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照计划伙伴齐西游 应预言兄弟聚东京

()

且说扁鹊、韩信被软禁西界城,苏醒过来的韩信仍然伤重,扁鹊道:“情况不容乐观。我也没十足把握,毕竟这是第一例,可若想根除黑暗羁绊,唯有此法。”韩信道:“圣手,您只管放开手脚。韩信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我很好奇稷下都是些什么能人异士。”“和先生相比,我做的并不多。”“说来听听,”扁鹊边说边在医药箱里翻找:“难得手术复杂。”
“我总是居无定所,不瞒先生,感染了病毒,我其实一点也不害怕。我回到稷下,见到了那群孩子——我的同伴——现在他们正承担着重大任务。”“他们看起来很可靠,我是说立场坚定。”“是的,他们真的很不错。啊,我只有像现在这样,快死了才能躺下来休息。现在竟是我最安心的时候。我潜入敌区,和各式各样的人打交道,我不是真的我。我不知道我自己是谁。那么换了一颗龙的心,又会变成什么样呢?”“你是不是要考虑一下。”“不用先生。说实话我十分期待。我身怀使命,身上还有校长的能量,我不能死,我得回去。”说完韩信便闭上了眼睛。

空空谷,飞登塔内。“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你在我身边却不知道‘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前面加一个期限的话,我会说:一万年!”王图南带着舞台剧的声腔念出这段经典独白。妲己泪眼汪汪,娇喘连连,十足感动涕零,“太感人了!太凄美了!”王图南见妲己泪人模样,一面得意自己的演技,一面安慰妲己道:“好妹妹不哭,哭了不好看。”
躺在榻上的东方曜偏过头来顿时清醒,忙直起身道:“王图南!”“你醒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来找我干什么?”“我们以为你被梦魇兽抓走了。”
“不许你这么说我弟弟,他叫梦奇,我叫妲己。”“可你们为什么会迷惑西界城的人呢?以至于……”“我们只是在找星辰之力的拥有者。”“你没事吧?”东方曜向王图南道。“我能有什么事。”“你想我了么?”“得寸进尺!”东方曜讪讪笑:“都说不痞气的木讷男没有吸引力。你说那天要平安无事,我道上见了你,只正正经经的向你说‘嗨,王图南小姐,我是某某某,很高兴见到你。’只会被白一眼吧。”“那现在你被啐一口又怎么样?”“不亏不亏!”东方曜展展眉,转头向妲己道:“你们不也是英雄么,或多或少不都有星辰之力么?”“我需要帮助,”妲己道:“我想去找我的猴哥。他一定在这世上。”
“猴哥?孙悟空也来了?”“王者大陆本来便十分神奇,在华夏文明长河中,留下志铭的英雄被造物主赋予王者能量,在这里担负起使命,”王图南拍着自己胸口,神气的道:“看来我就是那个星辰之女。那日我在台上,星辰直飞,将我召唤,赋予我魔法,这一定是神的主意,他老人家要我这个智慧美貌并重的女神拯救世界!”“王大忽悠,那我呢?”“谁忽悠了,我是星辰之女,你嘛……星辰之拖油瓶吧。”
“是的呢,王姐姐,我们受召唤出现在王者大陆,一定是为了完成某些重要的使命。恰如我本是死在孙悟空棒下的白骨精,大圣第一棒敲灭了妖道,进入佛道;第二棒敲灭了魔道,进入禅道;这第三棒却敲出了情道,我本必死,大圣因为情道未悟,夙情未了。今转生狸猫,又得到守护塔的能量,我势要去了结这段情。这段情支撑着我,这也许就是我的使命!”妲己言至深处,不觉舞动,舞姿翩跹。
“看不懂!”东方曜摇头摊手。“这些天我给妹妹分享了许多咱们世界的言情小说,她欢喜得不得了。啊,多么可爱纯洁的小姑娘。”“害人不浅!”“你这中二少年,如何懂得少女心?”
“这么说你真的想去和亲?还带上她?”“她现在是我闺蜜,闺蜜的事,就是我的事。”“你这么快就要嫁人了吗?”“本姑娘大好年华,谁说我要嫁人了。再说,我俩的事,你如何过问?你是我什么人!”“好说歹说我是来救你的。”“是我救你还差不多吧。我两姐妹相聚,你好赖跟着,犯了礼数,着了道,不是我开口,你们现在还在梦里呢。”
“啊…我的伙伴们没事吧!”“能有什么事。”“我们糊里糊涂的来到这大陆,应该遵循这个世界的规则。”“什么规则?”“你要知道这个世界没有我们现代的法律,也没有以往的现实秩序,如果稍有不慎……”“星辰之女的魔法你还没领教吧!”“你…唉…头发长见识短!”“拖油瓶你滚。我闺蜜的男朋友是盖世英雄孙悟空,什么妖魔鬼怪都不怕……”东方曜和王图南说不清楚,便往外走,突然一步踏空,从树上一头往下扎。
“忘记跟他说了。”妲己捂着口道。王图南双手抱胸道:“摔不死,这驴木脑袋硬得很。”“砰~”东方曜从神树摔到地上,眼冒金星,口里不停叫唤:“王图南,你故意的……”
“鲁班大师,智商250。哒哒哒!”“鲁班七号?!”鲁班七号歪着头看着东方曜,摇头晃脑,一旁梦奇不停吹着泡泡,“布吉布吉咕噜及”叫着。眼前的鲁班七号不再像冷冰冰的机关人,眼珠竟能聚焦,正和东方曜对视,脸颊也像被人涂抹上腮红,最叫人难以置信的是鲁班七号居然能开口说话。
“曜,你没事吧?”狄仁杰来到。“鲁班七号他……”“嗯哼,由魔法女王安琪拉女皇为你解答,”安琪拉在地上打开魔法书,“说起那天那场王者之战‘砰’‘砰’‘砰’美艳少女将众探险家引至山洞,山洞里弥漫着魔法的气息,掉以轻心的狄仁杰,实力不济的东方曜率先被美艳少女妲己控制。其余伙伴们乱了阵脚,然众人中一魔法师横空出世,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你们猜猜她是谁?魔法女皇安琪拉也……”玄乎其玄的语气引得鲁班七号、李元芳、梦奇等纷纷围观,挤做一堆。东方曜从梦奇的大屁股挤出头来道:“安琪拉,讲重点!”
安琪拉摊摊手道:“那天我召唤出鲁班七号,然后就昏迷了。”“天啊!等于什么都没有说。”“当时我们都昏迷过去,鲁班七号被梦奇抱走,一觉醒来,他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好像有了灵魂。梦奇的体积也缩小了不少。”弈星和关羽一起出现。
“被睡了……”东方曜托腮沉吟道:“睡了一觉。嗯嗯……”梦奇一脸憨憨。狄仁杰道:“梦奇的能量使鲁班七号具有了自己的意识。这种奇迹,不知道该感叹鲁班大师还是感叹梦奇。”东方曜向上眺望,神树之巅隐隐发光:“感叹守护塔的力量吧!我们被召唤而来是有缘由的,可能皆因为我们心中有执念,命运安排了使命。”狄仁杰道:“校长说过,当我们拥有王者能量的时候,我们就不再是凡人,就不能把自己安危看得比王者大陆还重。当我们接受这股力量,我们就应该守护王者大陆。”弈星道:“我们要守护好星辰塔。只要星辰塔不被占领,魔族就无法入侵。”李元芳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狄仁杰道:“我们还是先回去找韩信吧。”
换心手术已经完成,拥有龙之心的韩信摆脱了黑暗羁绊的侵蚀,又得到龙族的力量,这种力量无法估量,只有身体上奇异的变化和诡异的白光使凡人感觉到端倪。有诗为证:
秦时白龙吟,汉月赤子心。
举世淮阴侯,无双真国士。
当时房间里白光闪闪,门外士兵即刻通报了马可波罗。马可波罗见了韩信,不觉大吃一惊。常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韩信的变化天翻地覆,但见:束冠玉面,凭雪铠藏人气。剑眉星目,生角盔敛龙息。开肩扩宇,擎银枪显雄威。顶天立地,踏云靴染锋芒。
韩信长枪一立,抱拳道:“韩信谢过城主救命之恩,容当后报。我与扁鹊先生此时欲去空空谷与同伴汇合。”“额……”马城主难以抢白,左顾将军,自道:“他们答应我,替我除掉梦魇兽。届时他们自会归来。”“韩信不会置同伴于险境。还望城主成全。”马可波罗终究还是放行。
山道尽逶迤,军队成蛇龙。“停!”右将军大手一挥,军队及时停顿。右将军从阵头疾驰到皇轿,翻下马报告:“主公,前面便是空空谷。”“嗯……”马可波罗道,“怎么还不进发?”“秉主公,前方路狭似关,丛林相掩,属下以为应派一队人马前去探路。”“既然这样,”马可波罗道:“传我命令,让韩信在前面打头阵,我们列阵包抄。”
右将军来说了,韩信点点头,脚尖于马镫上一坠,枝干间星丸跳跃,望最高峰攀登。临近神树,风吹银铃声,一群人正嬉笑打闹,韩信心喜赶到,撞见关羽,开口之际,是弈星发现了韩信。弈星惊喜道:“韩信?!”“你们没事吧!”众人赶来迎,都平安无事,人人喜色。
东方曜道:“我们正要回去找你呢!”狄仁杰道:“扁鹊先生呢?”“先生随后就到。多亏了圣手的救治,信才起死回生。”“信哥哥的头上怎么长了角?”韩信蹲下来让李元芳摸摸头角。韩信道:“那时我病入膏肓,先生迫不得已为我换了一颗龙心,就是那条小龙的心,所以样貌上会有些许变化。”大家放下心,弈星和韩信说了众人的经历,看来都是虚惊一场,皆大欢喜的结果。韩信还有心事悬在心头,当下便要下山回稷下。
东方曜道:“请韩大哥替我向校长请罪,我……我想去傲来国。”“为什么?”又是弈星便说了始末,韩信思索一番,道:“联合其他强大的英雄组成联合军这本是正确的,但是这么艰巨的任务不应该由你们独自承担。你们真的要去么?”星小队十分坚定地点头。“好吧。但我必须先护送扁鹊先生往稷下。”关羽道:“关某愿同往稷下,听得你们的庄校长有占卜之能术,关某拜求知大哥三弟的下落。”韩信十分欢迎。苏武牵马来道:“关大哥……”“你是个好队长,守护公主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当时李教头的儿子亦有言在先,说会有几个年轻人加入队伍。我想就是这几位小兄弟了。”原来当时张、李已有勾当埋伏,不过已死计划,外人何从得知。星小队的加入格外顺利,之后苏武亦不排挤,此为后话。
韩信问道:“那这空空谷谁来守?”弈星道:“梦奇与鲁班七号留守空空谷。”妲己对梦奇说:“弟弟,你要乖乖的哦。”“呜及呜呼呜呜及……”梦奇十分不舍得姐姐,妲己也舍不得他,可一离开空空谷,哪里能找到蕴含这么多自然能量的地方呢?“你在这里好好的等姐姐,姐姐过些日子就回来。要是你不乖,我就把鲁班七号还回去。”梦奇毕竟单纯,对姐姐的话百分相信,只咕噜咕噜的不开心。
“小卤蛋,大胖娃别伤心,我留下来陪你们,”安琪拉道:“说起来大胖娃的魔法还是挺有趣的,我觉得必须好好研究一番,当然啦,比起我安琪拉女皇的魔法还是有许多差距的。”“元芳,你好好的。”狄仁杰怀抱李元芳。“狄大人,我不要你走……”李元芳眼角的泪打转,终于积攒过多盈出眼眶。“乖,元芳,我也不想和你分开。你留在空之谷好好修炼,你会成为王牌护卫的。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以后就不会再分离了,”狄仁杰眼睛湿润,他用拇指轻轻拭去李元芳的泪,道:“你看梦奇也都不哭了,大家都不哭了就你还在哭。”
离别感伤弥漫,大军兀自前来。马可波罗踏过马头从轿中飞出:“梦魇兽在哪?”韩信道:“马城主,这里并没有梦魇兽。”“那个蓝色皮球一样的动物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梦魇兽?”马可波罗指了指梦奇。“他确实是狸猫,不过不是梦魇兽。”扁鹊下马来。“我看看,”马可波罗将信将疑,往梦奇面前走来,他拔出枪,众人立刻反应,韩信示意稍安。“bangbangbang!”他对着梦奇的大肚皮装模做样地开嘴炮,“右将军,即刻布告城众,说我马可城主已替天行道,铲除了梦魇兽。我想我们西界城的繁华会更上一层楼,”马可波罗转身回轿子,“我给你们个建议,说实话你们这群稷下学生可真是的,这要上了战场见了魔族还不直接尿裤子了!”
东方曜道:“城主是见识过了么?”“这倒没有。”“想和我们一起去么?”“想都不要想,谁知道那是什么妖魔鬼怪。右将军,回城。”马可波罗之所以来空空谷走了个过场,目的自然不单单是为见一眼梦魇兽。守护西界城与驻兵保护空空谷并不冲突。若空空谷的守护塔被入侵,没有足够力量防备,届时腹背受敌,西界不保。
一切归于平静,东方曜往王图南方向来,他从怀里翻找着什么,一边道:“几个月前,谁会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我是说世事难料啊!”“打住,你又想说什么煽情的话,我可不听,”王图南语气坚决,“这套路搁小姑娘身上还或可行,我可是星辰之女,顾得天下苍生,顾不得儿女情长呀!”“好吧,好吧。”说来奇怪,这要是某个大诗人给写的临别赠序,她看不懂也会当成宝贝裱起来,而东方曜想给她一件复活甲,王图南却识做附骨之疽。东方曜无奈摊摊手,自顾道:“权当团游吧!”
韩信又和星小队队员说了许多,最终弈星被推选为队长。和亲人马齐整,队伍继续沿着和亲路线前行。诗曰:
黄沙青冢丘,烟直夕阳西。
雄关真如铁,古镇连朔漠。
春风过紫台,萧萧是胡语。
千载夜月魂,万物尽自然。
西游大道,千山万壑页页过,沙漠之舟驮着他们几个先行来到丝绸镇,小镇里商品俱全,就是未见人。东方曜进了客栈,喊道:“喂!有人吗?”“好奇怪,这里看起来并不像绝迹,”他们来到后厨,“你们看!”狄仁杰指着扑打着翅膀的家禽。“为何一个人都不见?”弈星思索无果,让东方曜把消息带回队伍。食过晚饭之后,苏武带人又去外面寻了几次,依旧没有见到活人,连野兽也没有。
夜里两位女生同住一间房。侍女们早就将房间打理得当。白天饱受颠簸之累,在干净整洁的床面前,王图南把端庄丢了,猛扑上来,神经质的嗷叫了几声。一阵寂静之后,她道:“妲己,你有无闻到一股臭味?”妲己擤了擤鼻子,“没有呢。”王图南睡意全无,在房间里翻找起来。只突然一个黑不溜秋的东西一闪而过,王图南惊恐得大喊大叫。
苏武一个鲤鱼打挺,飞快赶到事发地。等东方曜到的时候,一只有成年猫科动物大小的东西从楼道飞窜出来,合面相撞,都吓得半死,那东西六脚朝天,蠕动翻滚,坠落到大厅转眼消失不见。苏武跳下来,十分警惕往骚动处试探步去,手刀欲劈,柱子后方突然踅出一个“三寸丁”。
“你们别怕,”他挤出笑容道:“外面来的吧?我是这家客栈的主人。别人都叫我三寸丁。”东方曜道:“你家客栈怎么有那么大的虫子。”“实不相瞒,我就是那虫子。”“什么?!!!”他们叫了起来。“我是累得现回原形了。我现在的样子你们感觉好点了吧?”众人下楼,看他长得歪瓜劣枣,真武大再世。王图南惊急怒骂:“妖怪!”“我不是妖怪,以前不是,现在也不是,我是人!我是一家客栈的主人。这是我辛苦劳作得来的。这个小镇的人都是昆虫变的,我们以前是昆虫,现在已经是人——马上就是人了!”“这……”东方曜和王图南是难以消化的——就像其他任何人一样,当你在书桌子上或某个角落遇到一只蟑螂,你的直接反应就是想要击杀它,就算它跑了,你也想把它逮住踩扁。妲己暗自退了一步,自伤自哀起来。
三寸丁道:“我能感觉到你们身上的力量,你们也不是凡人。某种情况下,我们是一样的。”王图南道:“绝对不一样。我们可不是什么屎壳螂。那东西想想都可怕。”三寸丁只是笑:“此言差矣。”弈星道:“你刚刚说你累得现出了原形,白天镇上的人都去哪了?”三寸丁道:“我们每天都要到矿洞里去干活。”“矿洞?”“是的。为新领主奉献。当领主得到足够多的能源钻石,我们小镇也将繁荣起来。”
东方曜道:“什么是能源钻石?”“这和你们王者大陆上的钱大约相同。这些能源钻石可以建立起一个军队,拥有最强势力的部落才不会被其他种族所吞并。你们也知道,这里有许多妖魔鬼怪。而我们只是微不足道的昆虫,神使我们能变幻成人,给了我们做人的机会。我们只有服从。我们每天都要到矿洞里工作。我就像滚屎丸一样,用尽全身力气滚动那些巨石。那是我之前最喜欢做的事,我是说我作为屎壳螂的时候。不过现在我们越来越累了。新的领主要求太高了。我话说的有点多了。”
东方曜慢慢靠近,道:“你真的是屎壳螂变的?”“我是人。”“妖怪怎么可能成为人呢?”“人和妖怪又怎么界定呢?从外貌么?我的长相在屎壳螂里面已经出类拔萃了。以我的审美眼光来看,你们又是多么丑陋,然而我并不会歧视你们。你们不知道,我现在已经改吃斋了。”曜双手叉腰,展眉托腮,像个思想家。
“王姐姐,”妲己弱弱地道:“你会不会嫌弃我是狐狸。”“好妹妹,怎么会呢?你不是狐狸,我是说就算你是狐狸,也是我的好妹妹,”王图南把她搂着,“我们天天睡在一起我怎么会嫌弃你呢。”三寸丁乜斜着眼道:“小狐狸她骗你呢,你看她那样。空口无凭,不能尽信。咱们作为卑劣的‘妖怪’,得防着点高尚的‘人类’。”“你胡说什么,离间我姐妹俩感情,找死呀你?”“哼,反正我不信。杀了我也不信,除非你也和我睡一睡。”三寸丁蹭着身子靠近。
王图南二话不说飞起一脚,把三寸丁踹出三米远。三寸丁窝着心口哭喊:“哎呦哎哟吁,踹心口上了,我要死了哟,哎呦好歹毒……”话未说完,就咽气了。苏武过来拽领子,把他拎到桌子上:“别装了!”三寸丁装模做样哭喊:“你们这群恶人,还不如一个屎壳螂呢?有本事你们去找那夜叉,欺负一个屎壳螂作甚,算什么英雄好汉。
“吃了我的粮食,住了我的屋,还踢我,你们就是强盗赤匪,”三寸丁双手合十,样貌虔诚,“神说的没错,人活的越久越妖,妖做的越久越像人。我滴神哟。我永远信奉您、支持您重新洗牌。”
“你说什么胡话。不过人还是妖。确实是个感性的问题,”曜仍以手托腮。“这样吧,作为报酬,以及正义之心,本来我们是不打算搀和这世界的事。你口中的神,你见过么?”
“神在我心里,无处不在,”三寸丁大喘气道:“我没亲眼见过。”“那你如何知道这些东西。”“我之所以从普通生物变成具有魔力的灵兽,再到能化身成为人,这都是神的旨意。神已经厌烦了人类。当我们完全适应了人类的生活,神就会打开大门,让我们去替代王者大陆上的人。这就是神的规则。神看到了堂堂正正的人在向往妖孽生活,这辜负了他当初的努力,神要收回一切。”
“可是你们现在不是也被自己的同类所奴役么?你们所谓的神并没有教给你们作为人类最基本的东西。你们以为是神的创造,所以你们为他而活。我们人类坚信命运是在自己手中的。然后我们组成了一种理想。我们人类有一个社会。这种东西已经存在几千年了,和你们的逻辑完全不同,就算你们完全变成了人的模样。你们以强者为尊的社会只会崩塌的更加迅速。你现在不是生不如死么?你不是怀念你当屎壳螂的时候么?尽管你只是一个和我们一样的生命,可你尽管是屎壳螂,可你快乐。”
“不,我现在也很快乐。我成了人,见识了更多。我可以不再只去驮着那颗粪球,那像某种诅咒。”
“是的,你见识到了人和社会的美妙之处,这是昆虫和畸形社会所不具备的。那现在我们同样爱这个美妙的世界不是么?”“你是说我和你们一样?”“是的。”“但我们会阻止你的神所做的事情。”“为什么?”“为了正义,为了美妙的生活。简单来说,你现在舍不得人类的身份,却又必须被奴役。这不是美妙的生活,也不是人类的生活。”
“我的神怎么会奴役我呢?”“他只带来一种可能,他只想到一种可能,但社会是复杂的,是群体间的共同所有的一种关系,他无法决定每个人的命运,我们人类从来都相信都习惯命运在自己手中。现在我们来到这里,所做的就是联合所有人,达到目的。”
“那你们帮了我,又想得到我的什么东西呢?”“我们不只是在帮你,我们不会从你这里得到什么。只要你热爱这个世界,尽自己的能力。我知道你在环保方面有很大的天赋。我知道。”“哎哟不行不行,你说得我心口又疼起来了。”东方曜和三寸丁胡说八道了许久,其余人自去睡了,一夜无事。

稷下学宫,韩信与老夫子及稷下众位师长都说了近日来发生的事,老夫子对扁鹊和关羽的到来十分欢迎。“往日只闻脉医圣手的美名,今日见得,却是稷下的机缘,也是天下的大福。”寒暄之后,老夫子引见通天塔,来到荣耀水晶宫室。老夫子道:“信儿,你将双手放在荣耀水晶上,能量就会回传到归虚梦境。虚鲲会有办法的。”听闻庄周有救,众人十分欢喜。韩信安心等待,在稷下安顿下来。
夜晚,鲁班为韩信的无双银龙枪启赋,韩信如虎添翼。韩信拜谢过。鲁班怀心事道:“实不相瞒,我好思念鲁班七号,听你说他居然活了,我的心……”“大师,您何不去空之谷呢?”鲁班道:“不了不了。让他自由去吧,脱离我的鲁班斧,他才是真的他。”韩信不知如何安慰,只与鲁班喝酒,酒至酣处,关羽至,三人大醉。
过了半月,归虚梦境中的庄周恢复意识。又过一月,于稷下某处虚鲲驮着庄周出现在众人眼前,引起一阵喧闹。稷下之人无不欢天喜地。关羽在庄周的帮助下,找到了关于大哥三弟的痕迹,虽然水晶上只是光火冲天。关羽不愿相信大哥三弟处于这等境地,他却毫无作为,心头渐渐沉下来,在稷下愈发待不住。
一日,通天塔内一干人等俱在。庄周道:“自日之塔脱离守护阵,王者大陆的能量一直不稳定。关羽与兄弟分离,或是命运的安排。关羽的兄弟很可能在其他守护塔附近。若是能团结一致,我们的胜算更多一分。”
“我也一同去吧,”扁鹊道:“去那羁绊之地,发挥我的作用。”老夫子道:“不可呀,扁鹊先生。若前线上有个闪失,黑暗羁绊将不可遏制。”“韩信关羽可以保护我的安全。医生不治病救人,还叫什么医生。脉医圣手的虚名不要也罢。”老夫子与庄周相视,都神色凝重。庄周道:“此事须从长计议。”
“庄子、夫子,我必须去了解病情,方能制作出解药。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得到龙心的。尽管如此,我对黑暗羁绊仍然束手无策,如果没有那日的龙之心,而恰好韩信的体质并没有排斥,我也回天乏术。如果病情到了这种地步,基本是无药可救。我若是待在稷下,没有彻底了解病毒的发展,根本束手无策。届时有我无我根本没有区别。”“扁鹊先生,是我糊涂了。您舍己为人的精神值得稷下所有人学习。”老夫子悔悟。既然议事已决,三人便要踏上征途往前线去。临行前,鲁班为关羽造了一把青龙偃月刀。关羽只觉份量十足,拾在手中,胯下马儿差点跪下。韩信、关羽、扁鹊骑马往西界城的反方向,离了长安。
行到东京县投栈,韩信唤来店小二,想打听些奇闻异事。一或可有关羽兄弟下落,二则十分能碰到奇人异士。关羽正阖目抚髯,有一事叫他不快:“小二,某脸上可有异物?为何一直盯着!”“这位客官,俺没盯着你。”“你这斯……”关羽纳闷,不仅是店小二,连周围的食客也不时乜眼偷觑。韩信道:“上菜去吧。”“好嘞!马上…马上…”店小二蹑手蹑脚退了下去。不稍一会,端上来两盘牛肉,三壶酒,三副碗筷。“客官您慢用。”店小二收了韩信几两碎银,往其他桌收拾去了。三人都使筷,吃了肉,喝下酒,心便有几分头绪了,很自然的酣畅碰杯。饭毕,关羽欲起身,忽觉头重如斗,一头扎下。店主人从楼道角踅出来:“好,这下稳了!”店小二自去找来绳索,左三圈又三圈将关羽等人捆了起来,并且收缴了的兵器。“好家伙,这刀得多沉!”店主人道:“快去找县令爷,说嫌犯抓到了!”店小二飞奔往张府,见了张县令告了此事。
张飞本来惊喜,当下又十分犹豫:寻了两位哥哥好些日子,每一次期望越高,失望也就越大。张飞道:“你可不要叫俺白跑一趟。”店小二道:“县长,这回是真的。”“那好,你且说说,这人的样貌如何?”“单眼皮,长胡髯,和画上一模一样。”“那就错了!”“县长这又是为何?”张飞一时语塞。看官听说:张飞对二哥关羽之长髯、大哥刘备之大耳印象十分深刻,与那些画师形容的时候,描述得非常夸张,以至于画师画出来的肖像和真人差天共地。当下听了,张飞反倒不乐意去。要知道,就十四五日前,还是这间客栈,因为来吃饭的人人高马大,胡须成髯,这店小二便扣住了一个好几十岁的老人,当时张飞兴匆匆赶到,见这老人胡子确实与关羽一般长,却都花白,张飞还没开口,那老人自先跪了下来道“县令爷,俺只是给人看家护院的,不曾犯事”。张飞挠着头,帮老人付了钱,对这店小二已几分不信了。还有一次发生在三五日前,巡捕房伙计说抓了个贩夫走卒,一审才知道这人卖草鞋的,因为生性木讷,编的草鞋常常硌脚,从小一直被父亲揪耳朵,长大后这耳朵也就越来越长了……
张飞咂咂嘴,“俺说,这回要是错了怎么办?”店小二哈着腰,“县长您说怎么办?”“这回再错了就是欺骗本县长,这可是大不敬。”“啊,”店小二费力不讨好,不想背锅,便道:“县长您就当小人放屁,小的这就回去告店主把人放了吧。”“都敢把人捆了?能耐呀!”“县长,他们一行人看起来武艺不凡,而且随身带着兵器,要是不下药,我们可不敢招惹。”张飞虎目一睁:“还下药啦!”店小二讪讪笑:“这不是为了县长么?”
“狗屁。我堂堂张翼德,谁教你们使这下三滥的手段!”张飞当即大怒,听店小二的描述,这回还真有可能是遇见哥哥了,可这么“盛情款待”,亲兄弟都没这么亲,珍珠亦不能这么真。店小二快被吓哭了:“县长……”“还不快带路!”“是…是是……”
张飞往客栈后院大步流星,柴门刚刚推开,左脚悬在空中还未落地,一把关刀迎面劈来。张飞并不闪避,大喝一声:“二哥!”关羽听得其声,心砰砰直跳。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星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 5. 投票数: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 成为第一位评委。

As you found this post useful...

Follow us on social media!

We are sorry that this post was not useful for you!

Let us improve this post!

Tell us how we can improv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