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的我

()

人与人的悲喜真的并不相通,如今对死别也无动于衷。
自以为不是凉薄之人,曾为动漫人物的剧情杀而落泪,给自己定义为容易共情的感性的人。
我已经不知道,情感越来越吝啬自私了。
如果放在几十年前,我这种情况可能要“判刑”的。看我的表情不够悲伤,抑或没有泪水,人们就有理由把我关起来,再如收成不好,鸡鸭生瘟,可能就是我祸害的。
这种情况,有点像《局外人》描写的荒诞世界。荒诞的存在。
希望已过去式了,我不会参加谁的白席,不是因为我的不尊敬,我只是不想沉浸在那种氛围之中,徒生羁绊。

——记一个爷爷辈的亲人离世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星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 5. 投票数: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 成为第一位评委。

As you found this post useful...

Follow us on social media!

We are sorry that this post was not useful for you!

Let us improve this post!

Tell us how we can improve this pos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