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芳?not me!

0
(0)
not me

不是我

写作于我现在是困难的。可能以前觉悟不到。
写作者需对生活有所感悟,文字的真实,离不开身边的人,写身边的事。缄默就是逃避。
虽说在《主义》里造出“九州”。装上帝侃完,过了这么久,我仍在这片土地上,也没有以XX村民自居。
这么大个村,没有我的容身之地么?
那些个人不一样活的好好么?
“农村”还看不上我哩!它富啦!
脑中是母亲的声音:
“某某人一个月赚多少多少的钱。”
“隔壁的隔壁又起楼了。”
“他家娃现在找了份极好的工,他爸妈现在走起路来都不一样了。”
“那谁天天和儿媳妇去旅游。”
“现在菜比肉贵,为啥买?!‘人家’肉吃腻了。平日里一顿饭当三顿吃的谁,现在差不多把菜市场包了。”
……
以前我从未深入了解“自卑心理”对一个人性格及行为的影响。
家里的情况,打小我也没多少自信。性格上的缺陷,在懵懂时期我就意识了。穷者贵在自知哈!
想必,我爸我妈,我的家人都知道。其他人,左邻右舍也一样,只是隐藏起来,大家都不知道别人知道罢了。又或是心照不宣。
幼稚的我在之后的摸索碰壁中,逐渐理出一些思维逻辑,然后通过将其定义在一个学术词上,冠冕堂皇的讨论,以区分我和他们的区别。
可事实我们没有区别!若有区别,则是我找到了正确的方法,将心中不快发泄。如果发泄并不得当,那么就是控制和转移:将梦魇转变成梦想。
但我依然没有办法帮助谁。甚至我的家人,我们都彼此厌恶——在那种梦魇把我们所有情感思想都剥离身体的时候,我们互相伤害并以此为乐。这是所谓的把苦痛分享。用恨来渲染爱,而不是用爱包容恨。我知道这一点也不正确。
不过我们最近都麻木了。
我必须澄清,兴许我和家人的感情比你和你的家人还要好。
你也可以认为我不过是不明白什么是家人吧。
我是知道的,那感觉就像我喜欢我家的狗一样。
你没说什么。
但我还得告诉你。一个月前,兴许半个月前。我已不记得过了多久。我家的狗,它叫徒零(小说主角名字),它死了。那天早上六点多,也许七点。有一辆面包车慢悠悠开过来,开到它身边,车门被打开后,一个带着口罩的男人用铁丝猛地狠狠勒住它的脖子,然后拖着它走了。过程可能不到十秒,这是我在监控器上看到的。楼下装有一个监视器。那天吃中午饭的时候,我爹急忙跑上楼看监控视频。
我为它留了很多眼泪。我很爱它。
那天也许还没到入冬时节。民间故事中,无论是济公还是花和尚,都喜欢狗肉。鲁智深力气那么大,我寻思可能是狗肉太补。但伤心的思绪占据了我。
前些天D&G涉嫌辱华,我看了新闻,网名“not me”的家伙也提到了狗。确实我们的文化不一样。有时候我想他说的是对的。
我们忘了这件事吧。毕竟今天也不是专门为它写的悼文。为一只土狗写悼文,为一只土狗流眼泪。他们以为我疯了。
我以为我爹也是喜欢狗。后来发现他根本不喜欢。可能他只是在小时候看见“地主(赤匪)”或是那些“旧社会的大爷(军阀后代遗毒)”,也养狗。而他在那些人眼中不如狗。
他的年纪有50了吧(抱歉我真的不知道,其实推算一下就知道,但我真的不想算。加这个旁白,兴许潜意识里我认为这是个重要的问题。可我为什么还是不乐意算。我不明白。)。今天说这些不是要批评什么。
难道我还能以自己的世界观设定条条框框,又或者把我的家人都一个个按着我的标准都批斗了不成?
我就一定是对的么?
至今没人认同我。
我会找到另一半的,要养狗也行,我们得保护好它,照顾它。
还有,起名字一定要负责。
千万不要因为它是母狗就叫它小芳,又或者公狗就叫它小明。
后来我转念一想:这证明全国有十四分之一的人在养狗。(梗自:初恋小芳,她也姓刘。傻逼,全国有一亿人叫小芳,发达了我上哪找你呀?!)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星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0 / 5. 投票数: 0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 成为第一位评委。

As you found this post useful...

Follow us on social media!

We are sorry that this post was not useful for you!

Let us improve this post!

Tell us how we can improve this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