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敌》竹勿句

()

《万人敌》竹勿句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八尺为一仞,万仞非凡人可攀。向前抑或退却,他都已做不得凡人。七七四十九个日夜,饥食渴饮,日行夜宿,终是登顶。“极目之远山,山顶住着仙人,净明法师,道法高深……”那耄耋的老猎头指着山顶,讲到年轻时求道的事迹便嘀嘀咕咕。他下意识地掏了掏耳,若不是被救了命,他会一直忤逆的。真拜得师傅?血仇可报!他想。
“你历万仞艰险,复仇之心愈强,这样的心性悟道,若收你为徒,他日必使你堕魔成劫。”眼前的老道如是道。
任敌无言,只把擦了百千次的残破的短剑擎于面,端着决斗姿态。复仇以火焰和痛苦驱逐软弱,不过是再一次的殊死搏斗,复仇即是求自我解脱的道。
“强徒莽子,敢要向我师父出手不成,”一个和任敌年纪相仿的道童来喝:“我来好生教训你一番!”老道无妨示袖,道童抱揖退了。任敌双手紧攥,三步并两步来刺。风拂起青髯缥缈,人微阖形如豫章。短剑确实没入老道体内,不知是何原因,任敌开始发抖,力气流失出身体,厌恶蔓延于官能。
“你确想杀人,却非是杀我。因此无论你使何等本事,皆无法伤我。”道人言罢,短剑随风化作碎屑。“砰!”任敌瘫地,或恐怖或狂乱的情绪闪烁双睛,眺望的是岿然独存的道人不动如山。“神……神仙?”惊呓下似终于明白自己不是和野兽决斗,也记得登山之前,任家任敌少爷,他跪起,猛地把头抢去地面,接连磕下九个头道:“净明大法师,恳求您收我为徒罢,任家不孝子弟任敌……身背血海深仇未报,家族惨死的百余条人命难超度,任敌代表列祖列宗求您了法师。”
“我非净明法师……”老道人道。
“天师,我非学长生术,而欲求杀敌功。”额头血是歃血。
“老道非净明也,亦无杀敌之功能授于你。”
“只求您收我为徒,在您身边学习道法,绝不会辱没您的名声,任敌对天发誓。”
“你真的想做净明的徒弟?”
“天地为鉴!”
“净明。”“是,师父。”
“你意下如何?”“师父,此等强徒我怎能收他为徒,退一万步说,未出师者不应收徒。”原来道童就是道号净明的许逊道长。“你是净明……法师?”任敌不做迟疑:“那您就是我的师爷了。”
“谁是你师傅,也不许你叫师爷。”
“逊儿,且带他去。”
许逊不解师父何意,按捺住转头去看:任敌狡黠笑着,泥猴人的形样,少年身破衣裳。予了他旧道服,许逊自来紫云观请安:“师父,徒儿已依照吩咐,安顿了任敌。”
老道人疲惫地道:“逊儿,你心中是否有许多疑问?”“师父自有师父的道理。”“道家人,修的便是这道理。自任敌踏进万仞山的那一刻,劫数已经运转,道理也就成了道理。一个不及弱冠的少年,竟斩蛇杀虎,上万仞山顶,这其中的道理,你是否参悟?”“弟子愚钝。”“这是命数,他为你的劫。”
许逊心中一震:“师父,可是……”
“我的好徒儿,已和你说过了,当你命中劫数运转,便是你出师之日。为师今日便要坐此羽化了。”
许逊掉下来豆大颗眼泪,旋即又抹去:“徒儿不知也喜也悲。喜的是师父羽化成仙,修成正果,悲的又是徒儿不能常侍奉师父左右。”
“道法虽自然,人亦非草木。好徒儿,你有这份道缘,为师便助你通一次天眼!”至孝入道,恣蚊饱血的吴猛道祖羽化前为徒儿通天眼舍肉身:“太极生两点,浑元聚河洛。纵横二维,气运经纬,命劫天眼开。”
紫云观顿时抽象,人浑茫茫如棋盘黑子白子,气韵格局水墨洒泼,具象难分难聚,伏羲八卦显现,而乾坤同转,河图洛书命劫,覆时光琉璃。璀璨摄魂之际,似见仓颉神功,见神功,天浩荡,地亘古。无逆鳞,难成真龙;生逆鳞,难做真龙。米珠琉璃天眼闭。
万仞山顶紫光漫射,光域外的任敌也觉察到神奇意象,他咬牙露齿笑,转头了结擒获的野山鸡的性命。
四日又三夜。“你醒了!”许逊猛直起身:“师父呢?”“你不记得了?也难怪,小师傅睡了好些天呢。”许逊跑下推窗,光普照而观返照,神奇却不十分眩目,一薄薄层由内至外的紫檀气韵氤氲成结界,不散不化。“自那日后便一直这样。”任敌道。
“师父为我开了天眼,羽化又生了许多变数。”“羽化?”“说了你也不知,”许逊一顿,“若说你为我的劫,你信么?”任敌不自然地洒笑道:“劫么?当然信,小师傅说什么我都信。”“既然你叫我一声师傅,我便度你,虽通了天眼,我却未解开其中道机,现在只要求你与我一同守在师父观前,直至羽化圆满。”任敌凑道:“师爷羽化要好久吧?”“我也不知晓,”许逊垂首道:“也许三年五载,也许三十年五十载,乃至更久。”“啊?!”“你不是要学道法么?正是在这种时候,剩下的,一切随缘。”话音刚落许逊便闭眼入道,“唉,你怎么又睡了?”任敌上蹿下跳,许逊不动如钟。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许逊沉稳又寡言与任敌的桀骜不驯却也互补,师徒情兄弟情交相辉映,渐渐长大的任敌在许逊门下潜习道法,一学八年。
道法臻致,仇心愈烈,每十五月圆夜,许多次濒临崩溃,都是许逊勃豀拉扯,记忆炼器世家辉煌与覆灭的心魔,也许不久之后,炼器之心便炼成不失不灭的劫罢。
任家是全凭运气才成为炼器世家,旁人都这么说,却不全如是。任家世代相传的神石已无稽可考,但每一代的任家传人都遵循着上任家主的家法,任千锤为传人取名任敌,则坚信在他子辈一代能见识到神器练成。匹夫无罪,怀壁其罪。有王族,信神石,则为主。任家遭遇灭门惨剧,随神石成为传说。
许逊得窥,感而坠泪,是夜向明天,师徒二人下山,离了万仞山以东,好大一座旌阳城。难记山头便出山路,不知里程又上官道,疲惫脚掌亲临板石,才行百步是城门。士兵威严,左右警戒,遍目去布衣居民聚告示而熙攘,墙下置鼓一面,应使揭黄榜者击之。
“请问,这布告的是何事?”居民闻声回望,见一道人权额胆鼻,器宇不凡。有人口快,道:“是超凡会,寻能人异士。”任敌踱来问:“什么是超凡会?”他们再看这位道士,剑眉星目,也非凡夫。文人模样的来接过话匣子:“正确来说,是超凡编制。超凡超凡,超过凡俗而超然于尘世,可这‘编制’却非得道或成仙。”有布衣抱怨:“连年争乱,又遇太子登基……”说书人抢道:“传国师曾对天子说‘乾坤一统,必清混沌。’炼金方兴未艾,求道之风又盛行,汝等凡夫只能见传统农耕没落却无能为力。”“混沌是指?”“西岐山伏地,北冥界疆良。不过,若非超凡,知了亦无趣。”倘人再问,那人又暴露说书客的本色,就要卖弄关子。
任敌昂头见那迎风的王字旗,径直走去虎皮鼓,敲得震天响。士兵持兵矛列队而围,压轴者迎出,千夫长道:“便是你二人揭这黄榜?”任敌才发觉居民早已离开中心圈在远远观望,遂应道:“正是。”“随我来。”
军机处,长官正位发问:“你二人来自何地?师出何门?”许逊做楫,“贫道二人来自万仞山,道祖吴猛。”“哦,修的又是何功法?”任敌不耐烦道:“道士,修的自然是道法。难不成是念经?”
“小兄弟看来很有个性,还真不像道士哩。本夫长不与你计较,凡揭榜者,皆为贵宾,”接着堂中一喝:“来人!”应声来了一个勤务兵,未着军甲却见军人体态,他道:“请二位随我来。”
“两位道长,请在此歇息,三日内,便有考校擂台。”不及发问,掩门去了。住进超凡栈楼,许逊便闭目养息,任敌内心也不像表面那般急躁。师徒二人如下对话“师父,饭否?”“嗯。”“任敌,早些休息。”“是,师父晚安。”一日过去。
千夫长将每个厢房的宾客的一举一动都汇报上去,长位者立于楼顶向下凝望。超凡栈楼实为红尘中的海市蜃楼,能在此中不忘初心者才有上擂资格。这段时间,揭超凡黄榜者络绎不绝,无论何等身份,都被视为贵宾。然腐儒色急,而赤匪贪婪,超凡栈楼非都是超凡人才。这位长发飘然的公子旁边还有位粉面小生,心下自忖度:此次出来,怕是更热闹了。
翌日,歌舞升平声愈甚,直至夜夜笙歌。许逊与任敌都充耳不闻,是非门紧闭。终于勤务兵来到:“二位道长,请随我去校场。”随着西行者的全部离去,超凡栈楼如同空中楼阁轰然倒塌,并永远禁锢那些被欲望束缚的生命体。
校长上千夫长道:“来到这里人,都是有故事的人,不论喜剧还是悲剧,之后才是真章。规则只有一个,站着的赢,躺下的败。西行是使命,战斗是立位。”
任敌或许并非好战之徒,却迫切想要通过战斗器量自己。他不知道对战安排,但幸运的是他们并没有让兄弟阋墙这种事情发生。任敌向勤务兵报上了自己的名号:“万人敌。”许逊又闭上了眼。
千夫长将名录承上,王一战扫了一眼道:“去罢!”不多时,第一场对决在擂台打响,场上的两人看着颇为悬殊,其实都按兵未动,粉面小生本就娇小的身材在八尺高的刚毅猛男面前显得更加矮小。这并不是块头擂台,王一战的目的是想在残酷的生死决斗开始前,就让玉玉打消西拓的念头。王一战虽不甚清楚来自阴阳家的第五雷锋,不过就画符出招的抬手动作可太足够他出手了。
第五雷锋突然舞动,不疾不徐的动作引导着气流,周身荧光绘成隐隐符咒。“看来你是出手了。”玉玉却笑,十分从容自信,难怪瘦小的身材穿着大一号的衣物。气质流于形体,玉玉潇洒拔剑,剑之鸣直击耳膜。在那瞬间,任敌似乎回去了某个恍惚世界。
符咒频飞,闪转腾挪。“竟都避了。”王一战吃惊而且不理解:难道是他不够优秀么?玉玉为何要苦练功法,在安逸世界享受荣华富贵,万人之上的生命还不够优越么?王一战本能的厌恶着战斗,他想要宁静的生命却求而不得,他已经有些气愤。除非王一战能知道十六年前的,逐渐模糊的约定,否则绝不能理解玉玉的行为逻辑。
“你可知道我为何叫第五雷锋?”第五雷锋道:“因为我是阴阳家最优秀的传人。”“优秀的人可太多了,可快别说‘正统’‘长子’之类的了。”玉玉气从心来。第五雷锋蔑笑道:“第五氏,乃合五行之能人方能姓,金木水火土,五行对应人之五脏,符的属性威力全在于个人后天的修行,我之前使出的符咒,你可记为‘五行符’,”他收招,不再大开大合,转而将功法凝聚在指尖,左右开弓:“我之所为第五雷锋,是因为我能运相生的符,你应记为‘五雷符’。”
“不放骡子了,就放马过来罢。”“作为我的对手,你算身手不错了。这一雷符是火行与水行的结合,要小心了,我可不保证你的性命。若你就此认负,我可收手。”“呵呵……”
王一战还不清楚,究竟是他小看了玉玉,还是小看了第五雷锋,无妨,他不会让玉玉受伤的。
“这家伙果然强,没想到第一个对手竟然如此给力,但我也不是吃素的。”玉玉尽量调匀气息。一雷符兼具火的爆裂,又有水银泄地的难缠,霹雳隐于空气,没有端倪,只要不小心轻轻擦到就要有败北的觉悟。
“玉玉,对不起了,尽管你很努力,但我不能……”王一战指尖捻着一颗丸子,良久止住颤抖弹射成光线,不偏不倚正中玉玉腘窝的穴位。雷符合面,千钧一发,玉玉凭着好胜本能将将避了。
“力度不够么?又是我不喜欢的倔强。”王一战只想稍微干扰玉玉,盼着玉玉脚下一软而被雷符束缚,届时他再入场就不会伤玉玉的自尊。但王一战不想再继续下去了,他也有自尊。下一颗丸子又在关键时刻欺进玉玉,这次没有失误,却是失败了。
玉玉的身影仍在擂台上跳动。“又被躲过去了吗?”台下的人都发出惊叹,“这小个子也有小个子的好处。”第五雷锋喝道:“就只会逃跑吗?你刚才的气势到哪去了?”玉玉丝毫没有要放弃的意思。
“这不可能!”王一战主席台上站起,目向校场扫去,“竟然能悄无声息的化掉我的招式……哼……果然,这里面有超凡人才。”
方才就有两颗糖丸同时落入开水中,稍一眨眼便溶于水,观众都被打斗夺目,口水不及下咽,没有喝水的念头自然也就无人知觉。同在暗处的两人无法来到明处,彼此是不知道对方的方位的。任敌在化招时便确定“偷袭”没有“恶意”,但他并不想任何人来干预这场战斗,他的不允许甚至包含着某种情绪,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蕴藏多年的情感正在逐渐生发。
“刚才那是你的杀手锏吗?”玉玉又笑,“不过如此。现在,让你看看我的杀手锏。空练了许多年,今天是第一次用上。”第五雷锋也笑:“哈哈,挺痛快,有什么招式尽管使出来,就是别闪到舌头了。”
风萧萧兮玉之剑寒,却偏合盖锋芒,气骤时场地沉重;五行运聚凝结,符咒五雷扑朔,第五雷锋左手托右掌门之罗生。所有人屏气凝神,只一招定胜负了。某个瞬间,玉玉手按剑柄只身前冲,竟没有给人以鲁莽的感觉。
“玉玉,不可……来得及的……”王一战从台上跃下了。
“破军!纵使面对千军万马,背水沉舟,万人为敌,我为霸主之姿战之。”玉玉直直冲进五雷符:这一道光,普照侠客行正道;遇一团火,燃尽能量始涅槃;似一直烟,袅袅渺渺孤烟起;来一泊水,向阳花破春镜月。春暖花生于峭壁为向阳,本同草芥或是装衬,腾悬于天际,倒映在镜泊,今有猕猴弃明月而采镜花,以为人间四月天。
两人相抗,符咒建立的屏障由中心向外龟裂,一圈圈波纹扩散,“这……怎么可能!?”第五雷锋心防瓦解也应当。“我从来不信什么‘先天属性’。我就是我。你的五行论并不适应我,或者说我是无属性的吧。”玉玉拔剑破军。
“……好一个霸王气概,果然人不可貌相。竟然在和我战斗中学会了调动五行并且——胜我——用五行克五行,是我……败了!”高大威猛的第五雷锋倒在玉玉眼前,台下呐喊爆炸,此刻的玉玉就是他们的西楚霸王。
任敌的眼中的玉玉的身影,溯着时光之琉璃而去,那是在很久远很久远的记忆世界之中,当时也可能是玉玉这么望着任敌,“不可能……不会是她的……”如此注视而出神外,任敌喃喃自语且面目狰狞,就在呐喊的炙热中升起一股阴冷。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星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 5. 投票数: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 成为第一位评委。

As you found this post useful...

Follow us on social media!

We are sorry that this post was not useful for you!

Let us improve this post!

Tell us how we can improve this post?

2 comments

  1. 我本还未打算发表,
    但发表可以敦促自己尽快完成。
    大约够不上中篇小说的篇幅吧。
    后续我也觉得写不上许多。
    再有一二万字?好难。
    现在五千多字。
    再发表的话,就是全部了。
    我对这小说还是很有信心的。
    算了不说太多。

    • 我本来一直在鼓捣新的网站,
      这个概能中文我以后大概只会发表我的作品,或者非常严肃的文章。不再有其它内容了。
      而且后续可能把主题页给撤了,就用WordPress的原生主题。
      这个主题默认的字体有点小。
      对于做网站赚钱我是彻底放弃了。
      目前浏览量最多的就是汪曾祺的受戒页面。这不过是我复制粘贴来的。
      我非常失望,我花了很多心思以及时间去做原创或伪原创,竟然收获寥寥。
      我不再浪费时间了。
      在概能中文只会有我的文章或作品。并且它不会关闭,我死了它也不会关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