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同人小说《星辰曜》王者荣耀同人小说,等你来战

()

王者同人小说《星辰曜》王者荣耀同人小说,等你来战 1
丽天光晖普照,望不尽的落后在永夜。无比渴望的恩泽,至高理想的信仰之花终将绽蔓,亡灵一个个来到最光明之处,匍匐于九柱神脚下,在审判秤下回望前世。当天平倒向正确一方,神将施予永生。
吸引亡灵的冥界光源,传来冥王的声音:“你用什么来交换?对于永生的执念,”跪着的昏聩老妇,神明也没法制止不停磕着的头,她记不得前世贫穷、饥饿,也感觉不到褴褛衣衫下苟且的耄耋残躯,仅有的官能是心中一直住着的神明。冥界秤顶端浮现奥西里斯的双眼。“如果不付出代价,永生不会眷顾。”老妇想起食指上的戒指,费力地扣出来放在秤的一头。
颤颤巍巍的卑微与冰冰冷冷的权威:咒语触发,老妇匍匐地爬向价值的另一面;天平权衡,终于倾斜至下——焚烧肉身的岩浆,禁锢灵魂之冥渊。老妇跪求道:“啊不,神明。我一世都虔诚的信奉着真主,一世都接受奴役,任劳任怨,我将一切都奉献给了神明,为何我不能转生。”奥西里斯道:“堕落的使徒,你只有贫穷与苍老,奉献给神的供品不足以使你被赋予永生。堕落啊,只有永夜冥界才会将你这样的亡灵接纳。永生天堂,极乐世界永远不是你的归宿。”老妇羞愧至极,习惯性的虔诚闭目,忏悔的泪漫过皱纹。与之同时下坠的几道光影落在天平的另一端,一降一升跷板一样,陡然将老妇送进了轮回,之后两边又平衡对等。
“你们这些冒犯神明的亡灵,人间帝王剥夺你们的生命,冥界之神的怒火将时刻焚淬你们肮脏的灵魂……直至永远。”戏剧性的一幕使得冥王奥西里斯异常愤怒。
一睁眼就是她的侧脸。注意到肩膀上传来的温热,王图南柔声道:“你醒了?!”东方曜痴痴的,恍惚以为梦里,又听见她用细长的声音道:“起开!”然后便被没好气的推开。
下方熔岩滚动,头顶光明绚烂,对岸排着一条人龙至没黑暗,东方曜四顾道:“这里是哪?大家都没事吧?”空间闪烁,冥王巨大的双睛渐实,奥西里斯道:“卑贱的亡灵,冥界之王正对你们进行审判。”众人都惊吓,东方曜道:“冥界?我们死了么?”狄仁杰道:“你昏迷之后,牛魔用斧子劈出一道鸿沟,然后我们都掉进了这个地方。”刘备道:“我们肯定没有死,不过再待在这晃晃悠悠的桥上可就说不定了。”说着走向秤托边缘,碰撞上了一堵无形的墙。
奥西里斯道:“任何立于审判之秤上的亡灵都被剥夺了的权利。”东方曜道:“我们怎么样才能离开这里?”“你能献给神明什么?”东方曜掏掏口袋,发现身上只剩下几颗碎钻。“这个行吗?”东方曜张开手心,一道荧光划去天平的另一面。审判秤浮浮沉沉,还是他们立着的一端下沉。奥西里斯道:“不够。你们的虔诚远远不够。”东方曜转头道:“你们还有没有钻石?”狄仁杰他们都摇摇头。刘备道:“我有!”孙尚香把眼瞪,护住手炮道:“我的也不多了,为什么要我拿?”“这东西以后多的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孙尚香扣扣索索的还是把钻石都拿了出来。然而电梯被篡改了上行键,正慢慢回落。“不是已经够了么?”“还差一点对神明的敬畏,”奥西里斯道:“只有神掌握着主宰万物轮回的权力,你们冒犯了神明,去到永夜冥界偿还吧。”
空间拉扯,熔岩喷射。狄仁杰当机立断,用凤凰羽击碎了禁闭之墙,“哗啦”一声兀响,铁链崩断秤盘塌坠,百危之际东方曜稳住身体加速俯冲,脚点在中轴柱回弹,猛地撞向秤盘往上顶去。众人反应过来,跳上实地后都向悬崖边来,“曜!”星陨剑没入悬崖岩体,生生卡住下坠势能,“我没事!”伙伴合力将东方曜拉了上来。
“阿努比斯,冥界深渊。”空间里满是奥西里斯的怒火,紊乱的能量压迫力十足,倏地生发出一个巨型生物。兽颅先钻出地底,巨人立着,象征附属阶级的银项圈闪着光,手里持着的是最原始直接的束魂叉。东方曜仗剑运气,剑境领域开始规划。“我来对付它。”阿努比斯另有的目标。神明的权威到了挑战,奥西里斯的命令是肃清这一轮的亡灵。阿努比斯化作黑烟借狂风飞漫,敬畏像意识里的附骨之疽,神力感染了一个个虔诚的亡灵,嚎叫还在喉咙里酝酿,血肉已经干瘪成了木乃伊。银项圈的光芒再次聚合闪耀,看得见与看不见的都成了烟尘,魂飞魄散。
“有没有搞错,为何对无辜的人下手。”“你们在挑战神,神的怒火会焚烧所有人类。神的怒火,没有人是无辜的。”东方曜拨出一道剑气,却波澜不惊。弈星注意到东方曜的状态,上前来道:“这样下去对我们都不是好的。杀戮是无能者的泄愤。神需要人的供奉,因此我们需要合作。合作就必须公平,就如那杆秤一般。给我们点时间,我们会找到赎回生命的东西来交换,而且是非常巨大的数目。”阿努比斯道:“你们没有资格和神平等对话。”弈星道:“你会答应的。神会接受供奉的。”“如果你们真的没有说谎。我可以给你们机会,”奥西里斯道:“冥界之王接受你们的虔诚敬畏,但是如果失败,你们将会永远被禁锢在永夜冥界,永远无法逃出。阿努比斯……”阿努比斯在头顶的脏辫上拔出几根毛发,变化出来七个棺箱。“取回属于我的东西,神将赋予你们重生。”弈星坚定不迟疑,先行进到棺箱,伙伴们相视,也都照做。阿努比斯念着咒语,一同没入地底。
一阵沙尘卷,七个棺箱从沙地冒了出来。弈星道:“我们怎么找你?”阿努比斯指着远处的狮身人面像。众人回望,周围已无其他痕迹,还未反应,四面便都是立着长矛的士兵,突然出现军队团团围住了他们。
披铠甲舞长剑的金发将军道:“你们是从哪冒出来的?你们的统帅帕特洛克罗斯已经被我杀死了。特洛亚必胜!”王图南道:“你是赫克托尔?”
赫克托尔道:“你认识我?”东方曜道:“你认识他?”
王图南道:“《荷马史诗》,现在我们在古希腊。”东方曜道:“什么罗马希腊,又史诗的,没了解。众所周知,我是一名理科生。”王图南无语,白了东方曜一眼。她努力回忆起以前演过的舞台剧,好像是在《伊利亚特》第二十二场……“那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东方曜如是问。
本来也不指望他能出谋划策,毕竟确实有些出人意料,但是问出这句话就叫王图南轻蔑了。王图南还记得那个导演这么和她说过:饰演一个角色不要去看表面或是执着好坏,而是要充分走进人物内心,表现出某种东西。当王图南试图请教时,那家伙只给她画了个房间号。王图南自然是撂下摊子不演了,因此后面部分她也记不清。不过有些东西她心里还是明白的,她就这么回答东方曜说:“臭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看着眼前这群奇怪的人,赫克托尔疑惑,他命令士兵将其带回特洛亚城。特洛亚的居民聚集在城门,欢呼他们的王凯旋,所有的赞美与崇拜紧紧包围赫克托尔。头戴花圈的年轻美丽的女子用仰慕目光不住献媚,断腿缺目的老兵拄着拐致领袖最高敬意。群众的中心,老王普里阿摩斯,赫克托尔的父亲立住凝望。赫克托尔来道:“父亲,我又一次击败了联军。”老王感伤道:“我的英勇的儿子。快随我去到属于勇士属于你的宫殿上吧。听,平民的众多赞美之声只会扰乱和平的心境。”赫克托尔跟着父亲来到宫殿,士兵一并押上东方曜等人。
普里阿摩斯面对王座道:“赫克托尔,儿子啊,父亲心中实在矛盾。我已经失去了许多个高贵的儿子。我再也找不到像你这么英勇的儿子了。”赫克托尔道:“父亲,您是担心阿基琉斯么?他已经不会再返回战场了。”“不,赫克托尔,他会回来的。因为你已经杀死了他的好友,身披战神铠甲的凡人帕特洛克罗斯。你明知道阿基琉斯和阿伽门农的内讧,依然被甜蜜的胜利冲昏了头脑,所以我说无知弱小的城民的呼声扰乱了和平。那甜言蜜语不足以穿透战神铠甲,不足以击杀战神阿基琉斯。如果神明能允许唇枪舌剑刺痛他强健的肌肉,我愿为我的英勇的儿子赫克托尔呼喊出最衷真的诚服。”“父亲,阿基琉斯并非不可战胜,我们需要一场胜利,酣畅淋漓的胜利,足以拯救整个特洛亚城的胜利。十年了,是时候了结一切了。”身后,赫克托尔的母亲和妻子的到来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女人们用手触摸赫克托尔的脸颊,无比珍惜。赫克托尔送父母亲去了,也叫妻子退下。
“士兵,带他们上来,”赫克托尔在王座上道:“你们不是联军的人。”他们应道:“我们不是联军的人。”“你们怎么知道我的?”赫克托尔慢慢走来,高大的身躯和王者气魄带来一种压迫。王图南昂起头道:“我不仅认识你,我还知道你会被阿基琉斯杀死。”赫克托尔心中一凛:啊,这就是我支开父亲的原因。
“特洛亚的勇士永远不会被轻易打败。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联军派来的奸细么?为了特洛亚,我已别无选择。神如果对我说:结局只有一种。我会对神说,我的使命也只有一个。”“首先我们不是奸细。其次我们希望你打赢这场战争,是来帮你的。”“告诉我你们的目的。”“我们想要一些钻石。”“你们不是特洛亚的子民,不必为了特洛亚城失去性命,而孤独的王,我需要承担一切。你们帮不了我。就算你们能帮助我,我也没有钻石给你们。钻石是阿伽门农发动战争的借口。我所做的一切努力就是为了消灭这种的东西。”赫克托尔背过身去,“来人,带他们下去。”
沉浸在好友死讯的悲痛中的阿基琉斯,失神地抚摸着被鲜血沾染过的铠甲,还能感受到锋利的梣木铜枪刺进肌肤,溅射出浓稠热血的那种痛楚。当战神铠甲再次闪耀,太阳女神如约降临。目光炯炯的雅典娜女神,耀眼光晖昭示神力,凤金双翼在身背,左持无坚不摧雷鸣矛,右立遮天蔽日云中盾,自空中楼阁漫步光临。雅典娜道:“阿基琉斯,披上属于你的铠甲,战无不胜的战神出征吧,我是你最锋利的矛。”“啊,是神明雅典娜!神也不会饶恕赫克托尔,就将这场胜利献给最光辉照耀的太阳女神。我愿为神明而战。”
联军统帅阿伽门农形容憔悴,时令果实,牛羊肉宴,舞女歌姬,都变得十分索然无趣。殿外突然一阵喧哗,阿基琉斯披铠甲擎铜枪,他推开士兵径直上殿。歌姬舞女做散,阿伽门农从王座上下来。战神道:“百战百胜的十万联军统帅,尊敬的阿伽门农。特洛亚城民是否已经臣服在您的脚下,卑劣的赫克托尔是否对您的宝剑低下了高傲头颅,任由那失败悔恨蔓延而永不瞑目。”阿伽门农把手伸向阿基琉斯,羞愧地说道:“你的好友,我的将军,伟大烈士帕特罗克洛斯,不幸被奸贼赫克托尔杀死。”阿基琉斯拔出阿伽门农的佩剑,刺死一个舞女,然后道:“该死的赫克托尔,我必让你身首异处。”

“必须阻止赫克托尔。我们不能让他去赴死。”王图南道。东方曜问道:“为什么?”“他一死,特洛亚城就会沦陷,氏族社会也因此向奴隶社会转变。这并非与我们毫不相干。那个自称冥王的人把我们安排到这里必然是有原因的。”弈星道:“王图南说的没错。此前赫克托尔说钻石是阿伽门农发动战争的借口,也就是说他们在争夺这种资源。冥王也没有告诉我们他想要什么东西,这背后一定有阴谋。”孙尚香道:“那家伙说要销毁掉钻石。我们还帮他?”狄仁杰道:“我们一开始的目的也是为了销毁这些东西。如此看来这种东西不论是在哪个世界都是一种祸害。”刘备道:“怎么会呢?那种力量很强大。”东方曜道:“那种力量会吞噬人心。我永远忘不了那种感觉。”王图南道:“好吧,我们先逃出去。一定要阻止那个女人。”“等等……”众人呆呆地望着东方曜,“我好像……”

希腊联军在阿基琉斯的带领下再一次发动了向特洛亚城的进攻。兵临城下,老王苦苦哀求赫克托尔不去应战。赫克托尔心情热切地想要制止这场恶战,他回望城镇,许许多多熟悉的脸中有一张是泪痕满布的赫卡柏。赫克托尔对妻子仍然深情款款,泪水似乎同时滑落过他的嘴角,感觉像轻吻熟睡的儿子的脸。终于他可以慷慨赴死了:“天哪,如果我退进城里躲进城墙,波吕达马斯会首先前来把我责备,在神样的阿基琉斯复出的这个恶夜,因为我的顽拗折损了军队,愧对特洛亚的男子和曳长裙的特洛亚妇女,也许某个贫贱于我的人会这样说:‘只因赫克托尔过于自信,损折了军队。’现在,出战阿基琉斯,或是杀死他胜利回城,或是他把我打倒,我光荣战死城下。”

弈星道:“曜现在的状态,我们必须取消这次作战计划。”“这不还有你们么?”“这是团队的战争,不是单体的战斗。在没有保证安全的前提下,我们不能冒险。”“如果我们在这里踌躇不前,那一切都迟了。”王图南道:“是的,按照剧本,他必死无疑。而且他的对手还不止一个。”

战场上,捷足的阿基琉斯继续疯狂追赶赫克托尔。阿努比斯突然出现,向赫克托尔灌输力量,给了他敏捷的脚步。当他们一逃一追第四次来到泉边,冥王召唤出审判天秤,把两个悲惨的死亡判决放进秤盘,一个是承载暗黑力量的赫克托尔,一个是披着战神铠甲的阿基琉斯。就在审判即将开始的时候,太阳女神爆发出极强的光芒,刺透了阿努比斯的身体,阿努比斯立刻丢弃赫克托尔遁走。冥王对雅典娜毫无办法,胜利女神站在了阿基琉斯这边。阿基琉斯一枪戳中赫克托尔的喉部,枪尖笔直穿过柔软的颈脖。沉重的梣木铜枪尚未能戳断气管,赫克托尔犹有一气。
东方曜道:“阿基琉斯住手,这一切都是雅典娜的阴谋。雅典娜在利用你建立强者为尊的能源体系。你最终会被力量反噬。战神从来就不是你,在史诗里你只是个刽子手。”星小队、侠盗组合空降战场。雅典娜道:“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英雄。英雄不允许社会走向奴隶制度,”东方曜道:“雅典娜,自喻神明的家伙,实际是极权的化身。人民需要民主自由,社会需要和谐,人与人之间需要相互理解…大同道和,有容乃大…”狄仁杰投来疑惑的目光。“曜,你在说什么?”王图南道:“还真有你的,古希腊里谈马克思。”“嘿嘿,我们要为解放全人类的运动而努力。”“还来劲了,以为这是在丝绸镇么?”王图南嘀咕道。此前与牛魔的战斗让东方曜失去了一些力量,闲着也是闲着,他继续高谈阔论:“阿基琉斯,你是错的,你们的战争只会为自己的国家和人民带来灾难,历史证明你们的文明已经湮灭,这是两败俱伤的结局。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吧。”夸夸其谈确实吸引了阿基琉斯的注意力,赫克托尔立即起身,阿基琉斯再次追赶了上去。
“无知的愚昧人类,你已经冒犯了神明,”雅典娜道:“人民、民主之类的东西不能由你来说,从我遥远的生命带来的思考,我们历来就是强者为尊。宙斯,我的父亲也曾告诫我要施恩于凡人,也许在物资充足的几千年、几万年后,你口中的文明社会真能实现,当然那定是神的安排。而你不是神,这里没有你的子民。从来只有神说,未有人说。我是神,你们永远的神。”
雅典娜的话对于后世人来说有一定的警示意义:当试图客观公正,不怀有任何私心,全心全意为解放全人类的运动而努力的时候,个体是否有某种领导的野心也都不重要,因为这种思想已经摆正了位置。不仅使个体与极权主义者对立,也会使个体与同党同志的阶级产生一种微妙。
这种微妙就是权威必须由最高领导发出,而不是由下至上的喧宾夺主。在历史上这样的兄弟阋墙颇为深刻。以为可以独善其身地坚定初心,又或是受高尚志士的口号感化共鸣,每个人都想像英雄一样说上一些豪言壮语,譬如“为人民服务”之类的话来。但这却是自己把自己推进深渊成为“死火”。某种程度,不去加入某些组织,个人就毫无作为,坚定地喊着某些口号,反而成了造反的罪名。一个无党无派的个体高喊“革命”,高喊自由民主这样的政治词汇,甚至可能马上就会被套上黑袋子,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然而民主自由这样的口号仍然还会活跃在政客口中。
东方曜也许没有思考这么多,出于他的热情罢,他确实也已经是个英雄了。太阳女神又名战争女神,她的雷鸣矛迅捷如电,云中盾又能免疫物理攻击。东方曜等人且战且退。“雅典娜,我的女神呀,你说用你的矛刺向你的盾,是盾被矛刺穿,还是矛被盾抵挡折断呢?”东方曜故意讥讽道:“这个问题神也不知道么?”雅典娜双翼停止舞动,望着手中矛盾。弈星乘此机会召唤出结界盾,限制住了雅典娜,之后众人向狮身人面像逃去。
“冥王,快出来,”东方曜道:“你要的就是雅典娜的金矛银盾吧,她给你送来了,我们要怎么离开这里?”奥西里斯道:“我需要你们打败她,否则我不会帮你们的。”
狄仁杰道:“曜,你的力量恢复了没有?”“感觉还差一点。”“你看那里,是不是很熟悉的画面。”循着狄仁杰指的方向看去,蓝色闪电一直落在金字塔的顶端。东方曜心中忖度:“难道又必须找雷劈,才能……”弈星道:“韩信曾说过命运会驱使我们会找到守护塔的。现在就是命运抉择时刻……”弈星话还未说完,就见空间里闪烁蓝幽幽的光,王图南在指尖凝聚冰晶慢慢向墙壁靠去。“你怎么也有乱涂乱画的恶习?真当这是旅游了?”东方曜横移来挡,王图南踩了他一脚,“要你管,我要写上到此一游行不行?”“行行行,别写中文……这怎么也算著名的……旅游景点吧?”王图南不理会,自在墙壁刻上“DemoKratia”这样的字符。“搞定!”“这是什么意思?”“你不知道么?”东方曜木讷地追问,王图南反正不说。“她追来了!”刘备道。
他们以最快速度来到金字塔脚下。雅典娜在天空中下达指令:“不要踏入禁域!”“我偏要,你咬我呀?”东方曜叫嚣着先向上爬,一道蓝色闪电不偏不倚劈落在他的头顶。“曜!”“我没事,不要管我,我来引开她,你们先上去,”东方曜道:“放心吧,总不能什么都不去尝试,然后在沉默中死去吧。”雅典娜飞近,蓝色闪电劈来,她用云中盾抵挡,闪电漫射,给狄仁杰他们的攀登造成阻碍。不仅如此,不时滚落巨石,东方曜只能左闪右避,口里仍是不闲着,情急还跑出许多荤段子,至于雅典娜女神是不是听得懂就不知道了。雅典娜调整目标向塔顶飞去。东方曜拨出一道剑气,切断闪电直飞目标。雅典娜用云中盾一挡,剑气忽然弥散虚无,向亮光一样穿透过去。“女神,你还没回答呢,是的矛……”
“曜快上来,空气中的能量已经达到顶峰了。”“我马上来。”东方曜用星陨剑再反射出几道亮光,然后手脚并用向金字塔顶峰攀去。东方曜进入守护塔领域的时候,蓝色闪电陡增,密密匝匝的蓝色电流如同细小的毛发根植在众人的肌肤之上,引导众人从这个守护塔传送至其他地方。最先虚化的是刘备和孙尚香。
东方曜看见自己的手已经逐渐消失,然而此时抗压这无数道闪电的雅典娜绝不饶恕,“你自己感受答案吧!”金色的长矛刺进了东方曜半虚化的身体,九天之巅訇然中开一道接连天地的桥梁,金字塔顶的人连同闪电,全部化为虚无。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星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 5. 投票数: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 成为第一位评委。

As you found this post useful...

Follow us on social media!

We are sorry that this post was not useful for you!

Let us improve this post!

Tell us how we can improve this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