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机不可失

()

下午三点,钟声从市长大厦传了出去。
“先生,我们有规定,这里不得携带宠物。”大堂的一个戴礼帽的小伙拦住了他。秦旭没啥好说,转身掏手机打电话,他背上的蚊子被香水味呛得“汪”了一声,秦旭转过头来,一个浑身潮牌的帅哥来道:“秦旭先生,你果然来了,我叫蔡焕森,叫我阿森就可以了。”面带饥色,青年颓丧迟钝,倒是背上的狗子挺招人喜欢。“这就是‘蚊子’吧,可真可爱,”蔡焕森领着秦旭向电梯走去:“我背背它吧。”秦旭欲言又止,他能感觉到蚊子对这家伙并不反感,遂同意。
电梯的门禁处,大堂的工作人员很自然地给蔡焕森开门。

“额,去哪?”
“蚊子的新家。”
“我还没……”
叮……
蔡焕森放下蚊子,吐了口粗气:“我们到了。”

攥在手里的依云矿泉水,瓶身薄如纸,当时秦旭以为那就是一块钱的冰露。在7-11算它一块五,再加上两桶泡面,撑死十五块,可收银员管他要大几十。秦旭肚子咕噜噜叫唤着,一瓶进口水下肚,更饿了。
蔡焕森瞅着蚊子道:“我很好奇,到底什么东西比蚊子还更重要。抱歉,可能有点那个。”
“没关系,我也不想说。”秦旭不吃这套:吃了你一瓶水,可让你撸了狗。秦旭虽然不善言谈,自知之明还是有的,来自两个不同阶层,互述希冀、愿望,只会增加鄙夷。
“也罢,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和我说,毕竟你是蚊子的前主人。”
“我还没答应呢。”
“别忘了,我可是你的忠实粉丝哟。”
“哦~”秦旭玩味的答应了一声。
“我自认为对你还是有所了解的。‘诗和远方’是你的标签,但你却一直踌躇不前,”蔡焕森笑道:“我有个主意,我想你也很难拒绝。”
眼前这个俊美的男人夸夸其谈,身上散发着有别于穷人的香水味,牙齿洁白声线优雅,秦旭心中却越发不爽,一股莫名情绪久难排遣。那是矮矬穷对高富帅的深深的嫉妒。秦旭咬着后槽牙不自觉“吱”出声。蔡焕森看见秦旭腮帮子鼓鼓的,识相的住了嘴。卖犬人本立志成腐儒,高富帅咬文嚼字,简直字字诛心,什么诗和远方,他比谁都知道自己,农村的阿狗还有他表妹爱慕,城里的姑娘一个个眼比天高,二十多年来无数次被无视被遗忘,一个高富帅怎么会理解自己这份卑微的愿望。秦旭真的很生气——但他就一两面派——选择了接受蔡焕森的提议。

负三层停车场幽幽暗暗,一辆汽车响应召唤,LED光源铺满大道,迎接主人。
秦旭禁不住喊道:“这是科迈罗!”
“看来我的情报没错,”蔡焕森摊摊手道:“闲置很多年了,一直没时间开。”
秦旭克服了加不起油的念头,良久道:“你打算……”
“想得美,再怎么说也得等价交换吧。”LED照着他修长的下半身,看不清蔡焕森的表情。
秦旭收回手插上单薄的外套,走来道:“那你带我来干什么?”
“我可以借给你呀。”蔡焕森笑道。
秦旭心里明白,这种车或者说这样的生活离自己太远,但当蔡焕森真把钥匙放他手上的时候,秦旭仍然难掩激动:美系大V8,环保去他妈!

“支付宝到账50000元”一个最美妙动听的播报进入耳廓,秦旭简直高潮迭起,屁颠屁颠的跟在蔡焕森后面。原本事情就告一段落了,是蔡焕森担心蚊子可能不适应,又让秦旭道个别。蔡焕森想用他人的那种离情别绪来满足自己,可眼前的一幕让他“花容失色”。蚊子正骑着另一只狗狗,是体型比它大一倍的金毛。
秦旭刚想打趣,只见蔡焕森大叫一声,就差跺脚了,金毛溜进房间,蚊子倒是胆大得很,它可不是吓大的。
秦旭诧异,蚊子并没有成功,事实上也不可能成功。狗子也会有断背山么?在电梯里和蔡焕森闲聊,秦旭知道金毛的存在。
蔡焕森口里叨叨着:“小孩子什么的最讨厌了!我最讨厌小孩子!小狗狗也不行!”
秦旭讪讪笑道:“小狗不是最可爱的时候么?老话说的好,小土狗似神兽。”
蔡焕森一脸严肃:“孩子只是性欲的产物,只是附属,是拖油瓶也是出气筒。”
“可对于它们来说那是本能……”
“别说了,”蔡焕森冷声道:“我失态了。”

电梯在20楼停下,进来两个人。一个妙龄少女身着匡威服饰,白皙肤色隐约散发处子清香,正如书曰:女儿是水做的骨肉;还有一个油腻大叔,身穿耐克,项戴金链,浑身赘肉恰如泥堆的骨肉。真宝玉所说,见了女儿就觉得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
秦旭心中愤懑嘴上叨叨:“头可断,血可流,唯鸡鸡不可失。”之类的话,万没想到蔡焕森居然要劁了蚊子,这是秦旭最无法接受的事情。
电梯里的油腻男突兀地咳了一声,他那丑恶的目光在电梯门上刺过来,惯常的秦旭不会直接对视,这样的眼神他见得太多了,像在7-11里遇到的那个女收银员,当时秦旭想退了那水和泡面,瞬间她原本的礼貌完全消失,给人感觉那么平凡却又那么丑恶。
用“仇富”构建阶级屏障用以打压一切想象甚至是抗争。让“厌穷”这等自以为是,奉金钱为资本而不是以道德为律例已彻底改变事物认知,从而出现价值观差异化,人们已经失去了相互理解的耐心和信任。
电梯已到了一楼。
秦旭不安起来,如果现在出去,可能又会遇到那个戴礼帽的家伙,这时已是关键时刻,在这之后就算滚回到自己的阶层趴着也没什么,习惯了。秦旭习惯性地把手放进兜里。
电梯门缓缓关上,另外两人也没有行动,是秦旭伸手去按了B3键。
在秦旭兜里还放着科迈罗的钥匙,他也没想到会把逼装到违法,再次按下启动键,引擎一声嚎叫,副驾的蚊子也汪汪叫起来。忽然一道刺眼的灯光闪过,一辆大G快速驶过,秦旭打算跟上去,但他发现一个可怕的事情:“这是手动挡!”
好容易出了地库,前面的大G正在刷通行卡,秦旭认出那个油腻男,他粗短的手通体花臂,不到十度的天气还穿着短袖,深怕别人不知道他的纹身。
抬了杠开两步就是黄埔大道,名为黄埔却水泄不通,说实话秦旭都想弃车了,他在车里四处张望,望见另一车道上红绿灯前的大G。快绿灯了,女孩从车上下来,门也不甩,她从慢慢蠕动的车流中腾挪出来。秦旭看着这个女孩,脑子里闪出马赛克,似乎和那日梦中情人重叠了。就像现在她就这么走来,每一步都踩在他的心跳节拍越来越贴近。秦旭知道,如果他没有勇气,将一辈子错失她。
“多年以后,你是否会因为当初没有勇气上这辆车而后悔?”他脑子里想起这段话,蚊子也汪汪叫了起来。
秦旭豁出去了,他打开车门,看着那个女孩道:“额……顺风车……兼职……”

终于绕出了市区,车流少了许多,秦旭可以分出一点儿注意力来缓解尴尬,这是他第一次和女孩子独处一室。而且是如此美妙的女人儿,梦中的情人也不过如此罢。
“好热。”她说。
“嗯?哦,我也是,”秦旭猥琐想着:上来就说热吗?偶买噶,真的是一样的套路。该死,有钱真好。“开点窗吧?”秦旭腾出左手在车门上扒拉。
“这车是你的么?”她打开了AC:“居然没有自动空调。”
“我叫秦旭,你叫什么名字?”
“前面路口将我放下就好了。”
“你和男朋友吵架了么?”
“你不用费心思了,我们根本不认识,也就不必说太多。”
“你怀孕了么?”
“什么?”她转过头来一脸不可思议。
秦旭换了一个挡然后道:“不然你为什么那样。”秦旭努力表现出干呕的样子。
她突然笑了起来,也许是秦旭看起来确实很滑稽。她抱起蚊子,揪着它的面皮,笑得发抖。忽然她道:“停车!”
秦旭蒙了,只好靠边。她下了车绕过车头,把秦旭从驾驶位上揪下来,“我来开。”
秦旭抱着蚊子乖乖坐在副驾,大气不敢喘。也许用不了几小时蔡焕森就会收到超速罚款的短信。有人说电子眼拍出来的照片最好看,那可不,科迈罗浑身肌肉线条,然而副驾上的男人和狗,表情却扭曲了。
“你开的可真棒。”
“是你开的太烂了吧。我从未见过开车技术像你这这么烂的男人。一个词形容,就像‘山姆踹’,”她的侧脸洋溢着笑容,秦旭看迷了,“我叫叶莺莺。”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星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 5. 投票数: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 成为第一位评委。

As you found this post useful...

Follow us on social media!

We are sorry that this post was not useful for you!

Let us improve this post!

Tell us how we can improve this post?

1 commen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