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效口供 第五章 超甜唐果

()

第五章 超甜唐果

电脑上显示着唐果的照片,林东辉手抵下巴端详着。从刘畅电脑里一同拷贝的还有那些不堪入目的小黄文。这事李队不知道,不然又要挨批了。想得入神了,有人来了跟前也没察觉,林东辉急忙关页面接咖啡。李队又是意味深长的模样。
林东辉掩笑,“李队,怎么能让你给我倒咖啡呢。”“关心下属,应该的。”李队依旧盯着他。林东辉抿着咖啡挑挑眉。李队拍拍他肩膀便走了。
林东辉拿出手机上网搜了搜,发现一条有意思的新闻:【超甜唐果,憾失九冠】新闻的发布日期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

一个多月前,晨光小区一个平常午后。
社区里两退休老头惯常节目,下棋。姓唐的老头名叫将军,此时也正被将军;后手执黑的老赵名德胜,现在也快得胜。这一步棋很是严厉,唐将军陷入长考,对面的赵德胜也没闲着,手里的棋子盘核桃似的,那手势和北古城那些个太子公孙一样地道。
“我说老赵,你能不能消停一会,让我好好想想。”唐将军一反平日稳重。赵德胜为了得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下棋玩套路那叫兵不厌诈,街边文娱玩心理战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棋艺上唐将军没什么好说的,是心理一直不占据优势。
却说赵德胜家中四男丁,唐将军只有一个独生女。唐将军倒不是重男轻女的人,只是眼巴巴瞅着赵老头抱上了孙子,还又一个带把的,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这棋越下越浮躁。
还真是被赵德胜拿捏到了,每每棋入中局,赵德胜东拉西扯有一句没一句,还让他那穿开裆裤的孙子,不时晃悠着那带把的东西。唐将军东想西想,想起几年前女儿明明有说过要往家里带男友,后来不知怎么的就没了下文,女儿自打那之后也变了人似的。
“不下了!不下了!”唐老头把攥着的棋子扣在棋盘上,侧过身去了。赵德胜愣仔细地看唐老头,抱起孙子说:“怎么,着急回家带孩子呢。那今天就这样吧。我家老二媳妇肚里那个也快出生了。以后没这么闲的时光咯。还真是羡慕你老唐头的退休生活呢。”
唐将军登的站起来走了,上楼回了家就在女儿房外稍身杵着。当时唐果正在网上直播,借着象棋比赛和水友解说互动,听得门外动机,一时意尽下播了。唐将军蹑回客厅,假装若无其事的坐着。坐着他就望,女儿没出房,他心里想着事,眼便四处落着,唐果其实挺让他骄傲的,客厅上的奖杯指定比赵德胜那孙子的玩具全。他的唐果忽然地出现,勾搂住他的脖子,唐果大大的眼睛依旧这般看着自己,和儿时并无差异。唐果道:“爸,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了。”唐将军还恍惚着,唐果绕到父亲身后,冲母亲使眼色。
唐母道:“老唐你眼圈怎么红红的。”
唐果道:“爸您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我能有什么心事。”
“您怎么一脸不开心的样子。”
“开心,那也得有喜事,精神才爽。”
“爸,您又来了。”唐果真是烦恼死了,那心事渴望述说却难述说,每被问及,不是烦躁就是心虚,像得了甲亢,如何若无其事,泰然处之。惯常的这种念叨或应该出自母亲之口呀。若真是妈妈念的话,她倒是有应对的法子。可面对着父亲,她既做不到隐瞒更做不得欺瞒。唯有拖下去,等心儿不疼,再去勇敢面对。
唐妈妈端着水果行来,唐果侧身避了,假意回应手机来电,“爸,妈,我还有事,马上回来。”说完急急忙下了楼。
方才万里本无云,然而巾帼怒,天空也要暗下几分。唐果抵了抵眼镜,远远就看见赵德胜在那溜孙子,玉齿咬绛唇,自忖思:“好你个臭老头,不是能耐么?本姑奶奶今就练练你。”
赵德胜扒开孙子的开裆裤,嘘嘘喃喃,眼落在那一道细小微弱的水流上,如一个园丁期盼花果盛茂。鼻涕虫一样的物件就这么有乐趣呢?忽有唐之大将杀到,蔽日遮天,手执帅旗,登高呼万军振奋——呀呀呀呀——赵德胜只听得一甜声如是道:“赵叔叔,我今天是来向你请教的。我前些日子被一个网友用铁滑车惊艳到了。我让我爸给我上上课,他说今天状态不好,让我到楼下找赵叔叔学习学习。”
“哦,哦,”赵德胜以为老眼昏花,眼前分明是个女娃子,“铁滑车。哦这个我知道。”铁滑车?啥玩意?赵德胜其实不知道,但他知道唐老头的女儿貌似是个棋手,不想落了面子。在他心里一直自我感觉良好,觉得自己再年轻几岁也能混个棋手当当。女娃娃既然自己找上门来,那可就别怪……“还请赵叔叔手下留情呢。”唐果笑的很甜。赵德胜边摆棋边道:“会的会的。”

第一盘,困毙;
第二盘,困毙;
第三盘,困毙。

连续三盘被困毙,赵德胜连孙子口里吃的是草还是糖都顾不及了,愣是不敢抬头看唐果。唐果又祭杀招,“呀,赵叔叔,您大可不必这般让着我。虽说我只是个小小的特大,可自古就有女子不如男的歪理。取巧了取巧了。”
“你是说特……特大?”赵德胜擦擦冷汗。唐果纤手叉腰看天说时,“呀,天不早了,赵叔叔再见,我这还要准备职业联赛呢。”
赵德胜想通了,还是短路了,竟然觉得这是拜师的好机会,当下就要倚老卖老留唐果再漏两手。走了十几步的唐果听见喊声以为赵德胜被驳了面,还想要再自取其辱呢,可她真得回去了。唐果放快了脚步,倏的藏在绿化带那几个高大的绿植后边。赵德胜见没了人更着急,又记得他那孙子,唐果看着他两头倒的模样觉得滑稽,嗤嗤笑了。
乐极生悲,也是唐果可怜姑娘倒霉运气,偏偏遇上不牵狗绳的主。身后有凉意,女人第六感,唐果转过身来,见着暗黄毛色的大狼狗压声低吠。大狼狗卷着舌头用肺气摩擦喉管,几颗唾沫星子在犬齿缝隙里弹了出来。这是挑衅还是警告抑或攻击,唐果害怕极了哪里会分辨这种费洛蒙?她对天发誓,平日里可是很喜欢小动物的,花花草草,猫猫狗狗什么的,但是大狼狗,你就饶了我吧!唐果撩起腿就跑,可这就又勾起了残留在这条狗身体里的狩猎基因。刚跑出绿化,狼狗扑咬过来,可怜唐果已被狗咬了腿,不远处的赵德胜一手抱着孙子,另一只手拎起棋盘猛砸狗头。
“啊,咪咪,咪咪快松口……”张兰才出现。虽说唐果万幸没被咬到筋骨,也缝了十多针,在医院住了十多天,错过了比赛。那不牵狗绳的主,1101租户的房东、1803业主张兰一次也没来看过她。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星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 5. 投票数: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 成为第一位评委。

As you found this post useful...

Follow us on social media!

We are sorry that this post was not useful for you!

Let us improve this post!

Tell us how we can improve this pos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