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同人小说:关羽进城,张飞贴画,歪打正着

0
(0)
王者同人小说:关羽进城,张飞贴画,歪打正着 1
我咋就不会水呢?

东京县。韩信等四人进了县城,便投了一间客栈,唤来店小二,正想打听些奇闻异事。一或可有关羽兄弟下落,二则十分能碰到奇人异士。关羽正阖目抚髯,有一事叫他不快:“小二,你为何一直盯着关某人?!”“这位客官,俺没盯着你。”
“你这斯……”关羽纳闷,不仅是这店小二,连周围的食客也不时乜眼偷觑。韩信道:“去上菜去吧。”“好嘞!马上…马上…”店小二蹑手蹑脚退了下去。“莫非这些人都垂涎关羽的美色?”脉医圣手扁鹊冒出这样一句话,韩信元歌都忍俊不禁。
不稍一会,店小二端上来两盘牛肉,三壶酒,四副碗筷外加几盘小炒:“客官您慢用。”店小二收了韩信几两碎银,往其他桌收拾去了,却不时仍往这里瞅。
众人使筷,吃了牛肉,喝了酒,心自有几分头绪了,很自然的酣畅碰杯。倒是元歌不愿喝酒,连半片肉也不吃,唯独钟情小炒。
“元歌为何不吃肉?”
“关大哥,我不喜欢吃肉。不吃。”
“哦。菜好吃便多吃些。”关羽寡淡地说着闲话。韩信道:“元歌,喝一杯酒罢。”“我不会喝酒。”韩信像上了头,道:“就一杯,一杯。”元歌向扁鹊看去,扁鹊竟也劝起了酒。元歌只好小饮一口,入了口才明白,便把剩下半杯一并饮尽。
饭毕,关羽欲起身,忽觉头重如斗,一头扎下。韩信扁鹊亦都倒趴在桌上不省人事,元歌毕竟喝的少,发作最晚,元歌缓缓倦倦地趴下装睡。
店主人从楼道角踅出来:“好,这下稳了!”店小二自去找来绳索,左三圈又三圈将关羽等人捆了起来,并且收缴了的兵器。“好家伙,这刀得多沉!”店主人道:“快去找县令爷,说嫌犯抓到了!”店小二飞奔往张府,见了张县令告了此事。
张飞本来惊喜,当下又十分犹豫:寻了两位哥哥好些日子,每一次期望越高,失望也就越大。张飞道:“你可不要叫俺白跑一趟。”店小二道:“县长,这回是真的。”
“那好,你且说说,这人的样貌如何?”“单眼皮,长胡髯,和画上一模一样。”
“那就错了!”“县长这又是为何?”
张飞一时语塞。看官听说:张飞对二哥关羽之长髯、大哥刘备之大耳印象十分深刻,与那些画师形容的时候,描述得非常夸张,以至于画师画出来的肖像和真人差天共地。当下听了,张飞反倒不乐意去。要知道,就十四五日前,还是这间客栈,因为来吃饭的人人高马大,胡须成髯,这店小二便扣住了一个好几十岁的老人,当时张飞兴匆匆赶到,见这老人胡子确实与关羽一般长,却都花白,张飞还没开口,那老人自先跪了下来道“县令爷,俺只是给人看家护院的,不曾犯事”。张飞挠着头,帮老人付了钱,对这店小二已几分不信了。还有一次发生在三五日前,巡捕房伙计说抓了个贩夫走卒,一审才知道这人卖草鞋的,因为生性木讷,编的草鞋常常硌脚,从小一直被父亲揪耳朵,长大后这耳朵也就越来越长了……
张飞咂咂嘴,“俺说,这回要是错了怎么办?”
店小二哈着腰,“县长您说怎么办?”
“这回再错了就是欺骗本县长,这可是大不敬。”
“啊,”店小二费力不讨好,不想背锅,便道:“县长您就当小人放屁,小的这就回去告店主把人放了吧。”
“都敢把人捆了?能耐呀!”“县长,他们一行人看起来武艺不凡,而且随身带着兵器,要是不下药,我们可不敢招惹。”
张飞虎目一睁:“还下药啦!”
店小二讪讪笑:“这不是为了县长么?”
“狗屁。我堂堂张翼德,谁教你们使这下三滥的手段!”张飞当即大怒,听店小二的描述,这回还真有可能是遇见哥哥了,可这么“盛情款待”,亲兄弟都没这么亲,珍珠亦不能这么真。
店小二快被吓哭了:“县长……”
“还不快带路!”“是…是是……”
张飞往客栈后院大步流星,排闼直入,柴门刚刚推开,左脚悬在空中还未落地,一把关刀迎面劈来。张飞并不闪避,大喝一声:“二哥!”“三弟!”关羽急忙收刀,惊喜道:“三弟真的是你?!”“二哥,俺可想死你了!”张飞一头扎进关羽怀里,虎莽大汉眼泪来的比大姑娘还快。关羽被张飞头铁一撞,心砰砰直跳,便问:“大哥呢?”
“俺也不知道,”张飞道:“那日我醒来,发现自己竟然躺在船上,一问才知是被张姓的所救,那人见我模样与他相像,将我从河中救了上来,我竟也以为在照镜子哩。经了解,他乘船欲往东京县城当县长。我当时脑袋糊涂,不见哥哥们身影,就且随他往东京来。船行了三五日,临到峡口,怎一阵怪浪劈来,船身竟然吃了水,最终沉了船,这张姓不会水,给淹死了,我救下他们孤儿寡母。当时上了岸,张氏抱着孩子跪在我面前求我先去县上履了职,纳了官职钱葬了张姓,又使孤儿寡母有条活路。我寻思是救命恩人,且这是一个清官,我便厚着脸当了这个县长。”听了张飞的话,关羽若有所思,引张飞和众人见了。
关羽道:“三弟如何知道我在这的。”张飞挠着头,正在措词。角落里店小二偷偷观望,不料被韩信发现,韩信飞身一擒,攫着店小二来明处。
“我等一进城,这厮就不怀好意,方才还在我们的酒里下药。那店主此时已被擒住。三弟,马上派人封了这家黑店。”
“县长……大爷们饶命……小的……县长……”
“二哥,这都是我的主意。要怪就怪我吧。”
“三弟这是从何说起?”张飞一股脑全都说了。关羽捋着髯,背过身去道:“好呀三弟,竟然把关某当长髯贼全城通缉,这也算了,竟然扯上了哥哥。真是我的好弟弟啊!”
张飞绕过来道:“二哥,俺出此下策是为寻你们呀。自打当了着县长我才知道,要张贴这寻人启事,按照一般套路来是没有多少作用的。得调动全县人的利益,你说着嫌犯自然是过街老鼠……”
“嗯……”关羽又转了一个圈。
“二哥,我就举例子。”张飞讪讪笑。
“继续说,说得通我就不告大哥那去。”
“这就好比同样是情急,喊救火比喊救命更合适。”
“姑且相信你,但这画我得留着。瞧瞧这画的。”
“啊?二哥你已经见了这画?”
“刚从那店主身上掉下来的。这是那店主画的?”
“二哥别别别……不是不是……”
“除非三弟也找人自画一张,”关羽把画收了,然后正色道:“此时大哥又在哪呢?那日我在水晶球上见到光火冲天,这或许暗示大哥正在前线。”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星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0 / 5. 投票数: 0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 成为第一位评委。

As you found this post useful...

Follow us on social media!

We are sorry that this post was not useful for you!

Let us improve this post!

Tell us how we can improve this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