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曜连招教学!东方曜大战狄仁杰,王者同人小说星辰曜

()
东方曜连招教学!东方曜大战狄仁杰,王者同人小说星辰曜 1
秉烛达旦关云长,小生佩服,可俺不是曹阿蛮。

太刀之剑,气卷凡尘,身转腾挪,武动乾坤,连日来曜的武艺颇有长进,运用到王者晶石能量的时候,体内蕴含的星辰之力也渐渐苏醒。一招一式,全神贯注,自然生发,在剑境领域与他对决的是昨天的自己。如果昨天他是剑客,那么今天他便是更强的剑客。当曜收招的时候,所谓他的剑境领域,突然消失,唯一人一剑而已。
李元芳吃着糖葫芦,开心叫好,安琪拉专研着魔法书,十分气恼李元芳的大惊小怪,不言语只狠狠瞪了他。李元芳识相傻笑,把糖葫芦递给安琪拉。安琪拉合起书,自走了,李元芳屁颠颠跟在后面。
狄仁杰插着手倚着栏杆,见如此苦练的曜,竟忍不住要见见她了。一旁弈星默默不语,狄仁杰知道,他跟自己下棋呢。狄仁杰不敢招惹他,只要一开口,他便往棋方面靠。
“曜,无敌(狄)很寂寞。”“你是说…”“没错。像在稷下那样。”“这次我可没那么容易‘死了’。”“这回我可不会失手哟。”
风微微起,弈星碎发拂动,他睁开眼睛,仿佛已经见到纵横捭阖的交锋。曜发散出的剑意并不尖锐,相反却十分馥郁柔和。若有若无的剑气伴着微风拂过寒毛,以曜为中心的剑境领域,覆盖狄仁杰身处的方位,并且将他锁定。狄仁杰放下手来,王者能量从体内席卷而出,最明显的变化是他原本乌黑的发色渐渐变浅,鬓角斜飞的一道一指宽的毛羽突然抹上鹦鹉绿。王者晶石激发出凤凰一族的高贵血统,王者能量四外扩散,狄仁杰的周遭立着九个凤凰羽,围着他凌空旋动。
“哒”“哒”两声,两人同时动作,狄仁杰发出一道令牌,凤凰羽直飞曜的下落点,曜在空中控制身体,灵动翻转,以剑抢地,跃出攻击范围,反手带出三道剑气,向狄仁杰反击。狄仁杰并不动作,凤凰羽在身周高速旋刮,抵消了三道剑气。
十数回合下来,双方都用尽气力,最后在笑声中结束了打斗,狄仁杰合了羽,曜藏了剑,各自的心事都像消失了一般。弈星闭上眼睛,继续演奕。马上又过了一日,墨子以为孩子们难得来长安,不着急往稷下,就这样消磨了几日。
出塞之日已至。曜在亭下仰望星辰,暗自思念故乡。想来他与王图南并无交集,眼前这份沉郁的情感怕是因为有相同的故乡和相同的遭遇。曜只一个劲的思想:她有同伴么?她现在又在做什么呢?最后仍是胡思乱想罢。
“明天你打算去见她么?”狄仁杰道。曜回过头来,“啊?!是的,怎么不想呢。”“曜,我感觉到你的不同了。”“有什么不同?”“只是感觉,也不是说不一样,更加了解你了罢。”“可能是我变强了,哈哈,只要打败了李白,我就是天下第一的剑客。”
“曜。如果发生一些难以预料的事,你会怎么处理?”
“什么事?”
“那女孩是去和亲的。如果出了意外,就会有战争,你明白吗?”
“事情真的这么严重吗?”
“我们现在是稷下的学生,我们所有的言行都代表着稷下。我们不能因为一己私欲而……我并非指你和她的事不被允许。我是说,我们的力量还很弱小,我们做不到的事情很多,墨先生说过,战争的代价是惨痛的。”
“我明白。我其实也挺自私的。但我始终要去见她一面。我不会连累大家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明白,我有你这样的同伴,我感到十分幸运。我十分坚定的向你保证,我想守护美的生活的意念一点也没有动摇。”
“你们说的她是不是在榜上的那个人。”弈星悄然来到,插话道。
“你知道?”曜道。
“嗯。你想要见她?她是你什么人?”
“一个重要的人吧!”
“我想有办法帮你们。帮稷下。”弈星抬起手,手心悬浮着一颗夜明珠般的白色棋子。
一早,鲁班就把鲁班七号打包好,装成包袱,背在背上。墨子去客房,一个个都敲过了,竟然没见一人身影。最后在弈星的留言了解到原委。墨子无奈:“这些孩子。”
他们埋伏在长安城外数公里的一个道上,这个要口是去往西界城的必经之路。此时红日冉冉,十分温热,曜往路尽头看去,有一队车马浩荡而来。曜十分紧张,道:“来了来了。”近到关口,车马速度降了下来,曜从路旁踅出,几分粗心,把脚拌了,摔一跟头,好在没有惊动马儿。马上的人有几分警惕,以为竟然天子脚下也有山匪!“你们是什么人?为何阻我们的道,莫不是打我们的主意?也不看这是什么地方?”
“误会,误会!我是来见王图南小姐的。”曜低眉道。
“什么小姐?要找小姐只管去红楼,一群蝼蚁废物,滚开,别怪大爷们不客气。”
“没教养的东西!”安琪拉骂道。
“看来并不是这个车队。曜,我等先退下。”弈星道。
曜让了道,望着人马过去,不言不语。左右又有了半个时辰,又来一队人马,竟然也不是护送出塞军队。曜挠着头,汗流浃背,大家一起猫在路旁,都十分疲倦。又忍耐一会,只看见一辆马车慢悠悠往这里来。
“是这个么?”弈星道。
“不能吧!这么寒碜,不得八台大轿,百千士兵护送么?”曜不为所动。“还是前去问问吧,不知我们是否记错了?”狄仁杰道。
曜出得路来,以手抱拳,向马上那枣面重须的人问道:“大叔,请问你们来的路上有否见车队。”关羽道:“并不见得。只有我等护送一人往西界去。”曜道:“你们也去西界城?”裴擒虎应道:“是的。”曜心有不甘,也不便耽误他们太多时间,便要退下。
“马夫,车怎么停了,这么热的天,往西界城去不得脱几层皮,把我晒黑了你担当得起吗?”车轿内是一个女人在说话。这话声传到曜的耳朵里,像有人扯了扯他的耳朵,竟然不自觉跳动几下。曜的心中十分惊喜,这声音绝非不能不是她,“王图南,是你吗?”他朝轿子呐喊。
王图南心头一凛,掀开轿帘来:“是你?!”她亦十分惊讶。曜向车轿跑去,被关羽拦住。曜喊道:“是我是我,我们认识。”关羽以手抚髯,不为所动。
王图南道:“你把我还得好惨。地球是回不去了。”
曜道:“天无绝人之路。天无绝人之路啊!”
王图南生着气,掀下帘来:“你走,不要和你说话。马夫,把这人赶了去,要纠缠就让他吃点苦头。”
曜着急道:“王图南,我们还能回去的。”
“回去?为什么要回去。我现在是公主,马上就是王后了。回去当个二流艺人?回去面对流言蜚语?不行我受不了,第一次演出就搞砸了,丢不起这个人。我不回去。”其实王图南也并不是没有意识到她的现实,只是由着性子。
“你这个都不算事。你不知道现在的处境有多危险。王者大陆和地球并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你是羡慕我的超能力?”王图南抬起手,手心出现一个冰晶,“我现在成了冰雪公主。哈哈,可好玩了。你再纠缠我就把你冻成冰棍。”
“你怎么也有王者能量?”
“就许你们男人有吗?”
“你真的不想回去?”
“想回去就能回去吗?”
“前方又是哪?以后又有什么打算?”
“我要去西界城做王后。”
“你现在就想要嫁人了?”
“谁说我要嫁人,本姑娘大好年华。我说的是当王后、女国王。怎么,凭我的本事还不能当个一城之主?”
“你真的要去。”
“你这人怎么这么啰嗦,那天怎么就敢冲上来呢!”
“你觉得我怎么样?”
“你是个神经病!”
关羽见他们聊了这么多,曜把剑交了上去,他也就没拦着了。
曜道:“我要成了天下第一剑客,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天下第一剑客可比城主威风多了。”
“呵呵……”
李元芳在马下揣摩着关羽:“爷爷你的胡子比她的头发还长。”
“爷爷?”裴擒虎憋笑。谁能看出关二爷此时才三十而立。
此时墨子和鲁班姗姗来迟,他俩穿着黑衣,大白天十分显眼,弈星一眼便看见了。“我怕你们出现意外。事关稷下安危,天下安危。你们怎么可以胡来。”曜主动承认错误:“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现在怎么样了?”鲁班神色紧张,“动手了吗?”
“怎么还穿着这些衣服,怕人认不出来么?抢亲可不是什么正大光明的事。”墨子压低声调。
“不是您想的那样。事情已经过去。”曜只好从头到尾解释一番。
鲁班和墨子红着脸扯下夜行衣。墨子正色道:“如此,便一齐回稷下去吧!”曜恳求道:“我想和她一起去西界。”“这……”墨子看看其他人,“你们也去?”众人一起点头。鲁班道:“那便去历练吧。”“好罢。”
“等等,”弈星道,“不可。稷下有紧急之事!”弈星伸出手,手心中的白子渐渐变黑,“校长在召唤我们。”
曜又看了一眼马车,道:“回!”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星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 5. 投票数: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 成为第一位评委。

As you found this post useful...

Follow us on social media!

We are sorry that this post was not useful for you!

Let us improve this post!

Tell us how we can improve this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