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白龙吟,汉月赤子心。举世淮阴侯,无双真国士。《星辰曜》第十七章 征途伊始

0
(0)
秦时白龙吟,汉月赤子心。举世淮阴侯,无双真国士。《星辰曜》第十七章 征途伊始 1
哪一个才是真的我?

诗曰:
秦时白龙吟,汉月赤子心。
举世淮阴侯,无双真国士。
却说扁鹊为韩信做了换心手术后,拥有龙之心的韩信摆脱了黑暗羁绊的侵蚀,又得到龙族的力量,这种力量无法估量,只有身体上奇异的变化和诡异的白光使凡人感觉到端倪。当时房间里白光闪闪,门外士兵即刻通报了马可波罗。马可波罗见了韩信,不觉大吃一惊。常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韩信的变化天翻地覆,但见:束冠玉面,凭雪铠藏人气。剑眉星目,生角盔敛龙息。开肩扩宇,擎银枪显雄威。顶天立地,踏云靴染锋芒。
韩信长枪一立,抱拳道:“韩信谢过城主救命之恩,容当后报。我与扁鹊先生此时欲去空之谷与同伴汇合。”
“额……”马可难以抢白,左顾将军,自道:“他们答应我,替我除掉梦魇兽。届时他们自会归来。”
“韩信不会置同伴于险境。还望城主成全。”
“好吧,”马可波罗道,“不过……”

……

山道尽逶迤,军队成蛇龙。“停!”右将军大手一挥,军队及时停顿。右将军从阵头疾驰到皇轿,翻下马报告:“城主大人,前面便是空之谷了。”
“嗯……”马可波罗道,“怎么还不进发?”
“城主,前面道路狭窄,丛林茂密,应派一队人马前去探路。”
“既然这样,”马可波罗道:“传我命令,让韩信在前面打头阵,我们后面包抄。”
“城主英明。”右将军与韩信说了。韩信点头同意,遂即驱马上山,山坡路陡,马儿力竭,韩信便下马往最高峰攀登。未到神树,听闻孩童银铃般的笑声,韩信跃上枝头定晴一看,神树下一群人正嬉笑打闹,韩信心喜赶到,撞见关羽,开口之际,是弈星发现了韩信。弈星惊喜道:“韩信?!”“你们没事吧!”韩信道。众人赶来迎韩信,韩信见众人无事,十分放心。
“我们正要回去找你呢!”曜道。
“扁鹊先生呢?”狄仁杰道。
“他随后就到。多亏了扁鹊先生的救治,信才起死回生。”
“你头上怎么长了角?”李元芳又顺势爬上韩信的肩头。
“那时我病入膏肓,迫不得已扁鹊先生为我换了一颗龙的心,就是那条小龙的心。”
“原来如此。”弈星也和韩信说了众人的经历,看来都是虚惊一场,皆大欢喜的结果。然而韩信还有心事悬在心头,当下便要下山回稷下。
曜提议道:“这儿有守护塔。”
韩信道:“不到万不得已,我们还是轻易不要进入守护塔。”
“我想去峡谷。”曜道。
“为什么?”韩信道。弈星便说了始末。韩信思索一番,道:“联合其他强大的英雄组成联合军这本是正确的,但是这么艰巨的任务不应该由你们独自承担。你们真的要去么?”众人十分坚定地点头。“好吧。但我必须先护送扁鹊先生往稷下。”
关羽道:“关某愿同往稷下,听得你们的庄校长有占卜之能术,关某拜求知大哥三弟的下落。”韩信十分欢迎。
裴擒虎道:“关大哥,我就不回长安了。我想与他们一起进到峡谷。闯出个名堂来。”
韩信道:“那这空之谷谁来守,要是这个入口被封住了,便回不来了。”
弈星道:“梦奇和鲁班七号留守空之谷。”
妲己道:“弟弟,你要乖乖的哦。”
“布吉布吉哇呜及呜呼呜呜……”梦奇十分不舍得姐姐,妲己也舍不得他,可一离开这个空之谷,哪里能找到蕴含这么多自然能量的地方呢?“你在这里好好的等姐姐,姐姐马上就回来。要是你不乖,我就把鲁班七号还回去。”梦奇毕竟单纯,对姐姐的话百分相信,只咕噜咕噜的不开心。
“小卤蛋,大胖娃别伤心,我留下来陪你们,”安琪拉道:“说起来这大胖娃的魔法还是挺有趣的,我觉得必须好好研究一番,当然啦,比起我安琪拉女皇的魔法还是有许多差距的。”
“元芳,你好好的。”狄仁杰怀抱李元芳。
“狄大人,我不要你走……”李元芳眼角的泪打转,终于积攒过多盈出眼眶。
“乖,元芳,我也不想和你分开。你留在空之谷好好修炼,你会成为王牌护卫的。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以后就不会再分离了,”狄仁杰眼睛湿润,他用拇指轻轻拭去李元芳的泪,道:“你看梦奇也都不哭了,大家都不哭了就你还在哭。”
离别感伤弥漫,大军兀自前来。马可从轿中飞出,踏过马头,道:“梦魇兽在哪?”
韩信道:“城主,这里并没有梦魇兽。”
“那个蓝色皮球一样的动物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梦魇兽?”马可指了指梦奇。
“他确实是狸猫,不过不是梦魇兽。”扁鹊下马。
“我看看,”马可将信将疑,往梦奇面前走来,他拔出枪,众人立刻反应,韩信示意稍安,“乓乓乓!”他对着梦奇的大肚皮装模做样地开嘴炮,“右将军,即刻布告城众,说我马可城主已替天行道,铲除了梦魇兽。我想我们西界城的繁华会更上一层楼,”马可波罗转身往轿子,“我给你们个建议,说实话你们这群稷下学生可真是的,这要上了战场见了魔族的英雄还不直接尿裤子了?”
“城主是见识过了么?”曜道。
“这倒没有。”
“想和我们一起去么?”
“想都不要想,”马可进了轿子,“谁知道里面有什么妖魔鬼怪。右将军,回城。”
马可之所以来空之谷走了个过场,目的自然不单单是为见一眼梦魇兽。还有他和韩信的约定,他作为西界城主,与他驻兵保护空之谷并不冲突。当空之谷的守护塔被入侵,没有足够力量防备,届时魔族入侵,腹背受敌,西界不保。尽管他有心结,为了他的城民,他也来了。

……

曜从怀里翻找着什么,道:“几个月前,谁会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我是说世事难料啊!”
“打住,你又想说什么煽情的话,我可不听,”王图南坚决拒绝了曜的好意,“这套路搁小姑娘身上还或可行,我可是星辰之女,顾得天下苍生,顾不得儿女情长呀!”
“好吧,好吧。”说来奇怪,这要是李白给她写的临别赠序,她会当成宝贝裱起来,而曜给她一件复活甲,她却识做附骨之疽,曜无奈摊摊手,“权当旅游吧!”韩信与弈星说了许多。至到众人都上了神树,临进峡谷入口,韩信道:“进入峡谷后,你们必须记住时刻保持警惕。在自身实力为达到的情况下,应该留有后路。实在不行,必须撤退。你们明白么?”众人都应了,便进入峡谷。

……

韩信与老夫子及稷下众位师长都说了近日来发生的事,老夫子对扁鹊和关羽的到来十分欢迎。“往日只闻脉医圣手的美名,今日见得,却是稷下的机缘,也是天下的大福。”寒暄之后,老夫子引众人去通天塔,去到藏着荣耀水晶的地方。老夫子对韩信道:“你只需将双手放在荣耀水晶上,能量就会回传到归虚梦境。虚鲲会有办法的。”听闻庄周有救,众人十分欢喜。韩信安心等待,在稷下安顿下来。
却说鲁班机关课招收了一名天才学生,名元歌。稷下一时又热闹起来。某夜,鲁班为韩信的银龙枪启赋,韩信更是如虎添翼。韩信谢过。鲁班怀心事道:“实不相瞒,我好思念鲁班七号,听你说他居然活了,我的心……”韩信道:“大师,您何不去空之谷呢?”鲁班道:“不了不了。让他自由去吧,脱离我的鲁班斧,他才是真的他。”当下韩信不知如何安慰,只与鲁班喝酒,酒至酣处,关羽至,三人大醉,彻夜说着不咸不淡的话。
过了半月,归虚梦境中的庄周恢复意识。又过一月,于某日稷下某处虚鲲驮着庄周出现在众人眼前,引起一阵喧闹。
稷下之人无不欢天喜地。然而暗处的元歌却在绸缪着什么,只见他在袖口取出一只机关鸟,便要放飞。鲁班不见得意弟子,四处喊道,元歌只得暂缓图谋。
盘旋多时,终于消息还是走漏了出去。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星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0 / 5. 投票数: 0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 成为第一位评委。

As you found this post useful...

Follow us on social media!

We are sorry that this post was not useful for you!

Let us improve this post!

Tell us how we can improve this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