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制粘贴之父”逝世,小感

目录
[隐藏]
5
(2)
2020 年 2 月 16 日,美国当地时间周一,计算机科学家拉里·特斯勒(Larry Tesler)去世了,享年 74 岁。

2020 年 2 月 16 日,美国当地时间周一,计算机科学家拉里·特斯勒(Larry Tesler)去世了,享年 74 岁。

简介拉里·特勒斯

“复制粘贴UI设计之父”拉里·特斯勒于美国,当地时间周一,2020 年 2 月 16 日逝世,享年74岁。拉里·特斯勒出生于纽约,毕业于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计算机科学家和数学家,主要研究领域为人机界面。
作为个人站长,我需要为网站补充点东西,而“复制粘贴之父”值得我写一篇文章悼念。太过正式的话,我也不习惯,就简单说说充分认识Ctrl+C和Ctrl+V对于站长的重要性吧。

为何复制以及粘贴于何处

我在 WordPress必备插件 一文中也谈到了“复制粘贴”,同时也解释了卡卡CC名字的由来。我们谈到互联网的功利性质,知道科技是喜新厌旧的,搜索引擎当然更是如此。为了排名,为了流量,也为了虚荣,个人站长总需要什么都知道一点,并且维(装)持(逼)一定的威信。新手执着于主题插件,在发现并无卵用之后,有一点恼羞成怒。“小聪明”告诉你;搜索引擎“帮助你”,你在洋洋得意中,阴差阳错地走向“犯法”的道路:咔咔咔一顿“复制粘贴”,更有甚者,疯狂采集,道德之沦丧,品德之败坏,同为站长之名,羞与为伍。奈何搜索引擎青睐有加,高洁如我等亦心生动摇,乜斜眼向“复制粘贴”看去,却是“一个巴掌拍不响”。
玩笑话淡去。人类的本质就是复读机,我们拥有求知欲,和对知识的占有欲,当适时出现的欲望泛滥,面对理想境地急于求成的我们,“小聪明”会说,我们不再造轮子了,我们只需要抢别人的轮子,让别人没有轮子就好了。这种形容一点也不夸张。可以说对“复制粘贴”越依赖,我们的创作力也就越枯竭。忽略了创作,忘却了本质,最终只能是泯然众人矣。
所以有必要借复制粘贴之父逝世之轰然,炸出酝酿金句。今日之互联,早已链接亿万寻常百姓,根植于我们生活。若后世人谈及此时互联网,可谓之:信息大爆炸时期。前言已浅谈,复制粘贴不仅仅使内容同质化,更使人类惰性蔓延,且搜索引擎功利来逼,站长日更八篇千字文,堪比网络小说家。既然譬如,则可用文学家的批评来警示,快餐虽滋味,家常更养人。
创作的根本动力是想要读者的阅读,更崇高的理想是为得到情感共鸣。然若一味敷衍了事,屈服于信息洪流,随波荡漾,就问汝:荡否荡否荡否?
学海无涯人有涯。信息或比知识海洋之无穷无尽,个人能力的有限,生命的有限,用有限的生命能量去追求无穷无尽的知识,是堕落,是欲望的泛滥,是专制的开始,是……不好的←_←。

言行何以成就座右铭

在2012年接受BBC采访时,特斯勒谈到硅谷的文化说:“当你赚了一些钱后,你不会只是退休,你会把时间花在资助其他公司上”。“与下一代分享你所学到的东西,这会带来非常强烈的兴奋感。”
在我看来,(虽我不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好在我够装)上一代的互联网前辈之所以发明出许许多多深入到现代生活以及未来世界的发明,绝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发明了”,而是因为他们“想发明”,是因为他们有赤子之心,在他们心中有普世共享的价值观念,这和功利的程序员一个天上一个十八层地狱。我们愿永远记住他们,并将他们的名字和科学联系在一起。
谨以此文悼念永存于历史的科学巨人。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星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5 / 5. 投票数: 2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 成为第一位评委。

As you found this post useful...

Follow us on social media!

We are sorry that this post was not useful for you!

Let us improve this post!

Tell us how we can improve this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