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子同人,王者荣耀同人小说墨子

()
墨子同人,王者荣耀同人小说墨子 1
通杀!

稷下这边,庄周多了一分闲平添几分忧。庄周十分犹豫,终于往老夫子棋社来了。夫子社下有一人,名弈星。人如其名,善弈,其性懦。
庄周白子落,道:“夫子,常言道这棋如人生。棋艺好,烦恼便少些么?”
“你若要谈棋道,便容我思索一番,”老夫子捋着须道:“若要谈人道,便把这棋局收了罢。”
“这可不成,已成定局。”“老夫自来信奉人定胜天。”“可人力有穷时。”“老夫还有传人。此子大有作为。”
“真把这孩子卷进来么?”与庄周的忧郁不同,老夫子颔首笑道:“不然不然,作为师傅的并非传授他处世智慧,代替他过人生。而是引导他,让他历练人世。这孩子专研棋道,未曾经历人道,老夫实在不忍。”想必庄周也是同样看法才会来此。
侍童应命找来弈星。弈星穿着浅绿、宽松的道家服饰,气质儒雅,身体单薄,彬彬有礼的拜见两位校长。
庄周道:“弈星,且看这黑棋如何得活?”
弈星注视棋盘,沉吟道:“只得脱先,避其锋芒。黑棋败势已显。但天下三分,这棋盘还有一角。若能在此做文章,形成犄角之势,黑棋未必不可一战。”
庄周道:“你对棋道的领悟十分透彻。碗大的棋盘角也能有出路,那你说这人生路千条万条,不去经历,怎么见得彩虹?如何做得自己命运的主?”弈星静静听着。“前几日从稷下走出几位学生,眼下已到了墨府吧。我同夫子商议,若是你能贯彻墨子的非攻兼爱精神,于你的人生有重大影响。”弈星道:“那儿可曾有得棋下?”
“哈哈……”老夫子爽笑道:“与世间不平博弈,你可敢落子无悔?”
长时间以理性的思考,弈星不免有些呆懵,面对一连串感性的人生命题,一时间心生波澜,渐渐从眼神蔓延出来。庄周和夫子出了棋社,留他一人。弈星坐上黑棋方,演弈起来。待到夫子回来,不见弈星,只剩棋局。老夫子望着棋局,颔首抚须意味深长的笑。
曜等人已在墨府安顿下来。墨子读罢来信,于午饭之后,邀众人在大堂议事。
墨子道:“可知稷下安排你们来此何意?”狄仁杰不语。“我墨某人不喜争战,你们在我这里可学不到武艺。我并非十分支持夫子的观点。也不知庄校长如何同意你们的历练。且问问你们,如果有人向你们发起挑战,你们会如何?”
“用魔法球烧死丫的。”
“不可取不可取!非攻,”墨子拍拍安琪拉的脑袋,“我们必须避开战争。避免战争。”
狄仁杰道:“墨先生,如果强势一方侵犯自身利益。弱者一味退让,其结果只会助长敌人的威风。所谓强者恒强。”
“这需要兼爱。我们必须正视所有的战争,每个战争不论其结果如何,代价都是惨痛的。”
曜道:“寄希望于‘强者’并不可取,乞求敌人怜悯也无出路。并非所有人都如墨先生这般心怀天下。如果需要暴力来解决问题,我们也不会退让,用暴力击碎统治阶级的镣铐。私以为兼爱与团结之心并不抵触。”
“你们有你们的观点,我有我的理论,真正做到求同存异又有多少人。夫子派你们来不是为了要你们说服我,而是想化解我和鲁班兄弟十年的恩怨。只是说难也不难,说易也不易。只要你们敢一试,我给你们一件宝贝,能救你们命的东西。”
“什么宝贝呀!”李元芳道。
“无价之宝。复活甲。”
“哇!”安琪拉叫了起来。
“在这之前,先听我讲一个故事。”墨子缅怀往事,神色忧郁。
墨子与鲁班是稷下同窗,年青的二人抱负远大,凭借着天赋以及对机关术的孜孜不倦,鲁班成了机关术的代名词,臻至化境。而墨子更像是个设计师,不断的践行,从各地了解情况,他清楚知道人民的需求。他们相互合作无间,建立了兄弟情谊,当他们以为自己所做的努力为这个国家带来改变的时候。事情却并非总从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他们没有变,但世界在变。直到看清人性中潜藏的恶,人总在为猎取更多资源和地位不断争斗。于是工具变成了武器。
“鲁班只痴迷于机关术。当我意识到这些东西会毁了世界并夺取许多人生命的时候,我让他停止了研发,”墨子沉重地道:“我抹杀了他的天赋,我毁了他的心血和梦想。
“他和我说‘我们从一开始不就是想要有所作为吗?我们从一开始不就是想要改变生活吗?改变无趣单一的生活方式,这也有错吗?’
“没有错。没有错。但是事情的发展已经不像一开始的那样了,我们没办法控制了,制造机关人是无法控制的。就连制造的工具也已经变成了夺取他人性命的武器,不能再研发杀伤力更大的东西。所谓的保家卫国,减少人民军的伤亡,无稽之谈。”
那时的鲁班歇斯底里,他对墨子说:“人们需要武器!国家需要武器!武器并不是用来杀人的,我是说,我并不是制造它来滥杀无辜,我……那东西可以自卫。当弱者被欺悔,他们需要武器来自卫。”
墨子只是摇头,说:“不,不需要武器。这个世界不需要武器。没有武器就没有战争。就算有战争,代价也不会如此惨烈。这不是我们最初的梦想。”
鲁班失望的道:“我的梦想是制造世界上最优秀的机关。而你,你的梦想是空洞无聊的人性恶论,期待用什么修身养性去规避那些人性欲望。可笑至极。哈哈哈哈……”心成灰的鲁班从此把自己关在墨家机关道,远离这世界已经十年。
了解原委之后。曜有些不吐不快,道:“恕我直言,我不认同墨先生您对战争的理解。没有武器,也会有战争。不是因为有了武器才有了战争,而是有了战争,才需要武器。我认为有一把武器,比一件复活甲要重要得多。尽管墨先生的仁爱之心是有目共睹的。但世界并不真的如想象中那样。先生的大爱之心我此刻无法理解。我想要朝着前方,守护她,守护同伴。至于天下,我爱的不及墨先生。”
墨子道:“罢罢罢。既然你们心意已决。那么就去机关道找鲁班吧。他把自己关在里面十年了。”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星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 5. 投票数: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 成为第一位评委。

As you found this post useful...

Follow us on social media!

We are sorry that this post was not useful for you!

Let us improve this post!

Tell us how we can improve this post?

1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