稷下学宫 东方曜和同学一起向着峡谷出发

0
(0)
稷下学宫 东方曜和同学一起向着峡谷出发 1
后果很严重!

翌日。三位学生按计划来到魔法部。李元芳总感觉这里有点儿阴森,像小猫似的藏在大人身后。明士隐的出现,和庄周一样神出鬼没。“魔法部部长,明士隐。请多多指教。”不过气质和一般奇装异服的人士不同。大家自我介绍过了,明士隐礼貌的让学生进去。狄仁杰以前也未真的进到魔法部参观。倒是曜胸有成竹般,他可看过《哈利波特》,那9又四分之三的峡谷入口应该不在这里。
确实,魔法部无论是其建筑或属性,和稷下学宫的整体艺术稍微违和。明士隐并不在意,左肩上的面具,像已回应了世人的误解。魔法部建筑不多不大,一行人穿过走廊,来到一间密闭的房间。屋里有些暗,平日明士隐并不点灯,为照顾新来的学生,特意施法。见他打了一个响指,壁灯便亮了起来,难以想象幽幽的紫色火焰如何把这个地方照得明亮通畅。映入眼帘的并没有像动物标本又或者某些奇怪的罐子,让人误以为美酒陈酿却是福尔马林。自然,这个时代没有这些东西。目之所及,只有许多藏书。现在看来,这里更像图书馆。
庄周道:“你们可要跟部长好好学习魔法,对你们大有裨益。”“校长过奖了。”“部长无需谦虚。”……
李元芳本提着的心才放下,一时间又紧张起来。狄仁杰道:“元芳,怎么了?”“你看,”李元芳指着第二个书架后面那个奇怪的身影,以李元芳的身形刚好可以看见这诡异的一幕。曜喊狄仁杰跟上,他们一同往里去了。李元芳注视着,又怕又奇,见他们已经走远,想想还是要跟上。可一回头又不见了那个影子,就连壁灯也暗下来,紫色火焰慢慢衰减,书架那边则渐渐发出火光。李元芳壮起胆子往前探去,看到一个和自己一般大小的女孩,身上竟着了火焰。
“危险,”李元芳随手抄起一本厚重的书便扑砸火焰,情急下也把人敲得脑胀头昏。焰火消退了,安琪拉头上涨起了几个大包。
“啊!哪里来的臭小子,敢袭击本魔法师。把你变烤猪。啊,疼啊!”安琪拉一只手捂着头,一只手指着李元芳。
“你没事吧!”李元芳放下书,举起双手。
“说吧,为什么袭击我,让你死个痛快!”安琪拉双手插腰,义正严词。
“不不不,我没有袭击你,你着火了,我救你呀!”李元芳盯着安琪拉两条过膝的马尾辫,“打着你了吧!”小心靠近想摸摸她粉色的头发。
“我确实着火了,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安琪拉念起咒语,左手接住飞来的魔法书。李元芳悬空的手突然着火。“是不是这样的火?”李元芳大叫起来。“这样的火还有很多哩!”李元芳急得乱跳,安琪拉又对着他的屁股踢了一脚。李元芳手上冒火,屁股冒烟,一溜烟逃走了。
“火火火……救火……”李元芳向狄仁杰哭喊。狄仁杰一惊,明士隐一个闪现先来到李元芳身旁。“魔法!”他轻易便把魔法火苗封印。狄仁杰抱起李元芳,道:“没事吧。”“没有,就是裤子破了。”李元芳拭去泪痕。曜道:“元芳刚你去哪了?”李元芳埋着头不愿说话。
“安琪拉,还不出来拜见校长。”明士隐道。
“哼,怎么把我的魔法火焰封印了!”安琪拉晃着马尾辫跑来。
“安琪拉都这么大了。”庄周笑道。
“你敢小瞧本魔法师。”安琪拉道。
“怎么和校长说话的。你的火种要也不要了?”明士隐正色道。
“哼!”安琪拉狡猾思索一番,变换了姿态,蹦蹦跳跳跑到庄周身边,嗲嗲的说:“校长好。好校长。我好想你啊!”却更像对虚鲲说的话,靠的近些了,她猛拉虚鲲的鳍,借力跃上鲲背。
“放肆!”从明士隐手上射出一道紫色的魂链,安琪拉跳躲在庄周身背。“无妨。无妨。”庄周眯眼笑道。
明士隐叹气:“我教导无方。”随着明士隐的自责,整个空间突然变得冷了起来。
“部长。您没事吧?!”曜道。“没事。没事。”
“好了,不玩了。不好玩,”安琪拉顺着鲲尾滑下来。“我是魔法师安琪拉,你们可以叫我魔法女皇,或者安琪拉女王。安琪拉魔法女皇也是可以的。”
“我叫狄仁杰。”“曜。”“李元芳。”
“好罢。闹剧结束。今天让你们来是想借助水晶球的能量,以此反映出你们的天赋。好为日后出行早做打算。
“诚如安琪拉所言,她是个魔法师。和凡人相比确实有点古灵精怪,和盲目自大。以我的眼光看来,你们都是难得的奇才。”像是为了煞煞安琪拉的锐气,明士隐把三位初出茅庐的学生捧得高高的,然而事出所料,他们三人没有一点儿成为魔法师的天赋。明士隐并不死心,让三人反复在水晶球上测试了好几次,直到他们感到气氛中的端倪。
狄仁杰打破沉寂,道:“白来一趟了么?”
“没有,并没有。水晶球无法预知你们的未来,却能提示有关于你们的前生,”明士隐不再谈及魔法天赋之事,开始解释水晶球所带来的启示。“你们回想一下,刚才触碰水晶球时,脑海中浮现的是一种怎样的图案。”
狄仁杰道:“是一只鸟。”明士隐道:“那是凤凰。”“凤凰?”“是的,说明你应该是凤凰一族的后裔。”
庄周道:“凤凰一族曾是享誉天下的大族。族人能人辈出,文武双全、德艺双馨。只是不知后来为何没落了。”
明士隐道:“我们看到关于李元芳的图案,看起来像是某种武器。”“甜甜圈武器。”安琪拉笑道。“你是粉色的天牛。”李元芳小声道。

稷下学宫 东方曜和同学一起向着峡谷出发 2
粉色的天牛?

“相传在东瀛神州有一种名为忍者的组织。李元芳的铭文或许与之有关联,”明士隐道:“曜的图案有些抽象,或说明其意义非凡,五芒星或许象征着什么也说不定。”
曜问:“部长,您刚刚提到的铭文是什么?”
庄周道:“你们是否仍未感受到晶石能量,以至于把我当成神棍了。哈哈,明部长方才所言的铭文,与王者晶石能否发挥出非凡能量有密切关联。所谓铭,心之所向,铭文便是用身体力行的意志刻在王者晶石上的诺言。当你们踏上铭志之道,才能感受到王者晶石所带来的能量,那时才能真正成为非凡人。”
曜道:“铭志之道?!我们要离开稷下了吗?”三人相觑。庄周道:“你们已经毕业了,我的好学生们。未来人生的道路,每一步都需要谨慎,不忘初心。”三人突生不舍:“校长。”
庄周依旧笑容,“世途险恶,天下不平,你们去往师伯那处吧,他有要事和你说。他会指引到达你们下一个目的地。”
即将离巢的鸟儿有期待也有恐惧,他们终将跃出这一步。稷下学宫副校长老夫子给了他们盘缠,并修书一封,让三人择日动身往长安城。这几日三人吃喝不乐,又不见庄周,重重心事,反倒让三人关系更加亲密。最后是明士隐提议让安琪拉一道同去,四人人生中第一次离开稷下。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星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0 / 5. 投票数: 0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 成为第一位评委。

As you found this post useful...

Follow us on social media!

We are sorry that this post was not useful for you!

Let us improve this post!

Tell us how we can improve this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