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同人张飞,星辰曜张飞。张飞原型

()
王者同人张飞,星辰曜张飞。张飞原型 1
清明上河图,锄禾日当舞。——好湿

诗曰:
丹青马如龙,不知老将至。
古来盛名过,坎壈缠其身。
张府内傍晚时分,张飞设宴款待众人。交杯换盏,酒过三巡。关羽提起稷下的事,韩信聊到黑暗羁绊,又将那日西界城的战斗和梦魇奇遇都与张飞说了。直听得张飞摩拳擦掌。关羽道:“三弟,明日我们一同上路去找大哥。”“明日?”“三弟还有什么事么?”“没有…来吃酒!”张飞与众人都碰了杯,一碗接一碗,直喝到半夜。
翌日。日上三竿,关羽起身,在玄关碰见张氏母子,打了招呼便问张飞去处。张氏邀关羽去了饭堂,自退下了。韩信、扁鹊、元歌俱在,唯独不见张飞。关羽食了饭,等了一会,见张飞从大门进来。
“三弟,早上怎不见你人影。快误了时辰了,我们还是上路吧。”“二哥,你看我又买来许多酒肉,我等且将歇息养精蓄锐,明日便启程。”关羽应了。宴上张飞洒饮,关羽兄弟相见,又喝了许多。元歌辞宴去前关羽吩咐明日早些时辰叫他。
清早,元歌来房间叫了关羽。关羽起身来找张飞,张飞正欲出门,关羽将他叫住:“三弟。”“二…二哥早啊。”“关某甚是思念大哥。”“俺也是。”“三弟,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二哥,实不相瞒,我答应了张氏要当这个县令,现在半途而去,实在愧对张姓的救命之恩。”“三弟,我早看出来了。”“二哥……”“我和大哥没有看错你,”关羽道:“大哥常教育我们做人必须仁义先行。三弟看似粗莽,实则心细如发。关某亦是不忍与弟弟别离,但又不能不去寻大哥。”“二哥,我这就去与张氏说清楚。”“三弟不可,某且先行去找大哥,寻得大哥咱三人兄弟便能相聚。”
张飞撒泪送关羽。张飞牵着关羽的马,与关羽走的都很缓。当下路过一个小摊,关羽抚髯道:“弟弟,你可有送大哥的礼物无?”张飞拍手道:“俺竟把这事给忘了。”“不急,某有一主意,”关羽朝卖画的小童走去,笑道:“需叫这小童画好看些,哥哥见了必然洒笑。”张飞挠挠头,往摊上来叫小童作画。怎奈这小童道:“这位大爷,俺卖画的不现画。”
“这是什么道理,你卖画的不作画,叫你画便画,”张飞碍于县长身份,并不欺压,反而好声好气的道:“你平时做画多少钱一幅,俺于你双倍。”小童辞不过,便画了起来。画了一会,小童悬笔道:“您的眼睛能平和些么,这瞅俺直怕,一怕笔就抖,一抖就……”
“让你画没让你废话,”张飞咂咂嘴:“尺度自己掌握。”韩信几人则往摊上看画去。画上的马神彩飞扬,韩信啧啧称奇。“这画可真是栩栩如生。”扁鹊仔细观摩,也是赞叹不已。元歌手上的画则落了款,他问道:“你姓毛?”那小童一听,当即丢下笔,夺了画道:“不卖了不卖了!”张飞道:“咋回事,这好端端的。”“我突然有疾,腹痛难忍,不画了。”小童手忙脚乱地收起画,都往包裹胡乱塞去,却将包裹里另一幅画挤出来。画卷红线已开,画轴自然拉开,铺满一地,一幅奇异的画印入眼帘,仿佛异界生物的画像赫然在目。小童慌忙卷起。韩信拦住他道:“你这画上的是什么东西?”小童道:“我随便画的,这是山水画。”
“这明明是精灵。”韩信认出这幅画画的便是炎戍,这可事关重大。小童道:“你咋不说这是妖魔鬼怪。”韩信见他并无武艺,道:“你是怎么得来这幅画的?”小童只把画一丢,夺路而逃。韩信两步便跃到他身前,拦了去路,“只要你说实话,并不为难你。”
“好的爷,您别杀我。我其实是毛延寿的磨墨小童,”小童道:“因为他落了难,我偷了几幅画出来卖。谁知道还有一副落了款。这些都是毛延寿画的。画上画的,我全然不知道。”“毛延寿?”韩信道:“带我们去找他。”小童引他们来到一间小茅屋。毛延寿见了韩信及各位来人,心头一沉。韩信离开稷下多年,不知始末,是毛延寿自己讲了许多,如他入仕发迹等等。“如今我落魄了。你们难道以为我真的是贪污腐败么?官场谁不贪污腐败?谁没有左右逢源,谁没有阿谀奉承,到头来一场空。
“我画王嫱并非有意抹黑,而是因为君主腐败无能,泄罪于我。我勾勒的是统治阶级的丑陋。我用最丑的画揭露了帝王的虚伪。因此我也必须逃命。
“谁又知道我毛延寿一生是如此痴迷于画。以为做了皇家画师便是一生理想,人生巅峰,谁知道这是艺术的终结。试问?谁能看清这世界。”韩信问毛延寿为何会画炎戍的画像。毛延寿道:“这是画上的生物出自山海经。这山海经是翰林院一友所赠送。山海经上记录着一个叫做三海关的地方,书上写着那里有精灵,我当时凭着描述和想象做了画,这些都是我在整理书籍的时候发现的。
“毛先生今后有何打算。”
“我希望你们能让我在这里安稳下去。当我已经死去,行么?”
“先生为何不回稷下。”“不了。我爱这里。我爱县长。”
“毛先生,这山海关又在何处?”
“你们且随我来,”毛延寿引众人进了卧室藏书的角落,“前些日子与那画一同被我翻出来,本还想再多画一些。这里面应该有记载山海关的去处。”
“信不知如何感谢毛先生。”
“不必多谢。只希望你们替我保守秘密。毛某人感激不尽。”众人辞了毛延寿。韩信道:“我等这便去那山海关,兴许刘备大哥便在那。”张飞也要去,关羽却道:“三弟便留在这吧。”张飞听闻了毛延寿那些事,根本不想当什么县长,就要和关羽一起去山海关。
韩信道:“我有主意。”
张飞道:“什么主意?”
“让毛延寿当这县令如何?”“我怎么没想到。”张飞看向关羽,关羽也不反对,他们又回了了毛延寿的家。
“你们怎么又回来了?”张飞与他说了要他当县令的事,毛延寿本来十分拒绝。韩信却道:“用笔画来治理城县,并非毫无意义!”试想将县城规划得像金山银山,岂不美哉?毛延寿被打动了。
却说这毛延寿改名换姓,在东京县当了一个清官,对庶出张关刘视如己出。
据说东京县城在毛延寿的治理下,变得十分繁华。而毛延寿本人临终前做了一幅画,上面画着东京最热闹的一条街(当时张飞送关羽的那条街)。得到他全部笔法的张飞的义子张关刘,在毛延寿死后,希望后人能每逢清明节这个时候让这条街上出现熙攘人群。也不知道过了几代人,张关刘后人张择端画出了这幅画的灵魂。这就是后来闻名于世的《清明上河图》。这曲折历史并不为外人所知。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星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 5. 投票数: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 成为第一位评委。

As you found this post useful...

Follow us on social media!

We are sorry that this post was not useful for you!

Let us improve this post!

Tell us how we can improve this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