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西界城暴君毒羁绊 空空谷梦奇音回响

0
(0)

弈星的天元由白变黑,因此知道稷下的召唤。一行人马不停蹄赶回稷下,一场事关天下安危的战事也悄然拉开序幕。
负伤卧床的韩信神色痛苦,见所有人都聚齐了,艰难起身,李元芳帮忙搀扶,韩信道:“暴君的部队正在集结,战争已经不可避免,”他咳了血,红色长发凌乱,房间内所有人没有轻易搭话,“黑暗和炙日竟然同时出现。”韩信开始和众人讲述他探得的情报。
原来早在数年前,韩信带着庄周的指示离开稷下,周游世界收集情报。自从红蓝灵兽消失,世界各地战事摩擦不断。虚鲲梦境中,庄周得到启示,韩信此去便为收集魔族的信息,了解魔族势力为何突然间爆发性增长。十年前,暴君冲破封印,吸收红蓝灵兽的灵力之后,成为了魔族首领,暗黑力量的进化产生了一种病毒——黑暗羁绊,受感染的生物会逐渐魔化,当强者之心被完全侵蚀,英雄也就成了黑暗暴君的死士。
这是原本已经了解到的魔族组织的轮廓。令所有人不解,黑暗暴君的封印如何解开,一直以来镇压着魔族的神为何毫无作为?为揭开真相,韩信始终潜伏,步步为营,经过多方打听,所有事件的矛头全部指向了日之塔。
“日之塔?”弈星问道。“传说的大海明塔么?”明士隐道:“我的水晶球曾闪现过这样的画面。”“日之塔其实是东瀛胜州的国都,”韩信道:“我努力找到日之塔,才发现一切都是那位神刻意制造的,包括这种病毒。”
“你是怎么逃出来的呢?”安琪拉道。
“……他们没有杀我,是想得到我的力量…或者说…灵魂。我已经感染了‘黑暗羁绊’。坚持回到这里,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把情报带给你们,”韩信咳得越来越重,“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若能找到李白,请拜托他给我写首歌。这样我死也瞑目了。”
“我们不会放弃你的。”庄周道。
“没用的。我能感受到黑暗羁绊已经开始侵蚀我的心了。”“还有最后一个办法。信,务必找到脉医圣手。”“校长,他们的目的是龙族。不能再耽搁了,不要管我。”“抛弃同伴的人,永远也打不赢战争。”“校长说的对!”东方曜喊道,众人众志成城,韩信很安慰,感觉值了。虚鲲尾鳍拍动,波声阵阵。老夫子看向庄周,无言缄默。身体的逐渐虚化,波动中一片片剥落,能量赋予蓝色飘絮以生命力,整个房间旋满了蝴蝶,虚鲲现型匍匐在地。“校长好厉害。”李元芳懵懵懂懂。“还行吧!”安琪拉能感觉到空气中的微妙能量。
成群的蝴蝶在众人头上盘绕三匝,降落在韩信的身体上,每一次点缀,像雨露滋润久旱成伤的土地,蔓延的伤痕凸现的脉络,和蝴蝶都一并消失。在韩信看不到却能感受到的背后,巨大的透明的翅膀守护着他。蝴蝶之翼唤起生命曙光,学生们还在感叹的时候,虚鲲哀嚎。
东方曜问道:“校长呢?”虚鲲哀悼:“庄子已经到归墟梦演中去了。”韩信垂下头抽泣:“校长……”“他的能量几乎已经消失,在黑暗羁绊中,他是否又悟出什么道理?”虚鲲化作一道蓝光,“我要回虚无梦境去了。有缘再见。”学生们纷纷泪目,韩信跪在地上狠狠砸了两拳。老夫子道:“信儿,不要忘了他的嘱咐。去吧,结束与黑暗的羁绊。”
稷下留老夫子一人主持大局,鲁班开设机关课,墨子传授非攻兼爱,星小队则再次出发,和韩信一同去寻找扁鹊。日起日落,行影迤逦。肚饥则吃,口渴便饮。当下韩信和众人道:“就在这里休息吧。”弈星道:“韩大哥我们还能坚持。”
东方曜心中情绪强烈,于是向韩信问道:“日之塔也是守护塔么?”“原本是的。现在日之塔已经从十二守护塔中剥离开来,整个王者大陆正处于一种不稳定的状态。”
狄仁杰道:“日之塔为何会脱离呢?”“我想应该和星辰的遗失有关。传说得到十二颗星辰的人,就能掌控方舟,做自己想要的任何事情。”
弈星道:“他们发动战争,就是想要得到这十二颗星辰?!”“是的。嫦娥把原本属于日之塔的星辰带走,我想是为了召唤星辰之子吧。”东方曜回忆起那天发生的事,问道:“拥有星辰之力的人有什么不同吗?”韩信先是摇摇头,道:“作为被选召的人,作为星辰之子,总应该有所作为吧。”“阻止这场战争算不算作为?”“当然!”“守护美的生活算不算作为?”“当然!”“那我就放心了。”
狄仁杰道:“那还有其他的守护塔呢?”“命运会驱使我们找到那些塔的,现在知道这些对你们是有害的。”
弈星道:“他们为什么要找龙族呢?”“上古传说盘古开天,女娲造人,这龙族便是和人一同被制造出来,用以制约神与人之间的平衡的一种生物。谁得到这种生物的力量,哪一方就得到主导权。所以他们想要发动战争,必须依靠龙族的力量。”
东方曜道:“我们应该怎么办?”“以我们现在的力量,正面与之对抗,只会白白送死。王者大陆有那么多守护者,只要组成英雄联合军,我们就一定能捍卫王者大陆。”
他们走出山林,来到了大道上。新生日出,及远眺望,一座大城赫然在目。城市堪描堪绘,但见:金顶盖城基,红瓦遍疆界。暖日暄民生,晨雾华王气。
西界的繁华不比长安逊色,某些产业犹有过之。西界城主重视商业,经济流通形式丰富,市场也滋生了投机分子的倒把。恰如眼前这会,街上立着的年轻男子,只凭一只奇珍异兽便漫天要价,引得人民群众纷纷围观。李元芳抱着几个包子挤过人缝,“哇这是什么?”他向安琪拉喊道。“龙?!”安琪拉想起魔法书里的记载。囚禁在铁笼中的生物,四足蛇身,双翅无羽,鳞甲淡青,约莫孩童大小。“它吃不吃包子?”“你去喂它不就知道了么。”李元芳攫起包子自己先咬了一口,然后去逗它。它尖尖细细的乳牙把半个包子吃进肚里。“它吃了!”安琪拉白了李元芳一眼。
甲道:“这真的是龙么?”乙道:“怎么卖的?”丙道:“他要价一千两。”“这么贵!”“可不是嘛,都在这杵好些天了。”“谁会出一千两买只宠物。”
男子搭腔道:“用十灵丸来换也行。”甲问:“十灵丸是什么?”乙道:“这你都不知道,十灵丸是脉医圣手扁鹊的独家秘药,专门医治受损伤的经脉。野路子的习武之人因为没有功谱,经脉损伤是常有的事,不仅功力不得长进,甚至危及生命。”丙感叹道:“这十灵丸已经这般妙用,那百灵、千灵可不是神仙药么。”
男子清两声嗓道:“这位大哥说的不错。小弟凭借莽劲,修得一招半式,搭伙去了龙吟渊,冒死逮到一条小龙。不幸受了伤,就靠小龙续命了,谁要知道扁鹊在哪,这条龙就归他了。”
“我要了!”一个裹着面巾的男人开口道:“这是十灵丸。如假包换。”“你如何有的十灵丸?”男子敛下气息,“你可是扁鹊么?”他把手搭上扁鹊的肩膀。“砰”扁鹊并不迟疑,从医药盒里甩出一个烟雾弹。白色烟雾人群中氤氲,烟雾散去,龙和扁鹊都消失了。
狄仁杰道:“刚刚那人是扁鹊么?”韩信道:“我不曾见过,很有可能。”“我们快追吧。”东方曜道。“不急,我们只要跟上他,千万小心,这人不简单……”
扁鹊靠在一颗树下,放出小龙,触碰的时候它拼命挣扎。“终究是兽,我并不害你,而是要放你走,”小龙只是使劲翻滚又抓咬。“尽管需要靠你的血才能做那药引。我仍然于心不忍。黑暗羁绊的病毒十分了得,没有龙族的力量,人的体质根本无法抵抗。你还是回族群去吧!”
“哦,这么说,黑暗羁绊有解药了?”他倒悬在树上。扁鹊惊道:“你是谁?”“哼!”李信只是笑。“你为何纠缠,十灵丸不是给你了么?”“我不需要那种东西。”“那你要什么?”“你的命!”音落影行,李信扑将下来。说时迟那时快,当时狄仁杰射出四道附带属性的凤凰羽——风符、火符、雷符、电符,李信竟然全都避了,更确切的说是某种血色迷雾吞噬了羽符,先至的风符仅在李信脸上留下一道细细的伤疤,渗出的血沿着颧骨,勾勒了轮廓,在单薄嘴角处凝成血滴。李信伸舌舔舐,冷酷双睛直勾勾地盯着曜等人:“你们是什么人?”
东方曜半背着身,手按长剑道:“星之队!拯救苍生的英雄!”“英雄?!”李信癫狂,“哈哈哈哈……我要杀的,便是这天下的英雄。而你,”他指着东方曜,“大言不惭的家伙,你是第一个死的。”
“为什么要杀扁鹊?”韩信道,“你不也感染了黑暗羁绊么?”“就是因为感染了黑暗羁绊,我才要杀了他。”“为什么?”“他死了,世间就再也没有解药。而我,独一无二,天下无双。我会成为英雄!就算是魔族的英雄!”
东方曜道:“好没道理,一会要杀英雄,一会又要成为英雄。”“碌碌无为的活着,还是像个英雄一样死去。想成为英雄,光有高尚的情操,利索的嘴皮子,这就够了么?只有拥有力量的人才能成为英雄,那为什么不能是我。为了得到力量,感染上黑色羁绊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弈星道:“成为英雄之后呢?”“那是之后的事。”东方曜道:“英雄不应该有自己的存在价值么?从来不是有了力量才成为了英雄,而是做了了不起的事,做了超越本身力量的事,有利于群体,为团队作出了贡献。这才是一个所谓的英雄。”
“可为什么凡人永远只是炮灰。凭什么你们就能得到王者能量,而我不能。被特色照顾的主角,整个王者大陆都围着你们转,尽管炫耀你们拥有凡人不可及的力量,然后用高尚的言语尽管表露出你们的心态吧。让该死的,碌碌无为的蠢货,逼迫你们当救世主吧!既然大部分所谓的正确理论都在站胜利者这边。我就当个反派,我就做你们的羁绊。这个世界的秩序需要被颠覆了,现在我才是英雄!你们的敌人!世界的敌人!”
东方曜道:“既然已经对立,既然你选择了你的站位,那么坚持自己的原则吧!我确实不应该在不了解情况下一味的讲大道理。但如果需要使用暴力,我也绝不退却。”“我要用魔法球烧死你。”“我也出一份力。”韩信遮拦住他们道:“你们几个都退下,这不是修行,这是战斗,他不是你们能应付得了的。”韩信严阵以待,尽管之前的伤势并未完全恢复,眼下也只有他拥有最丰富的作战经验。
两人同时出招,韩信身法矫健,每次移动如同星丸跳跃,须臾间双方站位交换了数十次,每一次跳跃都是在寻找破绽。忽然,韩信的右腿往李信的头鞭去,李信后翻闪躲,韩信像预料到踢空,顺力下势一蹬,竟然产生追击,贴身逼近挥出重拳如炮,立足未稳的李信吃满一拳,飞出数丈砸向巨石。石尘粉末隐藏了李信的视野。
众人看不真切,尘硝处红光漫射,李信弓着身体,仰头垂手立在血色迷雾之中,流体质的能量涌动,黑暗羁绊于胸口蔓延生长,咒印一般的黑色符文是强大的信念驱动,李信化作猛兽下山,瞬间弹射至韩信眼前。速度之快,连影成串。韩信未及反应,李信一脚将其踢飞数丈,身背嵌入城墙,经此一击伤病复发,韩信奄奄昏迷过去。众人惊急:“韩信!”
“别急!你们一个也跑不掉。”“喝!”数道羽符再至。李信并不移位,仅凭身周的红色气流就格挡住了攻击。狄仁杰不慌不忙,仍用凤凰羽找寻弱点掩护突袭。“星矢!”东方曜几次起落,剑境领域已经锁定李信,剑之锋浪,流星逝长空鸣,气和雾两相抵消,剑突破防御,划落在李信的肩胛上,血之花喷绽。
“哈哈……”李信垂下头看那鲜血慢慢爬向胸口的咒印,所有受过的伤,所有流过的血,都被一一汲纳、抚慰,形成某种意志:“……这就是力量啊!”血腥骤然馥郁,血雾将星矢剑吸黏住,东方曜抽身不得。
“危险!”弈星急喊。眼看东方曜就要被吞噬,千钧一发之际,将血色吞噬击破的不仅有狄仁杰的凤凰羽,还有从城墙上射来的激光波。
“show time!”他微昂着45度的侧脸,右手的枪停在高傲的下巴前,微嘟起唇角吹出不一样的烟火,左手上的能量枪时刻瞄准着李信,马可波罗道:“维护西界城的和平,王的使命,你们这群邪魔歪道,竟敢在我的地盘闹事。”经相助,东方曜拔剑闪回到安全位置。
“又是一个自命不凡的人!”李信乜斜一望,猛地转身向扁鹊方向去,马可波罗在城上连连射出数串枪击波,李信疯狂位移闪现来到,小龙拍打翅膀反扑,李信以手做刀,竟生生抽出它的尾龙骨。场面残忍,两个小孩哭喊。血色能量灌入龙骨时产生小型爆裂,骨骼破碎重组,缠绵的血雾慢慢褪去,只见李信左手复右手拖剑疾行,龙骨剑在地上刻出一道长痕:“你会是第一个死在这剑下的废物。”
马可波罗从城上跃下来,双枪乱射,“那就看看谁才是废物。”他在空中每转动一圈就射出数十枪,冲击波的强大惯能,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弹环体。空中相撞,血色吞噬在如此高频率的攻击下完全无法修复。李信竟有同归于尽的决绝,血肉模糊的他势将劈下手中的龙骨剑,马克波罗心自嘲:“狗日的,难道要糗了?”
“乓!乓!乓!”数颗大炮齐飞,将李信炸出十数丈。“城主大人,属下护驾来迟,请恕罪。”炮兵将军单膝跪地。“和你们说了多少次了,不要这么暴力!伤到城建怎么办?”“城主大人教训的是。”
“算了,也算你们护驾有功,”马克波罗道:“小子,不要小瞧文明的力量!”李信倚着剑不倒,血色迷雾再次赋予他力量。“放天罗地网。决不可放过这乱臣贼子。”将军道。
四面八方突飞的罗网铁链,均叫李信一剑对半劈开。李信悻悻,已经杀不得扁鹊,只得撤退。“该死,叫他逃了。”
“多谢城主出手相救!”弈星道。“谢什么谢。换了个领导罢了!来人!把他们给我抓起来。”士兵团团围住星小队,只等一声令下。马可波罗双手擎枪各指东西,东方曜和狄仁杰相机行事。扁鹊把注意力放在不远处的小龙身上,并向慢慢它靠近。
“站住!”“它还有心跳,它还没死。”“担心你自己的性命吧,你再往前一步我就开枪了,”马克波罗偏过头来,“你已经走了一步了……我是说三步,”扁鹊蹲下来用双手轻轻贴在它身体上方,从他手心发出的绿色的光将伤口覆盖。马克波罗放下枪,“好吧,把那尸体一并带走。”
将军跑步,立正道:“报告城主大人,这一个好像快死了。”“韩信!”东方曜向韩信跑来。“抓住他们,保护城主。”将军拔出佩剑,霎时剑拔弩张,弈星上前来道:“城主大人,我等并无恶意,我们是稷下的学生,来西界城是为找扁鹊先生医治韩信的。还望您行个方便。”马可波罗道:“什么方便不方便,这扁鹊常年呆在空空谷,经常与魔兽打交道,你等找他办事,必然相互勾结,图谋我西界。”“你也太强词夺理了吧。”安琪拉道。弈星道:“不知城主口中的魔兽是何物?”“自然是指梦魇兽。我城百姓常被骚扰,往来宾客也十分恐惧,梦魇兽于我西界城如鲠在喉,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扁鹊先生,您知晓那梦魇兽么?”弈星向扁鹊问道。“我与梦魇兽并无瓜葛。”马可波罗道:“梦魇兽分明是食用了你的丹药后变的,还敢狡辩。”“所谓的梦魇兽本是空空谷的蓝狸猫。它确实误食了我的丹药。我自己亦尝百草,如何未变成梦魇兽。”弈星思索道:“扁鹊先生,这空空谷与一般山谷有何不同?”“我游遍名山大川,从未见过像空空谷这般仙气缭绕的地方,或许这里的药材功效格外突出,以致于……”“非也。其中必有玄机,这狸猫或是食了先生的丹药,通了人性,又遇着机缘巧合,化成灵兽。”
马可波罗道:“那可不是灵兽,梦魇之恶名,响彻大陆。”弈星道:“在下有个主意,既能解西城之扰,又能不滥杀无辜。”“说来听听。”马可波罗让士兵退了下去。“只需城主与我等一齐去空空谷,亲眼见那梦魇兽的庐山面目,若那真为妖魔,我等必然为民除害,若为守护塔英雄,便让那梦魇兽学习人道。”“这个嘛……不是很好……”马可波罗左顾言它。“城主这是为何?一来城主的担忧可除,二来疆界可扩,如何不做?”
“我如何相信你们不是和梦魇兽密谋,好一举骗我出城?”
“城主方才也见识到了黑暗羁绊的恐怖,我等真是为解救同伴而来。事态紧急,不能多虑,看刚才的不速之客,我想黑暗羁绊在其他地方可能也出现了。若蔓延开来,唇亡齿寒,恐城主误了西界城民。”
“我可以相信你们,但有一个条件。”

眼前山林树木葳蕤。岔道口处,关羽唤下属来问:“前方是何地?”队长苏武摊开地图指道:“禀大人,绕过眼前山谷就是西游大道了。”关羽看了颌首道:“翻山谷过可省下一半路程。”言毕便坠蹬。
苏武跟进道:“属下有一事不知当说不当说。”“但说无妨。”“传说空空谷住着梦魇兽。其妖法能使人在睡梦中惊吓暴毙,妖兽得名梦魇。属下以为出于安全考虑,还是绕远路罢。”“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梦魇兽’不过是猎户自保的山谣,为的是惊吓占山为王的赤匪。某与兄弟桃园大醉,一觉醒来却闯进这奇幻之地,若世上真有这妖兽,关某倒想见识见识,询大哥三弟去处哩!”关羽抚髯加鞭望前逶迤赶路。
日落西山。当下关羽栓了马,向轿内喊道,“姑娘。用膳了,今晚便在这里歇息罢。”王图南先是应了一声,下得轿来,道:“荒郊野岭的,不怕蚊子咬死,就怕花花草草,虫虫蚁蚁,唉,真是烦人。”苏武命士兵拾来柴火,道:“公主莫怕,野兽都怕火。”王图南吃气,念念叨叨,忖度这些古人一个比一个愣,竟要骂起东方曜来。怎的脑回路又搭上线,想到自己已经有了魔法,人便自立起来,转身向她的保镖道:“没事不要打搅我。”
夜渐渐深沉,火堆温暖,人马鼻息渐匀。放哨士兵不敢大意,时刻注意着风吹草动。林风轻拂,氤氲胭脂香。关羽警觉,却没法睁开眼睛,几息后便同其他人一样倒下。睁眼时,又回到了桃园,关羽实难捉摸,“大哥!三弟!”左右呼唤无人应答。须臾房门轻启,一女子姗姗莲步,颔首低眉,掩门掇肩往关羽身边来。关羽感觉尴尬:“汝是何人?为何这般亲昵。”
“男子汗大丈夫,想得做不得么?”那女子白了他一眼,更是妩媚,马上又说出暧昧话来,“往日只顾调戏,今朝进得门来,却又装圣人,确实十分虚伪。你大哥哪里找来你这样的兄弟。”
“莫不是哥嫂,”关羽抱拳行礼,“大哥未曾提起……”“哼,”她靠得前来,把手搭上关羽,语言挑逗:“不怪你。”
“嫂嫂这是作甚!”关羽惊恐,情急竟把她推到在地。“哎哟,”她躺在地上,嗔骂:“哪有你这等蛮人。”
“嫂嫂,你可知人伦理常,莫陷关某于不仁不义。”“呵,倒是十足虚伪,你还不如我这个婊子呢,我起码承认。”“关羽不曾做了,更不曾想过。”“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看你大哥信你还是信我。”“你……”“你若来扶我,我便不张扬。让你这负心人滚了去。”
关羽思索再三,还是依了,刚一靠近,鼻尖又闻到那胭脂香味,再次沉沉昏迷。耳边哭声凄凄,再次醒来时关羽发现自己赤条条寸衣不挂,直厥起身只觉头沉若石,还未反应,门房便已被踹开。
“三弟?!”关羽惊道。只见张飞双目眈眈,手擎朴刀,吼道:“你这鸟人,枉我口口声声叫你二哥。没想到你却是个勾引大嫂的畜生。”“三弟,我如何省得,”关羽见了张飞本来惊喜,哪知已经发生这等荒唐事,值百口莫辩时,刘备从张飞身后出来。“大哥。关羽不曾做得这等事。大哥要相信我。”刘备板着脸,不言语,宛如一尊雕像,十足心死貌。关羽情郁于心丧气垂头,一心求死,“大哥,三弟,来世再见。”
张飞往刀上啐了口唾沫,咬着牙道:“呸,你不配做我二哥。”只出全力,白晃晃的刀往关羽心上搠去……柴已烧成烟,值黎明破晓,妖兽从山林下来。这传说中的梦魇兽是何模样?但见:
大耳圆头,湛蓝毛皮鱼肚白。体胖身宽,千斤肉堆一丈高。豺狼虎豹四不像,人理伦常全都无。真噬梦奇兽也。
梦奇从口中吐出两个泡泡,一经接触,王图南和关羽便被纳入其中漂浮于空,施了法的梦奇体形缩小,犹若爪哇国的考拉。它带着檀紫色的梦幻泡沫消失在初晨。空空山谷只留下“巴布巴布”的声音回荡。
空空谷群山环绕,绿水长流,偶有小动物从草里窜上小道,也并不十分怕人。奈何山林寂寥,千载谁赏!东方曜焦急的目光搜索着前方,映入眼帘的熟悉的画面,定睛认出了那日载着王图南的车马。“他们果真在这里。”星之队全员都跑步跟上,来到和亲队伍的宿营处,士兵们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王图南……”李元芳逗苏武却毫无反应,一张马嘴过来攫去了狗尾巴草,拉着马脸跺蹄磨牙。狄仁杰反复探士兵的脉搏,“他们都还活着,周围也没有打斗的痕迹。”
东方曜找寻了一圈道:“王图南不见了……”弈星道:“他们可能遭遇了梦魇兽。抓走王姑娘或许另有目的。”安琪拉道:“我们怎么找到他们呢?”弈星伸出手心,天元高速转动,他指着山道:“你们看……”众人一齐远望,远山之巅,古木参天。诗曰:
物华天宝展云飞,人杰地灵柱擎天。
春夏秋冬纷纷在,东西南北一一回。
星之队逶迤登山,经历蜀道之难,终于来到巨树脚下。“这颗树也太大了吧!”面对百十人合抱的神树,安琪拉不经感叹。“肯定比我大。”李元芳道。“眼前的神树,我想这与梦魇兽的出现应该有所关联。”弈星道。“这会不会是守护塔?”狄仁杰道。弈星注视着树的顶端,道:“大家先在附近找找线索。”于是众人四散寻找。
狄仁杰回头叮嘱李元芳:“不要走太散了。”“好的,”孩童玩心切,李元芳专门扎往草木茂盛之处,“咦,那个圆圈是什么?”李元芳瞅着不远处怪异的螺旋纹,小脚一跃,跳上了巨石,然而一落脚,像踩上了皮球,一下不防竟然摔跤,绵弹的皮球还将李元芳重重弹了几下。
“这是什么东西?”李元芳摸摸“石头”。
“巴布巴布……”梦奇睡梦中被惊醒,连呼噜泡都破掉了,“咕噜咕噜……”“啊!”安琪拉喊道:“梦魇兽!”
李元芳滚落下来,往上看去,梦奇巨大的身躯和那胖到看不见的眼睛,给人怪异的感觉。“元芳!”狄仁杰发出几道凤凰羽,遂即飞跃过来抱走李元芳。“吗布吗布……”梦奇大叫,平白被搅了美梦,还遭遇攻击,胖脸堆满了不高兴。
东方曜向梦奇喊道:“梦魇兽,你这家伙把王图南藏哪了?”梦奇拍打着肚子,咕噜咕噜的说着兽语。东方曜不由分说,提剑拨鞘,飞来的剑鞘被梦奇的护盾弹开。梦奇叫着转身逃跑,东方曜急忙飞追。没有主场优势,他一时间竟然没法追上,“奇怪哪去了?”同伴赶到,弈星道:“曜不可深追。”
“这胖猫的移动速度也太快了吧!眨眼就不见了……”话还未说完,一个紫色的能量圈从天而罩,众人闪避,能量圈在人群中心炸开,方周数丈氤氲出一股带有檀香的紫色烟雾。这是梦奇的檀紫幻梦,由能量构成的玄幻梦境具有实体性的攻击效果,攻击范围以落点向外扩散,生效效果至少方圆几丈。在攻击范围内,敌人会闻到一股檀香,中招者昏昏欲睡,瞬间丧失作战能力。梦奇的物理攻击也十分了得,它还可以借助幻梦作为能源介质进行瞬间移动,再则它的身体还能控制质量,千斤体重自天而降,足以压垮敌人。
东方曜一举跃上旁边的一棵树,狄仁杰抱着李元芳、安琪拉跃到安全位置,同弈星隐藏在草丛中。狄仁杰道:“这些紫色烟雾可能是梦魇兽的招式。曜你要小心点。”
“放心好了!”东方曜在空中拨出几道剑气,直飞三点方向的草丛,“大胖兽,我看到你的尾巴了。”梦奇咕噜一声,身体又产生一个护盾,东方曜带有试探性的剑气还不足以击破护盾。梦奇又躲藏起来。
狄仁杰道:“拖着那么庞大的身躯,难以想象它的身法竟然这么灵活。”“不对,它每次释放出紫圈之后,身体都会有一定比例的缩小。这在某种程度上,它变得不那么笨重,”弈星思索道,“可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它又变得像一开始一样庞大。由此我们可以推断,它释放的能量与它的行为逻辑产生关联,这就是它为什么要隐藏起来。”“那么我们一齐上,与他近身战如何?”“这个时候近身与它对拼,它强大的防御盾以及狂暴的攻击力,我们没有胜算。你们发现没有,如果它的身体各项指标由能量恒定,那么它的攻击频率也决定了防御属性数值。”
“大胖娃,我在这里,快快丢出你的紫色便便吧!”东方曜故意挑衅道。
“巴布巴布……”梦奇咕噜咕噜,爪子聚满幻梦,往东方曜的方位掷了去,东方曜轻易闪避,梦奇也像玩游戏一般,“巴布巴布”追着不停。
“喂!你们想到主意了没有!我让它追得裤子都快掉了!”东方曜不停上树下树,窜东跑西,走南闯北。空空谷居然响起梦奇哈哈笑的声音。
“看起来好好玩。”李元芳道。“有什么好玩的,像两只猴子,”安琪拉道,“要不我召唤出鲁班七号吧。”狄仁杰道:“不可,不到最后不能这么做。我们还要靠它找到王图南他们呢。”
“它的规律就是那一团团紫圈。刚刚曜骗出了它数个紫圈,梦魇兽的身体便已经缩成孩童大小。这个时候尽管它非常灵活,它的防御以及攻击力都是极低的。我们可以乘此机会一举将它擒住。”弈星道。狄仁杰道:“我们的身法都不如它。如果韩信在这就好了。”“我有一计!”弈星道,“我们只顾远离那个紫色圈圈,实际上这才是获胜的关键。它释放出了能量圈,一击不中,若想要快速回复能量,不可能等待能量消散再重新聚集,只能是它的本体靠近紫圈来回收多余的能量。这是规律,也是不规律的关键。”“守株待狸!!!”
梦奇哈笑着追着曜,眼睛闭着,双手撑着,向风一样的胖子在森林里快乐玩耍。东方曜耍了个心眼,这回轮到他故意消失不见。“布吉布吉。”梦奇头大,才发现失去目标,擤着鼻子开始闻味道,不知道发现了什么,喊着“布吉布吉咕噜及”又跑起来,走进自己的幻梦能量圈中,张开大口,贪婪的吸收能量。正在这时,弈星突然出现,他身上黑白相间的天元高速变幻,从他身上发出一股灰墨色的能量环向外扩散:“天元纵横!”黑白天元形成结界,涵盖梦奇所在方位数十丈,黑白天元相互碰撞产生磁场,如同雷暴,梦奇受了惊吓,徒劳乱撞仍难以逃离结界。
众人欢呼,“太好了,抓住了。”狄仁杰道:“看不出来,你的王者能量居然这么深厚。”弈星揩汗洒笑,十分欢喜得到同伴肯定。梦奇在结界内咕噜咕噜哭喊,泪眼朦朦地看着东方曜,“布吉布吉唧唧及……”
“大胖娃,你以为卖萌就能糊弄过去吗?快说,把王图南他们藏哪了?不说就让弈星把你关起来,小小年纪就失去自由,啊,真是可怜哟!”
“布吉布吉……”梦奇在渐渐缩小的结界里乱撞,最后倒在地上嚎啕大哭,引得狄仁杰心生恻隐,他道:“它怎么不动了?”“它可狡猾了,把我追的半死,它还有许多力气哩!”
弈星猛地醒悟,大喊一声:“不好!”
在神树下,红狸猫没有找到梦奇的身影,附近也有其他人类的味道,正思索间,忽然听闻森林方向传来梦奇的笑声,她作为姐姐的,本放下了心,然而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居然出乎意料……
原来弈星的天元结界隔绝了梦奇与天地自然能量的联系。梦奇已经昏了过去,缩成一只小猫大小的蓝皮小兽。当下弈星及时解开结界,梦奇才脱离险境,饶是如此,它现在也毫无力气,处于昏迷状态。
“好险好险。”弈星把梦奇抱起来。“怎么会这样呢?”“灵兽始终是灵兽,差点伤了它性命。”“现在怎么办?”“眼下只能待它慢慢回复了。我们先回刚刚发现它的地方吧。”
曜等人往神树下走来,迎面撞见一个少女,众人十分惊奇,狄仁杰向她道:“姑娘……”那少女腼腆转过身来。见她明眸皓齿,樱嘴红唇,窈窕淑女,乖巧动人,狄仁杰自红了脸。
“狄仁杰,杵在那干嘛?”东方曜也赶过来。狄仁杰转身对东方曜道:“她是被梦魇兽抓来的。”“王图南在哪?”“公主就在……”那女子掩笑道:“啊,这小猫好可爱呀!”伸手想要抱走梦奇。“姑娘若真是被梦魇兽捉来的,能否认得梦魇兽模样?”弈星并不撒手。“那晚天色沉暗,我又昏迷,如何晓得。”她捏了捏梦奇的脸。弈星道:“且麻烦姑娘带路吧。”她把曜等人领到一个山洞内。“王图南……”
狄仁杰道:“姑娘,他们人呢?”“在你梦里呢!”她摇身一变,冒出狸猫尾巴。她转了几个圈,发射出数个红色爱心,砸在狄仁杰脑门上,狄仁杰当即流涎昏睡。“你……”东方曜也中招倒地。
弈星道:“你才是梦魇兽?”“你知道的太晚了。”
在山洞内,梦奇的体重急速增长。她又发射出一道爱心,向弈星手上的梦奇飞来。梦奇被套在爱心圈里,慢慢漂浮,它的手脚蠕动,体型变大,直到将爱心泡泡撑破,梦奇往下掉时,自己又吹出一个能量泡沫,倚着泡泡,悬浮在空中,喃喃喊着:“巴布巴布。”
弈星甩开袖口,碎发拂动,天元闪烁:“我的招式范围太广,你们快找地方躲起来。”“你又小瞧本魔法师了。”“安琪拉,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我有鲁班七号!”安琪拉念着咒语,魔法书高速旋转,身前火光一片,鲁班七号浴火出现。“没有用的,从你们进了这个山洞,你们已经输了。当空气蔓延的幻梦足够多,你们就会全部陷入幻梦。”
弈星道:“你们不是守护塔下的英雄么?为何做这种事。”“我们不是谁的英雄,我们为自己而战。你们难道不是怀着目的来的么?现在又想要求饶么?可怜的人类。如果你们没有伤害我的弟弟,我倒可能放过你们。”
“哒哒哒”鲁班七号身上的机关开始运作。随着时间推移,弈星、李元芳、安琪拉也尽都陷入梦境之中。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星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0 / 5. 投票数: 0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 成为第一位评委。

As you found this post useful...

Follow us on social media!

We are sorry that this post was not useful for you!

Let us improve this post!

Tell us how we can improv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