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效口供 第三章 记得牵绳

()

第三章 记得牵绳

“喂警察局吗?我要报案。”是一个醉言醉语的女子打的报警电话。林东辉当时正在巡逻,接到任务就去了酒店。大堂的经理以为扫黄呢,吓得腿都软了,不消一会,两个服务员扶着报案人上了警车。
经理道:“警察先生,需要什么我们一定配合。”林东辉简单看了一下入住登记,这个叫王图南的女子应该喝醉后才报了案,具体什么案只能回局里再说了。
“警察叔叔,你要带我去哪?”
“当然是回警察局了,还有你叫我叔叔?算了不跟你扯了,安全带系上。”
“YES SIR。”
王图南酒量还行,到了警察局已经醒了一大半。局里的一个女同志问王图南为什么报案,报什么案,她只说当时喝醉了,害怕,因此想到警察叔叔,临了还望了林东辉一眼。
唐果一接到电话立马从家里赶过来,从出租车里下来,跑到警察局大门才发现不对劲,这下灯火通明,一个穿着厚厚睡衣,卸了妆刚躺床上的姑娘,睡衣上还有那么多卡通图案,着实有些不好意思。但一想到闺蜜需要自己,她豁出去了。
“糖果,我在这里。”王图南喊叫出来。唐果望见了王图南,酒后两颊白里透着红,身上是得体华丽的衣服。被王图南这么一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别提多不好意思了。
“你就是唐果?你好,我是林东辉警员。唐果小姐,我似乎在哪里见过你。”
唐果抿着嘴,心里没好气,表情也傲娇,虽说对眼前的人并没有反感,但不知怎的就啐了一口。林东辉纳了闷,还想说点什么,突然肩上耷拉着一条修长的手臂,王图南道:“警察叔叔,你是个好人。回见。”
李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身后:“咋的,想谈恋爱了?”林东辉一脸木讷,转身走了。李队看着年轻人的身影,自忖着,忽然想起刚上大学的儿子,嘱咐他一定买个好点的弓形椅。

“晨光小区,到了。”的士司机提醒道。
“好的,”唐果的手机扫不动二维码,画面一直在转圈圈,“好像没信号。”司机看了看自己的手机,表示没问题。唐果鼓捣了一会,还是不行,转头看还睡着的王图南。唐果刚把手放上去,王图南惊乍大叫“臭流氓”,唐果有被吓跳到。
“叮”终于扫码完成了。
唐果拉着王图南下车,车头的司机拉下车窗随口嘀咕:“这里是不是有发生什么事,前些日子我载了一家子人来这,一路哭哭啼啼的……”唐果不置有无,进了小区。

“啪啪啪”
“啪啪、啪”
夜里似乎还有这样的声音,发生在1803卧室。狗子觉得有点吵想离开,脖子被绳索束缚,只好伸出肥大的爪子放在耳朵上。翌日大早。“今天有人要来看房,我要去准备一下。”张兰梳着头道。她老公迷糊着呢,哪能应她。张兰也没和他说,她是和狗说。张兰过来摸摸狗子的头,转身到厨房柜里翻找,狗粮刚拿出来,那边就来电话了。
“在楼下了?好,我现在就下去。”张兰关好门才想起忘带1101单元的钥匙了,心里自忖:“都租出去那么久了。”再往深了想记起那日情景冒出一身冷汗。
“咪咪~”张兰拿了钥匙之后就没看见她的狗,咪咪平时很粘人的。张兰没多想往前走了去,临到电梯口感觉踩到了什么,寻目看去顿时瞳孔大开。这不是昨儿才挂在咪咪脖子上的绳子吗?怎么夹在电梯门的中间了,“咪咪,咪咪你别吓我。咪咪……”张兰拍打着电梯门,她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回过头来看见电梯的显示数字正在递减。
等她乘另一部电梯下来的时候,不断开合的电梯门反复地夹着咪咪的尸体。
警车又来了,报案人指名要找林东辉警员。林东辉一照面,张女士就急了,扑过来,林东辉一头雾水,脸色为难,他不怕小拳拳,就怕那天那条狗,他胡乱道:“狗、狗、狗……”
张兰女士突然瘫坐在地上,失声哭喊:“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林东辉眼睛瞥到那具已经失去生命力的躯壳,无论是二百斤的人,还是一条警犬后代,动物失去了生命力,一切都没了——它在也不会扑过来了。
“要不是你让我给咪咪套上绳子,它就不会死了。”
林东辉沉默着,她是那么胡搅蛮缠,她也是那么泪如雨下。她在敬畏生命,他不生气,林东辉只知道自己要履行职责。穿着背心和大裤衩的中年男扶起张兰,从他口中林东辉大致了解了狗的死因。
林问:“不是说有线索吗?”张道:“我家狗子被人害死了,这一定是报复。”
“发生在1101单元的事件是个意外,”林东辉蹲下来解开了狗子脖颈上的绳索,“这次也是意外。”
“不是,一定不是。”张兰的老公给了林东辉一个眼神。
林东辉假装没看到,他可不负责家庭纠纷,他是刑警,虽然还是个实习生,“行吧,我们警方一定会跟进调查的。现在一起去小区监控室看看吧。”
监控室。16号监控器拍摄到了狗子生前的画面。咪咪贴着楼道一直低头在嗅,电梯门这时恰好开了,咪咪钻进电梯,门随即合上,它从电梯的最里面被扯到电梯门上,它的身体从最底下急剧上升,在电梯的镜子能看到它四条腿就这么刨着空气直到它死去。
林东辉问道:“这个监控有问题么?”
保安经理道:“为什么这么说。”
“有一些日期是灰色的,意味着没有监控录像。”“这个……毕竟前阵子发生了一些事,监控视频删了一些。你知道我们这是外企合资,这要是让总公司知道了很麻烦的。我们经理……”“我理解,给我调16号电梯今天的全部监控画面。”
监控员按指示做了,现场除了张兰女士不时抽泣着,空气极其安静。
“这部电梯怎么运行是你们能控制的吗?”“当然可以。有专门的软件。”
“停,你们叫外卖吗?”
“这……我们有饭堂,夜里偶尔会叫。”
“你们谁认识电梯里的这个外卖小哥。”
监控员道:“这是小川,四川人,是前阵子刚来这上班的。我偶尔也能在监控画面看到他,他送完快餐经常给人带垃圾下楼。”这个监控员很自信,与他有过交集的人只要看一眼就能记住很久。林东辉沉思着。“是他吗?”张兰红着眼问。林东辉展展眉缓缓道:“这怎么说呢,监控画面你们也看到了,只是拍到了狗子进去,然后电梯门关了,再然后悲剧就发生了。”
张兰看着她老公:“那咱家的狗子真的是死于意外的了。”
张先生道:“早上你有给它吃狗粮么?”
“哎都是我,”张兰直拍大腿,懊悔不已:“当时有人来看房,我一下子就给忘了。你说我咋这么能忘呢……”
“看房,早上的事,看房的人呢?”林东辉问。
“我没见着,人家早走了。”“等下你把他们的电话给我,”林东辉领着张兰夫妇去了,“谢了钱队长。”“应该的应该的。慢走。”保安队长帮忙开了门。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星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 5. 投票数: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 成为第一位评委。

As you found this post useful...

Follow us on social media!

We are sorry that this post was not useful for you!

Let us improve this post!

Tell us how we can improve this pos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