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鹊换心 王者荣耀扁鹊新技能——换心

0
(0)
扁鹊换心 王者荣耀扁鹊新技能——换心 1
我特么被吓自闭了!

西界城下,士兵团团围住外来者,只等城主一声令下。马可双手擎枪各指东西,曜等人只相机行事。扁鹊把注意力放在不远处的小龙身上,并向慢慢它靠近。
“站住!”
“它还有心跳,它还没死。”
“担心你自己的性命吧,你再往前一步我就开枪了,”马克波罗偏过头来,“你已经走了一步了……我是说三步,”扁鹊来到小龙身旁,蹲下来用双手轻轻贴在小龙身体上方,脉医圣手发出的绿色的光将小龙的伤口覆盖,马克波罗放下枪,“好吧,把那尸体一并带走。”
将军跑步,立正道:“报告城主大人,这一个好像快死了。”马可波罗瞅了一眼架在两个士兵身上的韩信。“韩信!”曜等人向韩信跑来。“抓住他们,保护城主。”将军拔出佩剑,气氛一下子变得剑拔弩张,弈星上前来道:“城主大人,我等并无恶意,我们是长安稷下的学生,来西界城是为找扁鹊先生医治韩信的。还望您行个方便。”
马可道:“什么方便不方便,这扁鹊常年呆在空之谷,与那魔兽十分亲密,你等找他办事,必然相互勾结,图谋我西界。那梦魇兽占据着空之谷,我城百姓常被骚扰,往来宾客也十分恐惧,梦魇兽于我西界城如鲠在喉,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扁鹊先生,您知晓那梦魇兽么?”弈星向扁鹊问道。
扁鹊道:“那梦魇兽本是空之谷的狸猫,因误食我的丹药致幻,我本为其医治,然而我采药回来,只见一只粉红色的狸猫把它衔了去,那红狸猫以为我要害它,跑得飞快,竟然闯入了守护塔。我一时悻悻,守了几日,待到我再见那蓝狸猫时,它竟然成了一只一丈来高的精灵巨兽。原来它已成了守护塔下的英雄,它见了我只一溜烟跑了去。我亦曾与之相遇,只觉其思想单纯,不分青红皂白,没有人伦理常,大约他们本身使命就是守护星辰塔。它们心地善良,不曾害人。”
马克道:“它们如此作恶多端,你还为他们狡辩,梦魇之恶名,响彻大陆。”扁鹊道:“心有邪念,噩梦自来。”
马克下令:“把他们抓起来。”“是!”士兵动作。
“且慢,城主大人,其中或有隐情,”弈星道:“在下有个主意,既能解西城之扰,又能不滥杀无辜。”
“说来听听。”马可波罗让士兵退了下去。
“只需城主与我等一齐去空之谷,亲眼见那梦魇兽庐山面目,若那真为妖魔,我等必然为民除害,若真为守护塔英雄,便让那梦魇兽学习人道。”
“这个嘛……不是很好……”马克左顾言他。
“城主这是为何?一来城主的担忧可除,二来疆界可扩,如何不做?”
“只是这梦魇兽十分可怕,”弈星自然是不明白马可波罗的恐惧的。马可波罗小时候常做噩梦,每次做梦便尿裤子,童年记忆非常不美好。近年来突然出现的梦魇兽,勾起了他的心病,他现在除了西界城哪也不敢去。“我如何相信你们不是和梦魇兽密谋,好一举骗我出城?”
“城主大人,您方才也见识到了黑暗羁绊的恐怖,我等真是为解救同伴而来。事态紧急,不能多虑,从刚刚那个不速之客,我们可以大概了解到黑暗羁绊已经在其他地方出现了,至少可能已经到了龙之谷。等到黑暗羁绊蔓延开来,唇亡齿寒,恐城主误了西界城民。”
“对于我来说,这梦魇兽才是最大的威胁,而且我只能顾得西界城,顾不得天下。你们若能替我斩杀梦魇兽。我便放了扁鹊和你们那位红头发的兄弟。如何?”
安琪拉道:“我们怎么知道你会不会撒谎。”
马可道:“你们还有更好的选择么?也不想想,若是刚刚那人从半道劫你们,你们又能保护得了同伴么?”
曜道:“王图南在哪?”
马克道:“什么王图南?”
“从长安来的那位姑娘。”
“怕在梦魇兽肚里了吧,”马可故意洒笑,“我猜你们本是想去空之谷,反而来了西界城。那姑娘想来西界城,却到了空之谷。这就是那梦魇兽干的好事。”
弈星道:“城主大人。我们答应替你除掉心腹大患。但您能向我们保证他们的安全么?”
“当然。本城主一诺千金,”马可道:“如果脉医圣手真的名不虚传,你们归来时,红头发的兄弟也会毫发无损。只要你们真的除掉了梦魇兽,西界城的人民永远欢迎你们,你们就是西界城的英雄。”
曜等人往空之谷进发。扁鹊和韩信被押进城,关在一间房间内,马可命人把守,并吩咐手下予求俱全。韩信醒了唤:“先生……”扁鹊道:“情况不容乐观。我也没把握,毕竟这是第一例,但若想根除你的黑暗羁绊,唯有此法。”
“扁鹊先生,您只管放开手脚。韩信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
“我很好奇稷下的人都是些什么能人异士。”扁鹊竟然心生向往。
“和先生相比,我做的并不多。”
“说来听听,”扁鹊道:“难得手术复杂。”
“我总是居无定所,我也十分怀念稷下的时光。那群孩子这个年纪就要去承担这么重大的任务。”
“他们看起来很可靠,我是说立场坚定。”
“我只有像现在这样,快死了才能躺下来休息。我感觉现在是我最安心的时候。我潜入敌区,和各式各样的人打交道,我不是真的我。我不知道我自己是谁。那么换了一颗龙的心,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你是不是要考虑一下。”
“不用先生。说实话我十分期待。我身怀使命,身上还有庄校长的能量,我不能死,我得回去救出校长。”
“到时候,我和你一起去吧,我十分向往稷下。”
“校长夫子他们一定会十分欢迎的。”
却说那小龙尽管被取出尾龙骨,毕竟顽强生物,龙的心依然跳动,扁鹊用能量护住其心脉,龙身已死,回天乏术。韩信的心被李信踢伤,加上本身感染了黑暗羁绊,想要根除必须换心。当即扁鹊医者仁心,施展圣手,做了换心手术。且看那韩信如何蜕变,身披白龙甲,满血归来!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星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0 / 5. 投票数: 0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 成为第一位评委。

As you found this post useful...

Follow us on social media!

We are sorry that this post was not useful for you!

Let us improve this post!

Tell us how we can improve this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