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擒虎爆头母夜叉《星辰曜》第二十章

()
裴擒虎爆头母夜叉《星辰曜》第二十章 1
我还没出全力,你就倒下了?

天蒙蒙亮,鱼肚白出,第一缕光照在丝绸镇上,经过一夜休整,镇民又摩肩擦踵地往矿区赶。那三寸丁心急如焚,他从未见过话这般多的人,竟然能啰嗦一晚上不带重样的,眼下见曜已经打盹,三寸丁蹑手蹑脚往门外赶,便要去矿洞干活。“打倒‘地主’!”曜还说着梦话。三寸丁吓得心快跳出来了,终于还是出了门,周围不见其余人,自忖度:“唉,这不耽误事么。”三寸丁三步并两步行色匆匆。
三寸丁出门不久,弈星便叫醒了曜:“有行动!”曜打着哈欠,没反应过来:“好困啊,啥行动呀?咦,三寸丁呢?”“他去矿区了,事不宜迟,马上跟上。”曜脑袋昏沉沉一头雾水,裴擒虎、狄仁杰不由分说,把他架了出去,王图南、妲己亦都跟上。
道上三寸丁左顾右盼,唯恐曜再追来,要是让他们发现了矿洞,而且被母夜叉知道了他收留了他们,他必然没了性命。此时稷下小队正飞檐走壁,在屋檐上监视着三寸丁。每一次起落都在三寸丁的盲点内进行。三寸丁也颇为谨慎,尽管十分着急,仍然频频回头。就在大家以为三寸丁已经到了矿洞入口的时候,他突然停了下来,三寸丁大声喊道:“你们出来吧,我看到你们了。”
裴擒虎一惊,曜毕竟神经大条也上了当,当下就要和三寸丁理论。弈星急忙制止,终究迟了,曜踩上碎瓦,叫三寸丁发现了。事已至此,他们也只好跳下来。
三寸丁转过头来道:“你们为什么跟着我。”
曜道:“我们想进入矿洞。”
“昨天晚上你差些说服了我,但我仍然不能冒险带你么去矿洞。”
“为什么,我们说好的。”
“你们是王者大陆的人,你们犯了事以后拍拍屁股走人,敌人回来打击报复,我们怎么办?事关全镇人的生命,若只是赔上我三寸丁一条小命,我愿意一搏,可我不能轻易决定其他人的生命。这也是你昨晚告诉我的。”
“凭我们还打不了一个母夜叉么?”
“一个母夜叉何惧,”三寸丁毅然道:“真正的禁锢是母夜叉背后的势力。你们再有能耐,能和一个组织对抗么?能和整个傲来国对抗么?”
“傲来国?”
“说句难听的,我们对于傲来国国主来说,甚至不如蝼蚁,他有通天本事,仅凭他的武器就有九万斤重。他还有个结拜大哥,混世牛魔,他们在我们这就是天!就是神!”
“哪怕他是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我们也要与他对抗,和人民对抗没有好下场!”
“我不是你们的人民。”
“那你想做人质么?”
“怕你们吃了我呀!也不怕满嘴屎味。”
这个顽固的虫子露出一副欠揍模样,裴擒虎和东方曜一人一边,架着他便往前走。
“快把我放下。我恐高。”
“跪久了当然怕高啦。”
“我乐意当奴隶,这也比丢了性命强。”
“行,我们就赖这里了。不走了,你也别想走。”
“再耽搁我就要出事了。”
“不急不急!”
“我的祖宗们,再迟些就要人头落地了。那母夜叉……哎哟……我的命咋就这么苦呢……”
“行,你去吧,我们跟着。我们也想会会那母夜叉。”
“唉,死就死吧。我会成为罪人!被钉在耻辱柱上!”
……
话休絮烦。他们跟着三寸丁来到矿洞,与其说是矿洞,不如说是狗洞,常人必须猫着腰才能进去,曜他们个个身材高挑,进了这个昏暗、闷热、压抑的矿洞都叫苦不跌。这还不算,从矿洞到矿区,需穿梭一个时辰。曜等人也不好打脸反悔,毕竟是他们自己要来的。两位女生数次想要放弃,几乎哭了:“这也是人走的道。我们为什么要来这受这种罪?”
三寸丁讥笑道:“小姐姐现在知道痛苦了吧。我们每天要穿梭两次,并且天天如此,你不知道在矿洞里还有更繁重的工作等待着我呢。”
弈星道:“就是因为这么艰苦,我们才需要来到这里。不单单要解放他们,还要捣毁能源输送链。这些能源钻石应该就是使各种生物进化成妖魔的关键物品。”
三寸丁道:“这位小弟真的十分聪慧。能源钻石确实是我们拥有力量的关键物品,不过也需要神的帮助。近来钻石的需求愈来愈大,我们的工作日益繁重。”
“因为他已经发动了战争。”
“那我现在是不是叛徒?”
曜道:“没有,你弃暗投明了。”
“停下!我有主意。”王图南只觉得腰快断了,她变出一个冰撬,道:“我们只管坐上去,这样滑下去比猫着腰走舒服多了。”众人叫好。三寸丁扣扣索索,扭捏起来,“我也可以么?”裴擒虎一把把他拽上来。冰撬像过山车一般,在洞道呼啸下落,直达地心。“到了么?”众人见前面有光火。“马上到了,”三寸丁心头有异:“真好……小姐姐你们身上真香……”
不皮还好,一说王图南就来气,把刚刚吃的罪一股脑算在他头上,又一脚把他踹了出去,三寸丁不防,像颗肉丸翻滚了十数圈,滚到矿区内部,直接砸在了母夜叉身上。母夜叉眼冒金星,三寸丁见撞到了母夜叉,自吓昏了过去。
母夜叉道:“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英雄!”东方曜左闪右闪再闪,竖着两根手抵在额头,“漫天星辰,我最闪曜!”这是他昨晚突然想到的出场方式——思想家的灵光闪。
“原来是一群不知死活的家伙。”母夜叉的身体不断膨胀,原本用以伪装的人皮像皮球一样鼓胀破裂,现出蜘蛛原形,变化作一只长颈鹿大小的黑寡妇,八只长脚笼罩着矿区,她用站位把所有去路全部堵住,“你们一个也跑不了!”音毕,母夜叉从口中吐出一断粘稠的白色液体。曜还沉寂在自己的pose当中,突然袭来的白色蛛丝把他的手和头裹在一起。
“啊,这是什么,好恶心,啊,我被黏住了……狄仁杰快救我……”曜很如所愿的保持着“思想家的灵光闪”。
狄仁杰以手捂脸,好像无奈,好像憋笑,“你不要动,闭上眼睛,”他拿出凤凰羽,轻轻切割蛛丝,“没办法,切不断。”
“啊?!这怎么办?”东方曜十分担心。
“只好把你剃成光头了。”狄仁杰揶揄道。
“不,绝对不。”“我还有办法。”
“什么办法?”“把头砍了。”
“你故意的……”
“你们两个混蛋,竟不把我把放眼里!”母夜叉气急败坏,眼神像要吃人。“休得猖狂!”裴擒虎跃上前来。“你想死我成全你。”母夜叉喷射出蛛丝。
裴擒虎生出罡气,凌空一脚,将蛛丝当皮球一般踢了回去,裹挟着罡气的蛛丝形成一团,将母夜叉砸倒在地,“什么!我的蛛丝竟然没有作用?!”“你能黏住罡气么?你的把戏对我毫无作用。”“可恶啊!”母夜叉自知敌不过,八只眼睛骨碌直转,从腹中释放出一股绿色烟雾,在烟雾的掩护下窜入黑暗走廊,销声匿迹。
弈星提醒道:“大家小心,这雾有毒。”裴擒虎盘扎马步,积蓄着的罡气竟然生出肉眼可见的白光,随着他大喝一声,罡气碎裂开来,气流将周围的毒雾吹散。这时狄仁杰已经帮曜把蛛丝处理了。“这家伙跑那里去了。”曜急于找回场子,不敢去看王图南。弈星叫醒三寸丁。三寸丁道:“我就带你么去找她吧。”兜兜转转,三寸丁带着曜等人来到她的老穴。
“母夜叉。你完了!”曜道。
谁知母夜叉一改先前的凶恶模样,服了软,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我也是为别人卖命,你们放过我吧。我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嗯哼……”曜清清嗓,道:“你只要诚心改过,就告诉我们你的幕后主使是谁,你们有什么阴谋?!”“好,我说,”母夜叉的后脚慢慢向某处探去:“我说你们去死吧!哈哈哈!”母夜叉拨动开关的一瞬间,整个矿洞发生了摇晃。
三寸丁惊恐道:“你想干什么?大家都会死的。”
母夜叉道:“你这个叛徒,只要这里发生大爆炸,主人就会知道。你们都得死。”
三寸丁道:“快阻止他。”
母夜叉笑道:“来不及了。”她径直向三寸丁袭来,裴擒虎一拳将她打倒在地。母夜叉如此不堪一击,竟然死了。她的实体慢慢消失,化成一颗能源钻石,悬浮在空中的钻石被裴擒虎身上的罡气吸收。洞内摇晃剧烈,弈星道:“快!快通知洞里的人,这矿区要塌了。”
最后是弈星的星盘结界撑住了巨石,矿洞内所有镇民安全撤离。随着矿洞的倒塌,众人的苦日子也到头了。以三寸丁的功劳,丝绸镇镇长他是当定了——敌人没有打击报复的话。
曜等人在众人欢呼声中再次踏上征途,一人一匹骆驼,踏上丝绸之路逶迤向傲来国进发。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星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 5. 投票数: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 成为第一位评委。

As you found this post useful...

Follow us on social media!

We are sorry that this post was not useful for you!

Let us improve this post!

Tell us how we can improve this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