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思与立意 《写作一》00506

目录
[隐藏]
0
(0)

《写作(一)》(00506)第六章 聚思与立意 【思考与训练】(P151)

结合写作实践,说明聚思在写作整个过程中的作用

聚思是选题生发后的一个阶段的思维活动,这一活动过程的结果是作品的题材、基本内容和立意的明确。说得通俗一些,聚思就是打算好写什么东西以后,集中精力思考有关这个要写的东西。以写一首歌颂新疆和田旅游的诗歌的经历为例:当“我”决定写它的时候,“我”就把若干天来的经历梳理了一下,由“我”到过的和田市及其周围拓展开去,想象它北面远处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南面远处雄伟的昆仑山,并把它们想象成为有人的情感的生物,凝聚成诗句:“广袤的塔克拉玛干向我敞开宽广的胸膛,雄伟的喀喇昆仑山为我挺起伟岸的双肩”;把所见所闻的景物和意象互相黏合在一起,写出:“玉龙喀什河捧出精美的宝玉,红的似玛瑙,绿的像翡翠,粉的像桃花,黑的如火炭。”这样片片断断的不成熟的诗句,可见,聚思可以使作品的题材、基本内容和立意明确。

什么是聚思中的抽象?抽象的方法有哪些?

抽象是要从众多的事物中抽取出共同的、本质性的特征,而舍弃个别的、非本质的属性的思维方法。抽象的方法有分析、综合、比较。

聚思与立意有何区别和联系?

聚思和立意是两个可以分开的过程,同时也是相互兼容的。聚思在选题归类继发思维基础上展开,对立意意向指涉下所选定的具体物象或案例进行再思考,以突破思想的束缚和局限,由此及彼,在事物的相互关联中寻求更宽广更深厚的内容;而具象的确立又进一步深化了立意,使立意更加清晰明确地表达出来。但聚思与立意作为内孕活动又是复杂的,它既有一般性特点,也有特殊性存在。由于职业写作目标的不同,写作主体个人特点的不同,聚思与立意运行状态是有差别的,比如运行时间有时候短,有时候长;两者间的界限有些时候清楚明晰,有些时候几乎同步行进,难解难分,尤其是文学写作,有的动机激发后就快速进入运思与谋篇,把选题、聚思、立意似乎一掠而过。

从写作聚思和立意的角度,分析鲁迅的散文《影的告别》

影的告别》是一首散文诗,作者虚拟了一个影子来向人告别。诗句中可以依稀看出作者聚思立意的轨迹。1924年,正是鲁迅在精神上处于第二个寂寞苦闷的时期。面对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混乱局面,思索着改造国民性,解救贫困愚昧的国民的问题百思不得其解。这些拉杂混乱的问题聚集在他的头脑中,当他想要写点什么来表达这种迷茫的时候,他把思路集中于这些意象,发挥想象,联想,钻研社会问题、进行理性的思考,最后确定立意:自己虽然还处于迷茫状态,但还是要和旧的一切告别,去寻找完全属于自己的世界。《影的告别》正是诗人孤独,彷徨心境的写照。诗歌以想象象征的手法,写影与人告别时的一席话。这个“影”无疑是诗人自己的象征,这个“人(‘朋友’)当是将来的黄金世界里”的热血青年,而此时他正处于消沉的时候。

从选题、聚思、立意的角度,分析王蒙的微型小说《善狗与恶狗》

王蒙的这篇小说,可以看作一篇政治寓言。在人类的政治生活中从来不缺少狗一样的角色,当然也少不了贼人。王蒙60多年的写作生涯中,十分关心政治,追求用文艺形式反映生活,他见过许多类乎善狗或恶狗的政治人物,于是选择这样的题目抒胸中之块垒就非常顺理成章了。聚思阶段,他综合运用想象、黏合、夸张、典型化的手法,同时将生活中这类人的特点抽象概括,明确了善恶两类形象和小说要表现的主题,作家立意的角度是高屋建瓴,俯看政治角逐场的滑稽与黑暗,睥睨而藐视之。这故事本身很平常,读后却叫人触目惊心,联想太多太多。“见了人就欢叫起舞,摇尾吐舌,令人愉快”的善狗顾德被贼人踢伤了要害,情况越来越不妙,只能吃些剩饭残渣,只能偶尔叫几声,发发怀善不遇的牢骚;而见人就咬的恶狗拜德,却享受了极为优厚的待遇。比之于政治斗争中的人物,文章的立意的深刻之处显而立见。
还应补充的是,教材所选只是原作的部分,原作中那恶狗养尊处优,一次一次招灾惹祸,却每每被主人袒护,最后发展到了连主人都要咬的地步,主人这时才发狠心要处以绞刑。 但在行刑时,主人突然改变了主意,因为“只怕将来还有用得着它的时候呢”,基于这种考虑,恶狗又有了转机,至今尚留人间。王蒙的这篇寓言小说给我们展开了联想的翅膀,告诉我们恶人至今横行人间的原因。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星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0 / 5. 投票数: 0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 成为第一位评委。

As you found this post useful...

Follow us on social media!

We are sorry that this post was not useful for you!

Let us improve this post!

Tell us how we can improve this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