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效口供 第二章 加蛋肠粉

()

第二章 加蛋肠粉

刘飞刚打开铺门的铁卷帘,就看见一辆鸣笛闪灯的警车呼啸穿过。他踏出半个身,脚后跟忽生出一丝凉意,转过身抬头看见早餐店老板钟叔抖落着盥盆。
刘飞讪讪笑,道:“老规矩钟叔,来一套加蛋。”
钟叔有应无答先进店里了,已经好多天了,气看来还没消呢。钟叔的女儿年前上了大学,钟嫂让刘飞给配个电脑能方便联系,老两口没多大意愿,是上初中的小儿子一直吵着要,就托刘飞给办了。谁知道这刘飞杀熟,不仅杀熟而且大刀剜肉,大坑特坑。
其实钟叔压根不懂电脑,是发现了小儿子自渎,把他气得差点没把电脑砸了。钟叔还以为小孩在互联网上看到的那些不堪入目的淫秽玩意,全都是刘飞事先放在电脑里的。这刘飞平日里就没个正行,和他那个同乡发小刘畅惹出的糗事还少了?钟叔不懂电脑是事实,经营了几十年早餐店,看人还是很准确的。
刘飞就是心术不正,杀熟就不说了,在系统的注册表里设置了流氓木马,稍不注意就自动跳转到他那没法备案的“文爱网站”上,主笔正是刘畅。杀熟能干,还指着他不会挂点澳门赌城的广告,不能做点邪恶动图来诱导下载了?不发图不发种,也得把菊花捅。一个十几岁的天真无邪的青少年就这么被这些家伙给毒害了,能不生气吗?——钟叔不客气地把肠粉往桌上一放回了。
刘飞也没办法,他租着店面压力大呀,他就是个垃圾佬,科技日新月异,电商又那么发达,指不定哪天就黄了。他不坑钟叔,总有人会坑。只要钟叔不问,他就不说,这就是各人之间的秘密。
要说为什么不关了店面,刘飞心里真有些舍不得这个肠粉。热气腾腾的一大盘子肠粉白里透着黄,浇上一管子红油,用筷子扒拉开来,辣椒籽和鸡蛋黄粘结在一起,一口吸进肚子里,把刘飞给美的,呛出来的热辣气浪把前来沾香的苍蝇弹出老远——啪一声撞在11层的窗户玻璃上——另一只苍蝇老乡,自从被一股邪风吹散,因祸得福,跟着一些个绿头大蝇住在了一个宅男家里。刘畅死了不到五分钟内,苍蝇就用它们的口器轻快吮吸着渐渐失温的油腻的死尸,长在前端的两只脚时不时合起摩擦,很是虔诚的模样。
实习警员林东辉跑到了楼道口还是觉得恶臭扑鼻,赶紧带好口罩回到现场,眼前的画面怎一个恶心能形容,尸体下方足足淌有一平方米的黑褐色的血,似乎还夹带着棕色粪便,血液还未完全凝结但是停止了流动,一层层的苍蝇形成的堤坝,有黑白相间的,有碧绿大头的,密密匝匝的,白色为卵,蠕动是蛆。
林东辉又没忍住干呕,老李头白了一眼。老李虽然老绷着脸,看着比四十多岁人老相些,人还是和善的,他是在提醒林东辉,这种时候更要绷紧弦,现在不是校园侦探,是现场办案的警察。转念一想,小伙子有朝气有干劲,也爱添乱。林东辉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口罩递了过来。对老同志还是比较尊重的,他想。
“李队,这里不用我帮忙吗?”林东辉不像征求意见,直愣愣在房间里四处瞅着,一会趴窗往外望,一会又打开衣柜翻找,法医同事正在拍照勘验,房间拥挤,外面还有一群吃瓜群众堵着。李队对刚才的判断又有所保留了,瞪了林东辉一眼。
“是是是,又是录口供,”林东辉向门外走边掏本子,道:“谁是张兰女士?1101住户的房东不在么?谁开的门?算了,你们都说说。”
一个消瘦的女士问道:“警察先生,这是凶杀案吧?”
“这个目前还无法确定。还是我问你吧,你怎么一上来就问是不是凶杀案。”
她把双手放在腹部道:“你不会怀疑我吧。”
林东辉微笑道:“那倒不会。”
一个稍胖些的女士道:“我跟你说,这个胖子很讨人厌。没什么朋友,单身。”
另一个家庭主妇插嘴道:“说这些不合适,死胖子已经死了。”
林东辉在本子上划了划:“看来他真的不讨人喜欢呢。”
第一个女士道:“他就是太缺德。我老公睡眠本来就不太好,那天说了胖子两句,可他非但不收敛,还偷偷放了两大袋垃圾在我家门口,和他那个房东一样可恶。你想,为什么他出了事我们都不知道,要不是味太大,现在我们也不知道。胖子老是半夜打字,最近新买了键盘吧,更是吵得不可开交。得亏我们做了隔音。”
“胖子大白天他还看那种片子,外放。真是不害臊。”
“这简直就是蟑螂。”几个妇女找到话题,又有警察来问,倒豆子一样出着恶气。林东辉展着眉听,她们也不能算离题,他总结出几个要点,死者刘畅职业可能是作家或是程序员。人际关系,暂无,需家属到场后记录。排除他杀,虽然得等法医报告,但是他在房间里并没有发现他人闯入的痕迹。出于谨慎考虑,他还是给“他杀”画了个圈。
林东辉还没个女朋友呢,现在可不是听家庭主妇牢骚的时候,他合上本子,楼道就传来嘈杂的声音。
“嘛呢,嘛呢。一大堆人堵我家门口。”张兰女士姗姗来迟,这位提前退休的中年妇女,一身运动装,走起路来半点不洒脱,不惯用的手似乎随时要插在腰上,张扬着的手指随着摆动幅度,戳着路面准备指指点点,举止投足间有股财务自由的味道。人没到,声先到,人没到,狗先到。一条大狼狗扑哧着跑来,把几个家庭妇女吓得堆在一边。林东辉一个不注意,狗子钻进了房间,忽然就跳上电脑桌。
“哪来的警犬?”李队喝道。现场的人都懵圈了。一声尖叫声撕破安静空气,张兰面容扭曲,“这……这是怎么一回事。”林东辉赶紧拦住张兰,狗子见状就要扑咬过去,李队大喝一声,狗子就停止了动作。原来李队也曾训练过警犬。
“这狗怎么能不牵绳呢?回去把这个警犬背心摘了,小辉,还要看看她的领养证书。”林东辉长呼一口气。

刘畅死不瞑目,他的眼睛死盯着,就这么死在自己的椅上。电脑没有异常,警方也曾尝试取证,但结论就是气压杆爆裂导致顶杆插入肛门,撕裂大出血并发心脏病,还有脑溢血,最终死于非命。排除他杀,这是警方的结论。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星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 5. 投票数: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 成为第一位评委。

As you found this post useful...

Follow us on social media!

We are sorry that this post was not useful for you!

Let us improve this post!

Tell us how we can improve this pos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