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星小队铭志闯机关 翰林院拟檄敕皇榜

5
(1)

庄周多了一分闲平添几分忧。晌午时分,终于往老夫子棋社来了。夫子社下有一人,名弈星。人如其名,善弈。
庄周白子落,道:“夫子,常言道这棋如人生。棋艺好,烦恼便少些么?”“你若要谈棋道,便容我思索一番,”老夫子捋着须道:“若要谈人道,便把这棋局收了罢。”“这可不成,已成定局。”“老夫自来信奉人定胜天。”“可人力有穷时。”“老夫还有传人。此子大有作为。”
“真把这孩子卷进来么?”与庄周的忧郁不同,老夫子颔首笑道:“不然不然,作为师傅的并非传授他处世智慧,代替他过人生。而是引导他,让他历练人世。这孩子专研棋道,未曾经历人道,老夫实在不忍。”想必庄周也是同样看法才会来此。侍童应命找来弈星。弈星穿着浅绿、宽松的道家服饰,气质儒雅,身体单薄,彬彬有礼的拜见两位师长。
庄周道:“弈星,这黑棋如何得活?”
弈星注视棋盘,沉吟道:“只得脱先,避其锋芒。黑棋败势已显。不过这棋盘还有一角。若能在此做文章,形成犄角之势,黑棋未必不可一战。”
庄周道:“你对棋道的领悟十分透彻。碗大的棋盘角也能有出路,那你说这人生路千条万条,不去经历,怎么见得彩虹?如何做得自己命运的主?”弈星静静听着。“前些日从稷下走出几位学生,眼下已到了墨府吧。我同夫子商议,若是你能贯彻墨子的非攻兼爱精神,于你的人生有重大影响。”弈星道:“那儿可曾有得棋下?”
老夫子爽笑道:“与世间不平博弈,你可敢落子无悔?”庄周和夫子出了棋社,留他一人。面对一连串感性的人生命题,弈星不免有些呆懵,心头波澜渐渐从眼神蔓延出来,他坐上黑棋方,演弈起来。老夫子回来,见着棋局,意味深长的笑了。

却说稷下学生启程往长安来,路途不遥远,几位都带着游山玩水的心态,一路上不停讨论谁谁当队长,队伍起什么名,晃晃悠悠也马上到城下。几经探访,曜等人寻得墨府安顿下来,墨子读罢来书,于午饭之后,邀众人在大堂议事。
墨子道:“你们都通过了夺萃选拔了,好,真是英雄出少年。”
狄仁杰道:“墨前辈,为何不见鲁班大师?”墨子缄默。学生们小声嘀咕:“前辈……”“你们随我来。”墨子带着曜他们来到密室,展示了鲁班许许多多巧夺天工的作品,琳琅满目,学生们应接不暇,墨子又从一个水晶匣子里取出四件泛着蓝光的衣服,道:“这是送给你们的礼物。”众人双手接捧,李元芳开心问道:“墨伯伯这是什么呢?”
墨子道:“这也不算什么神奇的东西。你们只需注入些许能量,它便能依附在你们身上,必要的时候它能保护你们。”似懂非懂,学生们还是照办,蓝色背心果真被吸附在身体上,稍一会消失不见,给人以魔幻的体验。
东方曜道:“前辈,这便是那机关术么?”
墨子摇摇头道:“你们在我这里可学不到机关术。不仅如此,我也并非十分支持你们学习机关术。”
“前辈,这是为什么呢?”学生们纳闷,忙问。
“说来话长,”墨子道:“你们知道我和鲁班为何离开稷下么?”学生们摇摇头。“且问问你们,如果有人向你们发起挑战,你们会如何?”
“用魔法球烧死丫的。”
“不可取不可取!非攻,”墨子拍拍安琪拉的脑袋,“我们必须避开战争。避免战争。”
狄仁杰道:“前辈,如果强势一方侵犯自身利益,而弱者一味退让,其结果只会助长敌人的威风。所谓强者恒强。”
“这需要兼爱。我们必须正视所有的战争,每个战争不论其结果如何,代价都是惨痛的。”
东方曜道:“寄希望于‘强者’并不可取,乞求敌人怜悯也无出路。并非所有人都如墨先生这般心怀天下。如果需要暴力来解决问题,我们也不会退让,用暴力击碎统治阶级的镣铐。私以为兼爱与团结之心并不抵触。”
“真正做到求同存异又有多少人?你们知道鲁班的天才徒弟么?”他们摇摇头,听着墨子缅怀往事:“他的徒弟元歌的所做所为,和我的世界观完全不同。”
墨子与鲁班是稷下同窗,年青的二人抱负远大,凭借着天赋以及对机关术的孜孜不倦,鲁班成了机关术的代名词,臻至化境。而墨子更像是个设计师,不断的践行,从各地了解情况,他清楚知道人民的需求。他们相互合作无间,建立了兄弟情谊,当他们以为自己所做的努力为这个国家带来改变的时候。事情却并非总从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他们没有变,但世界在变。直到看清人性中潜藏的恶,人总在为猎取更多资源和地位不断争斗。于是工具变成了武器。
“鲁班只痴迷于机关术。当我意识到这些东西会毁了世界并夺取许多人生命的时候,我让他停止了研发,”墨子沉重地道:“我抹杀了他的天赋,我毁了他的心血和梦想。
“他和我说‘我们从一开始不就是想要有所作为吗?我们从一开始不就是想要改变生活吗?改变无趣单一的生活方式,这也有错吗?’
“没有错。没有错。但是事情的发展已经不像一开始的那样了,我们没办法控制了,制造机关人是无法控制的。就连制造的工具也已经变成了夺取他人性命的武器,不能再研发杀伤力更大的东西。所谓的保家卫国,减少人民军的伤亡,无稽之谈。”
那时的鲁班歇斯底里:“人们需要武器!国家需要武器!武器并不是用来杀人的,我是说,我并不是制造它来滥杀无辜,我……那东西可以自卫。当弱者被欺悔,他们需要武器来自卫。”
墨子只是摇头道:“不,不需要武器。这个世界不需要武器。没有武器就没有战争。就算有战争,代价也不会如此惨烈。这不是我们最初的梦想。”
鲁班失望的道:“我的梦想是制造世界上最优秀的机关。而你,你的梦想是空洞无聊的人性恶论,期待用什么修身养性去规避那些人性欲望。可笑至极。哈哈哈哈……”心成灰的鲁班从此把自己关在墨家机关道,远离这世界已经数年。
了解原委之后,东方曜有些不吐不快:“恕学生直言,学生不认同武器和战争的因果逻辑。没有武器,也会有战争。不是因为有了武器才有了战争,而是有了战争,才需要武器。”
“没错!就是有了战争才需要武器。这或许就是元歌想要达到的目的。我甚至以为鲁班为了机关术,也……”墨子道:“不过我错了,他没有这种想法,但我们仍在某种事情的看法上有分歧,他把自己关在机关道里。已经好几年了。如果真的你们都准备好了,我可以带你们进入机关道。”“学生愿意一试!”狄仁杰和东方曜齐声道。
墨家机关道由墨子与鲁班共同研发,其动机有待挖掘,但机关道里有机关玄术是必然的。东方曜以为踏上了逶迤的地道,安琪拉李元芳两个小孩还算镇定,一行人跟在墨子身后,小心翼翼。机关道是哪一番景象?但见:
巨石门闭,一往无前机关道。壁灯自燃,蓦然回首人世路。机关算尽情未尽,割袍断义意不绝。天涯炎戍,赤子之心守国界。海角冰靳,矢志不渝护家园。兄弟数载再相见,且解昔日机关语。
“这是,怪物?”李元芳道。
“它们是精灵,我的魔法书上有记载。红色的叫炎戍,蓝色的叫冰靳。只是,它们一般不可能同时出现。”安琪拉道。
墨子道:“它们曾经是精灵,现在只是残念,这是鲁班机关的玄术。真正的红蓝灵兽亦为兄弟,这是鲁班在和我说话,我们的命运和这两个灵兽何其相似。说起来我俩和它们颇有渊源。
“红蓝灵兽被造物主赋予了各自的使命,分别守护着王者大陆的天涯和海角。它们得到守护之力的时候,就是永远分离之时。灵兽终究也有情,邪恶势力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暴君的残党余孽终究解除了暴君的封印,更为严酷的是暴君吸收了红蓝灵兽的灵力,变成了黑暗暴君。鲁班和我曾希望借助精灵的力量。然而那个时候,黑暗暴君的羁绊病毒荼毒了一部分人,邪恶势力日益猖狂,我开始对机关兽的启灵有了担忧。
“眼前的灵兽影像,像无数次的拷问,难以想象他在制造机关时有多么难过。我来过这里,击败过它们。我以为结束羁绊,对于我们是最好的结果,然而机关兽似乎真的带有红蓝灵兽的意志,以至于我无论击败他们多少次,它们仍能复生。”
“前辈,别伤心了。”狄仁杰道。“我没事,鲁班兄弟伤的比我深,”话音刚落,机关道内齿轮巨响,前路的木桥兀自下陷。“大家小心,机关一经启动很难阻止。”隐隐生出玄幻之阵势,但见:
士卒开路,沙场死战旗不倒。箭阵搭弓,绝地放矢弩穿膛。机关兵卒犹有魂,教君见识鲁班斧。炎戍攻左,机关浴火焰蔓天。冰靳控右,断桥卧冰棱掘地。王者征途群魔舞,世道争锋谁亮剑。
“我想到了!”面对三路夹攻而来的机关兽,东方曜突然说道,“就叫星之队如何?”安琪拉上前傲娇的道:“好主意,本魔法师同意。可队长就得用实力说话了。”只见她念着咒语,魔法书在身前高速旋转,受召唤的火种逐渐成型,她一跺脚,南瓜大小的魔法火球直飞炎戍。“砰”整个空间剧烈摇晃,冲天火光夹带着滚烫的气流四散破裂。
“太暴力了,”李元芳从地上骨碌跃起,道:“不过我喜欢。”漫天光火褪去,炎戍毫发未损,身躯反而膨胀了近一倍,再看那些小兵,似乎随着炎戍机关兽魔力的增强,变得更具攻击性,直逼安琪拉而来。
“怎么会,我的魔法……”
“危险!”墨子飞跃赶到,横亘在机关兵面前,从墨子体内迸发出的能量,肉眼可见的淡绿色的激光流体形成结界守护盾,把安琪拉和小兵隔绝开来。狄仁杰和东方曜也疾步跳跃前来,狄仁杰把安琪拉带回安全位置,东方曜则跃过排头兵,反手拽住其中一个,将之掷向兵堆。
“全垒打。”东方曜回头洒笑,牙齿洁白,面容阳光。
“好耶!曜好帅。”李元芳道。连狄仁杰也说:“不愧是我的左右手。干的漂亮。”东方曜双手环抱于胸,身后披风摆摆。机关兵迅捷退下,弓箭手则搭弓放失,漫天箭雨,往东方曜所处的方位一齐射来。东方曜躲闪不及,被一钝头箭射中位于臀部的疼穴。一时场面之诡异,处境之尴尬……
“不可麻痹大意,这要是在战场上,一百个复活甲也没用。”
“墨前辈说的有道理。我们把后背交给彼此吧。”他们围成圆圈,蓄势待发,势要解开萦绕在心头的机关。
经过一番苦战,红蓝灵兽的影像终于消失,最后一个小兵的零件也从躯壳弹出来。东方曜气喘吁吁,以为完成挑战。随着机关齿轮的磨合声,断桥上升到原来的水平,桥那头一个巨大的机关兵人从阴影里走出来,它踟蹰的步履和厚重的躯壳,恐怖诡谲。
李元芳无力的道:“这可以算是怪物了吧。安琪拉,你的魔法书上有记载么?”安琪拉摇摇头。
墨子道:“这是鲁班六号。”
“你们弱的可怜,却叫人羡慕。你们有永远支持你们的同伴。而我,孤身一人。”从超级兵里传出鲁班的声音。
墨子道:“鲁班。是我错了。你能原谅我吗?”
“你没有错。错的是世道。”
“不,我错了。我没有选择相信你。我真的错了。现在道歉还来得及吗?我不奢求你的原谅。但你给这些孩子一次机会吧。他们会完成我们未曾完成的理想。”
“你这个奇怪大叔,快从木偶里出来,我要用魔法球把你的鲁班六号烧掉。”鲁班六号巨大的外形对于少女来说还是有点可怕。“你是魔法师?”“哼!魔法为我而存在!”
“你如果能为我的鲁班七号启灵,要什么我都答应你们。”
鲁班从超级兵里出来。他蓬头垢面,精气神良好。鲁班和墨子一相见,双双止住呼吸,压抑着的情绪到了临界,几十年的感情涌上胸口,终于他们还是向彼此靠近,兄弟二人抱头偷哭,场面令人动容。良久,鲁班邀众人到机关室,鲁班七号诞生的地方。机关室看起来颇具现代感,不说其他人,东方曜也没料到的。桌上有类似几何工具的物件,还有属于这个世界的地球仪,上面标识的地方都是鲁班和墨子年青时到过的地方。墨子看着记录着旧时记忆的球仪,仿佛感受到那时的激情,不禁又湿润眼眶。
鲁班激动异常,在一个尘封已久的柜子里翻找,高高捧出一个像小孩一样的机关木偶。
“它看来像个机关小孩。”李元芳摸了摸鲁班七号的手。
“这是我这多年来的心血,一生的结晶。我的最爱,鲁班七号。”
“那我应该怎么做?”安琪拉道。
“你尝试注入一丝魔法。”鲁班期待的说。
他们都往后退了几步,安琪拉念起咒语,随身携带的魔法书泛出红光,时机到了极致的时候,从魔法书射出一道激光,能量环绕着鲁班七号。鲁班七号的眼睛似乎眨了几下。东方曜感到十分惊奇,连鲁班脸上也呈现出奇异的色彩。随着魔法能量的逐渐减弱,安琪拉虚弱地坐在地上,她自站起来道:“成功了么?”
“喀喀喀”的声音响起,机关已经自动运作,所有人纷纷围上来,鲁班七号竟然“活了”,正在桌子上摇头晃脑,只见它右手臂缓缓升起,手掌以及手肘慢慢分裂成数块部件,高速运转了几秒后,右手臂变成了一个炮筒状的管道。也不知是齿轮运转的声音,抑或鲁班七号的笑声。随着“喀喀”声,鲁班的眼睛越睁越大,如同遭受了巨大惊喜而痴呓,竟完全忽视了鲁班七号带来的危机。大家都在等着鲁班解释,错过了逃生的机会,从鲁班七号右手臂发射出的能量炮瞬间将整个机关室粉碎,众人生死未卜。漫天尘火中鲁班七号那双眼珠闪烁着杀戮的红光。

东方第一缕阳光最先照耀在紫安城上。层层文武踏上九十九层阶,上朝朝拜天子。
当有殿头官净鞭三下:“有事出班早奏,无事卷帘退朝。”
紫宸殿两排文武秉笏朝拜,民生奏两耳,王气镇中央,所奏多国泰民安之事。日过三竿,天子疲倦。此时兵部尚书李杨横移一步,朝拜道:“启禀皇上,弹丸之地傲来小国勾结妖魔屡犯天朝边境,边民不忘陛下恩泽,民心犹在耳‘非刘氏子孙,何以可为大陆王者?’因此边疆迭起,祸乱无穷,陛下不可弃之,臣恳请皇上发兵,一举平定,耀我国威。”天子闻奏,龙颜大怒,百官发抖。
当时礼部尚书兼翰林学士张天师启奏:“启禀皇上,傲来小国屡犯国威,虽远必诛,然今其已勾结妖魔,实力不容小觑,臣有主意。可先派一队和亲军马探寻虚实,之后里应外合,必然开边无伤。”天子爱民心切,深以为意,急诏翰林院拟檄敕皇榜。当时长安天下停止婚娶,天子征选嫔妃,一时洛阳女贵。有诗曰:
信知生男败,反是生女圆。
衰败催分屋,一闺便养成。
入宫便承恩,盈满月十六。
君王得见面,黔首攀龙亲。
却说此次甄选嫔妃,为皇帝后宫补充了佳丽三千。后宫秘闻,不足外人道也。单表翰林院供奉毛延寿层层筛选,采择出百余人,有一女子茕茕孑立,气质十分与众不同。见她眉眼覆冰霜,彷徨中主见,一身浅翠的轻纱连体裙,少女的窈窕带着乌发如雪,不像凡女,若为天仙则有一丝美中不足,便是那眼角的泪痣。毛延寿因此轻易不肯下笔,于家中茶饭不香,眼看期限将至,只有心急如焚。一日清晨,毛延寿撞见儿子夜宿归来,登时怒火中烧。毛延寿独子毛思聪,生性堕落,贪好女色,早为父亲所教训,毛思聪不以为然,社中人难免多应酬。毛思聪过来请了安,垂着头听训。毛延寿见儿子气质颓丧,只是叹气。毛思聪慢慢退回房里,一觉睡到天黑,起身便欲出门应酬,见父亲仍在那里,心中疑虑则蹑着手脚来到。毛延寿正对着一幅画像发呆。画上之人楚楚动人,貌美非凡。往日毛思聪以为父亲所画不过是形体,尽管栩栩如生,见多了也就不惊讶。而眼前的画,仿若一个仙女乖巧地藏在画中,轻易不肯沾染凡尘。
“爹爹,这便是拟定欲往边塞和亲的女子么?”
“嗯。”
“如此尤物,岂不可惜。”
“你说什么荒唐话呢。”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你这叫爱么?你这叫喜欢么?你这是贪图美色。”毛延寿提笔,往画上人眼角落了一颗痣。毛思聪大叫可惜。毛延寿收了画,命人连夜递至翰林院,皇帝然后下诏封画上之人为公主,择吉日出塞和亲。
毛思聪同往日一般去了红楼。喝得多了,便胡言乱语起来:“黄老板要的那些个妃子,还不如咱们这里的姑娘俊哩!”老鸨诚惶诚恐,知道这位爷喝醉了。不敢言语,只使眼色教姑娘扶毛大公子回房伺候着。胭脂姑娘会意,软下身子,用奶子蹭毛思聪,毛思聪性暴,张手一推,“臭婊子,怎就长了个克夫痣。”那姑娘惊吓半死,连连磕头。老鸨欠身道:“毛公子息怒。别跟姑娘一般见识,气坏身子可不值当。”毛思聪咂着嘴道:“你说那人为什么长了颗痣。”老鸨教姑娘逃出去,应付道:“这……遂母胎而出,是命。”
毛思聪酒意上头,脸红气急,正欲滋事,忽闻知音阁传来琴声,竟然欲仙欲死,拉着老鸨的手道:“何人抚琴?如此凄美!”老鸨抽手掩笑道:“公子大雅,这是新来卖艺的离姑娘。”“快带她来见本公子。重重有赏。”“这……”“本公子的话不是话了?”老鸨真的为难道:“离姑娘已经被裴公子包了,毛公子将歇片刻,她马上便到。”毛思聪霸气往桌上一拍道:“就是那个很能打的裴擒虎么?行,带我去会会他。”老鸨惊急,攘开姑娘自来毛思聪身前安抚,道:“毛公子不能啊,要惹了那祖宗我这红楼可就要被拆了。”毛思聪反手一挥,登时立起:“狗日的,他能拆了你红楼,我能斩了你们的狗头,你怕他还是怕我。”老鸨心里是恨透了公孙离。
内间里公孙离舞步翩跹,倩影袅娜,一舞寄相思;云髻鬅松,枫叶裙长,红叶最多情。公孙离低垂迷眼微颌鹅颈,道:“公子,曲尽了。”
“好美,离姑娘,你随我回家吧,我八抬大轿,明门正娶。绝不负你。”裴擒虎手中酒杯停摆,心头情意辄生。
“公子对阿离的情意,阿离心领,只是无以为报。世上比我好的女子多了去,公子何必执着我一人。阿离不过是个红楼卖艺的,只怕玷污公子清白。”
“唉,我只不过是空有力气的莽夫,你眼中的纨绔子弟罢了。可是阿离,我对你是真心的。”裴擒虎无功无名,以为惭愧,若不是靠父亲经营着全长安最大的药店生意,如何花天酒地,一掷千金为红颜?医术不得要领,文采没有天赋,一双拳脚用来打架闹事,又未曾输过。想到这些,裴擒虎阳光自信的面容,堂堂的高大身躯,因意中人的拒绝,竟然着急不安。
“公子……”
“离姑娘……”传来老鸨呼喊声。公孙离低头道:“宝妈妈正在唤我,我必须去了公子,”裴擒虎失态,抓住公孙离的手。“公子请自重。您在阿离心目中是敢爱敢恨的人,却绝不是那种强人的人。”
裴擒虎眼中情深,道:“我替你赎了身。不管你如何决定。我不许你再卖舞于他人,我不允许。我就是不允许。”
兀的门被踹开,三五个人窜进房间,老鸨走地鸡似得冲在第二,当面而来的毛思聪,左手扣右手放在身后,昂着头道:“这就是卖艺不卖身么?怎的还拉着手呢?要不是我来了这都干上了。”
老鸨急忙接话:“裴公子…这位是毛公子,找离姑娘……”
裴擒虎放下公孙离的手,向前一步,冷眼乜斜,对着矮胖的毛思聪道:“什么毛?爷没听过。”“大胆!我们毛公子是你能冒犯的嘛?!你不想想自己有几条命。”随行保镖喝道。
裴擒虎虎目一睁,跃过来便是一拳,保镖大汉中招痉挛瘫倒,毫无还手之力。裴擒虎转身自去桌上灌了一壶酒,威风凛凛。众人惊呆,老鸨只觉天昏地暗。毛思聪阴笑着,拍手道:“不愧是‘长安第一拳’。好,当真好。来人,把他抬到裴家大药房,管裴行检要一副跌打药。我说裴家咋这么有名呢,原来儿子打架闹事,老子开药房。好勾当。”
“毛思聪我也认得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为何来挑衅我。”
“哟哟哟,久闻裴擒虎之大名,今日特来瞻仰。真是铁汉柔情,刚刚一番表白可教婊子从良,果然长安出情圣。真裴擒虎也。佩服佩服。”
“阴阳怪气的东西,”裴擒虎把酒壶一掷,“快滚。”
“本大爷是来召妓的——天下第一公孙妓,”毛思聪款迈王八步,咄咄逼人:“在本大爷的屌前,没有日不了的逼。”
裴擒虎闪来擒住毛思聪的衣领,举起砂钵大的拳头。毛思聪冷笑一声,“姓裴的我告诉你,你他妈敢动我一根寒毛,马上全家死光光。”裴擒虎收住拳,毛思聪以为得意,眉展现王字,赘肉皮层叠,法令纹似八,下格无遮拦正欲出口成脏。怎料裴擒虎大耳刮子扇来,毛思聪一时间没有反应,哈巴着的脸颊肉受力晃动,竟然说不话来,呆杵着不敢还手。裴擒虎连扇了毛思聪三个巴掌,然后把他往地上一推,道:“我一出拳收不住,不打吧,你这实在欠扁模样,脏了手就脏了手罢,这几个巴掌赏你,再不滚就准备叫人抬你出去吧!”
毛思聪在地上呆坐半晌,任由手下把他架起来,毛思聪捂着脸,一言不发,只看了一眼裴擒虎和公孙离,自离去了。老鸨急忙跟上,不敢深追,这毛思聪一言不发往外走,老鸨的心已吓碎了半颗,再回来见肇事者,已经两眼昏花,道:“裴公子,您杀了我吧。杀了我吧。”裴擒虎自在喝酒,公孙离来劝,老鸨恨死眼前这人了,直唉声叹气,要死要活。
“我保你没事。”“裴公子,您的本事全长安城的人都知道,可您何必得罪毛公子,他……哎呦……我的命哭啊……做了半世人婊子,果然不得好死……裴公子您可不能走,您……离姑娘,祖宗哟,今晚你务必把公子留下。我派人去打听……”
“放心吧,我不走了。除非离姑娘答应我。”
“公子…好不晓事。您一身武艺,家中万贯家财,得罪人便得罪了,须知被您牵连的人,都是良民。如何自保。”
“是这混蛋先惹我的。他狗嘴吐不出象牙,不教训难消心头气。”
老鸨退了出去,叫了三五龟公看着门房。
“不许离姑娘出来。裴公子的出行即刻禀报。”“是!”
“阿离,吃酒。”裴擒虎笑道。“不吃。如何吃的下。”公孙离自生着气。裴擒虎呷口酒,偷眼看公孙离,有些醉意。
裴擒虎和毛思聪犯了后,不过两日,裴家的药店生意就有了影响。裴擒虎自然不知,往见公孙离更频繁了。裴行检一时无头绪,因此疏忽管教。管家来福见老爷忧心忡忡,府上大小事情一并包揽,轻易不烦恼裴行检。今日裴行检正欲出门走动,撞见来福让药房的人回避,便道:“来福,有什么事?”
“老爷。是墨先生的管家来咱药店里买药,药店没有,伙计来这里想匀一些。”“墨先生要什么药?”“也就几贴跌打损伤的平常药。说是学生搞实验,一不小心炸伤了。”“唉,我裴行检行医数十年,经营着全长安的药店生意,现在连几贴跌打药都拿不出来。这不是笑话吗?!”“老爷,是不是叫少爷回来。”“叫他作甚?”来福将打听到的事一五一十都与裴行检说了。

东方曜迷迷糊糊中听见争吵的声音,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和狄仁杰带上最后醒来的李元芳,循着争吵声一齐来到外面。两个老顽童,刚和好又争执起来。墨子就事论事,鲁班七号一炮差点把他们打死,他的守护盾才开慢了一秒钟,曜等人就被冲击波击昏迷了三天三夜。鲁班对孩子们感到抱歉,他固执己见,认为鲁班七号在某种程度上成功了。他不能退却,否则鲁班七号可能身首异处。
“太成功了。它成功把机关道轰成破烂。还差点杀了我。”墨子道。
“你命硬得很,鲁班七号的杀伤力有多大,你的盾就有多厚,咱们什么场面没见过,”鲁班话还没说完,又有一处残垣经风吹倒:“嗯…不过机关道烂成现在这样可真没见过。”
“醒了?”他们碰见安琪拉。“你们醒了,都没事吧?”墨子道。“感觉像是睡了一大觉。”东方曜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鲁班道。气氛沉默下来,他们注意到墨府的变化。左右一片狼藉,眼前的空地像刚刚清理出来的,除了几张石凳,连个活动的地方都没有。东方曜问:“前辈,鲁班七号呢?它在哪儿?”鲁班道:“它耗光了能量,又变成了一个木偶。”墨子道:“别用木偶来形容它,不知道的以为它是个人畜无害的家伙。”
“它不想这么做。”“它当然不想,它根本不会想。他就是个杀人机关。”“它不是。如果它是,那我就是刽子手了。”
“你走火入魔了!”“我早就走火入魔了,你以为是谁陪伴我,三年如一日,在每个孤独寂寞的夜晚,是谁给我希望的曙光,是它——杀人机器——鲁班七号,”鲁班落寞的坐在石凳上,“抱歉孩子们,我真的很抱歉。”
“前辈……”狄仁杰安慰道。
东方曜问道:“它因为什么才毫无征兆的发动攻击?”
“也许它不甘心做一个机关人吧。魔法为它带来能量,但我不认为那是它的自我。安琪拉的烈焰魔法激起了它的杀戮之心,这是我的错,我把杀伤力巨大的武器安放在一个机关小孩的体内,这,是矛盾的!这是我的错!”鲁班闭起眼睛自言自语:“这种巨大反差甚至体现出了人性。到底是谁创造了谁,譬如战争和武器。”
东方曜道:“您是认为它具有自己的意识?”
鲁班道:“我相信是这样的。我的鲁班斧具有这样的能力。然而我终究不是造物主,”他从石凳上站起来,高大的背影给人一种情绪,“再见孩子们。再见。”
“鲁班大师!”他们一齐喊道。
“你要去哪?”墨子道。
“机关道已经毁了。我要离开了,”鲁班并不回头,“墨翟。我真的要离开了。”“你要是走了,谁能管的得了鲁班七号?”墨子坚定的看着他。“你是说……”鲁班在门前停下脚步。“我没说什么。墨家现在是呆不下去了。一起回稷下吧,”墨子道:“带着它!”“好耶!”李元芳拍手叫好。
“稷下。是啊,稷下,”鲁班像想起什么事一样,跑到一个且能称为屋子的地方,搬出来一个大黑匣子。“孩子们过来,我看了夫子的来书,知道你们需要这些东西,”鲁班拿出一个碧绿色的盒子,递到狄仁杰手里,狄仁杰欣喜的谢过鲁班。“打开看看。”狄仁杰慢慢启盒,完全打开的瞬间,盒内的物体在阳光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哇!”几个学生像没见过世面一样,纷纷感叹。
“我知道你们凤凰一族都有一种特殊的能力。我花了许多年时间,耗了半生运气,无意中得到凤凰脱落的羽毛。现在经过我的鲁班斧的精雕细琢,它可以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狄仁杰捧着这么贵重的东西,激动的无以言表。鲁班却又转身在黑匣子里翻找,拿出一把剑一样的物品。
“形似浪人太刀,剑长三尺三,用星陨之石打造,我鲁班的工艺加上安琪拉的魔法火焰,只怕比雌雄双剑也不遑多让。宝剑赠英雄。它属于你,东方曜。”
“我?英雄?”东方曜双手接过星陨剑,莫名有种情绪涌上心头。英雄?我真的配得上吗?一时间连原本的东方曜的记忆也生发开来,常挂在嘴边的梦想,不就是“天下第一的剑客”?东方曜激动得手脚冰凉,这剑柄处,那颗五芒星闪闪发光,这或许就是命运?!
“大师大师。我有没有啊!”李元芳拽了拽鲁班的裤脚,满脸期待,他的莹莹大眼真的叫人无法拒绝。这是他一贯的杀招。
“你嘛,”鲁班故作为难,道:“当然也有啦!”他拿出一对翅膀一样的东西,“这东西叫蝙蝠回旋刃。它是一件具有灵性的武器。比如它可以像装饰品一样伪装。看我给你带上。你看,像不像两个翅膀。”“太像了,可以飞起来吗?”“不能。”“那它能做什么?”“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鲁班大师不会骗小孩的哟!”“嗯嗯。”
一旁的安琪拉杵在那里,也想当个向圣诞老人讨要礼物的小女孩,不过碍于魔法师的尊严,她不想开口。鲁班像是已经发完了所有人的礼物,安琪拉向那个黑匣子慢慢靠近,乜斜着眼看了一下,似乎还有不少宝贝,她装模做样地咳了一声。大家都在把弄着刚得到的神兵利器,没注意到安琪拉的情绪。安琪拉气得跺脚,鼓着脸走开了。
鲁班从后面跟过来,道:“未来的伟大的魔法师,知识,才是最好的武器。合理运用魔法是你的天赋。你能明白么?我可教不了你什么。你真的想要那些东西吗?”
“哼!我才不稀罕。”
“你说,我要是把鲁班七号给你。你稀罕不?”
“啊?那可是你的心血。”
“我已经给不了鲁班七号任何东西了。只有你,它才能‘复活’。”
“可是,它还会向之前那样么?”
“我不知道,不过现在我不能把它给你。但我保证,鲁班七号会保护你,会保护你们所有人,甚至为了你们而死。它绝对绝对不会再伤害你们了。我保证,我替它保证。”
“本魔法师姑且相信你,”安琪拉伸出小手,“拉钩。”鲁班开心的笑了,墨子也笑了,大家都笑了。
“呵呵呵……”墨家门外突然传来一个突兀的笑声,众人循声望去,迎面一个布衣小伙登门拜访,他是裴家药房的伙计,手里拎着几帖药,内衣里有手书一封。领了赏钱,伙计自去了。墨子启了信,读罢收下,抬头见还有一人杵在门口。白衣少年脸上挂着呆懵的笑容,他向大伙行礼道:“我是弈星,和你们一样来自稷下。”
“弈星?这家伙看起来很蠢。”安琪拉道。
“别这样安琪拉。”狄仁杰道。“我就这么说说罢了。”
墨子接待了弈星,命人煎了药。李元芳苦着脸不想喝。狄仁杰哄骗道,“元芳乖,先生一番好意,你便喝了吧。”李元芳还是怕,小手端着碗来到东方曜身前道:“曜哥哥,你尝尝吧。”东方曜展展眉,放下剑接起碗,咕咚一声饮尽了,他咂嘴道:“嗯,好喝,太好喝了。你们怎么都不喝,不喝我都喝了……”“真的?”狄仁杰以为什么琼浆玉液,也要尝尝,抿了半口后,瞥了眼东方曜也都饮尽了:“好喝,真的好喝。”李元芳天真,抓起碗不顾冷热,囫囵吞下。然后他的包子脸瘪了气,皱成苦瓜,“好苦,好苦……”
东方曜和狄仁杰笑得人仰马翻。一旁的安琪拉直乜白眼,弈星跟着尬笑几声。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星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5 / 5. 投票数: 1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 成为第一位评委。

As you found this post useful...

Follow us on social media!

We are sorry that this post was not useful for you!

Let us improve this post!

Tell us how we can improv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