稷下小队六人通过守护入口进入到峡谷 《星辰之曜》第十九章 屎壳螂

()
稷下小队六人通过守护入口进入到峡谷 《星辰之曜》第十九章 屎壳螂 1
???

两个月前,稷下小队六人通过守护入口进入到峡谷。穿越的体验只有一瞬间,像从A点突然达到B点,比读一遍《时间简史》要快得多。他们没有来到“天空之城”或“西域天竺”。当他们从洞口一个个往下掉时,除了滚烫的沙海、毒辣的炙日,周围再无其他东西。这时候王图南的魔法格外应景,尽管如此,裴擒虎带来的食物很快吃光了,仅在峡谷待了三天后,他们以为出师未捷,要死在沙漠了。
世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别的地方有,王者峡谷不曾有。也不知从哪冒出一队沙漠之舟,他们抓住救命稻草,都爬上了骆驼背。黄沙漫天,日渐西沉。日一落,气温急剧下降,爬行动物纷纷出来活动。裴擒虎猎捕了几只动物,当她们了解到他拿着的是啮齿类动物的时候。她们无论如何也不吃的。
“王图南吃点吧,还不知道要熬到什么时候。”曜道。“不吃。减肥。”说完拉着妲己住进冰雕。
天一亮,沙漠之舟驮着他们几个来到一座丝绸镇,小镇里什么都有,就是没有人。骆驼径直走进一间客栈的窝棚。曜他们进了客栈,曜喊道:“喂!有人吗?”“好奇怪,这里看起来并不像绝迹,”他们来到后厨,“你们看,这里有人居住吧!”狄仁杰指着扑打着翅膀的家禽。“可为什么整个小镇的人都消失了?”弈星还在思索。“咕噜咕噜……”兴许是鸡叫,兴许是肚子叫。不管三七二十一,他们自己找了许多食物,大快朵颐。食过晚饭之后,裴擒虎又去外面寻了几次,依旧没有见到活人,连妖怪也没有。
夜里两位女生同住一间房。王图南道:“妹妹,你有无闻到一股臭味?”妲己擤了擤鼻子,“没有呢。”“睡吧,咦,下一步我们应该去哪?”“我只知道猴哥在一个叫做傲来国的地方。”“他在那里作甚?”“这我便不知了。”“好妹妹,你可不要被他骗了。男人都坏得很。”妲己不说话,王图南也挺累就要睡了。
“王者峡谷只有英雄才能进入?”曜道:“那么原本生存在峡谷里的是什么人?”“不知道,”狄仁杰道:“我们还是早些休息吧。明日再做打算。”曜也疲惫不堪,躺在床上马上就要进入梦乡。
“啊!!!”
突然从两个女生的房间传来一声尖叫。裴擒虎一个鲤鱼打挺,飞快赶到事发地。等曜到的时候,一只有成年猫科动物大小的黑不溜秋的东西从房间飞窜出来,合面相撞曜吓得半死,那东西六脚朝天,惊慌蠕动,又从楼道上滚下大厅,转眼间消失不见。
裴擒虎跳下来,十分警觉,往骚动处试探步去,手刀欲劈,柱子后方突然踅出一个“三寸丁”。
“你们别怕,”他挤出笑容道:“外面来的吧?我是这家客栈的主人。别人都叫我三寸丁。”
“你家客栈怎么有那么大的虫子。”曜道。
“实不相瞒,我就是那虫子。”
“什么?!!!”他们叫了起来。
“我是累得现回原形了。我现在的样子你们感觉好点了吧?”众人下楼,看他长得歪瓜劣枣,真武大再世。王图南惊急怒骂:“妖怪!”
“我不是妖怪,以前不是,现在也不是,我是人!我是一家客栈的主人。这是我辛苦劳作得来的。这个小镇的人都是昆虫变的,我们以前是昆虫,现在已经是人——马上就是人了!”“这……”曜和王图南是难以消化的——就像其他任何人一样,当你在书桌子上或某个角落遇到一只蟑螂,你的直接反应就是想要击杀它,就算它跑了,你也想把它逮住踩扁。妲己暗自退了一步,自伤自哀起来。
三寸丁道:“你们能进到这峡谷说明你们不是凡人。某种情况下,我们是一样的。”王图南道:“绝对不一样。我们可不是什么屎壳螂。那东西想想都可怕。”三寸丁只是笑:“此言差矣。”弈星道:“你刚刚说你累得现出了原形,白天镇上的人都去哪了?”三寸丁道:“我们每天都要到矿洞里去干活。”“矿洞?”“是的。为新领主奉献。当领主得到足够多的能源钻石,我们小镇也将繁荣起来。”
曜道:“什么是能源钻石?”
“这和你们王者大陆上的钱大约相同。这些能源钻石可以建立起一个军队,拥有最强势力的部落才不会被其他种族所吞并。你们也知道,这里有许多妖魔鬼怪。而我们只是微不足道的昆虫,神使我们能变幻成人,给了我们做人的机会。我们只有服从。我们每天都要到矿洞里工作。我就像滚屎丸一样,用尽全身力气滚动那些巨石。那是我之前最喜欢做的事,我是说我作为屎壳螂的时候。不过现在我们越来越累了。新的领主要求太高了。我话说的有点多了。”
曜慢慢靠近,道:“你真的是屎壳螂变的?”“我是人。”“妖怪怎么可能成为人呢?”“人和妖怪又怎么界定呢?从外貌么?我的长相在屎壳螂里面已经出类拔萃了。以我的审美眼光来看,你们又是多么丑陋,然而我并不会歧视你们。你们不知道,我现在已经改吃斋了。”曜双手叉腰,展眉托腮,像个思想家。
“王姐姐,”妲己弱弱地道:“你会不会嫌弃我是狐狸。”“好妹妹,怎么会呢?你不是狐狸,我是说就算你是狐狸,也是我的好妹妹,”王图南把她搂着,“我们天天睡在一起我怎么会嫌弃你呢。”三寸丁乜斜着眼道:“小狐狸她骗你呢,你看她那样。空口无凭,不能尽信。咱们作为卑劣的‘妖怪’,得防着点高尚的‘人类’。”“你胡说什么,离间我姐妹俩感情,找死呀你?”“哼,反正我不信。杀了我也不信,除非你也和我睡一睡。”三寸丁蹭着身子靠近。
王图南二话不说飞起一脚,把三寸丁踹出三米远。三寸丁窝着心口哭喊:“哎呦哎哟吁,踹心口上了,我要死了哟,哎呦好歹毒……”话未说完,就咽气了。裴擒虎过来拽着他的领子,把他拎到桌子上:“别装了!”三寸丁装模做样哭喊:“你们这群恶人,还不如一个屎壳螂呢?有本事你们去找那夜叉,欺负一个屎壳螂作甚,算什么英雄好汉。”裴擒虎道:“又想拿我们当枪使?我可不上当了。”
“你们吃了我的粮食,住了我的屋,还踢了我,你们就是强盗土匪,”三寸丁双手合十,样貌虔诚,“神说的没错,人活的越久越妖,妖做的越久越像人。我滴神哟。我信仰您。支持您重新洗牌。”
“你说什么胡话。不过人还是妖。确实是个感性的问题,”曜仍以手托腮。“这样吧,作为报酬,以及正义之心,本来我们是不打算搀和这世界的事。你口中的神,你见过么?”
“神在我心里,无处不在,”三寸丁大喘气道:“我没亲眼见过。”“那你如何知道这些东西。”“我之所以从普通生物变成具有魔力的灵兽,再到能化身成为人,这都是神的旨意。神已经厌烦了人类。当我们完全适应了人类的生活,神就会打开大门,让我们去替代王者大陆上的人。这就是神的规则。神看到了堂堂正正的人在向往妖孽生活,这辜负了他当初的努力,神要收回一切。”
“可是你们现在不是也被自己的同类所奴役么?你们所谓的神并没有教给你们作为人类最基本的东西。你们以为是神的创造,所以你们为他而活。我们人类坚信命运是在自己手中的。然后我们组成了一种理想。我们人类有一个社会。这种东西已经存在几千年了,和你们的逻辑完全不同,就算你们完全变成了人的模样。你们以强者为尊的社会只会崩塌的更加迅速。你现在不是生不如死么?你不是怀念你当屎壳螂的时候么?尽管你只是一个和我们一样的生命,可你尽管是屎壳螂,可你快乐。”
“不,我现在也很快乐。我成了人,见识了更多。我可以不再只去驮着那颗粪球,那像某种诅咒。”
“是的,你见识到了人和社会的美妙之处,这是昆虫和畸形社会所不具备的。那现在我们同样爱这个美妙的世界不是么?”
“你是说我和你们一样?”
“是的。”
“但我们会阻止你的神所做的事情。”
“为什么?”
“为了正义,为了美妙的生活。简单来说,你现在舍不得人类的身份,却又必须被奴役。这不是美妙的生活,也不是人类的生活。”
“我的神怎么会奴役我呢?”
“他只带来一种可能,他只想到一种可能,但社会是复杂的,是群体间的共同所有的一种关系,他无法决定每个人的命运,我们人类从来都相信都习惯命运在自己手中。现在我们来到这里,所做的就是联合所有人,达到目的。”
“那你们帮了我,又想得到我的什么东西呢?”
“我们不只是在帮你,我们不会从你这里得到什么。只要你热爱这个世界,尽自己的能力。我知道你在环保方面有很大的天赋。我知道。”
“哎哟不行不行,你说得我心口又疼起来了。”
当下曜和三寸丁胡说八道了许久,其余人自去睡了,一夜无事。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星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 5. 投票数: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 成为第一位评委。

As you found this post useful...

Follow us on social media!

We are sorry that this post was not useful for you!

Let us improve this post!

Tell us how we can improve this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