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效口供》第二章 记得牵绳

“喂警察局吗?我要报案。”是一个醉言醉语的女子打的报警电话。林东辉当时正在巡逻,接到任务就去了酒店。“警察先生,需要什么我们一定配合。”大堂经理以为扫黄呢,吓得腿都软了。不消一会,两个服务员扶着报案人上了警车。林东辉简单看了一下入住登记,这个叫王图南的女子应该醉酒后才报了案,具体的只能回局里再说了。
“警察叔叔,你要带我去哪?”
“当然是回警察局了,还有你叫我叔叔?算了不跟你扯,安全带系上。”
“YES SIR。”
王图南酒量还行,到了警察局已经醒了一大半。局里的一个女同志问王图南为什么报案,报什么案?她只说当时喝醉了害怕,因此想到警察叔叔,临了还望了林东辉一眼。唐果一接到电话立马从家里赶过来,从出租车里出来跑到警局大门才发现不对劲,这白炽灯下,一个裹着厚厚睡衣、卸了妆刚翻下床的姑娘,忽然睡意全无。可想到闺蜜需要自己,她穿着居家拖鞋豁进去了。
“糖果儿,我在这里。”王图南喊叫出来。唐果望见了王图南,酒后两颊白里透着红,身上是得体华丽的衣服。王图南这么一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落在她身上,也许睡衣上的卡通图案是有些多了,她还挺不好意思的。
“你就是唐果?你好,我是警员林东辉。唐果小姐,我似乎在哪里见过你。”
唐果抿着嘴,心里没好气,表情也傲娇,虽说对眼前的人并没有反感,但不知怎的就啐了嘴。林东辉纳了闷,还想说点什么,突然肩上耷拉上一条修长的手臂,王图南道:“警察叔叔,你是个好人。回见。”
李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身后:“咋的,想谈恋爱了?”林东辉一脸木讷,转身走了。李队看着年轻人的身影,忽然想起刚上大学的儿子,又发微信嘱咐他一定买个好点的弓形椅。

“晨光小区,到了。”的士司机提醒道。
“好的,”唐果的手机扫不动二维码,画面一直在转圈圈,“好像没信号。”司机看了看自己的手机,表示没问题。唐果鼓捣了一会,还是不行,转头看还睡着的王图南。刚把手放上去,王图南惊乍大叫“臭流氓”,唐果有被吓跳到。
“叮”终于扫码完成了。
唐果拉着王图南下车,车头的司机拉下车窗随口嘀咕:“这里是不是有发生什么事,前些日子我载了一家子人来这,一路哭哭啼啼的……”唐果不置有无,进了小区。

“啪啪啪”
“啪啪、啪”
夜里似乎还有这样的声音,发生在1803卧室。狗子觉得有点吵想离开,脖子被绳索束缚,只好伸出肥大的爪子放在耳朵上。翌日大早。“今天有人要来看房,我要去准备一下。”张兰梳着头道。她老公迷糊着呢,哪能应她。张兰也没和他说,她是和狗说。张兰过来摸摸狗子的头,转身到厨房柜里翻找,狗粮刚拿出来,那边就来电话了。
“在楼下了?好,我现在就下去。”张兰关好门才想起忘带1101单元的钥匙了,心里自忖:“都租出去那么久了。”再往深了想记起那日情景冒出一身冷汗。
“咪咪~”张兰拿了钥匙之后就没看见她的狗,咪咪平时很粘人的。张兰没多想往前走了去,临到电梯口感觉踩到了什么,寻目看去顿时瞳孔大开。这不是昨儿才挂在咪咪脖子上的绳子吗?怎么夹在电梯门的中间了,“咪咪,咪咪你别吓我。咪咪……”张兰拍打着电梯门,回过头来看见电梯的显示数字正在递减,一股不好的预感从她慌张的神色走漏端倪。
等张兰乘另一部电梯下来的时候,不断开合的电梯门反复地夹着咪咪的尸体。
警车又来了,报案人指名要找林东辉警员。林东辉一照面,张女士就急了。她扑过来,林东辉一头雾水。不怕小拳拳,就怕那天那条狗,他脸色为难道:“狗、狗、狗……”
张兰女士突然瘫坐在地上,失声哭喊:“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林东辉才发觉那是一具失去了生命力的躯壳,无论是二百斤的人,还是一条警犬后代,动物失去了生命力,一切都没了——它再也不会扑过来了。
“要不是你让我给咪咪套上绳子,它就不会死了。”
林东辉沉默着,她是那么胡搅蛮缠,她也是那么泪如雨下。她在敬畏生命吧,他不生气,林东辉只想要履行职责。穿着背心和大裤衩的中年男扶起张兰,从他口中林东辉大致了解了狗的死因。
林问:“不是说有线索吗?”张道:“我家狗子被人害死了,这一定是报复。”
“发生在1101单元的事件是个意外,”林东辉蹲下来解开了狗子脖颈上的绳索,“这次也是意外。”
“不是,一定不是。”张兰的老公给了林东辉一个眼神。
林东辉装没看到,他可不负责家庭纠纷,他是刑警,虽然顶着实习前缀,“行吧,我们警方一定会跟进调查的。”
监控室。16号监控器拍摄到了狗子生前的画面。咪咪贴着楼道一直低头在嗅,电梯门这时恰好开了,咪咪钻了进去,门便合上电梯运行,它从电梯的最里面被扯到电梯门上,它的身体从最底下急剧上升,在电梯的镜子能看到它四条腿就这么刨着空气直到它死去。
林东辉问道:“这个监控有问题么?”
保安队长道:“为什么这么说。”
“有一些日期是灰色的,意味着没有监控录像。”“这个……毕竟前阵子发生了一些事,监控视频删了一些。你知道我们这是外企合资,这要是让总公司知道了很麻烦的。我们经理……”“我理解,给我调16号电梯今天的全部监控录像。”
监控员按指示做了,现场除了张兰女士不时抽泣着,空气极其安静。
“这部电梯怎么运行是你们能控制的吗?”“当然可以。有专门的软件。”
“停一下,你们叫外卖吗?”
“这……我们有饭堂,夜里偶尔会叫。”
“你们谁认识电梯里的这个外卖小哥。”
监控员道:“这是小川,四川人,是前阵子刚来这上班的。我偶尔也能在监控画面里看到他,他送完快餐还经常给人带垃圾下楼。”这个监控员很自信,与他有过交集的人只要看一眼就能记住很久。林东辉沉思着。“是他吗?”张兰红着眼问。林东辉展展眉缓缓道:“这怎么说呢,监控录像你们也看到了,只是拍到了狗子进去,然后电梯门关了,再然后悲剧就发生了。”
张兰看着她老公:“那咱家的狗子真的是死于意外的了。”
张先生道:“早上你有给它吃狗粮么?”
“哎都是我,”张兰直拍大腿,懊悔不已:“当时有人来看房,我一下子就给忘了。你说我咋这么能忘呢……”
“看房,早上的事?看房的人呢?”林东辉问。
“我没见着,人家早走了。”“等下你把那电话给我,”林东辉领着张兰夫妇去了,“谢了钱队长。”“应该的应该的。慢走。”保安队长帮忙开了门。
记了电话,和张兰夫妇分开了,正要回去,林警员在楼底下遇到一个人。林东辉手上转着圈的钥匙停了下来,他昂着的头别过来。那灰衣女孩眼神四处着落,林东辉定睛看了笑道:“嘿,我们又见面了。”“我不认识你。”一个人民警察吊儿郎当的样,戴着棕黑色大框眼镜的有点土气的女孩给了一个可爱的回答。
“唐果小姐,我可见了你三回了。还真有缘呢。再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林东辉,很高兴认识你!”举着的手晾了半天收回去了,“那回见。”林东辉尴尬一笑走没两步。“嘿,警察叔叔,”一个女孩喊道,王图南兴奋地说:“昨天可真是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可就失身了。”林东辉真有些不尴不尬,“叔叔”权当调侃也就算了,失身可是大事,他道:“昨晚你可不是这么对我们师姐说的。这种事不能乱说哦。”
王图南道:“你太一本正经了,太不扛逗了。这样可找不到女朋友的哟。”
唐果知道这丫头说话不经大脑,但以她的了解,王图南绝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惯常是大大咧咧,可绝对是个守身如玉的好女孩。昨天晚上的事没来得及问清呢,看来小妮子应该有事在瞒着她。唐果咳了一声道:“你都迟到那么久了,还聊,不记得还有正事吗?”
“哦,对哦,不说我都忘了,”王图南歪头欠身带挥手:“有缘再见哟,警察叔叔。”“再见。”林东辉有意无意看了一眼唐果。唐果只拉着王图南快些走,“我在楼下可等你半天了,我手机呢?”“你们那栋楼是个什么鬼电梯,我按了没反应,都不停的呀。还有我到处找不到你的手机,你会不会丢了。”王图南抱怨道。唐果抿着嘴:“那可能是落在出租车上了吧。”
“那人还站着呢。”“谁?”
“警察叔叔呀,你是不是对人家有意思。”
“你想什么。别胡说。我对什么样的男人都没有意思,就对你有意思。”
“得了吧,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你现在是没有男友,但我肯定你是喜欢男人的。而且光是大帅哥还不够,气质上要斯斯文文的,最好是带点文采的小哥哥。”唐果看她说的来劲,趁她不注意掐她腰,遂即往路口跑去,两步就跑上早在等候的网约车。

刘飞和往常不太一样,现在坐在铺门口,点着烟有一口没一口,他抽一半,燃烧一半。自打刘畅死后,他心情一直不得劲。前几天刘畅的家属来卖刘畅生前用的电脑,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他觉得是时候关店走人了。可是不甘心,他越想越气,房东太不是东西了,说他房东,也骂张兰。
听刘畅的家属说,那天他们赶到的时候,张兰指着他们的鼻子说什么要赔偿“房屋清洁费、租房损失费”等一大堆,还骂刘畅就是个龌龊的死胖子。尸体当时就在那里陈着,一点不顾及亲属的感受,刘母就差和救护车一起走了。
胡乱想着,手上烟就烧完了,刘飞慵懒地含上另一根,打火机划了两下没打着,忽然就瞅见柯忘川。这小子望着马路干杵着。
刘飞喊道:“嘿,小子,看什么呢?吃过饭没有。”听到喊声,他跛着脚快步走来,竟比常人还快些,柯忘川笑道:“飞哥,一起吃吧。”“看不出来呀,”刘飞围着柯忘川饶了一圈,柯忘川忽然不自在了。“这世道,还是能遇到一两个像你这样的好小子呀,”刘飞喊柯忘川,不是为请他吃饭,是为蹭饭。柯忘川身为快餐小哥,手上还没一两个退掉的?刘飞有时也能吃上极好吃的网红快餐。
“这个鸡胗真棒,还有牛杂。这该不会别人吃剩下的吧。”
“飞哥……”
“你不用说了。只要不是狗吃剩的,我就吃了。咱这样的人还介意什么。”
柯忘川和刘飞是在网上认识的,刚见面不久,做网友倒是有年头了。在网络上柯忘川和刘飞以师徒相称,柯忘川的电脑技术很多都是刘飞教的,作为回报,柯忘川偶尔会帮忙跑个腿送送包裹,再有就是刘飞去红灯区的时候,他还能帮忙看铺子。柯忘川偶尔来这里学习休息,刘飞觉得他有天赋,将来一定有所成就。
“有朝一日你一定能成为一个优秀的程序员,说不定还会是个IT精英。到时候你别忘了哥。”
“不会的飞哥。”
“好,吃吃吃……”

露天公用车位,一辆雪佛兰刚刚发动,林东辉挂上档正要走,一只手就搭上了挡风玻璃。那个姓钱的保安队长拉着林东辉来到小区绿化带。林东辉道:“钱队长,到底有什么事。”“林警官是这样的,有个事情我要向你汇报一下。”
“那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你有没有发现这里的异常。”
“这里的设施看起来有些奇怪,像耍杂技的。”
“这是1803的业主为训练她的狗特意花钱弄的。”
“你们小区的人还能同意这个?”“我们物业没办法,我只是个打工的。张女士的丈夫,就刚穿大裤衩的那个,道上的人,还和我们高层是把兄弟。”
“这个问题很复杂,但我无能为力,我们管不了那么细的。”
“林警官,我是要向你说个情况。你看到那边那些个老头老太太了么。”
“看到了。”
“下棋的那两个。一个有四个儿子,一个只有一个女儿。”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捡着说,我还很忙呢。”
“是是是,刚才不是看见你和那个女孩聊天,你要和人家握手人家不乐意,”林东辉的表情正要转换,钱队长立刻接着道:“她就是左手边那老头的女儿。他们家和张家有过矛盾。”
“你是说……”
“不,我什么都没说。其实是张女士养那条狗咬过那个女孩。当时这事在社区里产生了很大的不愉快。”
“什么时候的事?”
“得有一个多月了吧。”

原创声明,作者:竹勿句,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唯一链接:https://www.gaineng.net/wxkg2.html

(1)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09-26 下午8:49
下一篇 2022-09-26 下午8:57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