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效口供》 第七章 无效口供

因为酒店方面提供了录像,确实拍摄到了王图南的身影,而被害人的律师称这是一起杀人未遂的案件。王图南便被带回了警察局。尽管在一个小时前已经在监控上确认了王图南的不在场证明,但警方依旧将她留置在了派出所,发生在晨光小区的事件还有许多疑点没有解开。
王图南可怜巴巴地看着林东辉,她只是要为闺蜜出头,她不能容忍那样的渣男玷污少女的神圣想象,无论是现实中的朋友,还是事业上的憧憬,更或是对操守的坚持,她都觉得自己站在正义的一方,是替天行道。社区警察应该给她发良好市民奖才对呀,怎么会是冰冷的拘留所呢?林东辉轻轻关了铁闸门。转回身口袋隐震,拿出手机定睛一看,林东辉面色凝重。
夜晚的红蓝CP更是吸睛。黑暗中的一个身影潜伏窥视,常飞电脑的老板刘飞被法医盖上了白色帆布,警员林东辉满是苦恼和自责的神态。早餐店老板钟叔回答询问并不时点头,警花杨师姐在本子上健笔如飞记录口供。
周六下午,城中村,沙县小吃。唐果又瞅了眼手机,还差3分钟就是15点了。老板娘端来一碗云吞。唐果道了谢谢。云吞氤氲着热气,依视路的镜片泛起迷雾,一道身影从C走到I。中午唐果就吃饱饱了,可美食在前,不吃白不吃。摘了眼镜,视线里那人若即若离,唐果以为见过。再戴上眼镜,不见人影了。热气又爬上镜片,便不寻思了,冷云吞可不好吃的。放下眼镜拾起勺子舀上一个大大的云吞,唐果不敢把嘴张得大些,恨负心男人的心狠。忽而又一人进了店里,径直步来,唐果不知怎就紧张起来,把云吞扔汤里溅了一身。
男人抽了几张纸巾递给唐果。唐果红着耳朵低着头接过。他坐下道:“你喜欢吃云吞?”唐果听了声音抬起头,眼睛睁得极大,神情写满了不可思议。
林东辉笑着说:“唐果小姐,你不戴眼镜也很好看呀。”唐果脑子里忽然闪现出当时的画面,在警察局的第一次见面时他就已说了“见过我。”。
唐果脸儿更加红了,真把林东辉当做是关注自己多年的粉丝了。而且他甚至可能或许应该还有一点点喜欢自己。她这心窗打不开又掩不上,索性留下一道缝,躲在闺中的女儿那眼窝低垂,漫不经心去瞥,见着儿郎神色英朗模样俊俏,一副阳光年少未经事的心态在脸上写着。若怀揣心事,抑或女人累赘,那种自在洒脱做不出来。也许和他在一起自己也能这么快乐?她忽然花痴的想。也是她自作多情了,凭多聪明一女儿一眼便能看出另一男儿的心思么?
林东辉自然是不明白唐果的心理活动,直男一个的林东辉也是第一次和女生面对面坐着,尴尬发问:“你闺蜜王图南呢?”这问题完全是出于公心。王图南还在拘留所,是他亲手关的门。林东辉不是怀疑唐果,但他作为刑警,以为有必要确认一些事情。
唐果戴上眼镜抿了抿嘴,有些置气,起身就走。林东辉不知道好好的她怎么了,正要追出去,老板娘来要钱了。林东辉扫了码付了款,从店里出来左看右看,唐果没了影。林东辉拿出手机,确定方位跑到她跟前,拉了唐果的手袖。
唐果抖落开,吃气说道:“我还没答应你呢!”
林东辉不是很了解唐果的情况,但他心里明白,他必须表现出主够的主动,这样才能最大程度地惊扰到隐匿于黑暗中的毒蛇。
“啊,哈哈,抱歉抱歉,是我失礼了。我向唐果小姐道歉。”
“谁要你道歉。”
“我请你吃奶茶好不好?”
“不吃。”
“我请你喝咖啡好不好?”
“不要。”
“你请我吃奶茶好不好?”
“不请。”
“你请我喝咖啡好不好?”
“……”
柯忘川看着两人并肩远去的背影,生出一股阴鸷。他的认为属于他的时间变慢了,一天、两天,或是一个星期。头痛越来越严重了。
不开灯的房间,属于城中村里最阴暗的地方,却依旧有生活琐言碎语。柯忘川趴在墙上听着陌生人的对话,他从未发现黑夜是如此寂静和黑暗,尽管他耳朵里能听到许许多多的声音,能听到情侣的打情骂俏,能听到恋人交合时的愉悦呻吟。那种声音挥之不去,即便是他用头去撞铁门,碰得眼冒金星,碰得头破血流,仍无济于事。
有一个圆脸女孩,天真地问他:“在接吻的时候鼻子会撞在一起吗?”他道:“你试试便知了。”女孩便试了,轻启唇嘴缓缓对接。
“与我亲亲,想我闺蜜,你个坏人。流氓色狼负心汉,卑鄙无耻登徒子。”“你这是顺口溜还是骂人,以后不会骂上瘾了,用骂人的话当成顺口溜吧。”
“哼,以后,哪来以后,你莫不是想脚踏两条船……”
“听我解释。”“我不听我不听,你亲了我,我心已许你。你不许负我,不要负我。”女孩咬住男人的肩膀,涕泗横流,眼泪还是鼻涕,尝在口中苦苦咸咸。
男人忍着头疼并不吭声,当一股热热的暖流缓缓从额头流下来,柯忘川以为触及到了她的心,曾受伤的心。他也经历过,因此理解心伤的感受,男人道:“我定不负你,生不会负,死亦不负。我爱你,永永远远。”
女孩松开口,两人对视,她披散的头发下隐约能见到发光的眼眸,泪水一闪一闪和她的情意朦朦胧胧。几乎同时两人相拥而吻,吻在口中是苦的是咸的也是甜的。那是很长的一个吻,他们如此默契的同呼同吸,二氧化碳还是费洛蒙充斥整个房间,他的身体开始升温,在脱掉对方一件衬衫的时候,那个长吻只分离片刻,然后又像飞船对接一样精密无误同频率。
柯忘川似乎能感受到她滚烫胸脯紧紧贴在他胸口上,她把自己完全的交了出去,哪怕下一刻天崩地裂也不惧……一阵急促恼人的敲门声打碎了柯忘川的幻想,他打开房间的灯,在破裂的镜子前见到自己光着膀子,脸上还有一道血迹。
铁门栓咚的一声后门开了。房东那张砌着厚厚劣质雪花膏的惨白的老脸,她没好气地说:“你干什么呢?拆房呢?”柯忘川如毒蛇一般阴冷,不言不语。老女人忽然有些瘆得慌,啐道,“再叫人投诉下月我涨房租了啊。”
柯忘川关上铁门,腮帮子起起伏伏。他来到电脑前,端端坐着,登上账号:

【我不是林东辉】

他的手指悬在半空,始终没有敲击确定。

咚咚咚,敲门声刚落,“李队,有线索了!”计算机部来人紧急报告,“他登录了,记录了一个瞬间。”李队放下手中电话,“马上行动。”
一个人在电脑前疯狂的敲着代码,警队里所有警察都围着他,连负责计算机的警察也汗颜。李队问:“还要多久?”
“快了快了,只要他使用了那个安全锤,我就一定能找到他,只是时间实在太短,我需要再分析。”
“林东辉,现场怎么样了?”
电话另一头,“李队,这里没发现什么。”
“你们继续保持警戒,千万保证自身安全。这边……”
“定位到了。”
……
唐果站在路口翘首以盼,丝毫未发觉她的背后正悄然生出一只手,紧紧地捂住她的嘴。
今晚的夜色很白。能看见林东辉和她在一起很是亲昵。柯忘川从光照不到的地方如幽灵一般闪现出来。林东辉的手臂一阵刺痛,冰冷锋利的刀将他胳臂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而他的手边人和柯忘川一起不见了。
唐果对着王图南做出气鼓鼓的样子:“南南,你什么时候能正经点,吓死我了。”
林东辉冲进巷子里,还能听到柯忘川有意用刀划拉墙壁的声音。林东辉来到6层楼高的民房的阳台,柯忘川用力地勒着杨师姐的脖子,粘有林东辉的血的刀离那个脖颈咫尺之遥。
“住手。你逃不掉的。你的对手是我。放开她。”
“你以为我会听得的?”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拿回属于我的一切。说!唐果呢?”
“她不在这里。她不属于你。你不要一错再错了。柯守川!”
听到林东辉叫出他的本名,柯忘川还是有些惊讶的。“看来你都知道了?”
“在刘畅电脑里的唐果的照片是你拍摄的吧。你对刘畅下手根本不是因为他偷拍女生裙底这些肮脏的事,而是他在刘飞入狱前曾代为保管域名。而你对刘飞出手动机也很简单,你只是为了比特币,为了他的资产。你利用小型热气球谋杀了张兰,动机也不是因为什么爱。你还记得那天你玩的英雄角色么?金克斯,有意思的联系。我后来去调查了你,发现你的家族有遗传病史。”
“我他妈又不是杀人狂魔,你的推理简直是天方夜谭。”
“那现在你为什么把刀架在她的脖子上,你的目标一开始就不是我。你想杀的是唐果。想把她在我眼前毁灭。”耳边似乎又警车鸣笛声响。
“我为什么要杀唐果?”柯忘川冷冷道。
“一切要从那张照片说起,从竹勿句负心说起,从唐果流产说起。以我的分析,你是觉得唐果变得不完美了,你以为自己就配得上她了。这是你自卑到扭曲的思维。甚至你觉得下一秒自己马上就能得到她了。但当你再看见她的笑,对着另一个男人笑。你嫉妒得发疯。你并不是嫉妒我,而是嫉妒唐果,为什么她能笑的那么开心,明明她已经和你一样,是个有缺陷的人了,为什么?为什么她还能笑的那么开心?”
“你胡说!”柯忘川挥舞着刀。
林东辉做出强势的气势,用极其笃定的语气道:“我还有更多的推理!你知道那些人怎么评价你的吗?这些都是你调来晨光小区前,你之前负责配送的区域那些人给你的评价。
“用户1:神经病,有电梯不坐偏偏爬楼梯,瘸子送快递脑子有病吧。
“用户2:真没见过脾气这么大的快餐小哥,晚点了一句话也没说,我要退了,他那个眼神冷的跟毒蛇一样。
“用户3:这人人品有问题,自己说要帮忙带垃圾下楼,转身就把垃圾丢在楼道。阿姨看到了以为我丢的。”
“够了!”
“你是这个自尊心极强的人,而这所谓的自尊心不过是你自卑的另一种表现。已经接近了扭曲。你害怕别人说你是跛脚的,因此你每天高强度锻炼,就连送快餐都要爬楼梯。为的是你这只脚,你要证明你比正常人还要强。你要证明给所有人看。你的这种性格太容易走极端,太容易钻牛角尖了。你一直在纠结你的自身,纠结你的出身纠结你的腿。看似要强其实不过只是一个自艾自怜的可怜虫。
“你又怨天尤人,不愿意接受这些人的差遣,你以为掌握了电子技术,你就能漠视这人。你认为这些人是愚蠢的生物。一个既自卑,又自负的人,一个多重人格的人,一个想要完美却天生残疾的人。人不是完美的,你要接受他。你的很多优点,却被你用来干了伤害他人的事。”
“我不是天生残疾。我不是生来就瘸。我是为了离开那该死的大山,我要新的生活。你现在是优势,但不代表永远优势。你想用言语来击溃我的防线,根本不可能。我只是运气不好,而不是我败了。我只是命运不好,而不是我错了。人是利己的,我服务于自己的情绪,我根本就应该拥有那些东西,那种卑贱却触不可及的东西。财富、女人、声誉还是权力。我都可以有,都属于我。”
“不,那些东西不是程序。这个世界也不是只有1和0。”
李队带着队员冲上了楼,这里被层层包围了。
“小川,收手吧!”刘飞从李队的身后来到前头。
“原来你没死!看来幸运女神真的不再这,至少不再我这!”柯忘川凄惨笑道,“刘飞,你以为你是清白的吗?你现在和他们在一起,你干的那些肮脏的事,你的罪责也不小。”
“我会坦白一切。我会重新做人。你也回头吧。一切都过去了……”
“过不去!”
“对,过不去,死去的人不会复活。但是摔瘸了的腿可以接上。他是你的一部分。柯守川。”林东辉道。
柯忘川看着林东辉,忽然放开了杨师姐,然后转身从6楼跳了下去。李队立马让人下楼去找,林东辉跑去看,柯忘川正单手悬挂在围墙之上。他的一个旋摆,身子极其灵活的翻越上了阳台。
“李队……”林东辉的脖子上多了一把刀。
李队亮出左手明确制止信号,半蹲下按着手枪,“别冲动,千万别冲动。事情还没到没法挽回的一步。”
“哈哈,那些人都是死有余辜。我也是,”柯忘川对着林东辉的耳朵说道:“你也是。”
“我相信你可能深爱唐果。”林东辉道。
“可他喜欢你。”
“那你知道她为什么不喜欢你吗?因为你是个杀人犯。”
“柯忘川,把刀放下。小辉不要再说。”李队对林东辉做出了要击毙柯忘川的暗号。
林东辉道:“我能帮你找回自己。那个被你丢失掉的自己。相信我。”
柯忘川竟然沉默了,也止住了颤抖,月光明白,照在他立体的脸上,黑夜里他的眸子如同小孩一样乌黑。被勾搂住的身体被渐渐松开,林东辉缓缓地回过身与柯忘川站立平视着。
就在下一个呼吸开始之前,一道光划过,犹如流星的陨落。刀冰冷无情地划破林东辉的脖颈,鲜血止不住的喷涌。
这时的柯忘川说话了:“我不信任你。我最不信任的就是你。我最恨的人就是你。我最想杀的人就是你。是你夺走了我的一切。你去死吧。”
一声枪响。李队开枪射击,正中柯忘川的脑干,他的世界长眠。
李队跑过来捂住林东辉的脖子:“救护车,救护车。”
林东辉翻着白眼,面容扭曲,还要腾出手来找手机。
李队死死地抱着他:“会没事的。会没事的。”
林东辉同样死死地盯着李队,杨师姐从他口袋里找出来他记事的本子。

……

柯忘川死前的一瞬间可能经历了痛疼,如同从山里走出来,他摔断了一条腿那样的疼痛。一个大山里走出来的穷苦人,想要在城市生活下去,他还得付出,付出劳动,抛弃尊严,而且还要表现出积极的态度。也许高高在上的人儿可能会不经意伤害到那些一直匍匐在底的人的尊严。无论有意无意。无论在意或者不在意。
他觉得自己像挣脱牢笼的螃蟹一样,尽管失去一条腿也是值得的。只是他忽然发现他在牢笼里是最上层的螃蟹,来到了笼子外,是海还是湖,他都是最最底层的生物。一切似乎没有变,或者已经变得更糟糕。因为他已经失去了一条健全的腿,和某些渴望。
可当他见到那个女孩,这种渴望重新升起。

……

三个月后,唐果手机上收到了这样一条短信:

【我的小糖果,你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我已经在飞机上了,我出国了,下次见面我会带上我的赫克托尔的。请不用为我担心。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那个渣男竹勿句嫖娼被抓了。我蹲了好久。哈哈,会给你寄圣诞卡的。爱你的南南。】

……

四年后。
晨光小区公园里一个小孩正在玩皮球,他的脸脸和球球一样圆圆。
一个老头喊道:“胜天,快来给爷爷支支招。”小孩还没放下皮球,她的妈妈就拿起棋子走了一步马三进四。
对面赵德胜不乐意了,还没反应过来。又来一个插手的,也回了一招。
唐果抿着笑,道:“爸咱不下了。回去吃饭。”转头向小女孩喊道,“胜天,回家吃饭了。”
小男孩跑了过来,却是一把搂住爸爸,用他粉嫩的小脸蛋依偎着林东辉脖子上那道伤痕。

(全书完)

原创文章,作者:竹勿句,拒绝转载,唯一出处:https://www.gaineng.net/wuxiaokougong7.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31日 下午5:16
下一篇 2022年12月31日 下午5:44

相关推荐

  • 《怎么来不及》原创歌词

    怎么来不及 作者:竹勿句 拭过一半的纸 在鼻尖 有点冰凉 爱让这个时候 是体温 无以度量 雪花贴在青涩脸颊 难开口说跟我回家 手尖触碰幻影 未停落 怎么来不及 只是厚厚的手套 哪怕…

    2023年1月1日
    0160
  • 《无效口供》 第一章 烂尾作者

    第一章 烂尾作者 “啪啪啪”“啪啪、啪”一个个字符行进在映着的蓝光上,撞到了镜片的头皮屑便转换成了中文。“这手感很舒服。”这个念头像字符闪过,刘畅脑子里依旧构思着小说情节,青轴的触…

    2022年12月31日
    0120
  • 《AE86》作者:竹勿句

    《AE86》作者:竹勿句 李荣:“AE86ā~”刘桑:“Rock your bády!”李荣:“AE86ǎ~”刘桑:“Rock your bàdy right!”房间光影交错,当时…

    2022年12月31日
    0200
  • 《再见你时》原创歌词

    《再见你时》 作者:竹勿句 望着天空的你的脸 眼角 笑意浮现 那么熟悉 如此温馨 却无法猜中这韵味 忽然感觉 生命不见 可诺言还没能兑现 多么希望 只是暂别 再见我时 一只永不落地…

    2023年1月3日
    020
  • 《无效口供》 第三章 超甜糖果

    电脑上显示着唐果的照片,林东辉手抵下巴端详着。从刘畅电脑里一同拷贝的还有那些不堪入目的小黄文。这事李队不知道,不然又要挨批了。想得入神了,有人来了跟前也没察觉,林东辉急忙关页面接咖…

    2022年12月31日
    0100
  • 《星辰曜》楔子

    “如果不能为你所爱的人提供一个家,宇宙就没有什么意义。”——霍金 可以说,人的所有行为都是在为自己的思想和情感找理论源头。有的人驶向未知推出过去,有的人回溯历史放眼未来。幸运的话,…

    2023年1月3日
    0330
  • 《无效口供》 第六章 棱镜之像

    一股电流席卷全身,过去与现在的记忆相互重叠,刘飞到了恍惚之际,竟想知道刘畅当时的感受。也许都是一样的。以前不进过传销么,每次想跑却跑不成的时候,抓他们回去的人就用特制电鱼棒电他俩。…

    2022年12月31日
    0190
  • 《无效口供》 第四章 挥拳道别

    在市中心的人民广场,可供游客休憩的公共设施齐全,相邻不远规划着红色景点,不是节假日则不约而同:置身人文景观,感受历史脉动。人群里攒动的两个身高大差不差的姑娘,一个浅酒红色卷发,一个…

    2022年12月31日
    050
  • 《逆行者》原创歌词

    逆行者 作者:竹勿句 2020爱你爱你 2020爱你爱你 …… 别问我 为什么一个人向着家的方向 逆行着 牵过我 指着身后团圆的憧憬 我看到远处的一道光 彩色变幻 多少游子逆风飞翔…

    2023年1月1日
    0170
  • 《万人敌》(初稿)作者:竹勿句

    八尺为一仞,万仞非凡人可攀。向前抑或退却,他都已做不得凡人。七七四十九个日夜,饥食渴饮,日行夜宿,终是登顶。“山那边……仙人,净明法师道法高深……”那耄耋的老猎头指着万仞山,讲到年…

    2022年12月31日
    08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