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86》

5
(1)

《AE86》
作者:竹勿句

李荣:“AE86ā~”
刘桑:“Rock your bády!”
李荣:“AE86ǎ~”
刘桑:“Rock your bàdy right!”


房间光影交错,当时都很上头。李荣收回桌台上的半截腿,臃肥的臀舒服地回到椅上,寻声而来的一个女的,映着霓虹颜色的面容,气氛一度很尴尬。
他昂着的头眼神飘散:“再来一打啤酒。”
服务生在本子画了画:“好的,先生加菜么?”
刘桑接道:“要的,我听说你们这有腌黄瓜,小水果的也一并上来。去吧。”
“就不再吃点?”李荣坐直,“这顿算我。”
刘桑右手托腮,左手有节奏地用筷子敲打酒杯:“这可你说的,服务……”服务员拎着一打啤酒上来。刘桑装模作样地翻起菜单,来了贯口“报菜名”。
女服务员露出抱歉的神色,温柔的说:“先生您能慢点说嘛?这边记不住。”李荣忙说:“他逗你呢,没这回事,没要菜……”刘桑啪一声合上菜单,呷了一口酒。女服务员在本子上胡乱比划了几下,像告语文老师退去了。
刘桑转过头来:“那个……你们这消费满288是赠送果盘吧?!别忘了那腌黄瓜,整根大的。”
李荣麻利地拆开几罐啤酒扔给刘桑,好容易回到椅子上,浑身赘肉丝毫不敢松懈,只要刘桑敢再叫服务,他立马就能化身网纹蟒。
刘桑表现出像公务员一样的微笑,酒精的作用下,他笑得越来越假。攫着拉开的三五罐纯生,刘桑到李荣跟前坐下,“不、不是你说算你的吗?”李荣拿罐吹,“这是气氛到了,我就客套客套,”透了个酒嗝:“再说,我们俩谁跟谁,我买单不就是你请客嘛……”
刘桑抿住半口酒:“等会,别给我绕进去,这单你啊。”
“好,我的。”“当然是你的。”
“我这不刚消费了大件嘛,意思意思得了。”
“别呀,你大小也是个‘总’,”刘桑一本正经的揶揄:“荣总,这杯干了,干了这一杯还有下一杯。”
今天是李荣喜提新车的好日子,他终于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中的第一辆汽车。以后谁再叫他猪肉荣,他就跟谁急。从明天开始,不,就从新车保险生效的那一刻,大家必须称呼他李荣为“荣总”。李荣可谓处心积虑,形象的改变就落到刘桑这个发小的身上了。
难得让他臭屁一回,惯惯他又如何?
李荣微醺着,小眼睛闪出光芒,大瓣坨肉在椅子扭动,“小刘你有眼力劲,好好干……”他几乎是半笑着灌下去一扎啤酒。
刘桑一般滴酒不沾,此时喝酣了,他觉察到气氛的端倪了。他们所在的小城镇在前些日子,陆续都开放了娱乐性的营业场所,好巧不巧,就在这里遇上,两人带着口罩碰面,不敢相认。李荣的形象说不上翻天覆地,也当刮目相看,本就不大的眼睛受圆润的颧骨挤压,笑脸是脸颊肉全部往眼鼻挤兑的集合,除却粗犷浓眉缓冲憨憨,哪个损友来了也都得送他一声死胖子,或猪肉荣之类的。人胖一些还是有好处的,以为更善良了也说不定,现在的李荣有的是损友哩!
看刘桑直瞅又不说话,李荣像国际巨星一样夸张后仰,“你……你想干什么?”刘桑反倒愣了一下,想说的话在喉咙化成两声干咳。
“2020,有太多事情需要铭记。”
“是啊,世事无常,”刘桑低头喝酒:“能坐在这里和老友喝酒,也是一种幸运。”
“一切会好起来的!现在就挺好的,”李荣来碰杯,“以前总以为机会像时间,只会悄悄溜走,一直都是患得患失,也特别在以别人的看法。”
“也不知道该庆幸还是哀伤,”刘桑抬起头来,“人生啊……”
“少来你们知识分子那一套啊,别发牢骚,牢骚是咱这些人发的吗?想想那些无私奉献的英雄,反观我们,还是过好小日子得了。”
“呀,觉悟这么高,”刘桑嘲笑:“那你咱不入党哩?”
“入党!?”李荣真的认真思考,“还是不能够,我至多能做好一个公民。成为党员,我的觉悟还远远不够。”刘桑抵了抵眼镜,听他继续说:“我以前挺仇愤,你对我知根知底,不说你也知道。我的出身,我的家庭,以及我自己,我在社会上得不到更多。碰壁来碰壁去,也只能用劳力去换取报酬,实现个人价值。我自以为觉悟了,窥到了所谓的命运。譬如你的父母是农民,你就不可能成为工人。我说的是阶级。”刘桑点点头:“我知道。”
“如果你的父母是无产者,你在社会上的地位就会永远落后,永远是其他人的附庸,甚至是可有可无的劳力。
“我辍学后,得到了后悔。但那并不是我的选择,是辍学选择了我。谁会相信一个内向的小孩已经洞察到自己的命运,并且拒绝了安排。你不想成为附庸,你不想成为父母的累赘,你知道家庭已经给不了你什么了。所以你选择了社会,可是社会欺骗了你。社会可能原本就那么残酷,是我太天真。很多年,直到现在我对社会还是有怨言的。”
“我插一句啊,你刚刚在思虑,我是挺震惊的。”
“当你把吃过的苦化成动力,并且一步步向目标靠近的时候,会发现没有一种成功是现成的,社会主义是允许无产者一步步通过诚实劳动实现个人价值。我不能永远把自己放在悲剧里。牢骚,不过是未达到理想境地的自艾自怜罢了。”
“你变了。”“心宽则体胖,人都会变。或者说我老了也说不定。”李荣把易拉罐投了出去,准确落在角落的垃圾桶里。
“你最近打球吗?”刘桑展展眉。
李荣沉吟了一声,“我的青春坠毁了,成了一堆灰烬,”他的粗大的手指在桌面上下敲打,刘桑拉出一罐纯生递给他。李荣咕咚一口:“现在中央台禁播NBA,他们早就该停摆了罢。”
“曼巴精神就像竞技精神,地心引力越强,篮球反弹得越高。青春逝去,记忆还留存。你说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可人还是会犯错。而有些错误不能被原谅。湖人必胜,打爆马赛克队!”
“湖人总冠军!”一声清脆的碰杯。
刘桑衔着牙签,发出吱吱吱的声音,不像剔牙,更像怀念腌黄瓜的滋味:“差不多了吧。”他咂着嘴道。
“没事,好容易聚一次,今天这么大的好事。多吃点,现在咱有钱。”
“给我说说,你咋想起买车了呢?”
“情感需要!精神需要!”
“这是刚需?要我就先存钱买房子。像电视剧《安家》说的那样。”
“对我来说,房子不是家。家,不是房子。我从小就出来打工,吃百家饭,见识江湖人,我不爱家,不爱房子。”
“你爱。当你有一个爱人,你会非常渴望和她结婚生子,组建新家庭。”
“是吧,我也想过。但我现在没有准备好组建新家庭。我想要的是把以前破碎的,可怕的家庭重新组建拼接,等我找回了家的温暖美好,我会向前一步的。届时心中有家,处处是家。”
“你真的变了。”
“喝。我当然变了,反观你,你一直遵循着规矩的生活,你拥有和谐的家庭,让你能顺利的毕业,安稳的工作,你的人生没有一点波澜,平淡而美好,美好得叫人嫉妒。
“我俩之所以一直能保持联系,而且成为很好的朋友。是因为我的生活是你未曾经历的,而你的生活是我所没有的。”
“为互补干杯。”
“如果,我说如果,如果我们的生活变换过来。你会不会接受。这不是一个假命题,你再喝一口,想好了再答。”
刘桑沉默了。李荣却笑了,哈哈大笑。刘桑扯着领口,摘下眼镜,反问李荣:“那你呢,你愿……”“当然不愿意!”他打断道,“命运没有如果。”
后来他们又聊了许多,可能是关于女人的。服务员来提醒快打烊了,两人收敛好情绪,准备走了。刘桑说:“酒后不开车,开车不喝酒。”李荣漏出狡狯的笑容:“我压根就没想开车,我的驾考卡在科三哩!”
刘桑不为今晚着落烦恼,为刚才坐在李荣的副驾而后怕。李荣还笑,刘桑苦笑。许久以后,每当刘桑出差外地,一个人在陌生的酒店的床上躺着的时候,总能回忆起当时两人的聚会,思念的涟漪生发开去,不变的是李荣很囧样子。(囧是形象字冏的衍生词,本义“光明”。)——皱着眉头的李荣看起来十分浮夸,可是不知道怎的,在他眼睛里闪烁着像LED灯一样的光芒。
那一夜,他们扶着对方,两个老男孩走上后街,在空落落的街道上喊着:
AE86
AE86
AE86
AE86
……
(完)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星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5 / 5. 投票数: 1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 成为第一位评委。

As you found this post useful...

Follow us on social media!

We are sorry that this post was not useful for you!

Let us improve this post!

Tell us how we can improve this post?

4 comments

  1. 视频中的这个广告给了我灵感,《主义》中荆驰人物形象以及在地球记得故事就是由此而来,因此《AE86》不是空穴来风,尽管看起来没有特别亮眼的地方,也许之后我还会修改,但这无疑会加入我我短篇小说集里面去的。
    我预计在之后再写一些东西,然后集合自费出版,这个优先级比《星辰曜》还要高。
    星辰曜我还打算重新写。当然只能先把所有人的剧情都写出来之后。再安排。过程还是十分漫长的。
    主义的完结就更不用说了。
    但这是我觉得很有意义的事。
    我爱写作。

  2. 这几天感觉过的有点久,惯常的节奏被打乱,我的心不在平静。
    觉得有太多事情需要我去做,但我一次次发现我什么也做不了。
    不安躁动的心让你有某种渴望,你不知道是好是坏。
    闲置在家真的太久了,可是一时间出来外面,非常迷茫。
    我来大城市,这次没有带着找工作的心态,而是以游玩的心态,可是依然有一种紧迫感。
    我不可能一直无所事事毫无成就,这般碌碌无为根本没有资格发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