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甲怎么合成?勇闯机关道

0
(0)
复活甲怎么合成?勇闯机关道 1
天涯海角各一方

墨子带着稷下学生们来到密室,向他们展示鲁班许许多多巧夺天工的作品,这些作品之中,有一件堪称无价之宝,便是之前提及的“复活甲”。顾名思义,然而曜并不是很容易接受,毕竟死而复生这种事情仍然挑战认知。
“好礼只赠有缘人。”曜端详手中的蓝色衣服,问道:“这便是那‘复活甲’么?”
“是的,只要王者晶石预先储备的能量足够,这件复活甲便能在你们性命危及的时候救你们一命。衣服材质和王者晶石相融合,你们只要运用到王者能量,它便会吸收外泄的能量并储存。不过这种逆天改命的机会只有两次,每一次至少都将耗费你们十年的能量储备。”
“十年!”曜感叹道。
“这是第一代产品,能否成功有待考验。毕竟没机会试它一次,也许二十年也说不定。谁知道呢!”
“难怪!这和买健康险没多大区别。”曜调侃道,不过没人get到,狄仁杰他们一本正经的,像一开始吸收晶石那般,将复活甲吸收至体内。
“如果你们都准备好了,我们就进入机关道吧。这件装备此时无法发挥效用,你要有所觉悟。机关道我已近十年未曾踏入,你们需万分小心才是。”“是,准备好了!”他们齐声道。
墨家机关道由墨子与鲁班共同研发,其动机有待挖掘,但机关道里有机关玄术是必然的。刚到此地,曜感觉像是进到古埃及金字塔内,真正感同身受时发现犹有过之,曜带着前世记忆,或多或少有些主观意识,难免杯弓蛇影,疑神疑鬼。他不时看看安琪拉李元芳这两个小孩,他们看起来比曜更加镇定,一行人跟在墨子身后,小心翼翼。机关道是哪一番景象?但见:
巨石门闭,一往无前机关道。壁灯自燃,蓦然回首人世路。机关算尽情未尽,割袍断义意不绝。天涯炎戍,赤子之心守国界。海角冰靳,矢志不渝护家园。兄弟十载再相见,且解昔日机关语。
“这是,怪物?”李元芳道。
“它们是精灵,我的魔法书上有记载。红色的叫炎戍,蓝色的叫冰靳。只是,它们一般不可能同时出现。”安琪拉道。
墨子道:“它们曾经是精灵,现在只是残念,这是鲁班机关的玄术。真正的红蓝灵兽亦为兄弟,这是鲁班在和我说话,我们的命运和这两个灵兽何其相似。说起来我们和它们颇有渊源。
“红蓝灵兽被造物主赋予了各自的使命,分别守护着王者峡谷的天涯和海角。它们得到守护之力的时候,就是永远分离之时。灵兽终究也有情,邪恶势力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暴君的残党余孽终究解除了暴君的封印,更为严酷的是暴君吸收了红蓝灵兽的灵力,变成了黑暗暴君。那时的鲁班和我曾希望借助精灵的力量,为我们的机关启灵。也就是那个时候,黑暗暴君的邪恶病毒荼毒了一部分人,邪恶势力日益猖狂,以至于我对机关兽的启灵有了担忧。
“眼前的灵兽影像,像无数次的拷问,我难以想象他在制造机关时有多么难过。我曾来过这里,击败过这些机关兽。我以为结束这些对于我们是最好的结果,然而这些机关兽似乎真的带有红蓝灵兽的意志,以至于我无论击败他们多少次,它们仍能复生。”
“前辈,别伤心了。”狄仁杰道。“我没事,鲁班兄弟伤的比我深,”突然机关道前路的桥突然下陷。“大家小心,机关一经启动很难阻止。”隐隐生出玄幻之阵势,但见:
士卒开路,沙场死战旗不倒。箭阵搭弓,绝地放矢弩穿膛。机关兵卒犹有魂,教君见识鲁班斧。炎戍攻左,机关浴火焰蔓天。冰靳控右,断桥卧冰棱倔地。王者征途群魔舞,世道争锋谁亮剑。
“啊!鲁班前辈真是您的兄弟吗?”曜看着三路夹攻而来的机关兽。“哈!是啊!好兄弟!”墨子笑道。
“毕竟十年的夙愿,”安琪拉上前来,样子不可一世,她道:“不过也太小瞧本魔法师了。”安琪拉念着咒语,魔法书在身前高速旋转,受召唤的火种逐渐成型,她一跺脚,南瓜大小的魔法火球直飞炎戍。“砰”一声,整个空间剧烈摇晃,冲天火光夹带着滚烫的气流四散破裂。
“太暴力了,”李元芳从地上骨碌跃起,道:“不过我喜欢。”漫天光火褪去,炎戍毫发未损,身躯反而膨胀了近一倍,再看那些小兵,似乎随着炎戍机关兽魔力的增强,变得更具攻击性,直逼安琪拉而来。
“怎么会,我的魔法……”
“危险!”墨子飞跃赶到,横亘在机关兵面前,从墨子体内迸发出的能量,肉眼可见的淡绿色的激光流体形成结界守护盾,把安琪拉和小兵隔绝开来。狄仁杰和曜也疾步跳跃前来,狄仁杰把安琪拉带回安全位置,曜则跃过排头兵,反手拽住其中一个,将之掷向兵堆。
“全垒打。”曜得意的笑,牙齿洁白,面容阳光。
“好耶!曜好帅。”李元芳道。连狄仁杰也说:“不愧是我的左右手。干的漂亮。”曜挠头洒笑,没有预料到将要付出的代价。机关兵迅捷退下,弓箭手则搭弓放失,漫天箭雨,往曜所处的方位一齐射来。曜躲闪不及,被一钝头箭射中位于臀部的疼穴。场面之诡异,处境之尴尬,曜多年之后仍不愿提及。
“不可麻痹大意,这要是在战场上,一百个复活甲也没用。”
“墨前辈说的有道理。我们把后背交给彼此吧。”他们围成圆圈,蓄势待发,势要解开萦绕在心头十年的机关。
经过一番苦战,红蓝灵兽的影像终于消失,最后一个小兵的零件也从躯壳弹出来。曜气喘吁吁,以为完成挑战。随着机关齿轮的磨合声,断桥上升到原来的水平。桥那头出现一个巨大的机关兵人,它踟蹰的步履和厚重的躯壳,恐怖诡谲。
李元芳无力的道:“这可以算是怪物了吧。安琪拉,你的魔法书上有记载么?”安琪拉摇摇头。
墨子道:“这是鲁班六号。”
“你们弱的可怜,却叫人羡慕。你们有永远支持你们的同伴。而我,孤身一人。”从超级兵里传出鲁班的声音。
墨子道:“鲁班。是我错了。你能原谅我吗?”
“你没有错。错的是世道。”
“不,我错了。我没有选择相信你。我真的错了。现在道歉还来得及吗?我不奢求你的原谅。但你给这些孩子一次机会吧。他们会完成我们未曾完成的理想。”
“你这个奇怪大叔,快从木偶里出来,我要用魔法球把你的鲁班六号烧掉。”鲁班六号巨大的外形对于少女来说还是有点可怕。“哦,你是魔法师?”“哼!魔法为我而存在!”
“你如果能为我的鲁班七号启灵,你们要什么我都答应你们。”
鲁班从鲁班六号出来。他蓬头垢面,精气神却十分好,可能因为事关鲁班七号。然而他和墨子一相见,还是停住了脚步。几十年压抑的情感涌上心头,终于他们还是向彼此靠近,兄弟二人抱头偷哭,场面令人动容。良久,鲁班邀众人到机关室,鲁班七号诞生的地方。机关室看起来颇具现代感,不说其他人,曜也没料到的。桌上有类似几何工具的物件,还有属于这个世界的地图仪,上面标识的地方都是鲁班和墨子年青时到过的地方。墨子看着这个记录着旧时记忆的球仪,仿佛感受到那时的激情,不禁又湿润眼眶。
鲁班激动异常,在一个尘封已久的柜子里翻找,高高捧出一个像小孩一样的机关木偶。
“它看来像个机关小孩。”李元芳摸了摸鲁班七号的手。
“这是我这十年来的心血,一生的结晶。我的最爱,鲁班七号。”
“那我应该怎么做?”安琪拉道。
“你尝试注入一丝魔法。”鲁班期待的说。
他们都往后退了几步,安琪拉念起咒语,随身携带的魔法书泛出红光,时机到了极致的时候,从魔法书射出一道激光,能量环绕着鲁班七号。鲁班七号的眼睛似乎眨了几下。曜感到十分惊奇,就连鲁班脸上也呈现出奇异的色彩。随着魔法能量的逐渐减弱,安琪拉虚弱地坐在地上,她自站起来,道:“成功了么?”
周围响起“喀喀喀”的齿轮声,机关居然自动运作,众人纷纷围上来,桌上的鲁班七号正在摇头晃脑,鲁班七号在桌子上“活了”,只见它的抬起右手臂,慢慢手臂分裂成数块部件,高速运转几秒后,鲁班七号的手臂变成了一个炮筒状的管道。也不知是机关运作的声音,还是鲁班七号的笑声。听着“喀喀喀”的声音,鲁班的眼睛睁的越来越大,似乎遭受了巨大惊喜而痴呓了,以至于完全忽略了鲁班七号带来的危机。大家都在等着他解释,错过了逃生的机会,鲁班七号发射的能量炮瞬间将整个机关室粉碎,曜等人生死未卜。漫天尘火中只有鲁班七号那双眼珠,闪烁着杀戮的红光。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星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0 / 5. 投票数: 0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 成为第一位评委。

As you found this post useful...

Follow us on social media!

We are sorry that this post was not useful for you!

Let us improve this post!

Tell us how we can improve this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