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奇为何被称为梦魇兽?

()
两百斤的拥抱
两百斤的拥抱

传说每逢月圆之夜,必有妖孽滋事,空之谷的妖兽更是十分吓人,凭你有万般武艺,也无法逃过这妖兽的魔法,如何水银泻地无孔不入?试想赶路人车马劳顿,又驻此山野孤林,万籁具静,绷驰的神经稍微放松,尽早睡下,这妖兽便趁机出来害人。人往往在梦中惊吓暴毙,故这妖兽被传为梦魇兽。
自古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当下关羽栓了马,向轿内喊道,“姑娘。用膳了,今晚便在这里歇息罢。”王图南先是应了一声,下得轿来,道:“荒郊野岭的,如何歇息。野营也得搭帐篷啊,不怕蚊子咬死,就怕花花草草,虫虫蚁蚁,真是烦人。”裴擒虎拾来柴火,道:“姑娘莫怕,野兽都怕火。”王图南吃气,念念叨叨,忖度这些古人一个比一个愣,竟要骂起东方曜来。怎的脑回路又搭上线,想到自己已经有了魔法,人便自立起来,凭着意念,给自己变了一张冰做的床,她并不疲乏,反而有趣,又变出一套房子,然后转身向她的保镖道:“你二人没事不要打搅我。”说完,昂首住进冰雕,十分神气。关羽和裴擒虎相视苦笑。
夜渐渐深沉,火堆温暖,关羽阖目,鼻息渐匀,那裴擒虎也是直肠人,并无牵挂,入睡极快。
“喂!”王图南打着颤,“你们就这么睡了!你们这么当保镖的吗?我都快冷死了!”
“姑娘你睡在那冰上,冷是自然的,”裴擒虎衔着草,道:“多喝热水。”王图南吃了饭,烤了火,又回冰雕去了。
林风轻拂,氤氲胭脂香,关羽警觉,却没法睁开自己的眼睛,往后一头倒下。醒来时,又回到了桃园,关羽实难捉摸,左右呼唤:“大哥!三弟!”无人应答。须臾房门轻启,一女子姗姗莲步,颔首低眉,掩门掇肩往关羽身边来。关羽感觉尴尬:“汝是何人?为何这般亲昵。”
“男子汗大丈夫,想得做不得么?”那女子白了他一眼,更是妩媚,马上又说出暧昧话来,“往日只顾调戏,今朝进得门来,却又装圣人,确实十分虚伪。你大哥哪里找来你这样的兄弟。”
“竟是哥嫂,”关羽抱拳行礼,“只是大哥未曾提起……”
“哼,”她靠得前来,把手搭上关羽,言语挑逗:“不怪你。”
“嫂嫂这是作甚!”关羽惊恐,情急竟把她推到在地。
“哎哟,”她躺在地上,骂道:“哪有你这等蛮人。”
“嫂嫂,你可知人伦理常,莫陷关某于不仁不义。”
“哼,倒是十足虚伪,你还不如我这个婊子呢,我起码承认。”
“关羽不曾做了,更不曾想过。”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看你大哥信你还是信我。”
“你……”
“你若来扶我,我便不张扬。让你这负心人滚了去。”
关羽思索再三,还是依了,刚一靠近,鼻尖又闻到那胭脂香味,竟又沉沉昏迷。待到再次醒来,只听闻一女子的哭声,自己则赤条条寸衣不挂。关羽只觉头沉若石,还未反应,门房便已被踹开。
“三弟?!”关羽惊道。只见张飞双目眈眈,手擎朴刀,吼道:“你这鸟人,枉我口口声声叫你二哥。没想到你却是个勾引大嫂的畜生。”“三弟,我如何省得,”关羽见了张飞本来惊喜,哪知已经发生这等荒唐事,值百口莫辩时,刘备从张飞身后出来。“大哥。关某不曾做得这等事。大哥要相信我。”刘备板着脸,不言语,宛如一尊雕像,十足心死貌。关羽情郁于心,丧气垂头,一心求死,“大哥,三弟,来世再见。”
张飞往刀上啐了口唾沫,咬着牙道:“呸,你不配做我二哥。”只出全力,白晃晃的刀往关羽心上搠去……
迷迷瞪瞪的裴擒虎被一声“呜呼”惊醒。难说是梦是醒,裴擒虎又踏上了故乡的小道。裴擒虎的父亲悬壶济世,在此地发迹,安得一个药铺。裴擒虎自小不喜医术,痴迷武艺,惹得父亲常常恼怒。“竟然又想起这般往事,”裴擒虎叹气,父亲病死后,他便离开家乡。“怎么眼前的情景又如此眼熟?”裴擒虎步伐不觉加快,踅足徘徊,“这?”竟又走回了裴府,“葬了父亲时已变卖家产,往长安来了许久,怎还是裴家?”
裴擒虎想推开门,犹豫了一番,刚抬起手,门迎面开了。开门的正是裴擒虎的父亲。“父亲?你如何又在人世?”裴擒虎有泪轻弹,扑在父亲怀里,紧紧抱住。
“唉,这孩子,哪有一见面就咒自己的父亲的,我真是越来看不懂你了,一会偏执不听话,一会又大孩子似得,”裴父道:“唉,没娘的孩子。”
“父亲,我是不是在做梦,您打我吧。教我知这不是梦。”
“饿糊涂了!来福,叫厨房备好饭菜,今天我们爷俩要好好吃一餐,”裴父笑着说道,“爹有事向你说。”
“什么事?”裴擒虎揩泪。
“好好吃饭,吃完便告诉你。”“嗯嗯。”
桌上玲琅满目,饭菜特别可口,裴擒虎吃了几大碗,放下箸,用袖口揩楷嘴,道:“父亲,到底什么好事。”
“还记得上回我找人给你说亲,你回绝了的事么?”
“记得,您不会又想找人说媒吧。”裴擒虎有点失望。
“这次不是给你说媒。”“您?!”
“这些日子我想通了。你乐意学武,做父亲的应该支持你。是为父过于自私了。我给你找个后娘,给你生个弟弟。让他习医,你习武,终是一条出路。”裴擒虎眼睛酸溜溜的,“父亲。我是不是叫你失望了。”
“哪有的事,是为父眼界狭小,不知你的本事。前几日同来福往城里购买药材,遇到泼蛮欺压良善,那时为父方想起你的武艺来。你只管做个有侠义之肠的好人,习武学医又有何异?”
“是的父亲。我一定……”
裴府外突然人声嘈杂,光火晃晃。来福来报:“老爷,外面来了官人。”“什么事?”裴父道。“并不晓得。”来福应道。
“阿虎,你在这坐着吧,”裴父拍了拍裴擒虎的肩膀:“来福,走。”
几位官人秉着刀,便衣举着火把,跟着几个老弱病残的居民,他们放下盖着白布的担架,一起堵在裴府门口。
“许捕头,这是因何而来呀?”裴父急忙来迎。
“哼!”许捕头好大气势,“你可看得那担架上是何物?”
“这……”“令公子干的好事。”
“啊……”“裴先生,把杀人凶手交出来。省得我们兄弟动手。”
“爹,什么事?”见裴擒虎走来,那些个鳏寡孤独的死者家属,扑了上来,势要吃了裴擒虎,趴了他的皮,解心头的恨。
“拿下!”许捕头大手一挥,窜出两人左右枷住裴擒虎,裴擒虎颇有顾忌并不使力,轻易被放倒,只张嘴道:“你们如何抓得我,我何曾干过这等事。”
“死到临头还要狡辩!”
“阿虎啊……”
“父亲,你要相信我,我没有做这种事。”
“儿啊……许捕头,会否抓错人了。我儿虽然好武,却不好斗,本性良善……”
“证据确凿,杀人偿命。有什么事到衙门去说吧。”
“杀人偿命!”裴擒虎的父亲只觉胸口气冲,气血积郁,“呜呼”一声不醒人事。“父亲!”裴擒虎拼命挣扎……
王图南发现自己躺在人民医院的单人病房,她有点错乱,一时间分不清现实和梦境。门被打开,一个高挑的男人带着口罩进到病房来。
王图南警惕起身,道:“你是谁?”“南南,好点了吗?”他脱下口罩,蓬松的锡纸烫发型下,小脸精致,五官立体,身上穿着潮流,笑容邪魅,竟然有点小帅。“我不认得你。你是?”王图南倒是以貌取人了一回。“傻丫头呀!失忆了吗?我瞧瞧,”他来到王图南身旁,用手背探了探她的额。王图南想要拒绝,尽管眼前这个帅哥不像坏人。突然门又打开了,是王图南的经纪人。
“没打扰到你们吧?”
“没有。”
“这是怎么一回事?”王图南道:“这位先生是?”
“小南真是烧糊涂了,昨天表演完就一直发烧,可把我急死了,我才找了李先生过来。”
“李先生?他和我什么关系?”
“我是你男朋友吖。”
“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事了?我不是……”
“好啦好啦,不打扰你们了,没事就好。”经纪人自走了出去,以为小姑娘闹情绪,要男友哄哩!
“这是怎么一回事?!”王图南跑出病房,李姓男子着急喊道,“别出去,不能出去。”王图南光着脚在走廊跑,直跑到大厅,真的确认这是一间医院。“之前发生的是梦?”
“王图南。”他跑来,“你真的以为我不爱你么?”
“什么情况?”王图南道。
李白道:“就算明天上头条,就算面对留言蜚语,我也认了。王图南,公开我们的恋情吧。没必要躲躲藏藏的。你现在的样子我好担心。”李白深情款款,王图南也是醉了,呆懵杵着。
潜伏在角落的记者疯狂拍照,他们已经想好了标题:【无限王者团C位李白医院密会女友】跃跃欲试的要带起节奏:“小李白诞生了吗?”艾特所有不良自媒体散播谣言:“据说是双胞胎,破啼声也有李白的嗓音。”
……
王图南、关羽、裴擒虎三人溺在梦中,不省人事。柴已烧成烟,值黎明破晓,妖兽从山林下来。这传说中的梦魇兽是何模样?但见:
大耳圆头,湛蓝毛皮鱼肚白。体胖身宽,千斤肉堆一丈高。
豺狼虎豹四不像,人理伦常全都无。真噬梦奇兽也。梦奇从口中吐出三个泡泡,一经接触,沉溺在梦中的三人便被纳入其中,漂浮在空中,而此时施了法的梦奇慢慢变小,体型和爪哇国的考拉一般大小。
梦奇带着三个泡泡,在初阳升起之际,消失了。空之谷只留下“!!~**¥%#@!!)——(←‘’→”的声音回荡。毕竟妖语,不同凡响。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星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 5. 投票数: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 成为第一位评委。

As you found this post useful...

Follow us on social media!

We are sorry that this post was not useful for you!

Let us improve this post!

Tell us how we can improve this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