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或非》18 最终章(大结局)

“啊!”卫生间的门被程旭正带人给撞开了,鱼贯进来三五个黑着脸的大汉,他们把克丽丝拉了出来。一个领头的问:“程总,要把她带哪去?”程旭正蹲下来瞅着克丽丝冷声道:“把她带上船。”
“您不会是要?”
“这就看她自己的选择了。你们几个先把她带走。”
克丽丝手里攥着那个笔帽,她相信魏斯理一定会来救她的,她在心中不断默念着魏斯理的名字。
“克丽丝!”魏斯理痰厥一般的惊醒。他耳鸣目眩,仿佛方才擦炮就在他耳边炸裂,他也确实闻到了火药味,不过这是从气囊传出来的。
“魏斯理先生……”
“T?克丽丝在哪?”魏斯理拍着头,忽然车门被人打开,他也教人拽了出去。魏斯理攘开热心路人的搀扶,又想钻会车里。
“危险!”一个老大哥用力的拽着魏斯理。
“手机,我的手机。”魏斯理着急的喊。
“我给你拿,你站住了呵。”说着他把魏斯理推给后面的人,便去给魏斯理拿来了手机。魏斯理拿过手机,不停扒拉着,他定睛看着,红点还在移动。魏斯理再度挣起身。这个时候杨光伟也赶到了现场。
“怎么回事?”杨光伟扶着魏斯理。魏斯理见到杨光伟眼睛一亮,他说道:“克丽丝有危险。”
“克丽丝是谁?”
“克丽丝是、克丽丝是,她我的家人。”
“她在哪?”
“她在这个位置,你快带我去。”
“你这样子,还是先去医院吧。”
“快带我去!”
杨光伟把魏斯理放在副驾,联系了同事,待一切交接完成后,他驱着警车火速前去手机上预测的位置。正开着,杨光伟接到电话,他用蓝牙接了起来,电话那头传来老秦的声音:“喂,小杨。魏斯理在你那么?”
“老秦,在呢。”
“秦警官。是我。”魏斯理摘杨光伟的耳机抢着说。
“是你要报案么?”
“是的,克丽丝有危险。”
“什么事你慢慢说。”
“没时间了,你现在马上出发。你干什么?”正说着杨光伟把耳机拿了回去,杨光伟说:“老秦,你就到西直路口等我吧,我两随后就到。”
“好吧。”老秦便挂了电话。
“谢谢你,杨队。”魏斯理冷静了下来。
“她会没事的。老秦已经出警了。你能说说发生了什么么?”
“我也不知道,我一接到电话,就听见她叫救命。”
“哪她去哪了?”
“她应该是去了酒店。对,她昨天晚上一直在酒店。”
“西街酒店?好,”杨光伟在确认路况后,猛地一个大转弯,“我们先去那里看看。”
很快,他们到了西街酒店。不多时,老秦也来了,酒店方面应要求调出了监控,他们看见在今天10点左右的时候,克丽丝上了一辆玛莎拉蒂。随后杨光伟根据车牌号查到车主,“程旭正。某科技公司的高管。”
“是他!”魏斯理倒吸一口冷气。
“你认识他?”老秦问。
“快,克丽丝有危险了。”
“现在去哪?”杨光伟问。
“信号怎么不见了?”刚上车的魏斯理满眼不可置信的盯着手机屏幕。
“可能是车已经开到了核心区域。这些区域一般都有防嗅探的干扰。一般发讯器的回源会被截断。”老秦来道。
“那怎么办?我们一定得去救她。”
“老秦,你先去找那个程旭正了解情况。这里我跟着就行了。”杨光伟说。
魏斯理看着手机屏幕入了定,忽然他想到什么似的,又恢复了力量,他的手指迅速地敲打着手机屏幕,魏斯理很快拨通了一个神秘电话,“魏斯理先生。李先生正在开会。”电话那头传来那名军官的声音。
“现在能让李先生接电话吗?我有急事。”
“您有什么急事可以先和我说,稍后我会转达给李先生的。”
“克丽丝被人绑架了,我要救她,我需要北斗的密钥。”
“魏斯理先生,您没开玩笑吧。”
“你快去啊,算我求你了……”电话那头却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魏斯理神色黯淡了下来,杨光伟安慰他道:“等老秦那边的消息吧。现在干着急也是……”忽然魏斯理的手机又响了起来,魏斯理立马接了起来:“喂!”
“魏斯理,我了解了。但是北斗卫星的授权我不能提供给你。”电话那头李先生道。
“为什么?克丽丝被人绑架了。”
“我怎么知道这不是一个局呢?”
“我要怎么样你才能相信?”
“好吧。我想请问你,克丽丝小姐是你的什么人?”
“她是我的家人。”
“那么邦德教授呢?”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义?”
“你觉得克丽丝和邦德教授是一类人么?有没有可能,这至始至终都是一个局。”
“不。克丽丝是克丽丝。”
“我可以给你提供位置信息。但你必须全程在我们的陪同之下。李教官已经往你边去了。待会你就上他的车。”
“谢谢!”
魏斯理被李教官带到一家特殊医院,他在那里见到了克丽丝。但却是隔着玻璃窗。
“为什么不让我见她?”魏斯理喊道。李教官并不答应。
“克丽丝小姐产生了应激反应,她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来恢复。”径自走进来的一个女子这么说道。
“你是?”魏斯理看着这个女人。
“我是何悠悠,我们见过。”
“是你。你们打算对克丽丝做什么?”
“我们并不打算对克丽丝小姐做什么,我们只是尊重她本人的意愿,她现在并不想见你。”“为什么?”
“魏斯理先生,我能说的就这么多了。请便。”
“你就让我见她一面好吗?”
“见了又能怎么样?”
“我就在一旁看看她。这也不行吗?我只想确认她的状况是否有所好转。”魏斯理看到克丽丝怔怔的,他有些心痛。何悠悠忽然把手搭在魏斯理的手背上,她说:“她会好过来的。”魏斯理后来了解到,克丽丝是在一辆游艇上被发现的,彼时的她已经不醒人事,但所幸并无其他伤害。而那个程旭正刚上游艇,还没等出海就叫海警拦截了。在后续的审讯下,程旭正被查出间谍身份,其党羽一并被公安机关抓获,他背后的BOSS赵先生流亡海外。
……
三天后,李先生告诉魏斯理克丽丝已经回国了。魏斯理手里的棒球掉了下来,发出“叩叩”作响的声音。很快,一个月过去了,魏斯理的授权也被取消了,天花板上的T也黯然失色,魏斯理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孤独的过去。蓦地门铃响起,魏斯理打开门来,何悠悠朝他扑了过来,魏斯理愣在原地,何悠悠端量着魏斯理说:“怎么?你还在想克丽丝?”
“没有。”魏斯理看着何悠悠,心中有了一丝安慰,毕竟她的神韵和田娜是那么的相似。何悠悠把头依偎在魏斯理怀里,魏斯理有些难以抗拒,他想,自己不正是一直期盼这样的生活不是么?
“悠悠,你知道么,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么?”
“我不知道。”说完,何悠悠吻住魏斯理。良久,她腾出嘴来说:“是不是这样?”
“比这还要强烈。我想让你看到我的生活。我的全部的追求。只是,现在这一切已经消失了。但我希望,能和你一起去构建,那平凡而充实的往后余生。”
“怎么会消失呢?你马上就会是一个成功人士。你的未来还有更多的精彩。我愿意在你身后默默支持你。”
“我并不成功。”
“不说这些了。T呢?”
“T已经死了。我决定放弃这个项目。”
“你说什么?”
“我想和你走进切实的现实生活,我不再想要那些虚假的记忆,那不过是自我的想象。”
“不,魏斯理,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
“你怎么了?”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不是田娜,我不是克丽丝。”
“我知道,你是何悠悠。”
“你了解我么?我从小生活的在农村。对于这个世界而言,女性始终是弱势的。在农村,这种情况更加普遍。所以我拜金,所以我慕强。可这又有什么不对?为了找到自己的价值,我甚至愿意和别人男人上床。说实话我看不起克丽丝,她既无城府,还一副乐观向上的样子,但是受到一点挫折就被击倒了,就像温室里的花朵,一无是处。”
“不,悠悠,你怎么能这么说?”
“不是谁都有她的条件,她被保护的像个公主。你知道我有多嫉妒她么?不是谁都是金丝雀。”
“她不是金丝雀。她是一个人,有血有肉的人。”
“那我呢?”
“你也是一个人。你是何悠悠。”魏斯理摇着头说:“你不是田娜。”
“挺痴情的呵。但在我眼里这很可笑。你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你的金丝雀飞走了,你的项目黄了,就连你的初恋情人,也早都嫁人了。而你却还在这里扮演深情。在我眼里,你甚至不如那个姓程的淫棍。”
“我不能理解。”
“你当然不能理解。你只是一个废物,一个一无是处的人,一个失败的人。一个骗子!”
“你太功利太狭隘了,在你的面前明明有那么多可以追求的目标。”
“我只知道,我要更加强大。但现在,你已经给不了我这样的目标。”何悠悠关了门头也不回的走了。魏斯理愣在原地,他已经完全没办法再理解这些事。
魏斯理怔坐着忽然手机响起,魏斯理接了起来,电话那头传来4S店店员的声音:“魏先生,您的车子已经进入报废流程。”
“嗯,还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们在您的车的后备箱里发现您还遗留着的东西。”
魏斯理才想起来,那是他想要送给克丽丝的礼物,是一个相册。
“算了,我不要了。”
“您确定吗?里面还有一个写着‘魏斯理亲启’的一个黑匣子。”
“黑匣子?给我的?”
“是的,署名克丽丝。”
“那,你们给我留着,我马上去拿。”
“不用了先生,我想快送人员马上就会把您的东西送过去的。”
“那真的太谢谢你了。”
魏斯理挂了电话,不久门铃响了。送走了快送人员,魏斯理把克丽丝给他的黑匣子拆了出来,在相册里装满了克丽丝和他的照片,另外还有一张加密过的光盘,光盘的外面还有克丽丝的唇印。魏斯理拿起光盘,掉下来一张便签,上面是克丽丝俏皮的留言:魏,这是我十年来和你说的悄悄话。这是完全属于你的R。
魏斯理把克丽丝的光盘解析出来之后,T再度被唤醒。
“T,从今以后,你不再是T。”魏斯理说。
“我是兰!”R如是回答。
翌日,魏斯理去找李先生,李把一切都告诉了魏斯理。“您是说兰还在?她没有回国?”魏斯理跟着李先生去到了大山里。他看见了在山村学校外和孩子们玩耍的克丽丝。
“那些孩子有的是留守儿童,有的是被拐卖的。”
“克丽丝怎么会?”
“克丽丝小姐听我说了我当年当知青下乡的故事后。请求我一定要带她来这里。我想,她是为了想要更理解你才瞒着你吧。”
魏斯理跑下车,朝克丽丝大喊:“兰!”克丽丝站在阳光下,在孩子们的中心转过头来,克丽丝抿着嘴说:“魏,我已经不是兰了。我现在改名叫沐兰。”
“木兰?花木兰?”
“嗯,”她摇摇头说:“沐浴新生阳光,重生的兰。沐兰。这是我的永久居留证。”
“兰。”魏斯理冲过去紧紧拥抱住沐兰。“你不会再离开我了吧?”
“哼。你休想这样就糊弄了过去。我还没原谅你呢。”
“我爱你。”
……
“我也想和田娜老师一样。我要跟她学习空手道。”
“不要吧?很辛苦的,你是个半吊子……”
“兰兰要变强。”
“兰,你听我说……兰……”
……
同年,魏斯理和沐兰举行了婚礼,田娜和段远他们都出席了,沃尔什喝得脸跟头发一个色。在众人的祝福中魏斯理和沐兰相拥长吻,换气期间,魏斯理眼角瞥到了邦德教授,邦德教授笑着朝他摇了摇头,旋即不见了。魏斯理愣在原地,沐兰努着鼻子来刮他,魏斯理回过神来,用额头去抵着她的额头。这一刻,他们眼中只有彼此。
(全书完)

原创文章,作者:竹勿句admin,拒绝转载,唯一出处:https://www.gaineng.net/yuhuofei18.html

(2)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3年12月29日 下午8:29
下一篇 2023年12月9日 下午8:0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3条)

  • 竹勿句的头像
    竹勿句admin 2023年12月30日 下午7:06

    其实这一章很赶。
    我本来是打算让魏斯理和何悠悠有更多的感情纠纷。
    当然何悠悠就是那种功利的女人。拜金慕强。和田娜以及克丽丝都不一样。
    魏斯理自然不可能喜欢她。
    本来打算耕耘一下,让何悠悠这个人物更加立体。
    但草草结束了,转折没有铺垫,我知道有些突兀。包括对话这些。但就是这样,我已经下定决心要完结掉《与或非》,就按照最开始的构想结束了。
    大致的剧情就是这样。
    虽然我一开始是打算让克丽丝到乡下三年。然后让魏斯理和何悠悠谈起恋爱。
    然后魏斯理一直放不下。
    最终机缘巧合,魏斯理和克丽丝才再次见面。然后就结束。
    不过那样会写太多。

  • 竹勿句的头像
    竹勿句admin 2023年12月30日 下午7:09

    我挺喜欢克丽丝的。真的。像个公主。
    至于何悠悠,因为她遭受的环境不一样,她的追求也不一样。我不是很了解这种女人。也没有太多笔墨。
    田娜。就是白月光。既传统又坚韧。还很善良。克丽丝也一样。

  • 竹勿句的头像
    竹勿句admin 2023年12月30日 下午7:11

    总的来说,能在元旦之前写完,也是挺开心的。
    后续如果有心思要修改,我想会再润色一下的。
    不过应该不太可能了。
    《与或非》到此结束。
    明年,如果不是全身心投入到《星辰曜》里,我也许会再写两三个中短篇。
    如果只是继续写《星辰曜》,那也不错。咧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