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东方曜初获星辰力 狄仁杰启赋凤凰羽

5
(83)

“如果不能为你所爱的人提供一个家,宇宙就没有什么意义。”
——霍金

可以说,人的所有行为都是在为自己的思想和情感找理论源头。有的人驶向未知推出过去,有的人回溯历史放眼未来。幸运的话,能为社会所接纳。
记述中华典史的《史记》从五帝本纪起,盖三皇是口传历史,太史公司马迁没有载入,因为三皇五帝不过是后世一些人为歌功颂德把他们神话。三皇即:天皇、地皇、泰皇。天皇、地皇是神族。“泰皇”即指“人皇”,惟“人皇”是统治现实社会的真实统治者,古人皆曰泰皇最贵。人间五帝:黄帝、颛顼、帝喾、唐尧、虞舜正史已册,不在遐想。
从天浑沌如鸡子说,天皇盘古氏开天辟地,支擎神界,化为亘古。庄子《逍遥游》中的浩瀚鲲鹏即出神界北冥。且说盘古与天地同存,地皇女娲氏因此演化,相传女娲氏捏土造人之前,曾炼石补天,于大荒山无稽崖炼成高经十二丈,方经二十四丈顽石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娲皇氏只用了三万六千五百块,只单单剩了一块未用,便弃在此山青埂峰下。谁知此石自经煅炼之后,灵性已通,因见众石俱得补天,独自己无材不堪入选,遂自怨自叹,日夜悲号惭愧。
后来,神州大地不知又过去了几世几劫,秦统一六国,中国第一个皇帝嬴政听信炼丹方士徐福的谗言,幻想长生不老,遂命人到青埂峰下挖掘巨石建筑成方舟。起航往蓬莱之际,镇守山海关的五大神兽四散,天涯崩摧,时空裂缝,方舟化作十二道星光。只有少数人知道,当十二星辰全部汇聚,方舟才能再次启动,而领航者可以得到一切。
星辰化作一座座守护塔,守护塔下的英雄受时空召唤,都拥有自己的使命以及守护力量。同时,他们也在找寻自己的思想和情感之源。自此神州大地各派氏系纷生,史称“王者大陆”。
王者大陆,长安以东,稷下学宫。稷下的魔法部、机关部、武道部遐迩闻名。此时,东方曜仍是武道部的一名学生。武道部为五至十四岁的孩子驻基,十四岁后方可凭天赋选择机关部或魔法部进行更高层次的修炼。其他学生都在准备即将到来的夺萃选拔会,东方曜已经等待了三届了。
“你们都是来争第二的吗?”一个身影宛若星丸跳跃在擂台上,他青涩的脸洒出专属于十七岁少年的阳光笑容,笔挺的鼻子让轮廓立体,灵动的双眼期待着未来。身上略显紧绷的银灰色的武道服,叫他清洗得发白,刚刚开始发育的身体,不算坚阔的肩膀正扛个一根百十斤的圆木。
“嘿,东方曜,你发什么呆哩?!快把木材拿过来。”远处的工长喊道。“好嘞,我马上来。”东方曜挠挠头,又是两个起落,及时将木材送到,他就这么往复,垒成小山堆的木材慢慢减少。
保持着初心的东方曜没了吊儿郎当的模样,工人们干着活相互说话,不时也会和东方曜谈论两句。工长向东方曜问:“你多大了?”“我刚满十七了。”东方曜答道。“这不是过了年纪了么?”
“我之前一直没参加。”
“哦…”工长摸出楔子,用斧面拍拍打打,他道:“那你为什么不参加?”东方曜展展眉头,没说话自沉思起来。
东方曜的童年是在稷下度过的。至于他的身世,总之排除他是庄周的私生子,然后随便后人来立传。但有一点必须注意,他额头上的疤痕并非天生,是在掏鸟蛋的时候,被归巢的雌鸟给啄的。当他从树上摔下来,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传来庄周的说教声。他感觉头昏脑胀,额头上还破了口,站起身来听见前方有嗤嗤笑的声音。东方曜向那人看去,只见她夸张的傻笑着。
“你是谁?”她不说话,只是笑。“傻的呀!”东方曜转身要走,她忙道:“你的额头流血了。我帮你吧。”两人相差一岁,身材一般高,靠得近了,灵秀的模样慢慢深刻。她轻轻触碰东方曜的额头,从指尖生发出的轻纱缠绵而馥郁,冰冰凉凉的,不痛了止血了,竟然有点神奇。
东方曜挠着额头道:“我叫东方曜。你叫什么名字?”“我叫西施。”“你的魔法好厉害,谁教你的。”“没人教我,一开始就有的。”“哇!可惜我没有像你们这样厉害,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稷下。”“你也蛮厉害嘛,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都没事,”她的脸上还有点婴儿肥,“呵呵……”虽然西施的笑感染了东方曜,但在那段懵懂时期,东方曜一度以为她只会笑,然后还有一点儿魔法。后来的接触中,才发现西施不仅喜欢笑,还非常喜欢哭——和笑一样频繁:裙子脏了,哭;发现好玩的,笑;玩不过了,哭;男孩束手无策,笑。
昨天荏苒,通过夺萃选拔后,她又悄悄地来到。西施双手藏在身后道:“曜会不会剑术?”东方曜展展眉道:“不会。”
“我有一份礼物送给你。”“什么礼物?!”
“这是我亲手做的桃木剑。”“真好看,可我…不会剑术,”东方曜低头用手掌抚摸木剑道:“明年十四岁,我就可以参加夺萃选拔,变得像你一样。”“曜一定可以的,曜比西施还要厉害。我只不过家族的一份力量而已,真希望和曜一样,身体也流动着源源不断的生命力。对自己的命运的掌控力。”“小施,我真的很厉害么?”“是的。很厉害很厉害。超级的厉害。”“……既然你这么说,那我打算先定个‘天下第一剑客’的小目标。”东方曜被惯出了说大话的习惯,西施依旧笑吟吟,汪汪双眼长出水花来,十多岁的东方曜没能明白她的心思。
一别三年,不知道多少批雏鸟已经飞出鸟巢,东方曜无数次不由自主地踅足来到树下。跃上枝头,巢里新住着好几只刚降临世界的鸟儿,它们雄赳赳的昂起脖子,张着粉嫩的鸟喙,当意识到空欢喜一场,就又垂下了头。东方曜看入迷,“嗤嗤”的声音突然响起,东张西望,才定睛在一条吐芯的花纹蛇上,按住腰间的桃木剑,左手倏闪便攫住蛇头。
在水之湄,青苍荷花茕茕孑立,蛇游水沚,微波粼粼,欲去还留,伴着空幽弦乐声响,东方曜回头道:“校长。”“被发现了呢。”庄周的影像渐渐实化,他乘骑的虚鲲现出原形,像悬浮在空气海洋里的儒艮,皮肤涟漪着深洋湛蓝的波纹,随着无数个自然而成的波纹重重叠叠,激荡中发出空悠之籁。
“校长,我想参加夺萃选拔。”庄周不语。东方曜不能明白庄周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劝阻他参加选拨。三年前东方曜就问过为什么了:“校长,这是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庄周语重心长的道:“曜还太小。童年的时光多么令人向往。那里没有那么多为什么!”“校长,这和我想获得力量有什么冲突呢?”“你早晚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力量的,无论是主动还是命运的安排。守护曜的童年,这是我现在能做的。”“校长,我现在更需要成长。我迫切需要成长,我迫切需要得到肯定,我一点也不想做吊车尾。”
“我知道。”庄周眯着眼睛摸着东方曜的头,在他哭泣的时候。
两年前,十五岁的东方曜跃跃欲试,他收起桃木剑来到庄周身前道:“校长,你看我现在的武功怎么样?”
坐在虚鲲身上的庄周托着腮道:“我让你读的《诗三百》、《兵法》、《易经》都读了么?”
“读了、读了又忘了。我想学万人敌。”
“知识能改变命运。”
“我想要成为天下第一剑客。”东方曜记得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校长只是缓缓地轻声说道:“你会死!”
庄周道:“曜会死。这是我在梦境见到的。但这不是梦,这会成为现实,你明白么?这几年来我一直想看看这世界还有多少种可能。”
“您是说…我…会死?”从那时起,东方曜心头萦绕了“死”这样的字眼。这种感觉打破了原有的安逸,就像他们的呼喊声把他拉回现实,“小弟,我们看好你哟!”“大叔们,我会加油的!”东方曜朝他们挥舞手臂。
东方曜盘起腿孤单单地坐在擂台上。夕阳光如橘,覆盖在皮肤上,微风拂面,擂台边角立着的旗帜像碎发飘飘。在这个日落,十七岁的男孩突然有了心事。
说起来,东方曜的这个习惯是跟庄周学的。庄周每天都会固定来到这里,从山坳上能俯瞰到擂台,相隔不远便是武道部,风似乎带来了学生们修行的苦练声。目之远端,日渐西沉。庄周的身后,一个人从树荫里踅足而来,他奇装异服,结合手里拿着的水晶球,像个占术士。他们在商议着什么,旁人无从知晓。
东方曜想要实现对说过西施的话,离开刚刚搭建好的舞台,再次来到他们相识的地方,躺上草地,不一会便睡了,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西施袭一身素雅的旗袍,上面刺绣的清莲含苞待放,还未言语人先腼腆,窈窕淑女,长发及腰。樱桃唇红绽,玉粳牙白露,半晌恰方言。当是时,未负国仇家恨,初开男欢女爱。大梦醒来的东方曜以为这是执念,这确实是执念,在另一个东方曜到来之前的执念。
三天后,一年一度的夺萃选拔会如约而至。机关鸟掠过上空,稷下人才济济。诗曰:
擂鼓振八方,夺萃奋四海。
王者建侠义,学宫筑武道。
“勤奋,并不是你们存在的理由。力量,才是你们登上通天塔的唯一途径。”这是三年前,魔法部部长明士隐的开场白。这一年,东方曜没能如愿地进到魔法部或机关部,尽管机关部早已名存实亡,其中故事,东方曜自然是不知的,他也曾问过校长。庄周只是说到时自会知晓,便搪塞过去了。
锣鼓一声响,台下爆发出欢呼声。夺萃选拔赛正式开始。监考老师并未宣布规则,理论上人人都可以参加。在众人之中,一个武道部的少年跃上台。他身形瘦小却敢为人先,想必信心满满。“谁来做我的对手?”台下,一个体格健壮皮肤黝黑的少年道:“我来!”
两人拳脚比拼不分伯仲,基础功都十分扎实。体格瘦弱的少年在武打方面本来不占优势,然而他凭借矫健的身法连连避开攻击,那健壮少年拳打棉花上了,竟被放起了风筝,体力渐渐不支,结果出乎意料,瘦弱少年胜。
“就这样的水平也敢来参加夺萃选拔。一群凡夫俗子。”台下有人嗤之以鼻。
“谁?有种上台比试,逞口舌之快算什么能耐。”
那人慢慢走上擂台,一身棕黑色的长袍,穿着并非武道服。盖乌黑密发,寸头下双目闪光,咧轻薄唇角,鼻挺出棱角分明,他束紧黑色腰带,便勒出了男子汉的精气神。
少年道:“你是谁?”台下亦有学生发问:“他怎么没穿武道服?他是谁?”有人答道:“这个人不简单…很厉害!”“也是武道部的学生么?好像没见过他。”“他并不是武道部的学生,你们看他身后的标志。”“凤凰一族!!!”
狄仁杰道:“只有凡夫俗子才会认为一场拳脚游戏的胜利就能通过夺萃选拔。”少年道:“胜利不重要么?”狄仁杰道:“当然重要。更重要的是以什么姿态赢得胜利,以及你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和其他对手相比,到底强哪里?”少年起拳道:“我所付出的努力你又知道多少,我战胜了昨天弱小的自己,现在在我面前阻挡的强者也会被我打败!”
“狄大人,加油!”擂台边突然跑出来一个包子脸的大孩子,监考老师拎小鸡一样拎出外围时,他口里还喃喃:“狄大人揍他,揍他……”
少年率先发难,狄仁杰闭着眼轻易躲过一拳。少年扑空后顺势腾挪,双手撑地,一个翻斗调整身体,脚掌触地马上弓下身子蓄力,弹簧弹射般欺进狄仁杰。狄仁杰并不转身,厉眼睁开的瞬间,身周爆发出浅白色的实质性的凛冽气流。少年拳头未至,高速旋刮的气流便刺破了他的皮肤。狄仁杰及时收敛气息,少年的脸上还是多了几道划痕,少年内心惊恐,踉踉跄跄摔下擂台,终挡不住左右人看自己的目光,埋头直往人堆里扎去。
“好耶!狄大人好棒耶!”李元芳小脚踩在别人头上,蹦蹦跳跳。
通天塔内,凝聚星辰力量的荣耀水晶幽幽发光。庄周坐在虚鲲上,身边的老夫子正颌首抚须。夺萃选拔一时间陷入了僵局,狄仁杰的出现,像横亘在他们眼前的大山。
“你就是狄仁杰么?传说中凤凰一族的后裔。”
狄仁杰道:“你是?”前排的人让开一条道来,只见东方曜举着右手道:“我叫东方曜。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说完,他跃上擂台。
一开始学生们以为是哪个天赋异禀的救星,谁诚想,“这不就是那个到了十七岁仍然还在武道部筑基的废物么?”然后他们习惯性地站在强者一边,“这家伙脑子有问题,你们看看他额头上那个叉叉,又滑稽又蠢。”“你叫东方曜是吧,快点滚下来!”他们嘲笑道,“三年都没能过夺萃选拔的废物,为什么还赖着不走,臭不要脸。”
“哈哈,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话虽这么说,东方曜还是敌不过七嘴八舌,索性不再理会。
“天才与蠢材的界限由高贵的血统决定,”狄仁杰道:“你从一开始就输了!”
“我命不由天。与其碌碌无为,”东方曜拔出桃木剑道:“我选择死亡,”
通天塔内,庄周攥着拳头。
“但是,成为天下第一剑客之前,我怎么可能死呢?我现在的境界,就算是桃木剑,也有锋芒。”
“锋芒…呵…有些鸿沟,就算拼上性命,也无法逾越。既然你知道凤凰一族,那我就让你见识什么是凤凰一族的真正力量。”话音落,实质气流以狄仁杰为中心四外扩散,愈演愈烈羽锋割面,狂风紊乱旌旗裂空。
东方曜身上的被汗水侵蚀、雨水打湿、风干后又拭过泪水的武道服正在破裂,风刀在剥落他的尊严,如果失败,他再也不会是武道部的学生了。东方曜顶着气旋扎马步,向岿然不动的狄仁杰靠过来,他的步伐沉重、缓慢,每一次靠近,承受的羽锋便强一分。
狄仁杰不会忍受这种挑战,他积蓄中气大喝,体内的力量彻底爆发,凛冽的气流陡然喷出,原本白色的羽刀变成金色的凤凰羽,从他鬓角蔓延出一抹一指宽的鹦鹉绿就是所谓的凤凰羽。凤凰一族的真正强大之处,是拥有凤凰羽的人都得到了控制天地能量的能力,即能利用自身能量发射出带有属性的符咒。狂风炸裂的时候,桃木剑碎成了粉末,东方曜被弹飞数丈,现在身后就是擂台悬崖边。
“你为什么还要站起来?”狄仁杰道。
“我可以被消灭,不可能被打败,”东方曜道:“你呢,你不也是现在才参加夺萃选拔?就是为了被我这个对手所打败!”
“为了激发出体内的力量,我等了三年。那种力量,不是你们所能理解的。”狄仁杰跃上上空,身体旋转数圈,飞射出带有雷电属性的凤凰羽,羽矢击中了东方曜。“挠痒痒似的,我现在很亢奋。”东方曜勉强不跪下来。
“我已经手下留情了。投降吧!”“为了这一天,为了贯彻我的诺言。我试过放弃。但做不到。”东方曜并没有任何的血统帮助他,或赐予他力量。只有那坚韧的意志让身体像钢铁一样,他所有的,是三年来不间断的体能修炼。如此而已。
电流的麻痹能阻挡脚步么?能阻挡凡人的脚步,无法阻挡追梦者。
凛冽的羽锋能刺破皮肤么?能刺破空乏的皮肤,无法刺破坚毅志。
“我不介意杀了你,在这之前…告诉我,为了什么?”
“我不是说了嘛,为了成为天下第一的剑客。”
“我是为了复兴凤凰一族,我会记得你的。东方曜。”狄仁杰聚集着数道凤凰羽,光芒直射。
明士隐道:“真的不阻止么?”“该来的总会来。”庄周道。
稷下的上空,霎时间尘云骤郁,电闪雷鸣。一道闪电劈在通天塔顶,塔顶沾染了爆闪的电流,豁出个口子,宛若打通了时光之门,周围气流以及能量都被吸纳进去,只不过雷电能量耗尽时一切又恢复正常。
擂台上东方曜的额角突然发出强烈的蓝光,与天上的霹雳列缺相呼应,蓝光转化成实质性的能量,向四周扩散开来,覆盖了狄仁杰的凤凰金芒。东方曜形状痛苦,双眼犹如两颗璀璨的蓝色明珠,直到能量爆发性的炸裂,激光从他双目喷射而出,飞来的凤凰羽一经扫射,瞬间交汇时激光波爆裂激荡,能量余波将狄仁杰的身体推出擂台,飞砸在外围墙上的他倒下人事不省。
台下所有人恐慌骚动,雷电愈发频繁,又接连数个蓝色闪电劈在擂台上,整个擂台随之土崩瓦解。
当时蓝色闪电直冲东方曜而来,并且摧毁了整个擂台。常人被雷劈了,必然化作灰烬,东方曜竟然活了下来。更或者说,某种命运已经把他安排上了。蓝色闪电蕴含着星辰之力,和星辰一同进入他身体的,还有另一个世界的东方曜。
东方曜缓冲过来的时候,夺萃选拔已经过去了一个月整。庄周来看望过他们,狄仁杰和东方曜已经成为伙伴朋友。不过狄仁杰更愿意把东方曜当成是他的左右手。就在伤刚恢复的时候,狄仁杰对东方曜说:“今后你和元芳就是我的左右手了。”然后跟屁虫李元芳就冒出头来道:“我是左手还是右手?”
“右手。”“右手是哪一只?”
“这个嘛!不是左手就是右手啦。”
此时两人正在修炼,与其说修炼,更像在打闹。周围鸟语花香,东方曜躺在草地上,仿佛置身绿茵赛场,这里比足球场还要不小。天蓝草绿,连呼吸的空气都是清新的,他的眼睛探索着这个陌生又熟悉的世界。现在的视力比原来更好,所处的环境也没有工业污染——盛唐时代。东方曜惬意地闭上眼睛,微风拂面,花草清香,伙伴基友朗朗笑声,东方曜开始享受这样的宁静,心沉静下来的时候,耳边传来空幽的弦乐之声。
“真好啊!”有个声音道。“是啊!”东方曜感慨的坐起身来,这个世界的节奏缓慢而优雅。“咦?”李元芳兴匆匆地跑来,不知怎的竟撞上一堵隐形的墙。李元芳揉揉包子脸,头顶上一只鲲正在盯着自己。经李元芳一撞,虚鲲的隐身效果消失了。
东方曜唤:“校长。”
“感觉怎么样了?”庄周道。
“校长,我感觉自己有点不一样。说不出来的感觉。我是说我不知道哪个才是我。”
“不止是曜。我常常也有这样的感觉。有时候你想停下,享受美好的一切,然而总会有某种东西来打乱你,你会为此改变,你仿佛不能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生活。这个时候,人就会对自己产生怀疑。其实这只是还未达到高层次的理想境界,而又徒劳生出来的堕落思想罢了。”
“校长我不是很明白。”
“如果你成为了天下第一的剑客,过去的你和现在的你,又有什么不同呢?你的理想从没有改变,你的初心仍在,你仍然是曜。我的学生。”两人谈话中,李元芳不知不觉已经爬上了鲲背。“元芳快下来,不得无礼,”狄仁杰立正道:“校长。”李元芳悻悻地翻下来,“你们几个随我来吧。”他们几个跟着庄周去往通天塔。但见:
极目之所望,聚心之所向。高百余丈,岩砌钢铁通天体。占地数亩,树人柏松泽地方。王者大陆多奇迹,稷下学宫塔通天。 七级浮屠,檐生莲华燕归来。八门遁甲,阶中登岳侠远扬。英雄真魂刻志铭,炎黄富强坚砥砺。
“你们已经通过了夺萃选拔,在你们面前的就是通天塔。当你们获得了超越凡人的力量的时候,就和守护塔关联了起来,”庄周道:“对于你们的未来,我所预见的,是时候告诉你们了。但在此之前,你们还需识记这世间那些凡人无法轻易领悟到的事物。当你们理解了一些东西,接受了它,也意味着命运已驱使你们脱离原来平静的生活轨道。那些非凡的力量或理论知识必将带领你们体验不平凡的人生,却谁也无法真正得到平凡的幸福。我真诚羡慕你们现在的生活,以至于我一直对你们隐瞒。
“你们是否想知道关于世界的严峻的现实!?
“我希望你们深思熟虑之后再给我答案,尽管已经发生难以逆转的悲剧,还是留有思考的余地。
“只有你们深刻理解自身存在意义,非凡才能成为你们的力量,真正的道路和面对未知的勇气还在于能否身体力行,坚定初心,砥砺前行。”
“校长,”狄仁杰问道:“什么是守护塔?”
庄周道:“王者大陆存在着十二座守护塔,通天塔便是其中之一,每一座守护塔都蕴藏着方舟核心能量,即星辰。所谓的方舟及其能量已经突破了我们所认知的现实世界。像人在虚演幻梦中一样,我能预知到未来的事。按照一般逻辑来说,未来是未曾来到的,谁也不知道,但进入虚演幻梦中,我就是能找到这些线索。有时它们是有用的,有时只是自我的沉迷与反省。”
东方曜道:“我能理解校长所说的。这就像不同维度,世界观是不一样。也意味着不同维度的人,所拥有的能力并不等同。”
“也许就像曜所说的。正如神和英雄,英雄和凡人。三者所拥有的世界观都不一样。你们都是守护塔下的英雄。你们也有了使命。这就是英雄。这就是你们拼命修炼,最终想要找寻的存在的意义。”李元芳的眼睛骨碌着。狄仁杰乜了一眼东方曜,想看到些什么。庄周道:“小杰,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狄仁杰想了想道:“…一个正义的人。守护正义的人。”东方曜跟着道:“我想体验不一样的生活。守护美的生活。”“很好。我真的对你们很满意,”庄周正色道:“你们之所以相聚于稷下,皆因你们身负使命,切不可做出败坏师门之事。”“是!!!”
月晚光如霜,东方曜蓦地想起李白的一首诗。他睡不下,直起身来,透过窗户对着月亮发呆。另一个榻上的狄仁杰问道:“曜,有心事?”“嗯嗯,”曜应道:“也不算什么烦心事。就无睡意罢。”狄仁杰道:“你说魔法部到底有多神奇?校长说得挺玄乎,我还蛮期待的呢,你呢?”一旁的李元芳插话道:“是的,我一直以为校长在讲故事。”沉寂了一会,大家突然都笑了,然后不再谈话,都自进了梦乡。
翌日。他们按计划来到魔法部。跟屁虫李元芳总感觉这里有点儿阴森,小猫似的藏在狄仁杰身后。明士隐的登场和庄周一样神出鬼没。“魔法部部长,明士隐。请多多指教。”不过气质和一般奇装异服的人士不同。大家自我介绍过了,明士隐礼貌的让学生进去。狄仁杰东张西望,东方曜则胸有成竹,他可看过《哈利波特》,那9又四分之三的时光之门应该不在这里。
确实,魔法部无论是其建筑或属性,和稷下学宫的整体艺术稍微违和。明士隐并不在意,左肩上的面具,像已回应了世人的误解。魔法部建筑不多不大,一行人穿过走廊,来到一间密闭的房间。屋里有些暗,平日明士隐并不点灯,为照顾新来的学生,特意施法。只见他打了一个响指,壁灯便亮了起来,难以言喻的幽紫色火焰,竟将这个地方照得这般明亮通畅。映入眼帘的并没有像动物标本又或某些奇怪的罐子,让人误以为美酒陈酿却是福尔马林。自然,这个时代没有这些东西。目之所及,只有许多藏书。现在看来,这里更像图书馆。
庄周道:“你们可要跟部长好好学习魔法,对你们大有裨益。”“校长过奖了。”“部长无需谦虚。”……
李元芳本提着的心才放下,一时间又紧张起来。狄仁杰道:“元芳,怎么了?”“你看,”李元芳指着第二个书架后面的那个奇怪身影,以他的身形刚好可以看见这诡异的一幕。东方曜喊狄仁杰跟上,他们一同往里去了。李元芳注视着,又怕又奇,见他们已经走远,想想还是要跟上。壁灯开始闪烁,焰火渐渐衰减,李元芳一回头不见了那个影子,只有书架那里慢慢生出的光火。李元芳壮起胆子,两步做三步往前探去,眯着半边眼,伸出半个头,见到一个与自己一般大的女孩,她口里念念叨叨,身体周围竟然慢慢着起火焰。
“危险,”李元芳随手抄起一本厚重的书便扑砸火焰,情急下连人带火,把她敲得脑胀头昏。焰火是消失了,安琪拉头上也涨起了几个大包。
“啊!哪里来的臭小子,敢袭击本魔法师。把你变烤猪。啊,疼啊!”安琪拉一只手捂着头,一只手指着李元芳。
“你没事吧!”李元芳放下书,举起双手。
“说吧,为什么袭击我,让你死个痛快!”安琪拉双手插腰,义正词严。
“不不不,我没有袭击你,你着火了,我救你呀!”李元芳盯着安琪拉两条过膝的马尾辫,“打着你了吧!”小心靠近想摸摸她的粉色头发。她的头发一定和她的年龄一样,以至于李元芳把她当成“天牛”,这样的辩白他是不会说的,特别是在这个时候。
“我确实着火了,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安琪拉念起咒语,左手接住飞来的魔法书,朝着李元芳悬空的手一指,“是不是这样的火?”手上突然冒出的红色火焰,李元芳惊急大叫。“这样的火还有很多哩!”李元芳满地乱跳,安琪拉又赐了他一脚。李元芳手上冒火,屁股冒烟,一溜儿逃走了。
“火火火……救火……”李元芳向狄仁杰哭喊。狄仁杰一惊,明士隐一个闪现先来到李元芳身旁。“魔法!”他轻易便把魔法火苗封印。狄仁杰抱着李元芳道:“没事吧。”“裤子破了……”李元芳拭去泪痕。东方曜道:“你刚去哪了?”李元芳埋着头不愿说话。
明士隐道:“安琪拉,还不出来拜见校长。”“哼,怎么把我的魔法火焰封印了!”安琪拉晃着马尾辫跑来。“安琪拉都这么大了。”庄周笑道。“你敢小瞧本魔法师。”“怎么和校长说话的。你的火种要也不要了?”“哼!”安琪拉狡猾思索一番,变换了姿态,蹦蹦跳跳跑到庄周身边,嗲嗲地说:“校长好。好校长。我好想你啊!”却更像对虚鲲说的话,靠的近些了,她猛拉虚鲲的鳍,借力跃上鲲背。
“不得无礼!”从明士隐手上射出一道暗紫色的魂链,安琪拉调皮地跳躲在庄周身背。“无妨。无妨。”庄周眯眼笑道。
明士隐叹气:“我教导无方。”随着明士隐的自责,整个空间突然变得冷了起来。东方曜道:“部长。您没事吧?!”“没事。没事。”
“好了,不玩了。不好玩,”安琪拉顺着鲲尾滑下来。“我是魔法师安琪拉,你们可以叫我魔法女皇,或者安琪拉女王。安琪拉魔法女皇也是可以的。”“我叫狄仁杰。”“东方曜。”“李元芳。”
“好罢。闹剧结束。今天让你们来是想借助水晶球的能量,以此反映出你们的天赋。好为日后早做打算。
“诚如安琪拉所言,她是个魔法师。和凡人相比确实有点古灵精怪,和盲目自大。以我的眼光看来,你们都是难得的奇才。”像是为了煞煞安琪拉的锐气,明士隐把两位初出茅庐的学生捧得高高的,然而事出所料,狄仁杰和东方曜两人没有一点儿成为魔法师的天赋。明士隐并不死心,让他们反复在水晶球上测试,连李元芳也测试了好几次,直到他们感到气氛中的端倪。
狄仁杰打破沉寂,道:“白来一趟了么?”
“校长,我们都没有成为魔法师的潜质,”东方曜问道:“那机关部呢?您之前说到时我便会知晓,现在您能告诉我们么?”
庄周道:“你们知道鲁班和墨子吧?”
狄仁杰道:“校长您是说,鬼斧神工鲁班和非攻兼爱墨子两位前辈么?”
庄周道:“是的,他们二人是稷下机关部的部长。却在数年前离开了。”
“因为什么原因呢?”
“我也有过这样的疑问,当时的我没能想明白。就像生存和毁灭。人总要有不破不立的决心。可当你的决定影响到许多人的时候,关乎所有人的生死存亡的时候。难道仅凭梦境的线索就孤注一掷么?”从一开始庄周便不希望这种不确定因素,破灭眼前的安定,打破原有的秩序,确实能让慢性消亡的王者大陆重获新生,谁又能确保重生不是毁灭?他只能不辜负嫦娥的努力,朝着正确的方向做正确的努力,并祈祷新生曙光的降临。“鲁班和墨子本是兄弟,因为在某些事情上产生了分歧,两人离开稷下。他们的问题我无法解答。现在你们出现了。是时候让你们去找他们了。你们已经毕业了,我的好学生们。未来人生的道路,每一步都需要谨慎。”东方曜突生不舍:“校长!”庄周依旧笑容,“老夫子会指引你们到下一个目的地,开始踏上属于你们自己的铭志之道吧!”
即将离巢的鸟儿有期待也有恐惧,他们终将跃出这一步。老夫子给了他们盘缠,并修书一封,让东方曜与狄仁杰择日动身往长安城。这几日他们吃喝不乐,又不见庄周,重重心事反倒让他们关系更加亲密。最后是明士隐提议让安琪拉一道同去,东方曜、狄仁杰、李元芳、安琪拉四人人生中第一次离开稷下。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星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5 / 5. 投票数: 83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 成为第一位评委。

As you found this post useful...

Follow us on social media!

We are sorry that this post was not useful for you!

Let us improve this post!

Tell us how we can improv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