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集 时域选召梦魇摄魂 星辰天降龙猫噬梦(初稿)

且说那揭榜人,姓关名力,九尺长人,隐隐有关公之威仪。那日关力上山扫墓祭拜先人,来了墓前见有两个人于碑前攀谈,关力遂喝道:“此乃吾祖之墓,汝二人是何人?在此何干?”
眼前两人,一人大耳重目,一人国脸络腮。大耳者自报姓刘名瑞;粗犷者亦道姓张名克。刘瑞又道了原委,原来他与张克是在途中相识,久慕此地桃园,因此结伴而来。关力心中惊喜,也道了姓名。
刘瑞大笑道:“你道是因缘际会,上天安排?天要使刘关张三兄弟再聚桃园。”三人一拍即合便至桃园,效仿先祖金兰结义,饮酒皆大醉,不知时日。当是时空空谷突发大地震,刘关张三人被卷进时空裂缝,借由时域通道被分散在各地。
那时稷下夺萃擂台上战天策与李醯的交战产生了时空裂缝。时域选定了被召唤之人,将关力传送至此。冥冥之中命运将他们勾连在一起。关力在机缘巧合下被城门士兵相中,因此揭了黄榜进了虎贲大营。谁曾想李步志命人在关力的食物中下了符咒,血魔符咒的控制者并非李醯,乃是一只千年狐妖。摄魂夺魄,又称梦魇兽也。
关力早已先于和亲队伍进了空空谷,若以稷墨棋道评论,此为黑方“脱先”之着。

第十一集 时域选召梦魇摄魂 星辰天降龙猫噬梦(初稿)
秉烛达旦,坐怀不乱。

却说关力遭此梦噬心,久不敢寐,但心已不由己。夜深沉,鼻息渐匀。风轻拂,桃花失色胭脂香。关力梦回桃园酒馆,“大哥!三弟!”左右呼唤无人应答。须臾房门轻启,一女子姗姗莲步,颔首低眉,掩门掇肩往关力身边来。关力感觉尴尬:“汝是何人?为何这般亲昵。”
“男子汗大丈夫,想得做不得么?”那女子白了他一眼,更是妩媚,马上又说出暧昧话来,“往日只顾调戏,今朝进得门来,却又装圣人,确实十分虚伪。你大哥哪里找来你这样的兄弟。”
“莫不是哥嫂,”关力抱拳行礼,“大哥未曾提起……”“哼,”她靠得前来,把手搭上关羽,语言挑逗:“不怪你。”
“嫂嫂这是作甚!”关力惊恐,情急竟把她推到在地。“哎哟,”她躺在地上,嗔骂:“哪有你这等蛮人。”
“嫂嫂,你可知人伦理常,莫陷关某于不仁不义。”“呵,倒是十足虚伪,你还不如我这个婊子呢,我起码承认。”“关某不曾做了,更不曾想过。”“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看你大哥信你还是信我。”“你……”“你若来扶我,我便不张扬。让你这负心人滚了去。”
关力思索再三,还是依了,刚一靠近,鼻尖又闻到那胭脂香味,再次沉沉昏迷。耳边哭声凄凄,再次醒来时关力发现自己赤条条寸衣不挂,直厥起身只觉头沉若石,还未反应,门房便已被踹开。
“三弟!”关力惊道。只见张克双目眈眈,手擎朴刀,吼道:“你这鸟人,枉我口口声声叫你二哥。没想到你却是个勾引大嫂的畜生。”
“三弟,我如何省得?”关力哪知已经发生这等荒唐事,值百口莫辩时,刘瑞从张克身后出来。“大哥。关某不曾做得这等事。大哥要相信我。”刘瑞板着脸,不言语,宛如一尊雕像,十足心死貌。关力情郁于心丧气垂头,一心求死,“大哥,三弟,来世再见。”
张克往刀上啐了口唾沫,咬着牙道:“呸,你不配做我二哥。”只出全力,白晃晃的刀往关力心上搠去……
关力反复经历锥心之痛,仍然立于此地不动如山,他不食不眠,长髯垂膺,一双血目红荧隐约,是人更似魔人,头上无鸟禽敢飞,周身无走兽肯来。
星小队中的战天策、诸葛翔两人和韩进一齐先往空空谷探寻,稷墨他们和虎贲大部队在后头护卫着公主。
林中星影闪烁,行进到此韩进白芒落地,便都停了下来。“这个感觉……”战天策问道:“是怪兽么?诸葛你没点驱魔散么?”
诸葛翔撇嘴道:“点了呀。”
“不是怪兽,比怪兽更可怕!”韩进神情严肃注视着远方,“这股杀意……”
战天策不由分说,阖目运炁,“剑境领域。”战天策能感知到空空谷充沛的自然能量,除此之外别无异常,他展展眉道:“没发现什么异常呀。”
韩进往前走了两步转过身来道:“不会错的,这股血魔气息甚至比李醯更加强烈。但这股杀意并未想要杀敌,而更像是要自杀。”
“自杀?”战天策搞不明白了,诸葛翔也一头雾水。
“黑暗羁绊能让我感知到那种费洛蒙。你之所以没有探查到那股杀意,是因为那人实力在你之上。也在我之上。”韩进过来拍了拍战天策的肩膀,“撤退吧。”
“哎等等,现在就回去了?”看着诸葛翔毫不犹豫地跟着韩进就要走了,战天策着急的喊道。战天策想起韩进和李醯的交手,心里觉得韩进的身法是还可以,但是被李醯踢飞了可是大大的扣分;再说,不战而退不是他性格。
诸葛翔来道:“天策我们还是服从命令,听韩大哥的吧。”
“好吧。”
韩进诸葛翔先后弹跃而起。战天策踌躇着,望着那个方位,他试探性地再次用剑境领域去搜索,这次他将剑意凝聚成一个点,向着那个方向直刺过去。
“杀!”关力血目眈眈,强烈的杀意灌出。
“不好!”韩进回过头大喊:“战天策。”
余沉水似乎听到了林中传来呼喊战天策名字的声音,她探出车轿向前方张望。稷墨驱马来,他摇摇头道,“沉水。相信他们吧。”余沉水回到车轿里,满是心不在焉的情状。王图南问她,“你喜欢那个男人么?”
“嗯?”余沉水听不清又好奇的表情。
王图南道:“我看出来了。”
“什么?”余沉水下意识地去摸了摸自己的脸。再抬头王图南凑了过来,王图南眼眸如珠,注视着余沉水道:“你身上…藏着秘密。”
“以前一个叫做越国的地方……”舒英清了清嗓子道:“相传那里又叫魔法王国。那里的人天生就有魔法,但得到这种能力的代价就是韶华易逝,简单说就是那里的人整体的寿命不长。别误会,这是魔法书里写的东西。你要不要看看。”舒英把魔法书捧到余沉水的面前。
“不不…不了,谢谢你。”
“原来这个世界还有这么多事迹,舒英小姐你懂得可真多。”苏小小很是羡慕的道。
“那个国度是每个魔法师心中的圣地,我不知道才叫奇怪好吧。我的这本魔法书记载说,越国国王希望找到能一种长生力量,让他的人民不再恐惧生命易逝,不过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那个国家亡佚了。只剩下魔法继续抒写他们的秘密。我呢,早晚会揭开她的神秘面纱的。”说完舒英若有若无地瞥了余沉水一眼。
“每个人心中都秘密。”王图南自顾自说,言罢掀开轿帘望向深林。
林深处一个九尺长人缓缓踱出来,战天策、诸葛翔、韩进皆被关力的气息压制住。
“他确实不是李醯,可是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血魔死侍。”诸葛翔讶异。战天策道:“我们要不要打?”两人都看向韩进,韩进脸色凝重,“他似乎等待许久了,我们现在慌乱不得,稍有不慎可能全军覆没。在我发动攻击之后,大家注意隐蔽。”
韩进运用到铭文,脑海里有一瞬间闪过擎金弓、金双翅的矢日神的影像,“长河漫游世无双,神明点识人唯一。”如今他也成了英雄,现在他以身为器,带着攻敌必破的意志,化身成一道白色闪电。
音爆、闪光、尘烟、震荡。
白色落雷劈中关力的身体,又数道尘烟并血线炸裂开来,韩进愁云未展:原本以为他会闪避,现在看来这人的意识已经完全被侵蚀了。关力低头看自己“咕咚咕咚”冒血的胸口,他伸手一抹,伤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快散开!”
韩进话音未落,红萤成线,关力眨眼便闪现在战天策和诸葛翔的面前。关力一挥,他指尖的血像千根针同时突刺而去,战天策只来得及拔剑斩了。诸葛翔则运炁,用风羽符护身挡了。
诸葛翔一鼓作气,运炁旋转,渐成规模,关力却迎着风刀径直向风眼逼来。诸葛翔爆发出最强烈的炁,龙卷骤然生成,但丝毫不能阻止关力的脚步。诸葛翔觉得如坠冰窟,他的风炁被万里冰封的世界凝固,寒冷阴森将他裹挟,他的风刀不再锐利,显然无法与带着毁灭意志的杀意相抗衡。
风阵中一双血红双目带着杀意掠夺了主场,关力全力一击砸在龙卷上,诸葛翔被紊乱的风刀割破了脸。
“星矢!斩!”战天策全力劈砍,星陨剑落在关力的手臂上,如同木剑砸上花岗岩。
“这家伙,不好对付啊。”战天策咬牙切齿,诸葛翔鼻淌血丝。
天又降下落雷,这次是蓝色的闪电。蓝雷、风暴、剑鸣、龙卷将三人齐炸飞,韩进接住昏迷的诸葛翔,带着战天策向森林里疾掠而去,韩进喊道:“我们将他引到内境,现在决不能让他靠近公主。那样会牺牲更多的人。”
远空的霹雳列缺惊醒了小兽,原本挂在红红的鼻尖上的大呼噜“啵”一声破了,它受星辰之力的吸引,煽动着它的大耳朵朝着外境飞去。这只小兽正是空空谷大地震时从异界蹦出来的蛋,彼时它带着秦缓的神识去寻韩进,韩进给它喂了万灵丸教它逃进空空谷,未垦仙境物华天宝,它的体型膨胀了两倍有余。它靠煽动耳朵飞行了一段距离,然后吐出来一个“呼噜啵”,它乘着这气泡,用耳朵控制方向悠悠哉来了。
注意到星辰之力引发的落雷异象的还有一个远古异种,那是远比墨末的金刚机甲还要大上许多的真正的神猿,名为六耳。它已经被封印在此数千年,它委身于飞登塔的结界外围,千百年来无论它做怎样的努力,都无法重获自由。六耳迷失了自己,化为一座死山,非兽不成人,不是魔难成仙。既天地孕育之灵石,不若再回归本心,做顽石,为兵器,无欲也无情。然而它始终没办法真正变回顽石,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思念萦绕在心头,每至十五月明夜,白月光照在它的脸上,六耳回忆起水中捞月时的情景。
树下,战天策用药给诸葛翔涂抹了伤口,诸葛翔微微皱眉,战天策捏着诸葛翔的小白脸薅了几下:“喂,醒醒,快醒醒诸葛。”诸葛翔惊厥般醒了,迷迷瞪瞪地看着战天策,缓了一会吐出一口气道,“我没死……”
“差点让你吓死。”战天策见诸葛翔回了魂,站起来抖擞肩膀。
“我才是差点让你害死。”诸葛翔也跟着站起来。
“好啦好啦,出来混的,总要野一些嘛,不然怎么成长。”
“歪理。大大的歪理。我要和稷墨报告,他一定会让余沉水盯着你。”
“别介……”战天策搂住诸葛翔的肩膀,挤眉弄眼地道,“我们是好兄弟嘛,她一个女孩子家家诸多不便。再说我能让你出事么。”
诸葛翔白了战天策一眼,战天策识相地收回手。行不两步,韩进面色沉重的来了。两人跟着韩进来到村落,教眼前的恐怖景象吓住了。韩进本不想如此直接,但早一些教他们见识到敌人的恐怖,或许能让战天策成长一些。
诸葛翔又觉得头晕眼花,战天策干呕了两声道:“难道……这些人,全都是他杀的?”韩进不置可否。
韩进道:“现在我们先把这些人安葬了吧。”
“这是?”诸葛翔捡到一个令牌。
“这可能是右成将军的部队。”
“快看……这里。”战天策指着一把龙骨断剑道。
战天策用锄头挖了一个深深的坑,他跳将上来,用锄面夯了夯松软的土锥,他放下锄头正准备将一对夫妻合葬——男人用身体护住女人,但两人几乎在同个瞬间死去,他们的尸首仍维持着拥抱的姿势。战天策忽生泪意,他昂起头,兀端端头顶上漂浮着一朵蓝色的云。
龙猫小兽从内境晃悠悠飞来了,它红红的鼻子嗅着,隐约能感知到星辰之力。小兽在此处盘匝了几圈,发现了一个额头上有疤痕的人,它打破泡沫坠落了下来。
战天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天空忽然飘过来一朵蓝色的云,然后云还掉在自己的身边。龙猫落下来裹挟而起的气浪将战天策扑倒,战天策一头扎进自己挖好的土坑中。战天策像小狗一样摇头甩掉了一脸湿土,悄咪咪地偷看这朵云,定睛看仔细了才知这是天降异兽,但见:
大耳圆头,湛蓝毛皮鱼肚白。体胖身宽,千斤肉堆一丈高。豺狼虎豹四不像,人理伦常全都无。真奇兽也。
韩进和诸葛翔都来了,韩进一眼就认出了这只小兽。龙猫小兽撒娇似的发出“巴布巴布”的声音,诸葛翔目瞪口呆,这只巨大的龙猫正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向韩进挪过来。
……
韩进边夯土边和天策他们解释了。诸葛翔看着龙猫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战天策嘟喃道:“不就是一只龙猫么,还是只又胖又蠢的龙猫。真是的……”战天策还没说完,发现自己忽然飘了起来,他用手摸去,摸到一层坚韧的透明隔膜,泡沫飘到小兽的眼前,小兽正对着他龇牙咧嘴。
“它…听得懂人话?”战天策在泡沫里大喊。
“天策你说什么?”诸葛翔坏笑,“我听不到。”
韩进咳了一声,小兽“巴布”一声把泡沫解开了,战天策跳回韩进的身后,对着小兽又是一顿挤眉弄眼。
韩进正色道:“或许它是我们获胜的关键。”
战天策问道:“韩大哥,此话怎讲?”
“它破蛋而出的时候,只栖息在秦缓身上便吓退了李醯。如今它成长了许多……或许能助我们战退敌人也说不定。”
“有道理。这可真是天助我也。”诸葛翔喜。
“想不到呵,”战天策摩挲着下巴,一步两步走过来,薅了薅小兽的肚皮道:“你这胖子还有点用处呵。”龙猫又想龇牙,战天策急忙补充道:“哎,我夸你呢,你可真是个小宝贝。”
龙猫突然呆住,像被按了暂停键。他们三个是彻底被它给萌住了,它的出现拂去了死亡的气氛,为这片墓地带来了一丝丝生气。
“巴布巴布”的声音在山林里回荡,它带着檀紫色的梦幻泡沫飘向远处。韩进伸出手,“现在轮到我们开始反击了!”战天策和诸葛翔将手叠上去,齐喊:“必胜!”
关力径直朝着他们的方位来了,行进到此,地面生出一个黑点,由小变大急速的向外扩散,一个香檀幻沫从空中砸下来,关力迅速闪避,连续腾挪闪身向后跃出数丈。泡沫破碎,以落点为中心氤氲而起的紫色烟幕瞬间覆盖了周围几余丈。关力大喝,周围自然能量紊乱,爆炸频频,滚滚尘烟起。
马疾驰……“报!”
“报,苏将军。前方出现了打斗痕迹。”凌度、沙满齐来禀报。苏武听了报告径直来与公主商量。苏武道:“公主,韩进他们往空空谷内境去了。”
王图南拨开帘子,环视了众人然后道:“那我们还在这里磨蹭什么?”
“前方出现了打斗的痕迹,从现场的情况来判断,敌人的实力不容小觑。”
余沉水也冒出头来,她带着着急问道:“天策他,我是说他们怎么样了?有没有人受伤?”
“余姑娘安心,他们三人应该都平安无事。凌沙二人也找到了韩进留下的线索。”
“既然如此,我们速速前去。苏将军,不要犹豫了,我知生死由命。但我也知道我自己的命却并非是自己的,还请苏将军相信,必要时刻我会自保。必不会坏了和亲大事。因此苏将军无需畏首畏尾,那样反被束缚掣肘。”
“是的公主。”苏武知道王图南深明大义,不再犹豫,“全员听令,跑步前进。”
浓烟已经散去,战天策心里急:怎么还不发出进攻的暗号?战天策不自觉地去摸剑。韩进示意稍安勿躁,确认关力已经离去后,三道光点落在碎石断树中,韩进道:“你们有发现什么么?”
“不清楚。”战天策咂咂嘴。
“他竟然会闪避龙猫兽的攻击,这说明什么?”
“说明什么?那也许是小兽的攻击出其不意,他本能的闪避呗。”
“不错,闪避是本能。恐惧也是本能。之前我的攻击对他造成的生命威胁显然更大,可他却有寻死之意。但是他又为什么选择避开龙猫兽的攻击呢?”
诸葛翔皱着眉头思考一番后恍然大悟道:“难道是小兽的攻击能对它体内的血魔产生伤害?所以他才闪避了?”
“没错!”三人相视一眼,同个瞬间化为几道光影追来了。前方上空能看见小兽不停地吐着泡沫,韩进最后嘱咐道:“我们的攻击务必要做到快准狠,诸葛翔负责封住敌人的五感,战天策负责打破第一道防御,而我负责限制对方的位移。”
龙猫兽像轰炸机一样丢着泡沫,每个泡沫会产生一个紫檀幻界,紫檀幻界的烟幕有定身的作用,空空谷外境的自然能量显然不够充沛,因此每个幻界的持续时间都大幅缩减了。
韩进注意到龙猫的身体渐渐缩小,事不宜迟,若是耗尽龙猫兽的能量,所有的铺垫就成了徒劳。“以身为器,攻敌必破。”韩进化作白色闪电落在关力身上,诸葛翔的攻击同时发出,“七彩琉璃凤凰羽。”一只七彩凤凰在空中合羽砸下,琉璃碎裂而气流骤然生成,七彩的暴风将关力限制在风阵之中。
“剑境·星矢。”与此同时战天策手持星陨剑,一道触发星辰之力的剑意破裂了虚空,自天而落的剑魂带来了蓝色的落雷:“弹指挥间风雷动,战天之策,亮剑!”
三人的攻击齐齐攻向关力,关力的身体隐隐有裂纹。
“巴布巴布!”龙猫向风阵中扔下一个巨大的泡沫,七彩琉璃,紫色迷迭,白光璀璨,蓝雷剑影。所有的元素结合在一起,周围的自然能量震荡破裂,打破天地间的平衡,爆炸又再次吞噬了在场所有人所有兽。
飞登塔外围结界的六耳又一次感受到强烈的星辰脉动,它尘封多年的心如同被雷电劈中,它敲击胸膛,滚滚热血再次涌动,六耳仰天长啼。
巨大的气浪让声音更快更远,掠过所有人的耳膜。稷墨注意到苏小小颤抖着,她用尖尖细细的牙齿啃咬着自己的手保持镇定。
爆炸中心处,一具满是裂纹的身体氤氲出一股血色迷雾,最终凝固成一个的谜团,其变化无常,乃梦魇符咒的本体。
一把从天而落的剑将梦魇切做两半,星陨剑嵌在石中隐隐鸣。
“我可不管你是血魔还是妖怪,终将成为我剑下亡魂。死于本侠之手,也算你的荣幸。”战天策伸出两个手指指着额头摆着一个自以为帅气的造型,破了洞的风衣迎风摆摆。战天策脑中的自己一定很帅气。
“天策!”诸葛翔大喊。
“我听见了,诸葛小迷弟。放心,你已经被本英雄救下了,你……”战天策忽然感觉光线暗了下来,一抬头发现那团黑色迷雾已经来了身边。
战天策撩起腿就跑:“什么情况?”梦魇一分为二,化作更加缥缈不定的黑色烟幕。
韩进道:“物理可能已经无用了,每一次攻击它就会复制一个本体。”
“啊?那怎么办?”
“别急,先闪开。免得再让它有可乘之机。要是我们急躁,乱了心境,他就会乘虚而入。”韩进抱起关力,无论关力是否有救,他都要防止梦魇再寄居关力,“你们先想办法。”韩进跃出战场。
“我能什么办法,我最烦这种奇奇怪怪的了。哎,韩大哥,活人不救管他干什么。哎……”战天策刚才耗尽了能量,现在纯粹是凭着武道基础在强撑,一朵黑压压的黑云,挥之不去的梦魇,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跟着他。
战天策刹住车,昂起头道:“妖怪,有胆子堂堂正正和我打一场。”那梦魇化作一阵黑风,朝着战天策刮来。
“我的亲,你也听得懂人话,”战天策向诸葛翔跑来,“诸葛,交给你了。”
“什么。天策,你别过来呀。”诸葛翔遭受爆炸波及,他可没有战天策那么好的身体,本来就退下发软,现在被迫也要叫这股邪风追着漫山跑。
“诸葛,你不是会使风嘛,用风刀刮它。”
“你……”诸葛翔上气不接下气,“你…说得倒容易。”
“快点,再不快点它又来了。”
诸葛翔把心一横,“驭风符·风阵·聚。”诸葛翔掏出凤凰羽符发射出去,他控制着风属性的羽符,一团小风团和黑云相抗衡着。
战天策跃过来,“很好,定住了。”诸葛翔额头上摇摇欲坠的汗珠,被战天策一拍正好落了下来。战天策扭过头去,那团黑云膨胀了数倍不止,“我说诸葛……这……这是你的法术效果吧。”
梦魇仿佛在笑,咧出一个血盆大口,朝着他们两个扑面而来。
危急之际,龙猫小兽再次出现,它的身体变得像小花猫一般地小,它的耳朵高频次地煽动着,龙猫龇牙咧嘴,口中还留着哈喇子。梦魇受到惊吓一般,黑色烟雾如同墨水点进水中,不再凝聚。龙猫不由分说飞过来用它的牙齿去啃噬梦魇,囫囵吞枣,所有的梦魇全被噬梦兽,也就是这只龙猫吃了。后世人开通了这条丝绸之路,途经此地的人听到风絮中隐隐有哀嚎的凄切之声,文人感伤,杜撰出凄美爱情故事。此为后话,不在话下。
那龙猫又恢复了精力,甚至比之前还要更加的肥大饱满。都来了关力面前,只见龙猫吹出一个呼噜啵,泡沫一经接触关力,就将他裹挟而起,关里原本满是裂纹的身体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关力醒了和韩进他们一齐安葬了村民以及右成的部队。此时恰巧正要日落,韩进边在此地立下一个石碑,上面写着“林夕”二字。

原创声明,作者:竹勿句,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唯一链接:https://www.gaineng.net/011syxzmyshxctjlmsm001.html

(2)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11-20 下午4:56
下一篇 2022-11-27 下午9:4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