路了,竟然觉得这是拜师的好机会,当下就要倚老卖老留唐果再漏两手。走了十几步的唐果听见喊声以为赵德胜被驳了面,还想要再自取其辱呢,可她真得回去了。唐果放快了脚步,倏的藏进绿化带,欠身在高大的绿植后边。赵德胜见没了人更着急,又记得他那孙子,唐果看着他两头倒的模样觉得滑稽,嗤嗤笑了。
乐极生悲,也是唐果可怜姑娘倒霉运气,偏遇上不牵狗绳的主。身后有凉意,女人第六感,唐果转过身来竟见着了大狼狗。暗黄毛色压抑,做声低吠唬人。大狼狗卷着舌头用肺气摩擦喉管,几颗唾沫星子在犬齿缝隙里弹了出来。这是挑衅还是警告抑或攻击,唐果害怕极了哪里会分辨这种费洛蒙?她对天发誓,平日里可是很喜欢小动物的,花花草草猫猫狗狗什么的,但是大狼狗,你就饶了我吧!唐果撩起腿就跑,可这就又勾起了残留在这条狗身体里的狩猎基因。唐果跑出绿化在前,狼狗扑咬随后,可怜唐果已叫狗咬了腿。
赵德胜当时一只手孙子一只手棋盘,棋盘拎砸狗头全无用,便做大声呵斥并跺脚去踩。狗不惧怕,情况危急。“啊,咪咪,咪咪快松口……”张兰才出现,狗也不疯了。
虽说唐果万幸没被咬到筋骨,也缝了十多针,在医院住了十多天,错过了比赛。那不牵狗绳的主,1101租户的房东、1803业主张兰一次也没来看过她。
996号病房。躺在病床上的唐果有点百无聊赖,微信打给闺蜜王图南她也没接。放下手机喝水,杯见底壶飘飘,她用手肘撑着艰难挪转,竟有点坐月子的感受。手去按铃还未碰着,手机倒掉地上了。再上手时屏幕多了一道裂痕,她努起嘴用拇指上拉下划。手机亮出一条QQ消息:“队长下两盘?”
唐果按掉屏幕,直身坐起,还是决定撒点粉丝福利,便回道:“嗯嗯。”她心中委屈无处述说,只有沉浸在从小下到大的棋局里才能少些烦恼。这个老粉也算对手,一个曾用网络冷门招先手和她打和家伙。
几局过后,对方退出棋房,紧接着唐果的手机屏幕浮出文字消息:“我宣布,你就是九冠王。”唐果两根手指在灵活跳动,打好字删了,删了又写:“我这次没有参加比赛。”
“我知道,你受伤了。”
“???”唐果心头一紧,莫非是她现实里的朋友?
“我猜的!”“你莫要糊弄玄虚,快说。”
“这么多年的粉丝了,你一定要信任我。”
“信任你什么?我可是一点也不了解你。”
“我保证:无论在任何时候,我都不会伤害你。”“如果是蜘蛛侠说的我便信。”
“我一直在保护你。”“是吗?人呢?快给我倒杯水,我渴死了。”
一个“卡布奇诺”表情包弹出界面。唐果抿嘴回复:“我不怎么喝咖啡呢。”
“我知道,你几年前就不怎么喝了。”“你到底是谁?”
“我想在大学毕业那天就对你表露心意。很多年前就想认识你了。”
提及大学,唐果泛起一段涟漪记忆,除了心事太过刻骨铭心,其余的事情并没有留下太多印象。在潜意识里她宁愿回到以前,那个未上大学的清纯女孩,父母身边的超甜唐果。
滴滴滴,手机又弹出消息:“就是这样,多年前,我认识你不认识我。现在如是。我其实没考上北京大学,只是旁听,于你如同路人。”那人又娓娓道出她在大学时期的穿着打扮,甚至谈到了王图南送给她的那件厚厚的印着许多卡通图案的睡衣,以及那些连她自己也未必记得的细枝末节,唐果心里越来越吃惊,因是对方仿佛正在悄悄接近那个秘密,或也正在慢慢走近她的心里。唐果咬牙忖度:不,我不能说,说不定是要套路我。
“有一天,你忽然的,不见了。那是我拿出全部勇气的前一天。你消失了,连同我的勇气。”
唐果不知道怎么回答,只隐约能感受到那种沉重,她如何会不清楚记得那一天发生的事?除却一个摸摸头的表情,无多言语。
“谢谢,我以为你会笑话我呢,我犹豫了太久,连今天这些话,若不是怕你把我当成什么奇怪的人,我也不敢说的,却是不得不说。”
“你现在就很奇怪。”
“我奇怪,我确实奇怪你为什么不见了,从我的世界里消失。后来我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你不是说缺少一个保护你的人吗?我不会伤害你,更不允许有人伤害你。”唐果没明白,回复到:“我出院了便见一面吗?”
“我只有在黑暗中才能看清黑暗,才能阻止黑暗降临在喜欢的人的身上。”
“你应该走出来。”
“那你呢?”
“我呀,我的腿被咬伤了,走不动,现在还在医院呢。”
“那如果我告诉你,我是个瘸子……”
“抱歉。”
“你永远不需要对我抱歉。总之,你好好休息吧,这样你才会快快好起来。”
护士突然出现,带着歉意神色来拎走水壶打水去了。唐果再看,QQ头像已变成灰色,唐果来不及与之说她后来才晓得的——爱是双方的,是相对的,是公平的,无论喜悲。

原创文章,作者:竹勿句,拒绝转载,唯一出处:https://www.gaineng.net/wuxiaokougong3.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31日 下午5:10
下一篇 2022年12月31日 下午5:13

相关推荐

  • 《再见你时》原创歌词

    《再见你时》 作者:竹勿句 望着天空的你的脸 眼角 笑意浮现 那么熟悉 如此温馨 却无法猜中这韵味 忽然感觉 生命不见 可诺言还没能兑现 多么希望 只是暂别 再见我时 一只永不落地…

    2023年1月3日
    020
  • 《无效口供》 第七章 无效口供

    因为酒店方面提供了录像,确实拍摄到了王图南的身影,而被害人的律师称这是一起杀人未遂的案件。王图南便被带回了警察局。尽管在一个小时前已经在监控上确认了王图南的不在场证明,但警方依旧将…

    2022年12月31日
    0100
  • 《无效口供》 第二章 记得牵绳

    “喂警察局吗?我要报案。”是一个醉言醉语的女子打的报警电话。林东辉当时正在巡逻,接到任务就去了酒店。“警察先生,需要什么我们一定配合。”大堂经理以为扫黄呢,吓得腿都软了。不消一会,…

    2022年12月31日
    0150
  • 《星辰曜》楔子

    “如果不能为你所爱的人提供一个家,宇宙就没有什么意义。”——霍金 可以说,人的所有行为都是在为自己的思想和情感找理论源头。有的人驶向未知推出过去,有的人回溯历史放眼未来。幸运的话,…

    2023年1月3日
    0330
  • 《万人敌》(初稿)作者:竹勿句

    八尺为一仞,万仞非凡人可攀。向前抑或退却,他都已做不得凡人。七七四十九个日夜,饥食渴饮,日行夜宿,终是登顶。“山那边……仙人,净明法师道法高深……”那耄耋的老猎头指着万仞山,讲到年…

    2022年12月31日
    080
  • 《AE86》作者:竹勿句

    《AE86》作者:竹勿句 李荣:“AE86ā~”刘桑:“Rock your bády!”李荣:“AE86ǎ~”刘桑:“Rock your bàdy right!”房间光影交错,当时…

    2022年12月31日
    0200
  • 《无效口供》 第一章 烂尾作者

    第一章 烂尾作者 “啪啪啪”“啪啪、啪”一个个字符行进在映着的蓝光上,撞到了镜片的头皮屑便转换成了中文。“这手感很舒服。”这个念头像字符闪过,刘畅脑子里依旧构思着小说情节,青轴的触…

    2022年12月31日
    0120
  • 《黄牙》 作者:竹勿句

    人格担保,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简称黄牙为“我”“我们”纯属无巧不成书。不过实际上故事的开始,他的人格还没形成。我四、五虚岁便上幼儿园了,并不是我不确定,而是农村人论“虚的”…

    2022年12月31日
    0150
  • 《无效口供》 第四章 挥拳道别

    在市中心的人民广场,可供游客休憩的公共设施齐全,相邻不远规划着红色景点,不是节假日则不约而同:置身人文景观,感受历史脉动。人群里攒动的两个身高大差不差的姑娘,一个浅酒红色卷发,一个…

    2022年12月31日
    050
  • 《无效口供》 第六章 棱镜之像

    一股电流席卷全身,过去与现在的记忆相互重叠,刘飞到了恍惚之际,竟想知道刘畅当时的感受。也许都是一样的。以前不进过传销么,每次想跑却跑不成的时候,抓他们回去的人就用特制电鱼棒电他俩。…

    2022年12月31日
    019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