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屈苏武北海牧羊 暗魔李信南山屠村

()

通红的牛眼中宫殿渐隐约,云霄下风雨欲来。沙漠暴雨百年奇遇,居民抢出器皿,感恩戴德。镇外支架着一顶顶帐篷,雨顺着檐帘一点一滴,张胜匆匆来报:“队长,烽火斗兽场发生大爆炸,星小队生死未卜。虞常兄弟也被捉了,”苏武攥住手中天元,召令徒属。李陵问:“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张胜道:“要不我们……撤退吧……”苏武断然道:“绝对不行,我们的使命还没有完成。”“可是公主和星小队……虞常要是投降了怎么办?”苏武不语,行出帐外。
7-11据点,大队长卫律率队接驾:“恭迎国王驾临。”牛魔道:“暗夜大军何时汇合。”“还需半月余…大王,日前巡逻队捉到一个奸细,”卫律向外喊道:“带上来。”两个士兵丢下一个灰头土脸的俘虏,虞常挣扎要直起腰,叫牛鼻孔里两行气压低了头。
左右气流紊乱,头顶旱雷滚滚,前方重重隐隐,飞禽猛兽已经包围。张胜拔剑大喊:“敌军来袭!全员随时准备战斗。”苏武抬手,铠甲装束的来者一人一马居高临下:“苏武,你可还记得我?”苏武道:“匈奴谋主,别来无恙。”“哈哈……”卫律笑面内敛,“想当初我们还是不经世的孩子,你可不是这么叫我的,”苏武转身拿过张胜手上兵器,拔剑出鞘,密布的雨滴落下,片做两点。苏武与卫律发小,曾共事多年,后卫律任驻边将军时变节叛逃匈奴,多次对抗汉朝军队。如今相见,已然对立。
卫律道:“苏君!你以为是我背叛朝廷归顺匈奴。不,是他们抛弃了我。而现在,我受到应有的对待,主人赐我爵号,让我称王;拥有奴隶数万、马和其他牲畜满山,如此富贵!苏君你今日投降,明日也是这样。白白地用身体给草地做肥料,又有谁知道你呢!”苏武毫无反应。“你顺着我而投降,我与你结为兄弟;今天不听我的安排,以后再想见我,还能得到机会吗?” 苏武痛骂卫律:“你做人家的臣下和儿子,不顾及恩德义理,背叛朝廷、抛弃亲人,在异族那里做投降的奴隶,我为什么要见你!你的上级信任你,让你决定别人的死活,而你却居心不平,不主持公道,反而想要使汉和匈奴互相攻打。匈奴灭亡的灾祸,将从我开始了!”
卫律知道苏武终究不可胁迫投降,先斩虞常。死人头颅落地滚滚,三首猎犬扑夺衔扯,“啪”一声爆裂,或浑浊口水或花白脑浆犬齿间缠绵,开开合合,爪光剑影起,“虎贲困士”犹斗。妖兽四面袭来,张胜疲于应付,破风中一杆标枪追心袭,苏武起落飞来攫住,反手划出一道芒光贯穿妖兽喉舌,标枪去,首成串。苏武横剑直冲,卫律战意冉冉,剑枪相格挡,气焰都嚣张。领域外围的其余人丝毫无法影响他们的对决,弹开又相撞十数次后,卫律铠甲成碎屑,苏武身上数个枪窟窿,梅花点缀,喊杀战声中傲然自立。虎贲勇士战斗素养极高,因此损失惨痛,死神的镰刀劈斩在经过千锤百炼的血肉凡体,也会像勇士们手中翻卷的兵刃一样么?
卫律残酷笑道:“苏君,你败了。当你败了,你所坚持的,也就烟消云散了,胜者才能抒写历史,历史代表永恒正义。”苏武阴着脸道:“有个朋友和我说过:‘勇士可以被消灭,决不能被打败。’”“是吗?看看你身旁的勇士,你真的确定要让这么多人为你陪葬么?”“你错了!他们不是为我,我们在加入虎贲大营的那一刻,就随时准备为国家牺牲。”
“是啊,就是这样顽固不化的思想把你们都变成了尸体。活着才能享受胜利,投降吧!”卫律向那群满身鲜血的士兵道:“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在这样的境地下…也请你们给我一个机会。曾经的我和你们是一样的,找不到意义,因此命令是我行动的指令,可当我见识到真正的力量,我明白了应该放弃无畏的抵抗,跟随更加强大且不可阻挡的力量,臣服它,顺从它。我和你们一样的渺小无助,我们一直都在渴望机会,渴望重生的机会,面前是已知的无穷的拥有强大力量的魔族领主。我们只有归顺他,才能得到新生。思考吧,过去的我的战友们。”
“卫律!不要再妖言惑众了。”
李陵道:“队长,十年前的我一无所有,最下级的兵卒,永远执行着长官的命令,我命或不由天,亦不由己。鲜血、冷眼使我疼痛,力量啊…掌握命运的唯一方法,我拼命修炼,获得了微不足道的力量和一丝丝运气,只有相同的经历,才能深刻体会到只有活到最后的才可能是胜者。
“无论以怎样苟且的姿态,无论是怎样艰巨的任务。
“还记得成为虎贲勇士时,娘亲多么为我骄傲。我一度找到了某种坚持的意义。
“现在,前面是死路。公主和星小队都没了,我们投降吧,再坚持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
苏武凝望队友道:“我苏武父子无功劳和恩德,现在得到牺牲自己以效忠国家的机会,即使受到斧钺和汤镬这样的极刑,我也心甘情愿。大臣效忠君王,就像儿子效忠父亲,儿子为父亲而死,没有什么可恨……人各有志……”他转身面向来时方向自刎,寒剑与颈脉,滚烫鲜血迫不及待的让喉咙失声:“希望你们不要再说了!”卫律腮帮高凸,向天怒吼:“你以为我会让你这么轻易就死了吗?你以为你可以博得好名声么?我要让你活着,成为叛徒,成为我……哈哈哈!”卫律双手攫住苏武的领子,拖拽着他走进妖堆。“蛞蝓兽!马上给我滚出来……”“丁灵国主,小人在。”一只家猫大小的蛞蝓兽软绵绵地爬来。卫律攥扯它的脖子往苏武身上一撇:“他死,你死!”蛞蝓兽惊吓成一滩烂泥,在苏武似丘陵起伏的胸口潺潺塌蔓,脖颈有两瓣分开的嘴唇,蛞蝓如不断涌现的口水,最饥渴致命的时刻,神奇力量生效,粘稠液体愈发馥郁,终于像鼻涕虫一样缠绕在了苏武的脖上。
卫律回见了牛魔。牛魔道:“把他带到那地方去,我要看看他能坚持多久,我不相信人的意志如此坚定。养尊处优的人类面对残酷的大自然,面对无尽的孤独,面对渺小的生存机会,是低下头颅啃噬野草,还是跪下来为自己的虚伪忏悔。
巨象头骷髅座上的牛魔,目光停在延伸出的象牙上,卫律慢慢退下,牛魔自缅怀。
好久好久以前,也许在几百年前,当有一件事亘在心头,时间反而煽情。它还是一头牛,惯常耕地,接替母亲的工作也不过几日,已经愈发熟练。世界在脚下,它恪守本分从未犁越他人田地。
这一点和它主人的懦弱是截然不同的。区别在于同样是面对压迫,懦弱只会被动接受,甚至主动妥协。而本分与底线,在于绝不退让。对于一头健壮的公牛来说,除了交配,没有什么事比“尊严”更加重要。睾丸素激励着它,它沉迷在自己的世界。现实里的穷人富人,受欺悔的总有软弱属性。事实上穷人更愿意欺负穷人,因为物质的匮乏,因为反抗力量的微弱。这一切都在它的牛眼中发生,不断地挤压的田地,懦弱主人的一再退让。它爆发了,第一次拒绝主人的迁犁,兀自站在它的领地上,守着它家的一亩三分地。它自己套上牛犁然后犁地,恪守本分,像惯常一样,像几年前它的母亲一样。
主人曾悄悄的说:啊,你可真牛!
它以为勇气是会传染的。于是那些人再来胡搅蛮缠的时候,它挺身而出,炫耀着巨镰一般的牛角,抬起头来用拳头大小的牛眼看这个世界,无论是炮弹一样的石子,又或是火把锄头,它依然是它,如当时能言,定会宣言:我的地盘,我做主。
可它还是失败了。打败它的是它的主人。那些人战胜不了强大,战胜不了一头强健公牛的表面强大,更战胜不了它背后的强力法律枷锁,贫农是没有权利处死一头牛的,还是别人家的牛。于是乎软弱的主人又遭受了攻击,它很强大,它要讨回公道,它向那些人撞了过去。它知道,不能杀了他们,但保准要他们吃点苦头。谁的血肉不是血肉呢?感受相同的痛楚吧!
同样震惊恐惧的还有他的主人。它竟因为反抗压迫而遭受最亲近的人的背叛,它只是一头牛,无法思考过多的东西,无法理解主人为何要送它去屠宰场。
背叛,这是深深的背叛。终于,它再不愿意接受奴役,冲出了田垄,走向自由。
一开始并不习惯,它见着深山里的野兽,其实害怕着。但它明白,只有比野兽更野,别人类更恶,才能自由。它只是一头牛,焦急地寻找着意义,它把头昂起来不再执着脚下烂泥。又不知过去了几天几日,它已经忘却惯常作息,浑浑噩噩地来到某个地方,眼前有颗巨石,它喃喃叫唤,就要一头撞上去自尽。
然而,天上突然降临一道光,金色的光芒。是神?是领袖!太阳一样的耀眼,他是太阳之子后羿。
牛魔回过神来,拍断王座象牙,自顾自道:“我生来不是为了接受奴役,这不是造物主给予我的使命。无情无义是人类的本来面目,我绝不认同你们人类的情感。”
从雪洞向远处眺望,羊群像一团移动的雪球,没有人力薅去覆盖的鹅毛大雪,它们咩咩叫唤。苏武迁移到北海后,粮食运不到,只能掘取野鼠所储藏的野生果实来吃。他拖着巨大的骨架手拄汉廷的符节向羊群缓缓行去,这段时间他睡觉、起来都拿着,节上的牦牛尾毛也已全部脱尽,转移到了他憔悴的脸上形成密匝的络腮山羊须。雪盲,只凭着感觉向前走,直到倒下。周围的一切是那么寂静,有一瞬间他浑身发热,天旋地转,“咩咩”叫声忽远忽近。雪自由落体把人掩埋,形成雪丘。

雪丘中漫射出闪闪光亮,苏武手心的星元闪闪吸引着羊群,几十头养聚拢在一起将苏武包围。苏武渐渐恢复意识,直起腰来,又一次死里逃生。星元不断地发出亮光,似乎指引着他,光亮治愈了他迷茫的双眼,苏武望见一座古祠,像亘古存在,像从天而降。苏武祠堂,一根巨大的中流砥柱支撑古祠屹立不到。别在腰间的符节自然腾空,附着在柱子上,一经触碰,气节无形震荡,古祠消失,白雪停落。

后世人存诗凭吊,诗曰:
苏武魂销汉使前,古祠高树两茫然。
云边雁断胡天月,陇上羊归塞草烟。
回日楼台非甲帐,去时冠剑是丁年。
茂陵不见封侯印,空向秋波哭逝川。

不屈苏武北海牧羊 暗魔李信南山屠村 1
不屈苏武北海牧羊 暗魔李信南山屠村 2
——

几个月前再次修改。
已经好久没有动笔了。
新建文本文档的时间还要往前。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写了一半就卡住了。
这是初稿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星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 5. 投票数: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 成为第一位评委。

As you found this post useful...

Follow us on social media!

We are sorry that this post was not useful for you!

Let us improve this post!

Tell us how we can improve this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