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OM》第二章 入侵记录

他从沙发上醒来。

电视里的新闻大抵说的太阳风暴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云云。专家煞有介事的或一针见血的真知灼见或杞人忧天的危言耸听。或增或减,或正或反,反正是没法使这个肄业但躺平的青年动容。

“连飞这小子,出门也不关电视。”

黎上林觉得聒噪,来拔了电视插头,耷拉上拖鞋踱到厕所,忽然想到:“对哦,昨天晚上是我在看球赛……”见着镜中浑浑噩噩的自己,他叼着牙刷回到熟悉的角落。

他端坐在电脑桌前,似不羁的钢琴家,便是白沫沿刷而落,仍不以为意。却是在他重重敲击Enter键后,莞尔而笑,唇上下巴及两鬓角,如敷有青苔衣,颓唐脸色倒也不失了艺术气息。但见面前的电脑屏幕,二进制数字女体竟盈盈舞动,此福利非近视之视,浑然不能见得的曼妙舞姿。

蓦然铃响,他惺忪眼乜斜,见是舍友来讯,拔了牙刷,抓起手机接听:“喂上林,晚上我女朋友要来。”

“嗯——”黎上林含糊应过,随手拿来水杯漱口。

“你知道怎么做吧!”

“噗——你刚才说什么?”

“晚上我女朋友要来,怎么了?”

“下一句。”

“你知道怎么做……”

“我当然知道怎么做。你真的让我做?”

“做什么?哦——你、你这混球,这种话你都说得出口。”

“你牛头人的身份暴露了哈!”

“你才是牛头人,不,你是癞皮狗。总之今天我回去还看见你,我会用扫帚狠狠地干你的屁股。”

“重色轻友的淫虫。”

“好吃懒做的混蛋。”

还没来得及再骂回去WiFi就断了,“狗日的,气饿了。”黎上林打开外卖APP,显示无网络,“不是吧!连流量也不能用了。”心下当即觉得面前的二进制美女蛇也索然无味了,忽然阳台晃动的光影吸引了他的注意,黎上林过去打开推拉门一看,墙外垂着一条左右摇摆的绳子。陡然间黎上林瞳孔收缩、不及多想,夺回了屋内跑到玄关,刚套上鞋没等开门,见门把手径自缓慢的向下,黎上林当机立断,飞身扑了过去,肩膀顶门,掰回了把手。

知道一时守住了大门,黎上林并不多大庆幸,耳听得门外动静,自己更是呼吸急促,心跳砰砰然。

“啊!”黎上林猝不及防惨叫一声,竟是对方用电击棒和把手通上了电。

被电弹开的黎上林手上麻痹未消,人马已然破门,黑压压一队鱼贯而进,不过数秒,黎上林已被制服在地。未等看清武装人马、短炮长枪,头已上了黑头套,黎上林还妄想挣扎,噼啪一声,电击枪已夺走了他的意识。这队人马将黎上林的电子设备收缴一空,消灭痕迹后齐刷刷撤了退。

居民楼外一对情侣路过,见到阵仗,女孩遂来问路口的民警,“警官。是在拍戏么?”径自四顾,接着说:“怎么没看到镜头。”

甲警员语带斥意:“警方办案,你们两个还是少凑热闹。”转头对乙警员说:“查一下他们的身份证。”这对情侣讨了个没趣,乙警员待押着黎上林的车开走,将两人身份证归还,转身追上前辈,说:“他们是特警么?也不知道这家伙犯了什么事。一整队的人马。”

“上头怎么交代我们就怎么做。”甲警员淡淡的道。

黎上林在椅子上转醒,发觉自己身处一间密闭的房间里,四面墙壁是堪比病房的惨白,将面前的桌子衬得黑似棺材板。

“19点37分?”从桌板上的笔记本电脑里不止看到了时间,还有借住已久的出租屋的实时影像。

“卧槽——”黎上林神情严肃,突然咂舌道:“这小子的女朋友身材真不错。”话声甫毕,门房即开,一个杏脸桃腮、五官姣好的年轻女子走了进来,见她一身OL装扮精致,纤腰袅娜,当真魔鬼身材天使脸蛋,更兼鼻嗅香水熏人,本就晕沉沉的脑袋,黎上林此时实难自持,将她与那幻想中的二进制美女蛇重叠,脱口说出:“这女人身材更好!”

“知道自己的处境么?”她脸有愠色,啪一声将电脑合上。

“你们又知道这么做也是犯法的么?”黎上林偷偷去觑,她高耸的胸前别着曾想容的名牌。

“确认他们没有涉及你的案子后,我们自不会干涉他们的生活。”

“给我看这个,是想告诉我,我来这里,只有你们知道咯?”

“看来你并不是那么蠢。”

“咱要是蠢人,美女你还见我么?”

“你这态度就是承认了?那就把一切都交代了吧。”

“好啊,小生今年二十又三,单身肄业,无房无债。不知曾小姐芳——”趣没打完,倏的曾想容的巴掌向黎上林扇来,好在黎上林其实心里有防备,他素来明白美女脾气大,笑容一僵,登时后仰,堪堪不至于被抽到。曾想容一击不中更是置气,又要发作。

“再来我可不客气了。”黎上林见她不止泼辣,近身来喝止。他如何不清楚:女人脾气大无非是窝囊男人惯出来的。

“哼!”曾想容自恃学过空手道,便要叫面前这滑舌男人尝苦头,即出粉拳,不中;再鞭高腿,仍被闪避。

“有点东西哈。但要以弱胜强,还不能够。”黎上林洒笑而侃。

“谁强谁弱还不一定呢。”曾想容再打拳去,这次黎上林不避反进,甩头一闪躲过了刺拳,顺势一个跨步即欺身到曾想容面前,曾想容吓了一跳,连退三步。黎上林见她花容失色,已然心满意足,站在原地叉腰抖腿。

“好罢。既然以弱胜强不能够,那么便以强制弱。”曾想容声甫歇,门外一个黑塔似的黑衣大汉擦着门框进来,估摸有两米高,见他摩拳擦掌,面带戾气,尚未扑到面前,房间便已经暗上三分,小了一半。

黎上林自知不敌,本欲求饶,因瞥见曾想容眼中鄙意,踌躇间大汉已如柱子般杵在面前。“大哥,你这肌肉很有型啊。练了多少年了……”黎上林讪笑着撑起手,探了探大汉的胸肌,当真如触碰岩石。大汉怒目圆睁,也不言语,双手如液压钳般将黎上林攫过头顶,黎上林头磕在了天花板,突然急中生智做起了咳嗽,愈咳愈重,喘息之间他道:“咳、咳,我有哮喘——”很快上气不接下气,真如哮喘一般。

“行了,别装了。”曾想容向大汉使了个眼神,“你先出去吧。”

黑衣大汉哼一声将他一掷,黎上林摔到桌子下,倏地又起身回到椅子上端坐,乖觉如三好学生般。曾想容不语,径自盯着他。黎上林咽了咽口水说:“我想知道,能不能保证我的安全。”见她保镖出去了,又道:“我其实没有恶意。我只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我夸口,如果不是我故意留下访问记录,你们根本追踪不到我。我是想通过这次入侵,在你们这找一份工作。我是说真的。我之前给你们投过简历,我……”

“少胡扯了,你这狡猾的无耻黑客。”

“我是说真的。我是黑客,但不是小偷,更不是……”

“有区别么?”曾想容断然道。

“区别大了。譬如内衣贼什么的。”

曾想容美目一瞪,示意道:“你抬头看看上面。”

黎上林挑眉看去,见到一个摄像头,说道:“你是想说,我所说的都将成为呈堂证供吗?”

“没供出罪证之前,你还不能到监狱里度过晚年。”

“但是我有‘米兰达权利’。”

“这里不是警局,更不是美国。”

“法律和道理总要讲一样吧。”

“那就讲一讲。有种偏见叫‘大案讲政治,中案讲影响,小案讲关系’。你以为自己算什么程度的案子?”

“我不知道。咱又不是律师。不过,你的偏见很戳我性癖。”赶在曾想容发作前,黎上林改口道:“抱歉,是心坎,很戳我心坎。”曾想容黑黝黝的瞳仁定在黎上林身上,心下自忖:“这个油嘴滑舌的家伙,真是入侵者么?”她大抵是把不苟言笑的父亲和黎上林做了对比,但这是她的刻板印象,黑客爱甜甜圈加泡面胜过爱格子衬衫,因为不注重形象,多少有些油腻猥琐倒是真的。

“姐姐,你看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曾想容啐了一口,踱了几步,倚在墙上说道:“给他看看。”旋即摄像头向桌子投出了黎上林身体的各项信息数据。看见自己的血压数值,黎上林心下觉得这好像HUD显示的车速,又听她道:“测谎只是其中一项功能。既然你口口声声说要加入我们公司,你对我们公司又了解多少。你又知不知道因为你这次入侵,导致了我们系统出现重大故障,这个损失,就算拉你去打靶也不为过。”

“我什么都没干,是,我是入侵了你们的防火墙,但我没有做任何手脚。”

“那么ZOOM系统是怎么回事?”

“我真不知道。”

曾想容红唇轻抿,美目流转,黎上林的视线亦随着转移到桌面上。此时投射在桌面的信息是一段卫星在太空的影像,黎上林只望了一眼,视线又回到美人身上。

“怎么,还打算蒙混过关?你到底对03号卫星做了什么手脚?”曾想容娥眉微蹙,“你笑什么?”

“姐姐,那是卫星,不是风筝,我一个小小的黑客,不是什么天才科学家,我能做什么手脚?”

“再问你一遍,你入侵ZOOM系统,是受雇于什么组织,目的是什么?”

“我都说了,我什么都没有做。你们的卫星会偏轨,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怎么知道我们的卫星偏轨了?”

“这上面不明摆着么,”黎上林站起来用指头戳着桌面上的轨道数据。“等等……不对啊,是太阳风暴,对是太阳耀斑引发的磁辐射,才导致的卫星故障。不是——”抬头见曾想容双手环胸不答,心下生起一股不好预感,他急声道:“难道、难道你们是想把这个损失算我头上?狗日的,我特么连个雀斑都没有。”说着便想上前和曾想容理论,没等近身,咔嚓一声,四个机械手臂从墙壁弹了出来,眨眼就攫住了他的四肢。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黎上林挣脱不得,言语愤慨。

“交回密钥。”

“哼!凭三年前的入侵记录,就想把所有责任都推到我头上。妄想。”

“三年前?”曾想容自忖一番,喝道:“你说谎,我们的人报告,你似乎早知道我们会对你进行抓捕行动。”

“有人来抓我我不能跑么?话说,你们是什么人?”

“现在是我在问你。”

“那是一个星期前。我发现有人在跟踪我的IP。三年来我一直蹭的是校园网,起初我还以为是学校更新什么防护系统,没当回事,况且我借住在朋友家里,料想不会有什么事。

“总之我被抓住了,认栽,但什么密钥,什么卫星,我通通不知道,你们休想把这屎盆子扣在我头上。”

曾想容虽不敢置信,但并没有听到测谎仪的警报,说明黎上林的话未必不是真的。曾想容一时没了主意,这时耳机传来了让她回去的指令。曾想容遂即离开。

“喂!好歹先给我放开啊!”见曾想容一言不发走了,黎上林抻着脖子大喊。

砰一声关闭的门帮他闭了嘴。这边,曾想容来见了程工,“他说的话是真的吗程工?”

“也许吧。”程工说:“这是从通讯公司传过来的数据。上面是黎上林半年以来所有的互联网访问记录。”

“程工……”

“当然了,如果要三年前的记录。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

“虬龙三早在十年前就发射了呀。”见程工沉默,曾想容环视操作室里的其他工程师,众人神色都各异,“你们难道早就知道这件事了吗?知道他是无辜的?”

“是ZOOM选择了他。”良久,程工道。

“我不明白。”

“既然董事会让你做X计划的负责人,我想这些事情告诉你也无妨。这个男人没有对卫星做什么手脚,更不可能取走了密钥。充其量他只是利用校园网的漏洞,在最外层的防护网留下了访问记录。这些最外层的防火墙每天都会遭受数以亿计的攻击。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一条记录被系统接纳了。与其说他入侵ZOOM的系统,不如说ZOOM选择了他。我们查过入侵记录,三年前恰巧是太阳活动的峰年,也许那个时候发生了什么故障也说不定……”

“你一定要来ZOOM找我。”曾想容倏地回想起父亲在将那张卡片交到她手上时说的话。

曾想容又问程工:“为什么三年前的入侵,现在才发现?”

原创文章,作者:竹勿句admin,拒绝转载,唯一出处:https://www.gaineng.net/zoom02.html

(3)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4年6月14日 下午2:39
下一篇 2024年6月26日 下午11:2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

  • 竹勿句的头像
    竹勿句admin 2024年6月14日 下午2:47

    第三章可能要好久之后才发上来,而且前两章也会修改的。
    摸索着前进吧。
    这次会努力把故事写长一点。希望能写到10w字吧。
    写完才会轮到无效口供的第三部。
    总之,我也不是很擅长科幻故事。
    但是因为当时在写的时候,突然冒出一个点子,害怕白白浪费了,才先写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