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顺禹港张山冠凿船 玄武门裴行检献丹

()

接连几日毛思聪都蛰伏家中,一个屁也未放。他的拜把子李步志以为兄弟病了,登门拜访。李步志的老子是京城八十万禁军的枪棒教头李武。李步志不像其父李武体格,偏似庶母嘴脸。李步志外号理不直,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揩揩小丫鬟的臀部,让她下去了,李步志自己排挞直入。毛思聪正在内屋榻上咬牙切齿,逮着丝绒被不住地啃。李步志吓了一跳,急忙道:“思聪弟,你怎么了?可别吓我。”毛思聪耳朵动了动,看了一眼李步志方松了口,欲言又止,只把拳猛砸在绵软的被上。
“气煞我也。这天杀的裴擒虎。”毛思聪一五一十说了,李步志也觉得驳了面:“你就这么回来了?”
“我那三五个跟班,一拳就让他打趴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能文斗,就不要武斗。我这几天一直想着怎么弄他,我散了几个人搞了搞,他老子马上察觉,真他妈不痛不痒。哥哥你来得正好,快帮我出了这口恶气。”
“弟弟的事就是我的事。不过弟弟,这可得考虑周当。他老子是有名的善人,在咱这不好与他刚,裴行检那身家要是捐了官,恶上了以后可难办。”“这口气不出,我他妈就萎了。在一群臭婊子面前挨了打,以后怎么行走?只有我打人的份,何曾叫人打了耳刮子。哥哥若不帮我,由我自在家中吧,省得丢人现眼。”“你忘了哥哥的名号了么?李步志,专理不直之事。”李步志贴耳毛思聪,带着他去到虎贲大营。但见:
虎贲佣猛士,皇家御林军。身转腾挪,长枪化作九节鞭;气场跌宕,短兵端似三板斧。十八武艺皆精通,纪律严明忠心耿。 校场点名,应声向右抛头颅;战功入册,悬笔写下丹热血。将军呼喊壮志酬,当兵男儿向天笑。
“队伍怎么样,这部分人是即将派去傲来国的和亲队伍。弟弟看,看到那个长人了么?这人不简单,身长九尺,枣面重须,我等安排他进入和亲队伍,为我们以后行事开通方便。”
“他是个将军么?”毛思聪问道。
“非也,只不过是个外来人口,那日竟然揭了皇榜,城门小吏闻他满身酒气,又说什么寻哥哥弟弟之类的。左右引见了我爹爹,爹爹看他气宇非凡,试了一试,好家伙,十个八个虎贲勇士都没法近身。现在有了人,还得会使。咱这就去请大哥出谋划策。”两人结伴又来了张府找张天师的儿子张山冠。张山冠因杀伐果决,行事缜密,脑袋灵光,人称占三光,其“三光政策”惊天骇世。
张山冠倒是生了个好皮囊,剑眉斜飞入鬓,星眼直摄心魄,上格饱满下格圆润。李步志、毛思聪道了来意。张山冠踱着步,合扇击掌,计上心头,只见他邪魅笑道:“区区小事也把二位兄弟难倒了,可真是。我等只需巧立名目,便可叫那裴家青黄不接。”
墨子受邀带着学生们做客裴府。裴行检设宴款待。“稷下的青年才俊,真好,我儿若是有你们一半上进,我就享福了,”裴行检转头对来福道:“少爷怎么还不来,没跟他说墨先生来咱府上么?”“回老爷,少爷马上到。”
“爹。”“还不快拜见墨先生。”
“擒虎见过墨先生。”
“好,都坐下吧。”
“这几位是?”“我叫狄仁杰。”“东方曜。”“李元芳。”“安琪拉。”“我是弈星,我们都来自稷下。”大家都见过了,主客坐定。
席间墨子道:“裴先生,过几日我们便要动身往稷下了。特地来此道别。”裴行检停盏道:“不知墨先生此去长留还是短留。”
“在长安蹉跎了几年,现在趁世道好,我想终老稷下。”“墨先生,我有一请求,”裴行检举杯正色道:“可否带上犬儿一同去稷下学习。不求其它,只求能在先生身边,学得修身养性。”
“公子意下如何?”
裴擒虎道:“墨先生,若是往日,我愿意跟随先生,此时却是不能。我舍不得意中人。”裴行检道:“什么意中人?那个舞女么!不上进也就算了,还到处惹事,你知道她招惹到谁了么?”“她能招惹到谁,我不能就这么撇下她。”“你自身难保。要不是他老子正在给皇帝办事,现在灾祸就找上门了。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他爹不就是一个画画的么?他儿子没少干缺德事。我也算为民除害。”“逆子,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他爹是翰林院的人,摸着印把子。这些天我在外面跑了多少路,办了多少事。你以为我为了自己么?积了十世富,要还百世善。你爹拜脉医圣手为师的时候,就答应他必须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这些你不懂爹不怪你,可你不能由着性子胡来。”
“爹爹,医学可治疗体肤,尚武能弘扬侠义,我空有武艺无法施展,爹,你要能同意我在长安城开武馆,届时……”裴行检拍台道:“为父不会同意你的。那祸水也不许你去见。”
裴擒虎郁郁离席,裴行检命来福看住裴擒虎,不许他出门半步。裴行检挽留墨子多住些日子,以便他说服裴擒虎一同往稷下。墨子、鲁班和学生们就在长安里多待了半个月。
顺禹码头如同往日一样繁忙。卖苦力的人像一只只切叶蚁,有的光着膀子裸露出黝黑结实的身体,有的挂着一件泛白发黄的布衣,相同的是他们肩上都抗着货物,从这一点到那一点,全由工长指挥。“轻些!那边的,给点劲……”工长时刻注意货物和人力的协调统一,然而一队人马突然闯进视线,定晴看后他急忙来迎。
军官模样的人打头来道:“谁是这里的负责人。”工长道:“官爷,是小的。官爷有什么吩咐么?”“近日传水泊贼寇滋扰民航,本官奉命前来突击检查。”“啊,官爷,竟有这等事。那些贼人如何敢在天子脚下漏贼气,吃了熊心豹子胆也只有一个脑袋。真一群不知死活的赤匪。”工长搭腔骂了,掇着肩伸手往怀里掏,拿出银子并证件都递给军官,又顺着军官的步引见了好些条船。军官道:“哪一条是去东江流域的?”
工长不敢问所以,急忙唤个跑腿把涉了嫌的船长带来,干瘦的老头小跑来见。军官道:“你这个船,要扣下。”老头慌忙道:“大人,东京县城瘟疫盛行,急需药材遏制。大人这是良民证和符节。”军官并不看他,工长使眼色,船夫后知后觉,掏兜里抓出碎银奉上。军官好歹纳下,带着符节回见主子,工长、船夫诺诺跟在身后。毛思聪攫过符节来与两位哥哥端摩。
空气中裹挟着穷酸死鱼味,张山冠不停擤鼻,不过仍面露微笑:“嗯不错,你们都是良民,依照规矩办事,稍微检查一番便行你们方便,”再对那军官道:“知道该怎么做么?”“大人放心,”军官点了两个随从,“你们两个跟我来。”工长则引张山冠等去凉快处奉茶。军官进了船,四下把摸一圈后来报,“大人,除了药材,船身还有两箱行李。”旁下船夫忙道:“大人,这是张县长的行李。原来的老县长害了瘟疫,病殒。张县长此行乘这条船一道往东京县上任。”张山冠道:“不碍事,只管检查。注意手脚。”“是大人。”
回到船上,军官拔出腰间的朴刀,往船中央的甲板劈砍数刀,豁开口后提脚踩裂甲板,又叫人拿来斧子,凿出匣子大小的洞,他钻进去开始折腾龙骨,直弄得满身大汗。收尾工作是两随从干了,打扫木屑,盒盖甲板,最后搬两箱行李垒上,人不知鬼不觉。军官报告完成任务,工长、船夫恭送张山冠人等离去。
路上毛思聪发问:“大哥这就搞定了?”张山冠道:“你以为呢?”“咱不是要扣了裴家的药材么?”“弟弟啊,扣了药材有什么用。咱目光要放长远些。你之前手段已使,不可重施。生意人爱财比爱命更甚,我们强逼不得。再说他是药会会长。不过,你们知道裴行检在哪发家的么?东京县,他的祖籍,这次他亦有可能同此船去东京县。”
李步志道:“哥哥如何知晓?”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张山冠笑道:“我不仅知道这些,还知道东京码头暗流涌动,正值浪潮多发之际。凿了它的船,又不凿通,待那货物前后堆满,又叫浪潮拍打,届时船断人亡,死无对证。”李步志道:“妙极。裴行检若死,裴擒虎这莽夫就是个大头玩物。”毛思聪道:“大哥不愧人称三光。”“哦?”“脑袋光,义气光,脱光光。”张山冠笑道:“老弟,你说那公孙离真的有那么俊么?值当你挨三个耳刮子。”“提来就有气,我早晚把婊子丢进乞丐堆里。”李步志道:“如此尤物,岂不可惜,用来做洗脚丫鬟还是可以的。”毛思聪道:“还别说,半个月前我在爹爹画上见的女子才真是天仙。只可惜她要和亲去了。”
“是么,”张山冠道:“比这公孙离如何?”“不可比,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再美又如何,是那若有若无的气质,和咱世界的女子大不相同。只可惜长了颗克夫痣。”李步志道:“这叫什么大事,你又不是她的夫君。”张山冠道:“你们敢不敢做一夜新郎。”
“哥哥是说……”“会不会太胡来了。”
张山冠道:“思聪弟干的好事还少么。我可听说这次征妃,一些入不了宫的有好些做了弟弟的丫鬟呢。”李步志佯怒道:“弟弟竟然独享。”“弟弟怎敢,那些不过庸脂俗粉,咱这就去找那公孙离,给两位哥哥好好消火。”
裴擒虎自被下了禁足令,更加思念着公孙离,十天前托管家来福瞒着把公孙离安置在远离市区纷扰的住处住着。趁着今日忙,来福早去安排裴行检的出行事宜,裴擒虎跃过高墙偷跑出来,来了偟竹雅居。
她的手搭着琴,公孙离不知怔想着什么,像是听到裴擒虎的声音,却不动作,待听真切了,更不动作,自躲了起来。门推不开,裴擒虎遂往竹林里去。“这呆瓜!”公孙离掩笑,心中自问:若是他再来,我应承他么?
未多时,忽然又听见扣扣索索的脚步声,公孙离以为是裴擒虎回来了,正欲把门,竹亭处一个盆栽砸落的兀响,她先去窗口望了望,竟见着最不想见的人,惊得心口直跳。
毛思聪打了好大喜功的军官一个巴掌,“狗日的,老子搞不定么?凑什么热闹,滚一边去,”见这里幽雅僻静,毛思聪已经怒火中烧:“好一对狗男女,搁这交配,然后生一堆杂种……美啊,想得美啊……没门!”只一脚踹开竹门:“给老子搜,老鸨不敢骗我,这婊子一定在这。”四五个大汉应声而动,偌大的屋子掀了个底朝天也不见公孙离。军官来回道:“回三爷,并未寻到。”
毛思聪气急怒斥:“狗日的,怎么会没有,掘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出来。”又一巴掌将要落下,李步志来劝住了,“弟弟别急。这间屋子香气犹存,烟炉仍有余烟,我等只需守株待兔,必能得手。捉了她还怕裴擒虎不死么?”话音刚落,手下来报,说打竹林来了个男的。李步志、毛思聪相觑,让人马立刻隐蔽。
见是裴擒虎上了台阶,毛思聪夺了把朴刀。裴擒虎立在门外喊道:“阿离你是不是不想见我。这些天不是不来看你,是爹爹不让我出来,今天也是偷偷跑出来的,来只想告诉你,我对你是真心的。如果可以,请阿离姑娘和我一起去稷下吧。请你务必认真考虑。我会再来的。”裴擒虎又站了一会,心自纳闷:离姑娘,去哪了呢?
公孙离听得见裴擒虎一番话,也能在缝隙中看见他不舍的样子,她的心堵在嗓子眼,她想开口呐喊,但这只会害了他,她只能这么看着他离去。
李步志道:“毛弟别急。既然裴擒虎都没找到,想必那女的知了风声已经跑了。”“难道就这么算了。”李步志拍了拍毛思聪的胸口,“兄弟放宽心。”“都散了吧,回去找老鸨算账。”
裴擒虎低着头晃悠悠往家走,行至一半,发现道上有许多泥泞的脚印。“来时匆匆未曾留意,怎有这么多脚印。”裴擒虎回头拔腿冲刺。
公孙离听脚步声远去,长舒一口气,从藏身处出来,不顾腿麻,起身往外跑。刚跑上小路,迎面撞见一个人。这人面善不似恶人,公孙离惊吓未定,只呆杵着。那人道:“姑娘,为何花容失色,需要帮助么?”公孙离强作镇定:“无事,多谢好意。”言毕想就地隐去。那人却横移一步。公孙离还未开口,张山冠朝竹林喊道:“你们这群睁眼瞎,眼皮底下也给溜了出来。”竹林里倏而人影晃晃,数个手擒朴刀的大汉四面立着,毛、李气喘吁吁地赶来。公孙离欲跑,张山冠一把攫住她的手。任凭公孙离捶打反抗,张山冠依旧面无表情。
“放开我,光天化日,还有没有王法了。”
“我就是王法。”张山冠将手一拽,勾搂住公孙离的腰,攫着她回竹屋推扔在床。毛思聪道:“卖艺不卖身,呸,当婊子又立牌坊。爷几个享用完就把你扔到兵营。你个骚货。”李步志让那几个大汉滚远些把风,回头和二位兄弟商量道:“老规矩吧。”毛思聪咂咂嘴:“那咱大哥先来?”张山冠道:“你们慢慢玩,我殿后。”毛思聪摩拳擦掌,眯笑着靠近,公孙离拳粉无力,只能助兴。毛思聪擒住双拳,肥腻的身躯压将下去。
“呸,”公孙离啐了他一脸唾沫,再用膝盖猛地撞向毛思聪的裆部。毛思聪当即魂飞蛋散,像颗肉丸在地上翻滚,李步志损笑起来。毛思聪以手捂裆,弓起身忍着剧痛甩了公孙离一个巴掌,又扑将上去。公孙离嘴角溢血,头发散乱,拼命的本能的挣扎,挣脱出来的手掌狠狠打在毛思聪脸上。毛思聪竟然怔住。公孙离使全力推开他夺门而逃,李步志把她拽回,说时迟那时快,一晃刀影抹眼上,毛思聪使刀向公孙离小腹搠去。未及反应,公孙离捂腹倒下。毛思聪神色呆滞,横肉跳动,叨着嘴说:“你敢打我、你敢打我、你敢打我……”
李步志直把手砸,大为可惜:“糟蹋了啊。本来可以好好玩的……”张山冠闻声进门:“弟弟冲动了,现在如何引得裴擒虎上当。”毛思聪仍自顾喃喃:“裴擒虎。天杀的裴擒虎。死了吧。哈哈哈哈……”
公孙离的眼睛缓缓倦倦的将要合上,听见裴擒虎的名字,满脑子尽是他的模样,正想着又传来裴擒虎的呼喊声。“阿离。听到请回答。阿离。”真是他的声音,公孙离回光返照,挣扎着从地上向前爬去。毛思聪愣在原地,张山冠和李步志把他架了出去,呼喊手下集合埋伏。裴擒虎冲进屋子的时候,公孙离坐在地上背对着他。
“阿离你没事吧,我刚刚来找你……”
“公子…请止步,我…我…能再见到你真好。”裴擒虎还是慢慢靠过来,轻声道:“刚刚我在道上看到许多脚印,我觉得此地不安全,你还是随我回家吧。爹爹是刀子口豆腐心,他会同意的。阿离,你愿意嫁给我吗?”
“公子……我愿意!”
裴擒虎跪下来从背后抱住公孙离,想牵起她的手,当他触碰到象征生命急速流逝的液体,才明白死神和梦魇已经降临。裴擒虎低头看去,公孙离的腹部正不停地涌出血。“啊,”他失声唤了出来,“阿离你怎么了,怎么回事,你……”公孙离强笑着,昂起头来看裴擒虎,“公子爱我就不要为我报仇。爱我就忘了我。这辈子遇到公子我值了。公子的深情重义一度让阿离充满曙光,可就像烟花一般绚烂短暂。美好不是永恒,而是瞬间的绽放。”
“阿离…你没事的。这就带你去医治。我帮你止血。”裴擒虎拼命捂住温暖的血,连同她冰冷的手,眼里的泪绕了十八个弯,终于坠在公孙离脸上,“可恶……我怎么就没有学医,我怎么连止血也不会,我没用,我…阿离……”裴擒虎抱起公孙离夺门飞奔,迎面一把砍刀劈来,裴擒虎转过身来护住公孙离,用身背接下一刀。毛思聪用尽全力的劈砍,在裴擒虎的后背嵌出一道长长的口子。裴擒虎闷哼一声,跪倒地上,双手仍然不肯放下公孙离。
“是你。毛思聪。”裴擒虎冷眼看去。
“是我们,”李步志跟出来道:“你的死期到了。”
裴擒虎不敢迟疑,跃起身飞一脚往毛思聪心口踢去,突然闪出的军官以脚并脚,挡下一招,他道:“早闻‘震惊长安第一拳’的名号,特来领教。”“狗腿子,挡我者死。”军官冷笑:“狂妄的小子,不过懂得些拳脚功夫,也敢大言不惭,别人赏你老子薄面,我可不甩。教你知道什么才是功夫。”裴擒虎低着头,嘴唇咬得发白,“毛思聪,如果阿离还能救,就此过去。刚刚一刀算我还你。你叫这些人退去。”张山冠瞥了一眼,上前攫住毛思聪袖口耳语道:“杀父夺妻之仇都已干了,不要上了他的当,届时死的是你。”毛思聪道:“到了这个地步,说什么都晚了。”说着又把刀立起,命军官把他捉了。
裴擒虎应战不得,只想着尽快为公孙离救治。那人贪功实在纠缠,裴擒虎左右闪避,调整站位和毛思聪并成一线,待他扑来,裴擒虎闪跃再避了,反踢得军官踉跄,手刀搠进毛思聪肚腹。毛思聪中刀倒了,生死不明。那人懊悔不迭,恨不得当场死去。李步志慌了手脚,是张山冠喝道:“不要放过他,决不能放过他。全都上把他乱刀斩了。”
余下几个人一拥而上,裴擒虎似有罡气罩体,以左脚做轴,右脚盘鞭一圈,几个大汉全部被击飞,张山冠见状拔腿就跑,李步志后知后觉:“大哥等等我啊,我腿麻了……”张山冠回头望,见裴擒虎脚踩起一把刀,凌空一抽,钢刀直飞而来。张山冠猛地拽住慢了两步的李步志,用他的身躯挡刀。李步志眼睁睁地盯着张山冠。张山冠冷静下来道:“哥哥会厚葬你们的,”放下李步志的尸体,他扑跪下来向裴擒虎磕头,“裴大爷,不关我的事,人是毛思聪杀的,主意是李步志出的,我只是来凑热闹的。我是无辜的……”
当“无辜”这样的字眼闪过,裴擒虎心中极怒又极悲,不过瞬息,被杀意激起的狰狞从脸上褪去,他径直从张山冠眼前跨过,不留一点余光。张山冠的脖颈子突然止住,拔出李步志身上的刀,全力来刺裴擒虎。朴刀贯出,似乎还刺到裴擒虎怀抱着的公孙离。裴擒虎怒发冲冠,转过身体全力一踢,罡气瞬间震碎张山冠的五脏六腑,势能丝毫不减,直将张山冠的尸首带飞数丈,砸落在那几个喽罗眼前,见张山冠七窍流血,都尽做鸟散。
裴擒虎悲恸一喝,嵌在后背的刀被罡气抽出,钢刀在空中不断盘旋,落下时不偏不倚直插在连滚带爬的军官的背上,他在死时竟未得及发出哀嚎,先渗漏出来的也不是鲜血,是满地碎银。
银子在日头下闪着光。几个布衣给锦衣大爷让了道,说书人拾起丢上台的一两碎银,起兴致道:“……当是时……辄起的风尘逼人把眼蒙,我把眼微睃,竟见着一头吊晴黄仁的猛虎呼啸而来,我叹命休矣,正思身只三两秀才肉,索性趴下装死,自古道:大虫不吃伏肉。……说来你们是不信的,谁又能相信一只老虎驮着一个女人在长安街上狂奔……”
当夜裴擒虎让差人枷了丢进狱牢严刑拷打,外身受伤严重不死,任凭处理心已成灰,始终不肯答应半言。狱卒无趣,只等刑期。几日来裴行检四处托情,终于收买到牢头。木门“咿呀”一声,牢头支开小卒,放裴行检进去话别。裴擒虎见着父亲,头磕得直响,裴行检老泪纵横。
“爹,孩儿不孝。无法侍奉您终老。孩儿有愧。恳请爹爹保重身体,不要为了不孝儿……”“儿啊…爹只有你这一个儿子,你娘去的早,是我疏于管教,是爹的错。”心中千言万语,只剩长吁短叹。来福报狱卒长的催促,裴行检最后对裴擒虎道:“爹来这是想告诉你,无论如何也要活下去,今后的路你只能自己走。”“爹,孩儿已经……”裴行检伸出手掌,触碰到儿子的脸,拭去他的泪。像无数个日夜前那样慈爱。裴擒虎再次睁开眼睛已不见父亲身影。
华阳初上,紫宸冉冉。张天师丧子哀痛,跪在殿下声泪俱下。朝中之人左右逢源,前后商议,此案涉及人等特殊,因此天子知了。仙乐声中、天香影里,天子驾临,百官朝拜。张天师殿下长跪,皇帝于心不忍,以言抚恤爱卿节哀顺变。尚书再拜后归班,此时殿外忽有御林军将来报:“启禀陛下,玄武门外有民求见。”
朝中一知情人适时启奏道:“陛下,那裴行检叩跪已久。”
“朕不去追究他,他倒来见朕。”
“陛下,裴行检师承脉医圣手扁鹊,此乃不世之神医。裴行检教子无能,医治病患有方,不是十足草芥,微臣以为,陛下可以传见他一面,这裴行检不仅捐出全部家产充公国库,仍然还有‘百灵丹’奉上。”
“这‘百灵丹’又是何物?”
“据说有起死回生,长身不老之功效。臣闻之,被毛公子用刀刺成重伤的女子九死无生,是那裴行检用丹气吊住公孙离一口气,又将储存灵丹的宝匣佐以草药,外贴内服,把人救了回来。”
“确有此事?”
“臣不敢欺瞒陛下。此事微臣亲眼所见。”朝中政友附议:古有秦王嬴政派人往蓬莱仙境求取丹药,或这世上真有长生不老之药。若天子得之,真天下大幸。张天师欲谏,皇帝示意稍安勿躁。
“命他上殿觐见。”
军将领命去,不多时带裴行检上了紫宸殿。裴行检不敢直视天子威仪,行了两步即跪拜道:“草民裴行检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当时裴行检一番赤忱之言,又奉上百灵丸,表明愿意世世代代受天子统治的衷心,感动了天子。张天师再跪,请皇帝做主。皇帝深明大义,搬出皇法,提及纲伦理法,犹如君臣之道。张天师只能作罢。常言道:养不教父之过。最后皇帝纠察出肇事之人,问罪于毛延寿。此前王图南上殿辞行时,皇帝见其美若天仙,却因已下诏封了和亲公主,已对翰林院颇有意见。毛延寿被拖出来背锅,对于毛延寿而言,毛思聪没死已是不幸中的万幸,此后带着儿子远遁他乡。
裴擒虎虽免了死罪,活罪难逃,严法正视听,裴擒虎被驱除出城,永世不得进长安。张天师犹恨未解,赐了一杯酒,裴行检为了儿子安全,不得不喝,回到府中交代了一干事宜,又写书一封送去了墨府,不久便死。是来福带着他的骨灰,一路跟着押解的官人去了。
一日早上,墨子读了来书,心头郁气,往地上敬了三杯酒遂即呼唤学生们早去稷下。狄仁杰还想问些什么,见墨子神色凝重,不再多言,让东方曜和李元芳他们收拾玩心起行,出得墨府,眼见长安街两旁的人行道上挤满了人。但见:
纷纷不辨贤愚,攘攘难分贵贱。文盲张三,交头接耳把唾飞;瞎眼李四,摩肩擦踵倾耳听。 白头老叟,伛偻提携朝天拜;黄口小儿,黄发垂髫唱童谣。行行总是萧何法,句句俱依法律行。
李元芳、安琪拉挤过人群还霸占了几个位置让狄仁杰他们快来。东方曜借过人堆,向那队伍看去。当头一个军将模样的人驾马开路,马蹄轻踏,锣鼓声响。“肃静”牌匾出其右,“回避”二字左势下。红顶黄巾的花轿三马齐进,车轿后方队伍逶迤成龙蛇,一百单八名虎贲勇士及侍女若干,另有辎重不计其数,声势浩荡,人马庄严。
正行驶着,兀端端街上卷起一阵风,车轿离东方曜愈近风愈大,望天上又见到染尘云,东方曜竟有些呼吸不畅。领着车轿的马儿训练有素,是风云刹那莫测把它惊了,马离班嘶鸣,冲向的人群中张蹄咧嘴。
情况危机,东方曜呼喊道:“快…快跑…快…”群众尽都躲避,剩一个反应不及的小孩杵在马蹄下,东方曜跳跃来救了,与此同时,关羽赶到,一把勒住马的缰绳。车轿停了下来,王图南只觉胸闷气短,几度想把颤抖的手稳住,把帘掀开时心头还是一凛,“是你!真的是你!”
东方曜还怀抱着小孩,循声望去,惊讶得合不拢嘴:“王……”小孩往他的嘴巴喂了粒糖葫芦,老叟急忙来把孩子牵着去了。关羽望了东方曜一眼,抚髯轻颌首道:“姑娘,马儿惊了。稍安勿躁。”
东方曜把糖丸子咽下:“王图南!”王图南哀怨起来:“你把我害的好惨。地球是回不去了。”“我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你走,不要和你说话。大叔,把这人赶了去,要纠缠就让他吃点苦头。”
“王图南,我们还能回去的。”
“回去?为什么要回去。我的演出都搞砸了,我不回去。”
“这个都不算事。你不知道现在的处境有多危险。”
“应该是可歌可泣。一个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子肩负和亲使命,千难万险也在所不辞。啊,我现在是公主,马上就是王后了。”
“这是王者大陆,不是地球,不是舞台上那一套,这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你说的是这个么?”王图南抬起手,手心出现一个璀璨的冰晶,“我现在是冰雪公主。你再纠缠我就把你冻成冰棍。”说完她赌气似的把帘子放下。“王图南……”东方曜想要上前,关羽把他拦住。狄仁杰他们尽都聚来,弈星把东方曜拉了回来,不一会队伍继续前行。
“等等曜,稷下有紧急之事!”弈星伸出手,手心中的白子渐渐变黑,“校长在召唤我们。”

“前面就是金盆岭,翻过去之后目的地就不远了。”蒋林道。“先去那小栈投宿罢,日头这般毒辣。”蔡彪道。二人原是李武手里退下来的兵,谋了押差。“快跟上。”蔡彪喝道。来福应了,再掏出银两慰劳二位官人。裴擒虎呆杵着不动,来福拽着他赶上。
这些日子赶的路程不算远,只是银子放在身上,脚步越发的沉。好在来福给的银两胜过李武的情谊。小栈酒旌角飘飘,上面写着“李陶酒”。后世人在此地题诗,诗曰:李白点头便饮,渊明招手归来。
“店家叫李陶么。”蒋林道。小二回道:“不是的客官,李是李子白酒。桃是桃子陈酿。几位爷想喝哪种酒。”蔡彪道:“李子白酒和桃子陈酿有什么区别?”“李子白酒入口凉辣,酒意资性,佐以干炒熟肉,十分美味。桃子陈酿味道醇厚,适合餐后小饮,慢呷慢品可助睡眠。天色已晚,小人斗胆向几位爷推荐桃子陈酿。”“说着玄乎,这样吧,你看这银子能打多少酒菜,什么桃李一并上来。”
小二哈着身子,双手紧攥后颈上的汗巾,道了句“好嘞马上来”,收下银子快步去了,一会,端着酒菜上桌,四盘牛肉,一碗干果小吃,二斤李子酒,二斤桃子酒。
“酒再去打一些来,钱不够再给你添。”蒋林道。“爷,您不知道这酒十分烈。常人喝上半斤八两已经极限。”“费什么话,都再打二斤来。”小二去了。几人吃喝上,蔡彪干了一口酒道:“听说裴公子好酒量,当时京城第一人,奈何落到这等田地。”蒋林往嘴里丢了颗花生仁,道:“为了个女人值当么?”来福放下碗筷,手心放上裴擒虎的手背。裴擒虎望了来福一眼,一只手端起碗放在桌上,蔡彪给他满上了。裴擒虎往地上敬酒,然后自己满上一杯饮尽。蒋林粗旷笑道:“好,干。”接连吃了数杯。蒋林道:“你是条好汉。我们决定不杀你。但你必须承认自己已经死了。”裴擒虎道:“裴擒虎早就死了。早就该死了。”都吃了数斤酒后,蔡、蒋二人打道回城。
翌日天刚亮,来福到裴擒虎的房间寻他不见,心急如焚,询问了店家,才知他往山这边来了。
“少爷,”来福见着裴擒虎立在峭壁边上:“使不得啊!”
裴擒虎转过头来道:“我答应了爹爹,不会轻生的。福叔上路吧,把爹爹带回家。”裴擒虎又去打了两斤李陶酒,准备路上饮。临到小栈,遇见一个女子。一袭一叶长裙,一伞一人独立。裴擒虎颤抖着把头低下,怕她见着已经刻了金的脸。
公孙离只是轻声道:“公子,你回来了!”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星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 5. 投票数: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 成为第一位评委。

As you found this post useful...

Follow us on social media!

We are sorry that this post was not useful for you!

Let us improve this post!

Tell us how we can improv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