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暴君的黑暗羁绊,王者加成?星辰曜

0
(0)
黑暗暴君的黑暗羁绊,王者加成?星辰曜 1
狱血魔神

西界的繁华并不比长安逊色,某些产业犹有过之。西界城主十分开明,重视商业,经济流通形式丰富,因此却滋生出投机倒把。恰如眼前这会,街上立着的年轻男子,只凭一只奇珍异兽便漫天要价,引得人民群众纷纷围观。
曜进了城走在前面,他倒要看看王图南到底做成城主了未。一切仍旧听从韩信安排,韩信对西界城并不十分熟悉,往熙攘人群靠去,打听主城方位。好奇心驱使下,李元芳和安琪拉挤过人缝,“哇这是什么?”“这是龙么?”人群中央,一条淡青色的小龙被禁锢在铁笼中,四足蛇身,双翅无羽,鳞甲淡青,约莫孩童大小。
甲道:“这当真是龙?”
“不信的可以伸手试试。他不咬你便是虫,咬你那就是龙。”
乙道:“傻子才伸手。”
丙道:“这龙卖么?”
“卖!”他竖起一个指头:“一千两。”
甲乙丙等众唏嘘:“怎么不去抢。”几乎要不欢而散,年轻男子却不慌不忙,胸有成竹,只将目光放在一个皮肤黝黑的男子身上。
“没有一千两,拿百灵丸来换也行。”
甲道:“百灵丸是什么?”
乙道:“这你都不知道,百灵丸是脉医圣手扁鹊的独家秘药,专门医治受损伤的经脉。野路子的习武之人因为没有功谱,经脉损伤是常有的事,不仅功力不得长进,甚至危及生命。”
“这位大哥说的不错。小弟便是仅凭莽劲,修得一招半式,搭伙去了龙之谷,冒死逮到一条小龙。不幸受了伤,就靠小龙续命了,谁要知道扁鹊在哪,小龙免费送。”
丙道:“这扁鹊自然是在空之谷,可空之谷有梦魇兽,你可感闯?”
“龙之谷我都敢去,怕什么空之谷。”
“你这小龙我要了!”黝黑男子终于开口道。
“哟,大财主!”
“这是百灵丸。如假包换。”
“你如何有的百灵丸?”那人敛下气息,“你可是扁鹊?”他把手搭上扁鹊的肩膀。“砰”扁鹊并不迟疑,从医药盒里甩出一个烟雾弹。白色烟雾人群中氤氲,待烟雾散去,龙和扁鹊亦都消失了。然而那男人却笑了。
狄仁杰道:“刚刚那人是扁鹊么?”
韩信道:“我不曾见过,很有可能。”
“我们快追吧。”曜道。
“不急,我们只要跟着这个男人,就能找到扁鹊。要小心,这个人不简单。我隐隐感觉他在压抑身上的杀气。这种感觉和之前的我十分相似,”韩信盯着他:“他可能也感染了黑暗羁绊。”
扁鹊靠在一颗树下,把小龙放了出来。扁鹊触碰它的时候,它拼命挣扎。扁鹊道:“唉,终究是兽,我并不害你,而是要放你走,”小龙只是使劲翻滚,又抓又咬。“尽管需要靠你的血才能做那药引。我仍然于心不忍。这黑暗羁绊病毒十分了得,没有龙族的力量,人的体质根本无法抵抗。你还是回族群去吧!”
“哦,这么说,黑暗羁绊有解药了?”他悬在树上。“啊!”扁鹊惊道:“你是谁?”“哼!”李信只是笑。“你为何纠缠,百灵丸不是给你了么?”“我不需要那种东西。”“那你要什么?”“你的命!”音落影行,李信扑将下来。说时迟那时快,当时狄仁杰射出四道附有属性的凤凰羽——风符、火符、雷符、电符,李信竟然全都避了,更准确的说,某种血色迷雾吞噬了狄仁杰的羽符,先至的风符仅仅在李信脸上留下一道小小的伤疤。在面无表情的脸上,渗出的血沿着颧骨,勾勒了轮廓,最后形成血滴。李信单薄的嘴唇舔了血,泛红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曜等人。
李信道:“你们是什么人?”
东方曜道:“拯救苍生的英雄!”
“英雄?”李信癫狂,“哈哈哈哈……我要杀的,便是这天下的英雄。而你,”他指着东方曜,“大言不惭的家伙,你是第一个死的。”
“你为什么要杀扁鹊?”韩信道,“我看得出来,你也感染了黑暗羁绊。”
“也?就是因为感染了黑暗羁绊,我才要杀了扁鹊。”
“为什么?”韩信道。
“因为他死了,世间再也没有解药。而我,是独一无二的。我会成为英雄!就算是魔族的英雄!”
曜道:“好没道理,一会要杀英雄,一会又要成为英雄。”
李信道:“碌碌无为的活着,还是像个英雄一样死去。想成为英雄,光有高尚的情操,利索的嘴皮子,这就够了么?只有拥有力量的人才能成为英雄,那为什么不能是我。为了得到力量,感染上黑色羁绊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弈星道:“成为英雄之后呢?”
李信道:“那是之后的事。”
曜道:“英雄不应该有自己的存在价值么?从来不是有了力量才成为了英雄,而是做了了不起的事,做了超越本身力量的事,有利于群体,为团队作出了贡献。这才是一个所谓的英雄。”
“那为什么凡人永远只是炮灰。凭什么你们就能拥有王者晶石,而我不能。被特色照顾的主角,整个王者大陆都围着你们转,尽管炫耀你们拥有凡人不可及的力量,然后用高尚的言语尽管表露出你们的心态吧。让该死的,碌碌无为的蠢货,逼迫你们当救世主吧!既然大部分所谓的正确理论都在站胜利者这边。我就当个反派吧,我就做你们的羁绊吧。这个世界的秩序需要被颠覆了,现在我才是英雄!也是你们的敌人。世界的敌人!”
曜道:“既然已经对立,既然你选择了你的站位,那么坚持自己的原则吧!我确实不应该在不了解情况下一味的讲大道理。但如果需要使用暴力,我也绝不退却。”
“我要用魔法球烧死你。”“我也出一份力。”
“你们两个退下,这个人不是你们能应付得了的。”韩信十分严肃的对他们说。
韩信严阵以待,尽管之前的伤势并未完全恢复,眼下也只有他拥有最丰富的作战经验。他深知黑暗羁绊的恐怖。两人同时出招。韩信身法矫健,每次移动如同星丸跳跃,须臾间双方站位交换了数十次,每一次跳跃都是在寻找破绽,只忽然韩信右腿往李信的头鞭去,李信后翻闪躲,韩信踢空,却在空中右脚收力,往下蹬去,竟然产生追击,贴身逼近李信,挥出重拳如炮,立足未稳的李信吃满一拳,飞出数丈砸向巨石。石尘粉末,将李信的视野隐藏。
众人看不真切,在那巨石处居然漫射出红光,红圈之中李信弓着身,张牙舞爪,面目狰狞,李信如同猛兽下山,弹射至韩信眼前。速度之快,连影成串。韩信反应不及,李信一脚将其踢飞数丈,韩信身背嵌入城墙,经此一击伤病复发,又咳出血,奄奄昏迷过去。众人惊急:“韩信!”
“你们还是担心自己吧!不过你们一个也跑不掉。”
“看招!”狄仁杰再次射出数道凤凰羽。李信并不移位,仅凭身周的红色气流就格挡住了攻击。然而这也并非狄仁杰的本意,他的目的是用凤凰羽找寻弱点,掩护曜的突击。
“星矢斩!”东方曜几次起落,已经把攻击方位锁定李信,在他的剑境领域,出剑之锋如同流星闪逝,充沛的剑气引发振动,产生剑鸣,剑气和血雾相抵消,剑身突破李信的防御,划过李信的身体,漫天红色的液体从李信肩上喷射出来。
“哈哈哈哈,”李信垂着头,面对鲜血,亢奋不止:“有意思,有意思,这就是力量啊!”血色迷雾竟然又开始馥郁起来,红色液体将浪人长剑黏住。曜抽身不得。
“危险!”弈星道。曜眼看就要被血色迷雾覆盖吞噬。
千钧一发之际,将这血色吞噬击破的不仅有狄仁杰的凤凰羽,还有从城墙上射出的激光波。
“show time!”他偏着头吹灭莫虚有的烟火,另一只手上的能量枪瞄准着李信,“维护西界城的和平,是我的使命,你们这群邪魔歪道,竟敢在我的地盘闹事。”经刚刚相助,曜拔出剑,闪回了安全位置。
“又是一个自命不凡的人!”李信只看了马克波罗一眼,突然转身向扁鹊方向去,马可波罗在城上连连射出数串枪击波,李信疯狂位移,闪转腾挪,闪现到小龙身前。小龙拍打翅膀飞逃不及,李信以手做刀,刺进了小龙身体,取出小龙的尾龙骨,血色吞噬的能量注入到软弱的龙骨中,不稍一会,竟成了龙骨剑。
“啊!”场面残忍,两个小孩哭喊。
李信左手复右手力量一齐注入剑,龙骨剑在地上刻出一道长痕:“你会是第一个死在这剑下的废物。”
马可波罗双手交叉,从城上跃下来,“那就看看谁才是废物。”他在空中每转动一圈,就射出数十枪,枪的冲击波产生强大惯性,惯性成为能源,发射出来的枪击波竟然形成一个巨大的弹环体。空中相撞,李信的血色吞噬在如此高频率的攻击下,完全无法修复,李信似乎早有预料,一副同归于尽的决绝。枪击波在和血色吞噬相抗衡的时候已经衰弱,相持到现在已经近枯竭,而李信早已血肉模糊,但他的龙骨剑势将劈下,马克波罗心下自嘲,“狗日的,难道要丑了?”
“乓!乓!乓!”数颗大炮齐飞,李信炸出十数丈。“城主大人,护驾来迟,请恕罪。”炮兵将军道。
“我和你们说了多少次了。不要这么暴力。伤到城建了怎么办?”
“城主大人教训的是。”
“算了,也算你们护驾有功,”马克波罗道:“小子,不要小瞧文明的力量!”李信血肉模糊,倚着剑不倒。
“放天罗地网。决不可放过这乱臣贼子。”将军道。
四面八方突飞罗网、铁链,均被李信一剑对半劈开。李信悻悻看了一眼扁鹊,他杀不得扁鹊,他要走众人也遮拦不住。最后李信终于消失。
“多谢城主大人出手相救!”弈星道。
“谢什么谢。你们换了个债主罢了!来人!把他们给我抓起来。”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星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0 / 5. 投票数: 0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 成为第一位评委。

As you found this post useful...

Follow us on social media!

We are sorry that this post was not useful for you!

Let us improve this post!

Tell us how we can improve this post?

1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