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 能源机车千里单骑 流星马戏百兽团战

()

漫天火海,两个身影靠背而立,都拿着武器。孙尚香率先从光火中走出来,硝烟在雪肌脸沾涂上灰尘,难遮盖的是悬锥挺鼻、善睐明眸;肩胛两边马尾辫跳动,身后则阵阵爆炸,俏皮的唇角掩藏着端倪。尾随的中年男子头顶一项魔术帽,两耳长且厚,除此特征,总的来说有点憨厚。侠盗二人组年龄上有不小的鸿沟,男人憨厚面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小些,个格又比外表更加可靠,这就是刘备带给人的感觉。
在他们手上拿着的,飞跃冷兵器,超越火器时代:鸳鸯火铳,猿臂一般的枪管,两个对称口径还留有余烟;机重手炮,方才已经补充完能源,如果作战需要,随时可改变形态。这样的“武器”显然与王者大陆脱节。罡气、剑气之流,在孙尚香眼中也就一炮的事,如果一炮不能干掉,嗯哼,目前没有如果。刘备把枪扛在肩上道:“现在我们去哪?”孙尚香酷酷的,只见她倩腰扭双手掷,手炮在空中就转换成了能源机车,机车前后两驱爆发出高速剐旋的音频。她打了响指道:“下个据点。”
7-11能源仓库。逶迤的矿道上,并排的长毛巨象都驮着数吨粗矿缓慢行进。从远处,孙尚香只能望见一行蚁队,潜伏接近后才发现7-11仓库和以往的小据点不可同日而语。自然,守备的兵力也成比增长。刘备小声道:“此地戒备森严……”“终于碰到一个大家伙了!”“我们先前已经补充了能源,一而再是不是有点……”孙尚香扭过头来,啐了一口:“屁,我看你是怂吧。要走自己走,本小姐还嫌你拖后腿哩。”刘备从藏身登地立起道:“备不会弃同伴于不顾的。”孙尚香瞅着眼前的铁憨憨,心想:自己不利用,他也会被别人利用;秉着肥水不留外人田的原则,估摸怎么把他卖了合适。刘备自然是不知的。他从山坳醒来,莫名其妙的成了她的资产,还得跟着她做一些不正道的事,刘备心里虽然不愿意,倒也轻信孙尚香此乃劫富济贫之举。
此时一巡逻士兵望见骚动,前来探查,大喝:“谁?快出来!”尖刀拨开掩草,刘备双手高举,士兵二话不说提刀来刺,刘备赤手空拳频接白刃。攻守间,刀脱战,两人争抢纠缠,双双倒地互掐,被欺身下的刘备急喊:“快出手啊!”孙尚香摸过来,用枪柄一敲,士兵遂即晕了过去。她一脸的嫌弃:“老头,你也太没用了吧。本小姐又救了你一命。到时候得手我要占大头,”刘备扯开领子大喘,孙尚香命令道:“快换上他的衣服。”“要做什么?”“费什么话。”刘备只能依她,背着士兵到僻静角落换了衣服,回过头望见孙尚香正杵在巨大的帐篷前面。刘备走来疑问道:“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孙尚香双手叉腰:“呵呵,还弥漫着臭男人味呢。”她拉开帆布,刘备向上看去,惊得脸色惨白。
空气尽是陌生人类的气味,笼中猎犬躁动不安。帆布带出一个巨型铁笼,之中或有十只獠牙巨兽,每一只都长着三个头颅,犹若三个石磨,婴儿手臂粗细的獠牙剑齿相交错,血液中的病毒引发亢奋,血口流涎不断,哈喇子黏黏稠稠的积蓄下垂然后滴在沙地,散发恶臭寒森。孙尚香在口袋里摸出一块能源钻石,向上丢去,三个犬头疯狂拼抢。“你们这群舔狗,要乖乖的。我这就放你们出来。”刘备惊道:“你干什么?这是六亲不认的怪物,别偷鸡不成蚀把米。快住手。”“别啰嗦了,还不快跑,”孙尚香一脸严肃:“切记行事要符合我们侠盗二人组的风格——快准狠!”“我的大小姐,别胡闹……跑……你……这就是你的计划?”“辛苦你了哟糟老头子!”孙尚香又向上一抛,阳光折射着缤纷的彩光,唾沫星与钻石争辉,七只三首猎犬撞开铁牢门,好似狂风呼啸。刘备慌不择路,早已奔向环形广场。
“队伍集结完毕,请指示。”“兄弟们,上头传来消息,侠盗组织已经在西南方向的据点露面,他们仍然觊觎着这里的能源钻石。我们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听见没有?!”安防队长对着士兵们吼道。众人信誓旦旦:“是队长!他们若敢出现,定叫他们有来无回。”“决计不可大意,他们可是十万级别的通缉犯。”
“十万!”副手起哄道:“我倒是希望他们能冒头,这样我们就能发财了。”在他们的价值观里,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当统治者释放出一道信息素,他们就如饿狼一般扑上去。也难为他们了,要知道,一个中型矿点,一天的开采量也不过几千。十万能源钻石足以组建相当程度的中小队伍称霸占一方了。
先跑了两百步的刘备感知猎犬逐渐逼近,欲哭无泪:它们四条腿三个脑袋,你咋就笃定我能跑得过它们哩!一只骁勇的三首猎犬飞身先到,扑跃来的前肢横扫,爪风拍在脚后跟处,刘备身形不稳,绊倒在地接连翻滚十数个圈,猛犬急刹,四只爪勾起烟尘一道,三个头横唾夺来撕咬。警哨彻响,并着长矛从天而降,将将横隔断血口与凡躯。安防队长喝道:“畜生,休得猖狂。来人,去看看士兵。”手下士兵领命,用长矛斥开猎犬再扶起刘备。队长问:“你是哪个队伍的?到底怎么回事?”刘备其实无碍,胡乱的摇头。队长狐疑地瞪眼道:“下次你没这么好运了。快滚回去巡逻。”刘备弱弱的应声退下。
“砰砰砰……”“遇袭信号?!不好,有情况,”队长喝道:“你站住!”刘备当机立断,噔一声跑路了。“我的追风标何在!”只见他双手合十,右脚踢起士兵递上的标枪。标枪螺旋上升,他原地划圈再推掌,律动与力量的完美结合,果真名不虚传追风标。刘备也非浪得虚名,微妙气流逃不过他的耳朵,在保持极高奔跑效率的同时,身体也能应对气流反应。追风标一击不中,队长大失颜面,到嘴的鸭子如何肯叫它飞了,急令:“放猎犬。贼人肉可啖血可吮,务必留下首级。”猎犬大喜过望,应声加速,四条狗腿爆发力极高,起步时频率太快甚至原地空蹬了几次,忽而猎影狺狺。
八方长矛,一杆接一杆,几乎刺进他的肌肤进而贯穿身体。四面围堵,七条三首猎犬,若有一丝迟疑,二十一个绞肉下颌瞬间就能将他吞噬。凭借着对空气的微妙共鸣,刘备总是能够预先反应并且制定出逃跑路线,时而急中生智的急转弯,时而狭路相逢的果敢飞跃引得巨兽相撞。但他也明白这绝非长久之计。恍惚中刘备望见一道蓝色身影,孙尚香在向他招手。刘备由东面跑到西面,经一个个箭头指引,终于看见了铁罗网阵中的鸳鸯火铳。来不及感动涕零,他扑下身体匍匐前进,爬过铁丝网群拾起救命稻草。
三首猎犬刹得住脚步挡不了追尾,倒霉的直接滚进铁丝网,倒钩刺进狗肉,哀嚎不断。刘备立着枪,大喘道:“追啊,娘希匹,过来呀!”一言不合拎起火铳就是火力压制。“说到底不过是一群丧家之犬。不足为惧。不足为惧呀。”猎犬都咬牙切齿地慢慢后退,突然蓄力弹射飞扑。刘备一惊,拿起火铳扣动板口,能量火炮砸在中间,弹弓爆西瓜般,这猎犬半空中倒插,呜呜戚戚的两个犬嘴渗漏出乌稠的液体。了结性命时犬身虚化至消失,一小片能源如鬼火“咻一声”飞附在鸳鸯火铳上。余下的猎犬全然不顾前车之鉴,一齐扑来,刘备也只能多扣动几下指头。
远处传来孙尚香的喊话:“老头,还不赖嘛。”刘备道:“我差点死于犬口,有什么计划就不能提前说吗?”“夸一句你还来劲了,也不看看本小姐付出了多少,”孙尚香举起一大包东西,“得手了……啊……”话音未落,黑影强掠,孙尚香手上用以炫耀的战利品瞬间不见。
黑影落进安防队伍中,队长道:“你们就是侠盗二人组?今天你们插翅难逃。胆敢杀我爱犬,纳命来吧。蜂隼,释放你的速度,让他们感受生命流逝的可怖。”
嗡嗡之鸣,霍霍鹰爪。刘备喊:“西南方。”“西南是哪啊。我怎么没看见它。”“快趴下,它在你背后。”刘备飞奔而来。时间仓促,孙尚香直接鸭子坐地,侥幸地躲过了炮弹般的空袭。刘备来道:“快,撤退!别再想着能源了,这怪物可不是那些三头狗能比的。”孙尚香咬牙召唤机车,刘备开枪掩护,一路狂飙突进。刘备催促道:“再快些,它还在逼近。”“已经最快了。”“再这么下去不是办法,能源会耗尽的。既然如此,只能打阵地战了。”刘备与孙尚香说了计划。
风起兮,云飞扬。刘备一人一枪立着喊道:“来吧。来一场与风的游戏,看看谁才是风之子。”猎物的战意就是挑衅,蜂隼傲然降落,遥隔几丈,和刘备相对而立。空气凝固,翅频快如止动,只有蜂鸣散开。刘备掏掏耳,深吸气猛地拽起火铳扣动扳口“砰砰砰”连发数枪,蜂隼移形换位,闪躲的同时尾腹飙射出毒针。刘备往预定路线逃去,只守不攻,欲以示弱纵敌之计反杀之。蜂隼杀性大发,丝毫不吝啬尾针。
刘备闭上眼睛感知,风传来敌人的信息,一股费洛蒙完全暴露了蜂隼的状态。“是时候了!”刘备瞄准天空,一个重型炮弹适时飞来。蜂隼对自己速度太自信了,炮弹绝对……蜂隼一惊,刘备射中了炮弹,弹花绚烂,火星撞地球,蜂隼避无可避,薄如蝉翼的翅膀被烧了几个大窟窿。
“是时候还债了。你这个窃贼。还我钻石。”孙尚香用机重手炮再次射出一发炮弹,蜂隼双翅皆碎,饶是今日不死,它亦与天空无缘。刘备道:“蜂兽,此时此刻我等取你性命易如反掌。念你是兽中英雄,战我二人于你不公,且放……”孙尚香不明事理,直接走过来,“哒哒哒”射了几枪:“这可是品质极高的能源啊。”刘备无语:“你……好歹让我说完。”孙尚香白了刘备一眼。
突然地动山摇,长毛巨象轰隆而来。象背上队长持矛挥指:“别让他们跑了。赏千金,封万户。”孙尚香丧气地撂下手炮道:“好一个阵地战,简直自寻坟墓!”此处九曲天路,道上丘陵此起彼伏,掩体浑然天成,然而面对巨大的象脚,却是一踩一个准。“备失算敌人增援速度了。”
机车上窜下跳,孙尚香骂道:“该死。黄泉路都没这么恶心。”“不行了,我快吐了。”刘备头昏目眩就要后倒,不经意楼上了孙尚香的腰。“啊,你……”孙尚香本能的收腹,右手肘顺势向后一捅。肋骨一阵剧痛,又一个颠簸刘备被甩下机车,起身时候,长矛已经搁在他的喉咙上。

嵌入墙壁的八十一个火把照耀,烽火斗兽场百怪聚集,跨品种的异类,不计其数的走兽或飞禽,都爆发呼喊声,好似发情时亢奋痉挛。兽场的中心,一个黑点伴着虎啸绽蔓,虎头鹰空降,蜥蜴妖跳蚤一样弹跳出场:“伟大的主欢迎你们的到来。多么激动人心的时刻。弱小的人类面对恐怖的野兽,会爆发出怎样的火花,是人类获胜,还是野兽吞噬了她们。
“神赋予我们使命,让我们见证这场表演。我们都将得到升华。力量的悬殊从没有改变,改变的是对象,人类成了弱势的一方。我们,不再是轻易被踩死的臭虫,而是掌握人类命运的神的使者!
“我们学会了与大自然的斗争,我们适应了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到头来,最强大的敌人不仅仅是自己,还有我们的同类。我们都是强者,我们需要学习,我们要看看这斗争衍生的过程。
“这一场场角斗不仅仅是杀戮,它将带领我们见识到什么才是新方向——继续进化的新方向。这场美女与野兽的盛宴献给你们,神的信徒们欢呼吧!”
“这是哪?”阴暗的廊道传来时大时小的呼喊,王图南有些害怕,拉着妲己。“姐姐,你没事吧。”王图南轻轻摇头。妲己拿出星元道:“他们会来救我们的。”漆黑的牢笼亮起一道光,两人相觑,还是决定出来。全场寂静,目光、灯火都聚在她们身上,所有的呼喊、嚎叫全都不见,只剩呼吸、心跳以及空气里夹杂的血腥与恶臭。
一声接一声的巨响,四面阴暗尽头的深处,都缓缓有怪物行动。四只怪物一个比一个巨大,光熊掌就如茶几大小,它的整个头部,除眼圈和双耳其余都是白色毛发。黑与白相间的巨兽带给王图南的感觉不单单是诡异恐怖,异世界莫名的情绪也生发出来,她不知道如何应对,妲己的呼喊也置若罔闻。饿兽早已疯狂,它们会撕裂眼前的一切,先从弱小的人类开始。情况危急,妲己狸尾摆,幻心将其中一头迷惑,巨兽改变了掠食对象。巨兽相斗司空见惯,观众席上信徒嘘声四起。
主席台上,牛魔从眼神中透露的信息是:如果不能搞定,那么进场决斗的就是蜥蜴妖本人。蜥蜴妖望向场中,射出一道毒箭穿透魔怔的黑白熊。当它倒下,三只同类开始撕扯它的身体。血腥点燃了癫狂,信徒喊叫的节奏与牛魔嘴中含着的烟杆同个频率。忽传捷报,来的小妖跪着,望着牛魔的大脏辫道:“大王,大喜呀。侠盗已经抓获。”牛魔转身,呼出缭绕云雾,残缺的断角划开白烟,傲来国二当家缓缓道:“他们现在在哪?”“大王,抓来的那个已经关在兽笼里了。”牛魔习惯性地用烟杆子敲敲断角,那是勇敢的证据。“还有一个呢?”“回大王,让她负伤跑了。”“跑了!”两行怒气喷出,指间烟杆叫他捻断:“先给他们一万,抓住另外一个再来领十万。”“是大王。”“把那家伙丢进去。”
又有两道闸门先后被打开,窜出来三条剑齿鳄、一个中年男子。巨鳄剑齿寒光一闪,刘备拔腿便跑,跑动激起野兽的掠食反应,也引发竞争,这些巨兽还没进化出相互合作的智慧。
“为什么又是生死追逐?!”前方围墙,刘备再加速,脚嵌墙缝猛蹬,手脚并用犹如壁虎贴墙飞驰,生生爬了数丈高,双手垂吊在支棱出的火把柄上。刘备大口呼气:“瞧瞧你那烂牙,这嘴臭的,就是吊死也不下去。”剑齿鳄在正下方张持着巨嘴,它的耐心在动物界数一数二。另外两条则转头袭击妲己和王图南。刘备喊道:“小心,它们过去了。快跑。”妲己撑开双手用身体挡住王图南,同时发射出一道幻心,粉色的爱心圈砸在冷血动物身上似乎不起作用。妲己回身抱住王图南,奋力一跃惊险躲过。
“你们见识到进化的力量了么?”蜥蜴妖在空中大喊:“失去情感,变得冷血,我们将获得强大的免疫系统。我们将身披铠甲,我们将会所向无敌,我们将会颠覆人类。”
“人妖不两立,王道不偏安。”刘备紧扣帽檐,做起单杆运动,高速旋转几圈后箭一样俯冲,脚点剑齿借力扑向正要伤人的鳄兽,手中火把嚯嚯,瞬息就刺进了鳄鱼眼。剑齿鳄疯狂的扭动,它无唇舌,它冷血,它亦疼痛着。瞎眼鳄撞进了正大快朵颐的熊堆,熊把这条不长眼的鱼上下擒住,用犬齿啃咬。剑齿鳄身上的铠甲抵挡了犬齿,尾椎却被巨大的咬力绞断。不过几口,熊就将鳄一分为二。它们像金刚立着怒吼。
刘备道:“你们没事吧。”妲己红着眼圈呢喃:“王姐姐……”王图南的思绪飘向远方,以为又回到了动物园,回去了初恋之时:
“你看那只熊猫,好蠢好好笑。蠢萌蠢萌的。”
“是啊。不过南南,别看它们这个样子,它们终究是野兽,还有野性。所以说凡事不能只看外表。”
“那么问题来了,我和熊猫谁可爱呀。”她羞涩又大胆。他摸着额头思索道:“嗯,答案不是很明确的么。当然是熊猫咯。”王图南鼓气来追,他转身跑了几步,突然回身用宽阔的胸膛抱住王图南。“世界不及你可爱。”他说。他的眼睛深沉有爱,她始终无法忘怀。在他眼中的爱意沉溺、下坠,王图南把一切都给了他,把他当成全部。“我永远都不会伤害你。”还是他说。然而,她却不是他的全部。决绝的身影比北风更寒冷,雨水不及她眼中一分。
泪水滑落在妲己的手上,妲己轻轻抚拭王图南的脸。王图南一把抓住妲己的手道:“野兽,不会骗人。”……

沙漠商旅马踏黄沙,一小队人策马来到驿栈,领头的摘下沙罩扬着锡渣的下巴道:“水呢?”苏武走来撒下几颗亮闪闪的钻石,店主人缩着头哈气道:“爷,在这呢!”几碗入肚,苏武道:“店家,前方何地?”“爷,往前是西域古镇。”苏武回来告诉了弈星。
“星元感应越来越强烈了。”狄仁杰道:“这么做真的能找到她们?”“她们一定会没事的。”东方曜道:“现在我们该怎么做?”“前方极有可能是敌人的大本营。现在兵分两路。苏武带着队伍在这里接应,我们三人进入古镇。”苏武问道:“为何要分两路?”“近日来得到的信息都有关于侠盗组织。挥霍钻石制造假象,目的是让他们把我们当成侠盗,这样王图南她们才会更安全。我们被‘抓住’,就能见到她们。最后再合力将她们救出。”“只有你们三人,会不会太危险了。”“我们都有王者能量,不必担心。为防万一,兵分两路可里应外合。”苏武应了。
“曜。这次要靠你了了。在我们之中是你最强。”东方曜看着弈星道:“这次,我一定会守护同伴的。”东方曜伸出手,狄仁杰、弈星叠上去,星小队正式行动。
笛声悠扬,数米长的眼镜王蛇翩翩起舞。观众似乎看腻了它的芯子,都被不远处另一个喷火的表演者吸引,火龙一道接着一道,眼睛王蛇似乎受到惊吓,缩回盒里。弄蛇人疑惑凑近,“嗤”一声被弹射出来的饭勺般的蛇头咬住鼻头,粗长的蛇身一圈圈地缠绕着他的头颈。观众大喊,只见他抓起笛子吹奏,眼镜王蛇再次舞动,弄蛇人也毫发未损。
东方曜别过头来,望见一道蓝色身影闪过,弈星、狄仁杰见着了也都跟上。面陇轻纱的女子立在转角处,颌首低眉双手合十道:“几位公子外地来的吧。”弈星道:“姑娘会说中原话。”蓝衣女子未答应,转身步去。
“奇怪,怎么不见了。”东方曜疑问道。“你们看。”狄仁杰指着眼前古怪的建筑。三人进了酒肆,里面光线阴暗,耳边不时有“哼哼唧唧”的声音。“几位客官,来点什么?”长着滑稽胡须的酒保来迎。东方曜指着一个酒盅问道:“这是什么?”酒保捋着两头翘的胡须神秘兮兮的道:“沙漠甘露,骆驼血浆。”“血?好端端的喝什么血。”酒保挤眉弄眼,领三位小兄弟去了内阁,他掀起帘子一角,露出春光无限,然后道:“一夜七次,人间爱神。”弈星和狄仁杰何曾见过这样场面,东方曜倒是镇定许多,他大大的“哦”一声道:“来三杯。我们兄弟一人一杯。”“三颗碎钻。小店概不赊账。”东方曜拿出一克拉道:“够么?”“够够够……”酒保像啄米鸡一样退入阴暗处,不久端上三杯“骆驼血浆”。
狄仁杰在东方曜耳边道:“真的要喝这东西吗?”“此刻我们三兄弟歃血为盟,之后共赴刀山火海。组织需要你们,这一杯我就先干为敬,”东方曜一口全部饮尽道:“喝呀。”弈星为难道:“曜。”东方曜凑来道:“不是要演戏吗?血都不敢喝还当什么强盗,”见他俩仍不动作,再道:“你们呀,图样图森破。这根本不是什么骆驼血。”狄仁杰道:“你怎么知道?”“这里一看就是个黑店。杯里的是番茄汁。”狄仁杰道:“番茄汁?”“就是西红柿。”弈星道:“西红柿?”“唉,就是恶魔果。”狄仁杰、弈星一齐叫了出来:“恶魔果!”东方曜展展眉,有些无奈。
酒保又悄悄来道:“小爷是来此地经商的吧。”东方曜道:“我等专门打家劫舍,劫富济贫。”“哟您真会说笑。”“你们这有没有什么好玩的。”“明白,这就给您安排……”“你知道我要干什么么?我要的是野兽。听说你们这有个什么马戏团,大唐社中子弟逐鸡斗狗已经烦厌,特托我等组织奇珍异兽以供玩乐。这就叫劫富济贫。”“您可真幽默……流星马戏团正值盛宴,不过……”“不过什么?”“必须有邀请函才能去,”酒保搓着手道:“好消息是成为我们这的会员,就能得到邀请函。”
东方曜再付十克拉,买来入场券。“流星马戏”四个字下,一个金色的太阳图腾印在正中央,漫射出的像符文一样光辉将神秘渲染到底。酒保送他们三人出了酒肆,退回阴暗处时俨然幻化作了一条变色龙,唤了小妖来道:“速去禀报牛魔大王。”
星小队按照卷上路线行进,迎面遇见一个小丑,他的笑脸像是等候许久,已然凝固,脸上或诡谲或扭曲的妆容相互试探,七彩异服,修长的手从弯着的身子伸出。三人相觑,东方曜把入场券放在小丑的手上。瞬间,风起云涌,地动山摇,一座城堡拔地而起,如梦似幻。有诗句曰:
朔漠上蜃楼,黄粱又一梦。
心中有美景,因此战不馁。
众人再回望,小丑已慢慢的虚化至消失。三人向前走去,方踏上接近城堡,周围地面瞬间塌陷,一睁一闭,他们落进了兽牢。

“我拒绝更好更圆的月亮,不拒绝你。感谢那是你。我已不再是执着表象的女孩了。现在我要为同伴而战。我明白了,结冰魔法的真正核心是对生活的强烈的向往。美好的记忆它们被冻结凝固,就让时间、热情不停地去抚慰它。它们从不离去,新生即将到来。”他的身影慢慢模糊直到消失不见,王图南眼前见到的是妲己的泪眼汪汪。这次是她拭去别人的眼泪。当王图南站起身来,她的眉心被点化上一点浅蓝色冰晶,在她身周馥郁能量缓缓生发,寒冰蔓延,洒在地表爬上墙壁,逼近巨兽。空气寒意逼人,光火却仍然熠熠。
“这难道……星辰之力?”牛魔攥着拳头,胸口不断起伏。“有意思,有意思……”

轰隆巨响,立地摇晃,平行世界,多维空间。忽远忽近,精神与官能勃溪;时明时灭,光晖和黑暗拉扯。那束白光驱引着他们靠近,进入白圈,四面八方突然闪烁着红光。待到它们逼近,东方曜才见识到他们的恐怖,但见:
人头马身,亮澄澄,马腾尖矛倒支棱;插翅白虫,风冷冷,虎啸利爪勾擎攫。
三口六芯,赤炎炎,蛇盘竖瞳等缠绵;雌雄同体,黑茫茫,鼠踞磨牙常吮血。
黑压压的黑鼠兵叽喳着向曜等人窜来。弈星积蓄起王者能量,以他为中心的墨灰色的结界罩四外扩散,黑鼠兵触碰到结界就被电流吸住,接着爆裂炸开。“我们必须想办法尽快找到她们。”弈星道。
兀的一道火龙掠过鼠兵头顶钻在结界上,火墙无情燃烧不分敌友,部分鼠兵闪避不及惹火烧身。黑鼠头领双目血红叽喳叫唤,鼠兵迅速调整阵型,悄悄向赤练蟒靠近。此时,地牢一角巨响,爆炸炸飞碎石,循光源望去,豁出的圆洞前立着个人,她喊道:“大小姐驾到。统统闪开!”手中机重手炮发出连环炮弹,孙尚香毫不吝啬能源,火力全开。能量波向洞口涌出,烟尘反呛,孙尚香这才停下。
“快停下……不要误伤同伴。我们必须制定作战计划。”弈星道。“谁和你们是同伴。我可是独行侠盗。”“是引你我们来这里的吧。没猜错的话,我们先前已经见过。”“呵,说吧,你们来这里干什么?”“我们来解救同伴。”“同伴?”孙尚香突然感觉腰上被什么东西勾搂住,低下头一看,一只巴掌大的黝黑的老鼠贴在她的腰上,嘲弄的发出叽喳声。孙尚香花容失色,大呼小叫,要了少女命了。没有了火力压制,猛兽开始反击。
赤练蟒三个血口吐出三道火龙,上中下全部锁定。狄仁杰凤凰羽盘旋,一个无死角的弹环体将炙热的火焰吸收至羽符。光火褪去的刹那,三道火符金芒一闪,赤练蟒的七寸软肋被羽符钉在墙上,瞬间失去战斗能力。它还想挣扎,不计其数的黑鼠已经涌上来将它生吞活剥。能量化作莹光向狄仁杰飞来,孙尚香却捷足先登,她道:“这是刚才的保护费。”
“小心!”鹰翅虎飞跃过来,利爪闪着寒光。东方曜一起一落,白虎双翅皆断,合剑之时,虎头掉落。人马兽见状,掷出手中矛,弈星用星元弹开。人马兽蹄花四溅,不战而逃。“别想跑!”孙尚香召唤出机车追了上去。“小心埋伏,”弈星道:“我们快跟上。”
前面像是个阴暗的死角,孙尚香撂下手炮道:“这家伙,去哪了呢?躲起来就有用吗?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魅力。”感受着满满的能量,孙尚香邪魅的莞尔。“刚刚那条蛇的能量可真够厚的。不人不马的家伙,尝尝吧。”能源在手炮上聚集,白光照亮了空洞的走廊,肉眼可见的膨胀积蓄,白月盘大小炮弹带着摧枯拉朽的气势,所经之处或血肉之躯或刚石城堡皆不可抵挡。炮弹飞过一道道石闸门,穿进斗兽场,在巨熊身上炸开。火海与雪花共舞,场内骚乱,牛魔吼道:“这是怎么回事!”蜥蜴妖命令虎头鹰吹散烟尘,场上慢慢露出来几个身影。弈星道:“我们又见面了!”蜥蜴妖恶狠狠的道:“是你们!”
“王图南。”“妲己。”弈星道:“你们都没事。真是太好了。”王图南看了一眼东方曜,随即把眼睛移开。刘备道:“没想到你还会来救我。备感激不尽。”孙尚香道:“上次的事还没跟你算账呢。这次我九你一,没商量。”说着把火铳丢给了刘备。
一把斧头率先飞落下来嵌入地中,牛魔庞大的身躯从台上跃下来引发一阵不小的震动。“你们就是暴君大人要找的人。一个也别想走。”
“星小队。”“侠盗杀手组。”
“准备突围。”
双方对峙,牛魔猛地冲撞过来,蜥蜴妖趴在墙壁上不停地偷袭,其余小妖将他们的去路围得水泄不通。孙尚香发射的炮弹被牛角顶开,炸在石壁上。烟尘弥漫,斧光寒寒。东方曜用星陨剑格挡住牛魔的横劈,巨大的压力让使东方曜双脚陷入地中。牛魔抬起另一只手拍落,东方曜直接被砸没进地里。
“曜!”“别急,马上就轮到你们了。”牛魔正要走来,土地里忽然漫射出璀璨的蓝光。蓝光照射在妖兽身上时,它们哀嚎着,蜥蜴妖被蓝光刺透身体,落在地上变成一只小小的蜥蜴,空中的虎头鹰及若干小妖都如是,纷纷现回原形。
牛魔在蓝光刺进胸口的时候慢慢倒下。从东方曜额头上爆发出的蓝光,是星辰与能源的联系,星辰不断地攫取着能源,一并来到的还有未全部弥散的意识,东方曜陷入了某种境界,他见到无数张脸,善意的、恶意的、绝望的、期望的,这并不是人世间的全部情欲,只是简单如昆虫的费洛蒙,某种本能使他恐惧,让他想撕裂眼前的一切。东方曜挣扎地从地里爬起,像发着蓝光的恶魔爬向人间,他感受死亡,感受力量,感受本能。
“我好痛苦……啊……”东方曜抱着头,祈求着,咆哮着,攫取着:“啊……救我……”“曜……”狄仁杰想要靠近,弈星拦住了他,王图南率先一步,慢慢靠近。她伸出手,指尖触碰在东方曜的额头,魔法让东方曜恢复了心智,一股蓝色的能源激射出来,久久不化。星辰排斥了能源后,东方曜倒向王图南怀中昏迷。
也是这个时候,牛魔的身体突然动了起来,它一头扎向那堆能源。能源找到寄主,极速的灌输在牛魔体内。“力量。这就是星辰的力量!”牛魔举起斧头,向下劈斩:“魔路之壑!”一道鸿沟訇然中开,星小队以及侠盗二人组都被鸿沟吞噬。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星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 5. 投票数: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 成为第一位评委。

As you found this post useful...

Follow us on social media!

We are sorry that this post was not useful for you!

Let us improve this post!

Tell us how we can improv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